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求你了小说精选

“你的衣裳是酒店女服务员帮你换的,你自己的那衣裳了不能够穿了,浴室里有新的,换好以后请自行选择离开了。”张兵交待完后,便后转身离开了了。林若兮也敢多留,后转身就进了浴室。林若兮也不敢多留,转身就进了浴室。。

免费阅读

“你的衣裳是酒店女服务员帮你换的,你自己的那衣裳已经不能穿了,浴室里有新的,换好以后请自行离开。”张兵交代完后,便转身离开了。

林若兮也不敢多留,转身就进了浴室。

果如那人所说,浴室里放了一条白色的裙子,甚至连小衣都有。

林若兮看了一眼,都是自己的号。

不过此时她也没心思想那么多了,换好衣裳就准备离开。

终归这房间一看就不便宜,可以住得起这么好的人,身份一定很牛哄哄,她可不想一出来就摊上什么麻烦。

只是走到门口又好像想起到些什么似的,又返回屋子,拿起纸笔,给牛哄哄人写了一张便条放在了床头,这才转身离开。

从酒店出来以后,林若兮并没回宿舍,她现在根本不想见到许小鹏,而且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要见。

林若兮本想打个车去医院的,可是她身上又没钱,甚至连手机都没,最后只好一路问过去。

等到林若兮走到医院的时候,俩腿都快要麻木掉了。

她凭着感觉朝着记忆中的病房走去,502,没错,就是这里,以前许小鹏跟她提过一次。

门口没人,林若兮便干脆开门进去了,病床上侧卧着一个快五十岁的男人。

鼻子上还带着氧气罩,双眼紧闭,面容清瘦,林若兮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爸,我回来了,我来看你了。”林若兮上前,紧紧抓住了林宝强的手。

没错,躺在这里的就是林若兮的父亲,林氏集团的总裁。

“爸,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才住进医院里,可我却到现在才来看你。不过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林若兮声音哽咽。

她才刚刚入看守所,许小鹏就告诉她,她爸爸因此气中风了。

林若兮想出来看他,可是看守所那种地方,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所以林若兮只能极力改造,争取减刑,早点获得自由。

以前她被许小鹏蒙了心,连看守所都肯为他进,现在看来,她真的是错误到极点。

林若兮陪着林宝强说了一会话,然后就去找他的主治医生了解一下病况,她想晓得,她爸爸还没没醒过来的可能。

只是她才走到门诊大厅,却望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许小鹏?他怎么会来这里?难不成是来找她的?

下意识的,林若兮想要避开,可是她却发现许小鹏身边还带着一个女人,凑巧的是,这个女人她也认得。

只是离的比较远,林若兮听不太清他们的说话,可是看着女人勾着许小鹏手臂的姿势,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林若兮的心猛地一跳,脑海里脑补出一个惊人的想法,精致的小脸在立马变的苍白无比。

不会的,一定是她想多了。

许小鹏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这样明目张胆的对她。

那两个身影依偎着朝另外一边走去,林若兮也立马跟了上去。

只是医院人满为患,才绕了几下林若兮就跟没了。

找了几遍,都没找到人,林若兮只好先放弃,她甚至认为自己刚才可能是看错了。

林若兮稳了稳心绪,随后回头去找林宝强的主治医生。

林宝强有一个专门的医生,他的病全是由他负责的,林若兮以前经常陪他过来检查身体,自然也晓得那医生的办公室。

只是这时林若兮被刚才看到的画面弄的有点心神不定,按照记忆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也没抬头确认一下,就这么干脆推门进去了。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没人,林若兮眉头皱了皱,难道是出去了吗?

然而就在她欲要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里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张叔叔?”林若兮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却不见有回应。

犹豫了下,只跨着步子超前走去。

然而,当她划开帘子,看到里面的场景时,立马愣住了。

天啊,谁能告诉她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在她张叔叔的办公室里,会出现一个……男人?!

而且他的跟前还放着一部电视,上面正上演着一场不忍直视的画面。

此时,林若兮也回过神来刚才她听到的声音是什么了。

“啊!”林若兮回过神,惊呼一声,随后捂住自己的眼睛。

原本闭着眼睛假寐的徐子轩在听到这一声后,立马睁开了眼,那深邃的眼里还带着一丝迫人的冰冷。

然而当看她到站在自己跟前的女人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怎么又是她!

很显然,他认出林若兮来了。

“你竟然还追到这里来了!”徐子轩的声音涌出了一丝寒冽。

“什么追到这里来了?你是那个啊?你怎么可以在这里做这种事情呢?真的是……太……太荒谬了!”林若兮死命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强迫自己快点把刚才看到的画面忘记掉。

“我荒谬?”徐子轩起身,拿起一侧的衣裳披好,用一种看神经病一眼得眼神看林若兮。

随后关掉了跟前的电视,那令人害羞的声音也立马消失了。

“你在医院里做这种事情,不是荒谬下流是什么?”

“这位小姐,我来看医生,不在医院里做,在哪里做?而且我好好的在这里,是你先冲进来的吧。你看光了我的身体,我还什么都没说,你竟然说我荒谬下流?”徐子轩眼神微眯着,眼里涌来一丝危险的味道。

“你……你来看什么医生,这里是我爸爸主治医生的办公室,我怎么不晓得他还会看……看这个?”林若兮感觉脸红起来了。

她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和他在这里讨论这种问题啊!

“你爸爸的主治医生?”徐子轩眉头紧蹙。

“是啊,你现在编不下去了吧。”

徐子轩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质疑,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你给我把手放下来。”

“我不!”她才不要再多看一眼这个变态,她现在要一会儿离开这里。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道暴喝震住了。

“我让你把手放下来。”林若兮的反应很成功的激怒了徐子轩,只见他上前,一把拉下了她的手。

林若兮有点被吓到,本能的张嘴,一口咬上了徐子轩攥在她手腕上的手。

因为认为这人是个不正常的变态,林若兮完全没掌控力量,不过片刻就感觉到口腔里多了些许血腥味。

因为尖痛,徐子轩倒抽了口凉气。

这女人是狗吗?见人就咬?

徐子轩抬手另外一只手,干脆攥住了她的下巴,稍稍一用力,林若兮就吃痛的松开了。

“你好好看清楚,我要真的是变态,你认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徐子轩强迫着林若兮看着他。

他要当真想做什么,昨天晚上她就已经破身了。

当林若兮对上他眼睛的时候,还是有点惊讶的,刚才都没注意看到他的脸,现在才发现,这人长的还挺帅的。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终归都是个大变态!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下巴还被他攥在手里,林若兮有点含糊其辞的说道。

看着她这样子,徐子轩眼里涌来一抹不高兴,她这是完全不记得他了?

哼,当真是牛哄哄的!

把他弄的心思烦乱,不知怎样才好,转身竟然就忘的一干二净?

“对你做什么?你猜猜看啊。”徐子轩眼里涌来一丝危险,说完便低头干脆堵上了她的唇。

他的吻的又狠又准,还带着一股惩罚的味道,所以动作没半点温柔。

他的鲁莽只让林若兮认为唇上传来一阵热辣辣的痛意,随后恍惚尝到了一丝鲜血的味道。

“唔唔……你……”林若兮抬起手急促的拍打着他的后背,想要让他放开自己,然而却被徐子轩单手扣住,反锁在身后。

这样的动作只让林若兮的身子不由的向前挺,两人的身体也更加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林若兮只感受到一阵羞辱,眼眶立马红了,要晓得就连许小鹏都不曾这样吻过她。

立马一狠心,用力咬上了徐子轩的唇。

因为吃痛,徐子轩的眉头顿时拧了一个结,可他却没停下来,反而是愈吻愈深。

他惊讶的发现,面对那些片片都没有反应的他,竟然因为这而一个吻而有悸动了。

下意识的,徐子轩只把人更往怀里带了带。

在力量上,林若兮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只能由着他胡作非为。

惊恐,无助,害羞,耻辱,这种种情绪在这霎那间只化为阵阵委屈,泪水便怎么也忍不住了。

徐子轩正吻的沉迷,却突然尝到了一丝咸涩的味道,那不是血的腥味。

徐子轩稳住自己体内的冲动,微喘着气,松开对怀里女人的束缚,稍稍退开了些。

却发现她的眼睛和兔子眼一样,小脸上还印着泪痕,眼里满满的都是惊惧。

她哭了?他吓到她了吗?

徐子轩心底闪过一丝懊悔。

该死的,徐子轩低咒一声,他怎么会这么没风度,竟然强迫一个女人。

看着她这幅我见犹怜的样子,徐子轩心底竟然莫名的生出了一股疼惜来。

本能的伸出手想要给她抹一下眼角的泪水,然而他这举动却让林若兮慌乱的后退了一步。

伸出去的手就这样驻停在半空中,徐子轩呆愣一下,立马蓦然握成了拳头收了回来。

“一会儿给我走,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跟前!”她眼里的神色刺激到了徐子轩,随后冷喝道。

徐子轩招招手,不晓得有多少女人等到爬上他的床,这女人竟然避之不及?他都还没嫌弃她被别人碰过!

林若兮哪里还敢留,回头就准备走,只是在她经过窗边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声甜腻的喊声,脚步立马定住了。

“小鹏哥,你刚才有没听到,是宝宝的心跳声诶。”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很甜很软,还带着一丝难以遮掩的喜悦。

“嗯,听到了。”这是许小鹏的,林若兮闭着眼睛都能听出来。

“可是孩子还太小了,都不能看到性别,小鹏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只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小鹏哥,我就晓得你对我最好。”

……

林若兮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因为用力大过,指甲都已经陷到肉里了,可她却丝毫都没发觉一样。

这声音虽然不大,可丝毫不阻碍她辨别这两人的声音,终归他们曾经那么熟悉。

“你怎么还不走?”看着站定在原地的林若兮,徐子轩的眉头都皱成一个川了。

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刚才还一副巴不得尽快离开的样子,现在却还站在这里发呆?

“你……”徐子轩上前正准备说话,林若兮却猛地回头了。

“你先别讲话。”林若兮的声音放低了些,末了还加了一句,“求你了。”

非洲农场主 我在星际捡废品 都市之无敌圣帝 靓女演怪角 从今开始当神豪 我的手机通三界 古代农村奋斗记 爱夜与明 最佳特摄时代 鸿渐于磐
连载中

小妻甜入心扉

作者:贺明珍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