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看光了他的身体小说精选

徐子轩眼神微张,深遽的眼里显露出一股危险,只狠狠地地瞅着还地缩在他怀里动作的女人。很好,他但是第一回这么下不来台过,并且但是因为一个“女人”!“切记被抛弃我好好,我就只很好,他还是第一回这么难堪过,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免费阅读

徐子轩眼神微张,深遽的眼里显出一股危险,只狠狠地瞅着还瑟缩在他怀里动作的女人。

很好,他还是第一回这么难堪过,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不要抛弃我好不好,我就只有你了啊……只有你了……”然而怀里的人却一嘎嘎没感受到周围冰冷的空气,自顾自哽咽着开口。

身子也更加往徐子轩的怀里紧了紧,这一刻的她少了刚才的蛮横不讲理,多了几分柔弱无助,竟还让人生出些许怜惜来。

徐子轩垂眸,看着她那微颤的睫毛上悬挂的泪珠,脸色又黑又青。

下一刻,眼光一敛,嘀咕一声,弯腰一把把人抱了起来。

“你还站在那里干嘛?滚出去开车。”徐子轩扭头瞪了眼还没回过神的张兵。

“是!”张兵立马麻溜的跑了出去。

徐子轩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林若兮出了酒吧。

车上,徐子轩阴着脸抱着林若兮坐在后座。

原本想要撂下她,哪晓得这女人睡着了还不安分,死死拽着他的手。

他一动,她就本能的紧上些许。

那样子就好像是在保护自己最贵重的东西一样。

徐子轩现在明明气的不行,可是看着她那一脸不好受,却还死死抓住他的样子,又狠不下心当真推开她。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回产生这种感觉,让徐子轩烦躁不已。

“总裁,我们……现在去哪?”张兵迟疑了下,还是试探性的问道。

要晓得这是总裁今天最后一个行程,结束后自然是要送他回别墅的。

可他也晓得,总裁的别墅是禁止任何女人进去的。

她,会是个例外么?

终归今天晚上总裁已经为她破了很多例了。

去哪?

徐子轩眼光闪了闪,怀里还依偎着一个女人醉酒的身子,她身上的热度好像是有很强的穿透力,已经透过了层层布料,一嘎嘎渗进了他的肌肤,再顺着血管,直达心底深处。

特别是她那张精致小巧的俊脸,此刻还靠在他的胸膛,可能是喝醉的缘故,染了几分绯红色,看上去很是迷人。

她那张性感的红唇微翕着,呼出的气体正不紧不慢地喷在他胸口,莫名的,徐子轩只认为心底涌来一阵长时间没得的悸动。

这个死女人,还当真是满不在乎,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她都能这样严严实实的抱上去?

一想到这个,徐子轩的脸色又黑了些。

“到酒店!”语气里是充满的不耐烦。

“是。”听到这个回答,张兵眼里只划过一丝惊诧,不过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是他想多了,总裁果然还是与从前完全一样的憎恶女人。

在这家五星级的酒店里有一间徐子轩常年开着的套房,此时他正黑着脸抱着林若兮进屋。

“去给她那点醒酒汤过来。”进门之前,徐子轩冲张兵冷声道。

“是。”

打发走了张兵,徐子轩进屋,干脆把醉的西瓜皮揩屁股——一塌糊涂的林若兮撂到了床上。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尾巴”,转身进了浴室。

徐子轩干脆开了冷水,当冰凉的冷水冲在他发烫的身体上时,性感的唇间不由的发出了一丝舒服的感叹,心底的那股长时间没得的燥热也随之被冲散了不少,大手慢慢的朝着“小尾巴”探去……

而躺在外面大床上的林若兮眉头蹙了蹙,只感到喉咙里传来了一阵干燥感。

水,她须要水。

迷糊间,林若兮撑起自己的身子,晃晃悠悠的朝着亮光的方向走去。

徐子轩正在仔细查看被女人抓痛的地方,却没想到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随后,林若兮就扶着墙壁走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尽快给我出去!”徐子轩冷喝一声,立马拽了块浴巾裹住了自己。

这个女人到底晓不晓得羞啊!

只是林若兮却好像彻底没听到一样,只感受到有水花淋在自己的脸上,那潮润的感觉,只让她舒服了不少,立马迈着步子朝花洒走去。

看着不仅没出去,反而朝着自己走来的林若兮,徐子轩的脸色是愈发的阴冷了。

这个女人当真认为他不会对她做点活塞运动什么的吗?

林若兮赤着脚,身子也晃晃悠悠的,地面又被打潮了,还没走到徐子轩跟前,脚下一滑,整个人便干脆朝着地面扑了过去。

出于下意识动作,徐子轩伸出手托住了她,两人却由于惯性一起摔倒在地。

原本系在徐子轩腰上的浴巾这时完全散开了,而林若兮恰好死死压在他身上,一只腿还横在他的腿间,只让徐子轩倒抽了口凉气。

头上花洒不住的有水下来,林若兮身上的衣裳全潮了,紧紧地不留间隙地贴在她身上,把她美好的身材完全凸现了出来。

因为醉酒无力,林若兮把全身的力量就压在了徐子轩的身上。

两人之间已经没一嘎嘎空间,她好看的小脸蛋正靠在他的胸膛。

最要命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左右搓动。

徐子轩那双深遽的眼里,此刻只布满了红光。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事后不要反悔!”徐子轩低喃一声,大手干脆伸到了她的脑后,稍稍一用力,便把她的头按了下来。

立马,四唇相接。

才触碰上,徐子轩便强行的顶开了她的牙关,势如破竹,极尽所能的吸取她的美好。

林若兮本就认为渴,这时感觉到有条清爽柔软的东西,想也没想到,急切的撵了上去,妄图靠它来缓和自己要冒烟的喉咙。

她的动作让徐子轩身子一僵,他没想到林若兮会有这么热情的反应,霎那间只认为全身的血液都往脑子里冲。

徐子轩那掌握得住这股波涛汹涌,一个翻身,干脆把林若兮压在了身下,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强健的大手更是干脆贴上了她凸凹有致的身子,火热的吻也顺着她的脸颊一嘎嘎朝下发展。

“小鹏……”

然而,一声细碎的呢喃却让徐子轩眼里的热情立马散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碰别的女人?”林若兮紧闭着眼睛,喃喃自语,那带着哭腔责问的语气只让她看上去柔弱到不行。

莫名的,徐子轩心底只涌来一丝疼惜,可回过神后,更多的却是不高兴。

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已是第二回把他想成是别人了!

徐子轩平复了下情绪,立马撑起身子,干脆从她身上爬起来。

他最憎恶别人碰过的东西,特别是女人!

徐子轩关掉花洒,随性的披了件浴袍,本想就这么干脆走人。可看到蜷曲在地上,胆战心惊的林若兮,眼里又多了几分怜色。

最终只好寒着脸,弯腰一把把人拽了起来,抱住,缓慢出了浴室。

……

张兵带着醒酒汤回来的时候,只看见自己总裁正盯着床上的人发呆。

张兵惊了,这是老天爷六月天要下雪吗?自家总裁竟然对一个女人发呆了?

“总裁,醒酒汤拿来了。”张兵极力克制好自己的惊诧,快步上前。

“喂她喝,醒了以后,一会儿让她离开。”徐子轩收回目光,豁然站起身,眼里的烦躁愈盛。

“是。”张兵低头应下。

只是妥妥的有点奇怪,总裁的脸色好像比之前更难堪了。

难不成他离开后,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吗?张兵不由瞧了眼床上的女人。

交代完,徐子轩也没敢再出声,回浴室换好衣裳便离开了,只是上车后,他却没急着走,反而是点了支烟。

徐子轩的手指很长,骨节明朗,拿烟的样子只为他添加了几分感性和神秘感。

在青色的烟雾下,他飘逸的脸上多了一丝难得的迷茫。

他把那个女人重新撂回床上后,原本只想在张兵回来之前看着她不要再到处乱跑,却没想到竟然看发呆了,张兵进来都没察觉。

更重要的是,那还是一个心里惦记着其他男人的女人。

看来喝醉的,应该是他。

徐子轩离开之后,张兵上前想要喂林若兮喝醒酒汤,却发觉她脸上的红晕很不正常。

伸出手摸了摸林若兮的额头,热的吓人。

这不仅是醉酒,还发烧了啊。

张兵迟疑了下,还是拨通了徐子轩的电话,向他汇报了这边的情况。

“病了就直接找医生啊,还有,我以后不想再听到有关她的事情。”说完,徐子轩便干脆挂断了电话。

掐了烟,干脆开车离开。

被骂了一顿的张兵,有点莫名其妙,却也只得认命的摸摸鼻子,打电话喊来了医生。

林若兮又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只认为头疼难忍,浑身上下好像被车子碾过一样的疼痛,更重要的是,她喉咙干的快冒烟了。

林若兮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她好像进了一个酒吧,然后……然后呢?

为什么后面的事情她一嘎嘎记忆都没?

“小姐,你醒了。”突然,身旁想起一道男音,林若兮仿若是受到惊吓一样,抱着被子往床头缩了缩。

也是到现在她才发现,周遭的环境很陌生,看摆设,这里是……酒店?

林若兮的瞳孔立马放大,难不成她……

看着她这神情,张兵就晓得她误会了,立马出声解释:“小姐,你不要紧张,我和你什么事都没发生。”

至于她和自家总裁,想来也不会发生什么。

“你是那个?我凭什么相信你?”林若兮眼里带着防备。

她虽然在看守所里呆了一年,可她没忘记外面世界的险恶。

凭什么?

张兵有点傻眼了,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反问他。

他一直都跟在徐子轩身边,向来只有他问别人凭什么,还从来没人问他凭什么。

“小姐,你要是还有点记忆就应该晓得,昨天晚上是你自个扑到我们总裁怀里的。”张兵清了清嗓子,说的很官方,想了下,还加了句,“而且是怎么也拽不开。”

听着他的话,林若兮的脑海里好像是脑补出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一个……高大的男人。

天啊,她怎么记得她貌似还说了了不得的话。

想到这里,林若兮的脸上只多了一丝无法言喻的羞愧。

“小姐,有没被侵害你自己应该很明白,我无需解释,但我必须要说昨晚本就该送你走,可我们总裁却因为你发烧了,多留你一晚给你治病。你现在要是没事的话,就请一会儿离开吧。”张兵沉声。

“好,我这就走,还有,昨天晚上谢谢你们。”林若兮说完便干脆掀开被子下床。

只是她一看身上穿的竟然是酒店的衣裳——浴袍:“我的衣裳……”

噬天狂尊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魔法少女餐厅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南宋一代目 我有一个小黑洞 我真的是画师 重生之桃源修真 歌王2
连载中

小妻甜入心扉

作者:贺明珍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