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先诞皇子者为正妃小说精选

  七八月的天气,午时未近太阳已经当空高悬,日光白的刺眼,天地成了一个硕大的蒸笼,身处其中,万物都烘烤到扭曲变形。  我垂首跪在成熙宫外坚硬的青石板上,承受着来往宫女太监的

免费阅读

  七八月的天气,午时未近太阳已经当空高悬,日光白的刺眼,天地成了一个硕大的蒸笼,身处其中,万物都烘烤到扭曲变形。

  我垂首跪在成熙宫外坚硬的青石板上,承受着来往宫女太监的异样目光。

  内裳已经湿了,紧紧贴着脊背,额上的汗也密密滚湿了眼睫,我不敢动手擦拭,咬牙端直跪着。

  殿内不时有笑声飘出,似乎相谈甚欢。

  两盏茶之后,在膝盖彻底失去知觉前,终于被准许入内。

  内殿只有成贵妃一人,赵庭和苏卿怡已经先行离开,去寿康宫给太后请安了。

  成贵妃一改方才面对苏卿怡的和煦,脸上带出十足的不悦。

  “知道为什么让你跪着吗?”

  婚后第一次给婆婆请安就来晚,我有口难言,规规矩矩跪地叩首:“欢儿知错……”

  成贵妃哼了一声:“岑家虽是将门,但你母亲却是出自书香谢家,你自幼得谢太傅教导,也是见过世面的,按说规矩礼仪上让人挑不出错处才是,可你这次实在让本宫失望。”

  “欢儿绝没有对母妃您不敬的意思,只是清晨间……”

  解释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哽住。

  夫君和别的女人贪欢忘了时辰,这样的事怎么出口才不会显得我可笑又可悲?

  “好了!”成贵妃不耐的打断:“苏氏比不得你出身名门,她又救过庭儿的命,本宫不好太过苛刻。你和庭儿相识在前,就要担起规劝他的责任,今日之事本宫可以不计较,但太后和皇上那若要怪罪……明白本宫的意思吗?”

  这是要我主动担下所有问责的意思了。

  我怔怔看着眼前不近人情的华贵妇人,有些恍惚和不解。

  犹记得之前我每次进宫她都是笑脸相迎,究竟为什么,一夕之间竟全都变了?

  大概是看我没有立刻感恩戴德的应下,成贵妃眉眼沉了下来。

  她没有当即发作,只徐徐叹了口气,似是无限惋惜。

  “欢儿啊,本宫是真拿你当半个女儿看的,可庭儿是本宫亲子,本宫不能不多为他考虑。岑元帅和你兄长出事后,对庭儿在朝中有很大影响。不要怪本宫冷漠,私心里本宫是真想把你俩的婚约取消,可庭儿那孩子太重情,死活不肯……你若能感知他一番苦心,便不该再让他为难。做人,最重要是识趣,你说对吗?”

  一番话,半是掏心掏肺,半是威胁敲打。

  我还能说什么,唯有点头。

  “本宫就知道你是个聪慧的孩子,果然没让我失望。”

  成贵妃脸上露出几分满意,端起茶盏轻啜一口,这才状似不经意的提起。

  “你和苏氏虽说名头上是平妻,但宫里玉蝶不可能同时记上两个人的名字,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无可更改的。所以……”

  目光幽幽往我肚子上瞥了一眼:“太后已经发下懿旨,你们两人谁先诞下皇子,就正式载入玉蝶,册为正妃。另一个不用说,只能是侧妃了。”

  身上的血一寸寸凉了下去,悲愤和不甘在心底翻涌。

  我也曾是父兄掌上明珠,也曾众星拱月如珠如宝,怎么就成了地上的泥般是人都能踩上一脚?

  太多的话堵在嗓子里,生生憋出了血腥气。

  想为自己讨个公道,想质问他们为何要这样对我……可最终也只是叩首谢恩。

  如成贵妃所说,幼承外祖父教导的我,即使一时没看透人情冷暖,也该从这芸芸众生相上学会乖觉了。

扶蜀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侯爷吟诗来作对 姑娘她戏多嘴甜 从火影开始每日签到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我是天师 月光礼赞 大庸王朝 有系统就是任性
连载中

迷城

作者:狗蛋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