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离去小说精选

的一举一动。这不,林夕直接说了他爷爷,也是林青语。  为避免出现打草惊蛇,而已始终盯着“黄大仙”,待得下人传来消息说“黄大仙”要逃走时,这才用出了这个计划。实际上并也没什么鬼怪,这而已孙女孙子导演的一出戏,林青语不由露着了一丝欣喜的笑容早在“黄大仙”提出索要各种材料之时,卓不凡就预料到这个“黄大仙”有可能要逃跑,就悄悄告诉了林夕,让他找几个可靠的下人盯着“黄大仙”的一举一动。这不,林夕直接告诉了他爷爷,也就是林青语。。

免费阅读

  “说吧,你是怎么混入我林府中的,到我府究竟所为何?”

  寂静的大堂中随着一声波澜不惊的老者说话声更显得肃静。林父静静地站在老者身后,老者一脸铁青的望着地上那个瑟瑟发抖的身影,那个曾经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黄大仙”。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林夕的爷爷,当朝丞相林青语。

  早在“黄大仙”提出索要各种材料之时,卓不凡就预料到这个“黄大仙”有可能要逃跑,就悄悄告诉了林夕,让他找几个可靠的下人盯着“黄大仙”的一举一动。这不,林夕直接告诉了他爷爷,也就是林青语。

  为避免打草惊蛇,只是一直盯着“黄大仙”,待到下人传来消息说“黄大仙”要逃跑时,这才施展了这个计划。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鬼怪,这只是孙女孙子导演的一出戏,林青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个家虽说交给了林夕的父亲来掌管,林青语也基本不再管什么了。但是听到林父请来的“黄大仙”的胡作非为后,林青语气就不打一处来。忙与老管家找了几个人等待着“黄大仙”自投罗网。

  “小人知罪。小人黄赖子,本是川南的一家酒楼的普通小学徒。后来去蜀山拜师,拜师失败后就在蜀山下住了几年,专门倒卖一些骗人的法宝道具为生。后来跟着一个来长安做生意的商人的马队来到了长安城。后来就遇到了林大人,就这样来到了贵府,然后就这样了。小人绝没有谋财害命的想法,只是想骗取一点钱财,求老爷开恩啊”。说完鼻涕,眼泪一股脑儿流了出来。头“咣咣”的磕着地板响个不停,丝毫没有仙师的半点样子。

  “来人呐,给我押下去送交衙门处理”。一听到这儿,“黄大仙”又哀嚎了起来,一阵阵求饶,但林青语不为所动。

  说完又转头看向了林父,林父再也站不住了,“噗通”一声跪在了林青语身前,说道:“父亲,孩儿一时不察才被此等奸徒蒙骗,这次是儿之过,请父亲责罚。”说完一脸悲壮的看着林青语。

  望着跪倒在地上的林父,林轻语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起来吧,圣人也有犯错的时候,何况是我等凡人呢,再说,此次并没有对小雪造成什么伤害,府里也没有什么损失,你起来吧,为父不怪你了。”

  “说起这个,这次多亏了一个小兄弟才识破奸人的真面目,夕儿,你去把你那个大哥叫过来,我要当面感谢他”。

  早已激动的不行的林夕小跑出去迅速把卓不凡拉了过来。

  “林爷爷,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卓逸飞。”说完向几人弯腰行礼。

  上首的林青语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卓不凡,印堂饱满,面色红润,也没什么突出的地方。面色虽显稚嫩,但面对上位者时不卑不亢,语气平静,进退有据,果然是个人才。

  “小友天资如此聪颖,这次帮了我们林府一个大忙,这次,我代表林府上下先谢过了。不知小友有什么我能帮的上的忙,还请小友再次多居住几日,我也好尽一尽地主之谊。”林青语客气的说道。

  “林爷爷严重了,我跟您的孙儿林夕本来就是好朋友,帮忙是应该的。再说,这次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从头到尾都是林夕跟小雪儿在跑前跑后,我都没出什么力,所以林爷爷不必谢我。”

  “小友太谦虚了,我这个孙子孙女的性格我都知道,他们一天不捣蛋调皮就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可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所以,小友不必谦虚,夕儿,带小友下去休息吧,都忙了一天了。明天我为小友设宴,以谢小友之恩。”

  看着笑呵呵的林青语,恍惚间,卓不凡似乎看到了昆仑山上那个疼爱他的师父,都是那么的慈祥。猛地把念头一甩,卓不凡开口道:“林爷爷,不必那么麻烦了,明天我也该走了”。

  “哦,小友还有要事?”

  “也算不上什么要事,只不过再过两个多月蜀山就要召开收徒大典了,我准备前去拜师学艺”。卓不凡不卑不亢的回到道。

  “我看小友器宇轩昂,想必也是修道之人,不知师从何处,为何要去蜀山拜师?”

  卓不凡不由得笑了笑道:“还是林爷爷目光如炬,竟然能看出我是修道之人。实不相瞒,晚辈师从昆仑掌门太清真人卓远,奉师傅之命前去蜀山拜师学艺。”

  “啊,你说什么,你的师傅是谁?”坐在椅子上的林青语不由得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激动的指着卓不凡说道。

  “家师昆仑掌门太清真人卓远,林爷爷,怎么了?”卓不凡一脸疑惑的说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是太清真人的徒弟。老天有眼啊,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听不到真人的消息了。小兄弟,你师父他还好吧?”一脸激动的林青语紧张的盯着卓不凡说道。

  双手抓在卓不凡的双肩,满手的青筋,似乎都有点激动地不成样子了。

  卓不凡不由得吓了一跳,心道这老头受什么刺激了,这般疯狂。心里虽这么想,嘴上还是平静的说道:“家师一切安好,谢林爷爷挂念”。

  叹了一口气,林青语松开双手,坐在了椅子上喃喃道:“好就好啊,好就好啊”。随后向众人说出了故事的始末。

  小时候,林青语得了一场大病,遍请长安的名医,结果没有一个人能看好。眼看着林青语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家里人也急的没办法。忽然有一天傍晚的时候,府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一个老道士,满头鹤发,白胡及胸。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满身酒气。

  众人都以为是哪儿来的酒鬼,准备赶出去时,他说了一句话:“想让这个孩子死掉的话,我就走了啊”。林青语的父母问道,急忙把老道请了进去,只见老道看了看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林青语,说了句神仙打架,凡人遭灾啊。在林青语的胸口摸了摸,只见一丝黑气顺着卓远的手指倒流了上来,几秒后,林青语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笑吟吟的看着他,林青语的父亲忙叫林青语跪下以谢过老道的救命之恩。老道说不必谢过,只是他与这个孩子有点缘分,所以来看看。问老道名讳,只说了昆仑山太清真人卓远几个字,一转眼,老道已然不见了。

  “原来如此,我说父亲你的房间里怎么挂着一幅道士的画像呢,原来是这样”。一旁的林父露出了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

  “小兄弟,你师父当年救了我一命,可以这么说,没有你师父的话,就没有林家今天。所以,你是太清真人的徒弟,我不能当着你师父的面感谢,如今只好找你了”。说完激动地盯着卓不凡,大有一副要结拜为兄弟的样子。

  卓不凡被盯的心里有点发毛,小声咕哝一声:“那是那个老头的事,凭什么来麻烦我?”

  也不知众人听到了没有,只见林青语又道:“昆仑不是天下三大修仙门派之一吗,怎么会让你去蜀山学艺?”疑惑的盯着卓不凡。

  卓不凡小声道:“那老头把能教的都教完了,还教什么?”刚一出口,卓不凡就有点后悔了,急忙又说道:“我师父说让我去蜀山学艺,结合众家之长,说这样对我有好处。”

  听到这儿,林青语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淡淡道:“这样啊,夕儿,你们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一旁的林夕,林雪儿听到爷爷都这么说了,赶紧拉着爷爷的手说道:“爷爷,我们也想跟着逸飞哥哥去蜀山拜师”。

  笑眯眯的林青语没说什么话,反而望向卓不凡,轻轻开口道:“小兄弟,你认为呢?”

  卓不凡被看的有点头皮发麻,搓了搓手掌,小声的说道:“但凭林爷爷吩咐”。

  “恩,这样吧,小夕,小雪儿你两就跟着卓逸飞去蜀山拜师,记得,要听卓小兄弟的话。小兄弟,我可把我这两个孩子交给你了,以后他们也要跟着你修仙问道了。希望你能好好地对待他们,他们两都是好孩子。”

  说完看了一眼林父,林父巴不得跟仙人扯上关系呢,一脸热切,恨不得现在就走。林母一脸不舍,眼角都有泪水要流了出来,不停地拿着手绢擦着。

  看着林母一幅不舍的样子,林青语厉声道:“哭什么哭,这是好事,孩子是要和仙人学艺的,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要是时间紧急的话,明天我们为你们践行。希望你们一切顺利,现在天色已晚,都赶紧去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说完便在众人的注视下第一个离开了大厅。没有人注意到,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左边眼角留下了一滴泪水。

  没有人想道,这一次,竟是一场生离死别。

  清晨,兄妹两就早早的起床了,从没有起过这么早的兄妹俩似乎心有灵犀。时间似乎过得飞快,中午时分,用过午饭的三人在林青语,林父,林母的注视下骑上马,缓缓离去。

  林雪儿想道要很长时间见不到母亲,翻身下马,哭着朝母亲又跑了回去。马上的林夕也双眼噙满泪水,似在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

  安慰了好久的林雪儿恋恋不舍的骑上马,一直在回头看,直至都看不见家了。“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一旁的卓不凡不由得安慰道:“小雪儿,别哭了,不是还有我和你哥哥吗,离了家,我们两就是你的亲人。”

  怀中的林雪儿早已啜泣的不成样子了,就这样,三人出了城,迎着烈日,走向那未知的明天。

  甫一处城门,只见一女子一身甲胄,英姿飒爽的骑在一匹大马上等着三人。

  还沉浸在离别之中的林夕还没抬头,三人就已经到了女子面前。笑吟吟的看着卓不凡,说道:“认识一下,我叫柳如画,柳树的柳,如果的如,画卷的画。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我也想去蜀山拜师学艺,希望你能带上我。”说完伸出了一只手。

  林夕猛然间听到这声音感觉有点不对,一抬头,只见柳如画笑嘻嘻的看着他,怪叫一声:“妈呀”,头也不回的驾马一路狂奔。

  柳如画淡淡的一笑,抽回手,策马追了出去。

  卓不凡扭头看向林雪儿,林雪儿小声道:“我就给如画姐姐说了一声我们要去蜀山拜师学艺,哪知她竟然也要去,逸飞哥哥你不会怪我吧?”说完可怜兮兮的看着卓不凡。

  卓不凡什么也没说,策马向前追去。林雪儿见状,也追了上去。

  夕阳下。

  只听见林夕的鬼哭狼嚎,柳如画在后面追赶不已。

  一抬头,夕阳如血,前方的道路如金色一般,微风袭来,似有点点寒意。

  年少的人儿,

  那么无忧无虑。

  就算有伤痛,

  顷刻间便已忘却。

  孤独的路,

  有你相伴,

  微风在轻轻吹,

  花儿在轻轻舞。

  阳光碎落成回忆的节点。

  但愿一切如初见,

  永远那么的幸福。

  永远的不要改变。

重生之庶医也倾城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我师叔是林正英 怜取眼前人 封神第一帝 请使用英雄联盟技能 龙魄温心 我的前夫是外挂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亘古大帝
完结

逸仙志

作者:零下四十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