《傲世强尊》第六章:大战一场小说精选

颜天昭钟成权小说名字叫作《傲视天下强尊》,提供更多傲视天下强尊颜天昭钟成权,傲视天下强尊颜天昭钟成权小说。傲视天下强尊小说颜天昭钟成权摘选:颜天昭回了自己的房中,将这件事情及时告知了李香奴,香奴拉便便忙着拾掇了出来;第二天一大早,两人…

免费阅读

颜天昭钟成权小说名字叫做《傲世强尊》,这里提供颜天昭钟成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傲世强尊小说精选:颜天昭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将这件事情告知了李香奴,香奴便便忙着收拾了起来;第二天一早,两人便洗漱完毕,早早的站在门口等候。只见没一会儿的功夫,远远的便看见那颜回乏带着一名中年汉子,一路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走到近处之时,颜天昭这才见到那中年汉子的样貌,倒也颇为英武;只见那汉子四肢健硕有力,太阳穴突起,两眼如炬,显然都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这时那颜回乏手一指,便介绍道:“昭儿钟叔叔,还不快来拜见!”颜天昭听见此言,便即踏步上前…

颜天昭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将这件事情告知了李香奴,香奴便便忙着收拾了起来;第二天一早,两人便洗漱完毕,早早的站在门口等候。

只见没一会儿的功夫,远远的便看见那颜回乏带着一名中年汉子,一路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

走到近处之时,颜天昭这才见到那中年汉子的样貌,倒也颇为英武;只见那汉子四肢健硕有力,太阳穴突起,两眼如炬,显然都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

这时那颜回乏手一指,便介绍道:“昭儿钟叔叔,还不快来拜见!”颜天昭听见此言,便即踏步上前,躬身行了一礼道:“钟叔叔好,以后还请您多多照顾!”只见那姓钟的男子呵呵一笑,道:“少公子不必如此拘礼,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这个请少公子放心便是了!”

只见这时候,那颜回乏将身上的蓝色包袱接下,双手捧着递了过去道:“昭儿,需要的东西我都为你收拾好了,我们这就走吧!”

随即四人来到宅门外,马车已经停在了那儿,一个中年精瘦的马夫见他们到来,连忙下马行李道:“老爷才、少公子好!”那颜回乏挥了挥手,随即都上了那辆马车了。

大约到了中午时分,马车停在了一座酒楼前,四人都下了马,留着那马夫看管;随即进了酒楼,点了一桌子肴馔美食,为三人送行!酒至半酣,那颜回乏喊来了店小二,叫他送些好吃好喝的给门外的马夫,随即又吃了一会儿。

最后颜回乏又嘱咐了颜天昭几句,便与三人告辞了后,随即呼来了一辆马车回去了!三人随即也走出了酒楼,都上了马车,又继续行路起来……

过了几日后,颜天昭已经与那姓钟的男子渐渐熟悉,话也就越来越多了起来,又得知了他叫钟成权;行不过数日,三人因为贪行误了宿头,只好借宿在一家野店之中。

因为赶路,难免途中劳累,比不得以前在家中安逸的生活,衣来伸口,饭来张口,安安稳稳的不受打扰。现在既然已经出来了,颜天昭心中已经完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此他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适,倒是女流之辈有些吃不消,只因为乍出,所以需要一些时日来适应,也是免不了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忽然那钟成权似乎隐隐发现什么不对,就暗暗留神虚闭了眼睛;那颜天昭已经功力精湛,耳力十分犀利,也听到了微微动静;心中便觉得不安,就暗暗踢了踢钟叔,只见那钟成权微微看了他一眼,随即挤了挤眼睛向他作意。

颜天昭这才放心下来,只有那李香奴与那马夫,已经沉沉睡去。

突然颜天昭便听到“嘶嘶”的一声响,他微微睁眼看去,只见糊纸被一个铁管子捅破了;那铁管孔处喷出了一股白色烟雾,颜天昭见此,心中微微一惊!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只见钟叔突然暴起,几个虎步猛地欺近隔墙,呼的一手探出!只见那手穿破了那隔墙,出去一抓紧跟着一收,一名男子被抓了进来!

只见那名男子惊恐连连,全身瑟瑟发抖的望着钟叔,颜天昭也毫不迟疑;只见他叫醒了李香奴和马夫两人,随即三个跟着钟叔,钟叔提着那名男子迅速走出了房间,以免中了迷魂烟。

这时,那钟叔审问起了那名男子,不一会儿的工夫,那名男子便说出了他们的阴谋。

原来这是一家黑店,店中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看守,其实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这附近山上有一伙土匪,他们老大在这里设店,是当安插眼线用的。

山上的那伙盗贼最近十分猖獗,听说官府也不敢去剿,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听说官府里也有他们的人,那老大听说以前是一个落魄书生,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在那山上坐起了老大;并且那位老大将原本的土匪山寨整得有声有色,通过二十年的打拼,将山寨改名为‘乔家堡’了。

此时夫妻俩商议以后,便像往常一样分头行动起来;他负责来偷偷吹迷魂烟,以迷倒来店中的人,而他的妻子则去通知乔家堡中的人过来取货。

其实不是所有人来了都是这样的,只是因为颜天昭一行人,看起来倒是挺有钱的,这才劳烦乔家堡的人;要是什么穷人的话,早就直接在饭菜里面下了药,然后做成人肉包子了!

其实他们夫妻俩也是个精明人,本来也想直接在饭菜里下药的,只是见那钟成权双眼如炬,威风凛凛的样子,一时间没有鲁莽下手;想等他们晚上睡着的时候,然后才寻找自己去下手,这便有更大的成功几率了!

四人听到了这里,心中都是一惊,随即钟叔便将那男子一掌击昏了,然后四人都上了马上;马夫赶起了马车,想趁夜走出这片是非之地,以免夜长梦多。

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走错了方向,正想着那乔家堡而去哩,一时之间都是默默无语了。

只见那马车赶了一个时辰的样子,马夫首先觉察到不对,钟成权拉开绣帘子一看,只见眼前竟然是一座山,立马大叫不好道:“我们走错了路了,正是赶到了贼窝里面去了,唉~赶快掉头!”

那马夫一听之下便即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测,于是慌忙调换了车头,马鞭一挥之下,便飞速逃了起来。可是只见后面传来了一阵阵马蹄之声,随即时间的推移,那马蹄之声更是清晰起来,还伴随着胡哨声。四人除了那钟成权之外,都是显得异常紧张起来,……

又过不了一盏茶的时间,只见那群马贼已经离他们只有一射之遥了,只听“嗖!”的一声,拉着车的马腿上中了一记,翻倒在地!那马儿嘶叫着,躺在地上,整个马车都歪倒在了地上,现在这马儿算是废了。

四人大惊之下,便立即从车内爬了出来,只见钟成权急道:“快!你三个赶紧走,我来截住他们!快走!”当此情形之下,如果三人留下来的话,只会白白的让他分心而已,随即那马夫抱起颜天昭,与李香奴一起反身逃走……

看着已经逼近的马贼,来人大概有二十多伙人,都是一副蛮样;他们兜成了一个迎合的半圈而来,显然想要将他围住,然后其余人去向前追!

见此情形,四人心内都已明白过来,颜天昭心中有一些紧张,心内飞速转动,想要想出一些对策来。

只见那钟成权暴喝一声,抽出一把佩刀迎了上去,当着为首的人就是一击猛砍!那为首人一惊之下呼的避开,却不知钟成全一刀未下,随机临时撇了半圈,将那为首人后背横横的带出了彩来!

那为首人大叫一声,赶紧立住马脚出了圈子外,两旁人又补了过来……

只见那两人一人拿着钢叉,另一人拿着流星锤,都是各使兵器猛砸过来;钟成权隔开了钢叉,踊身跃起,脚尖点在直扑而来的流星锤下,随即借势一下猛扑了过去!

那使钢叉的汉子大惊不措,只当了一刀,便被钟成权催掌击飞在地;随即他越上马背,左手拉住马缰绳子向左一扯,那马便与使流星锤那汉子的马并在一块。

两人各出了一掌暗并内力,立马那使流星锤的汉子脸色发青,倒转了马匹连退了几丈后,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

“大伙儿一起上,乱刀分尸!”只见左边一名汉子喝道,随即两下十几名汉子便呼呼地向前,将钟成权不一会而便围在了中心了!

一时之下五名汉子兵器齐出,击向各处而去,那钟成权见此便拽住了一匹马,然后用刀狠狠一拍自己的马匹,那马大叫一声便立即冲了过去;同时他跃上了方才被自己拽住的那批黄马,那五名汉子被这马匹一冲,立即向两旁闪开。

钟成权察觉两人还是分别从后脑与大腿上划来,随即上半身前曲,头平在马头后手递出一刀,刺破了攻自己下盘汉子的左手!

随即他马匹猛地按住,那马急停之下与后头追上来的汉子,马头快要撞上之前,又一拉避向左边!那汉子大惊失色,只见他一刀想自己左肋递来,那汉子猛地挥去想要隔开,却不料钟成权中途刀势一变,转刺反手一挑之下破开了那人下颌!那汉子疼得撒了刀,双手捂住下颌翻下了马背,鲜血汩汩不停。

此时,那钟成权坐骑已经与一名汉子并在一块,贴在围圈之外;随即几名汉子调转马头,围了了小圈子将他困在中心,钟成权出手又解决了一名汉子!

只见这时六名汉子挤近,兵器闪闪齐下,当此为难之时他急中生智,手下一按抓住马鞍;只见他马肚子地下一拉,那六名汉子全部砍了个空,钟成权又一刀划断了三匹马退!

那三名汉子其中两名身子猛的一荡,被他逮住一个,一掌重重击在他的面门,只见红飘满天呜呼哀哉。同时一刀右递代划之下,开了个后背鲜,随即柔身反转,又送了个满堂彩!

只见那钟成权在围攻之下连使巧招,果然经验十分老大,武功也是一等的好手!不出一顿饭的时间,便解决了十名汉子,一时之间震慑住了剩下的马贼,一时之间都不敢靠近。

只见一名汉子道:“大伙儿退开,放箭!一定要抓住他,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只见顿时,贼人纷纷绕在两下,几名带着弓箭的大汉随即赶在前面,只见他们个个弯弓羽箭,张准了蓄势待发……

拐个美男进礼堂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心有明月光 绍宋 猎谍 陌路王妃 剑破天门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全职赘婿 儒女可教
已完成

傲世强尊

作者:梧桐阅读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