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棍抽季明茂小说精选

这下无异于捅了马蜂窝!“哎呀不得了了!大家快来看啊,这贱丫头眼里没长辈了!有钱雇马车,又买肉又买鱼,屋里还藏着大米白面的,却不知道孝敬长辈!大家快来看啊……”朱氏爬起来就开始嚎

免费阅读

这下无异于捅了马蜂窝!

“哎呀不得了了!大家快来看啊,这贱丫头眼里没长辈了!有钱雇马车,又买肉又买鱼,屋里还藏着大米白面的,却不知道孝敬长辈!大家快来看啊……”

朱氏爬起来就开始嚎,大嗓门自带三百六十度环绕立体声效。

季妧好整以暇看她作戏,待她喊够了、停下喘气时才开口。

“三婶说我不知道孝敬长辈,这个长辈是指爷奶,还是指你?如果是爷奶,分家的时候那么多人都在场,是爷奶拒绝我孝敬的。如果是你,我可不记得侄女有孝顺婶子的义务。”

在孝道为先的大环境下,她这话按理说有些乖逆,却并没有惹来什么非议指责。季家当初对一个孤女有多狠、分家有多偏,在场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之前那样对人家,还把人光着赶出来,现在又来要孝敬,也不怕人笑话。”

“啥呀,我不信季老汉能干这么不要脸面的事,肯定是朱氏这赖婆娘,就见不得人家有啥好东西……”

朱氏看自己不占理,顿时一拍大腿嚎起来:“你这白眼狼!季家白养你这么大,到头来你没一点亲情味啊!你有钱宁可遭排在别人身上,你堂姐堂弟连边都摸不到哇。好歹你也是……”

“有事说事,我赶时间。”季妧直接打断她,“你这样不依不饶不要脸面的拦路闹腾,不就是想知道我哪来的钱吗?”

朱氏虽然觉得她话不好听,但也没反驳。

她天天惦记那破窝棚里藏着的好东西,奈何谢寡妇和胡家几个孩子轮流守门,她干瞪眼也无可奈何,急的嘴上都起了一圈泡。

刚才老远看见季妧坐着马车回来,这下更怀疑她藏了不知道多少银子,不然医药费哪里来,租车钱又是哪里来?

季妧问这话也正是大家关心的,一时间目光都朝她聚过来。

季妧从袖里掏出一张纸,展开递到朱氏面前。

朱氏白眼一翻:“干啥!”

“哦,我忘了三婶不识字。”季妧扯了扯嘴角,“这个是欠条,上面写着欠医馆白银二十三两。三婶这么火急火燎的来村口接我,难道不是想替我还这个债?”

好些人都围过来看。虽然不认识上面写得是啥,但看妧丫头的样子不像说谎。

更有那念过三两天学的,看别的睁眼瞎,但学堂恰好教过识数,哪怕认不全,为了显摆自己的能耐,也点头肯定道:“没错,是二十三两没错!”

当日季妧带小怪物去镇上看病,一去就没回来,有人问谢寡妇,谢寡妇自然不能说季妧有银子,只说是医馆大夫好心垫付的钱,以后都是要还的。

她这话本来没几个人信,伤的那么重,要治的话得需要不老少银子。镇上的医馆有多难赊账他们都是有数的,会有这么仁心、不仅治病还给垫账的大夫?

如今季妧将欠条一亮,众人便信实了。

朱氏顿时瞪大了眼,尖声道:“你疯了,给个野种看病花这些!”

其实不少人都和朱氏是同样的想法,觉得这妧丫头别不是脑子撞坏了。又不是亲弟弟,为他背上这么重的债,实在犯不上。

二十三两啊,这得多少年才能还上。

朱氏忙不迭说道:“你欠的债你自己扛,可别想赖给我,更别想赖给俺们季家!”

嗬,刚才还一口一个孝敬,一口一个侄女的,如今一张假欠条就急着撇清了?

见她拍屁.股要走,季妧又怎会如她的意。

“别急着走呀三婶。”季妧跳下马车,拦住朱氏,慢条斯理道,“这债怎么会跟你没关呢?这医药费还是我替三婶你垫付的,万幸人救回来了,要是人死了,你们家明茂……”

“跟我家明茂有啥关系!”朱氏跟被蜂子蛰了似的,就差没蹦起来:“你别胡乱攀扯,想把屎罐子往我明茂头上扣,没门!”

“就是!没门!”人群里传来一声带着稚气的附和。

季妧拿眼一扫,可不正是季明茂。

来得正好。

她微一眯眼,二话不说,绕过朱氏朝季明茂走去,半路弯腰捡了跟棍子握在手里,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季明茂扯出来,挥起棍子就是猛抽!

她手上没存劲,季明茂先是懵,直到棍子结结实实落在身上,才杀猪般扯着脖子叫起来。

“娘!娘啊!快救我,贱丫头要打死我!娘啊……”

他想躲躲不开,想跑跑不掉,疼的满地打滚。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朱氏打了个激灵,她这才意识到眼前发生的都是真的,那个贱丫头竟然真的敢打她宝贝儿子!

“你个小X女人,看我不撕了你!”

朱氏尖叫一声,挥舞着双手就朝季妧扑来。

季妧一个闪身躲了过去,朱氏那带着狠劲的一巴掌就挠在了季明茂脖子上,顿时留下几道血糊糊的印子。

季明茂疼的小脸扭曲,朱氏的心都疼抽抽了,更疯狂的扑向季妧。

但她痴肥的身子又怎么比得上季妧灵巧敏捷?围观的人只看到三个人团团转,季妧一棍棍抽在季明茂身上,而朱氏愣是挨不到季妧的边。

至于季明茂,哭爹喊娘,鬼哭狼嚎,那叫一个惨。

直到棍子打断成两截,季妧才把人丟开。

朱氏一把抱住季明茂,等看到他浑身青紫,又抱着右腿直喊疼,恨不能爬起来和季妧拼命!

可她除了呼哧带喘的喘粗气,早累瘫了。

季妧把手里那半截棍子往地上一扔,季明茂吓得一哆嗦,直往朱氏怀里钻。

“怎么,你也会怕呀?”

季妧无视朱氏冒火的双眼,蹲下身冷笑看着这母子俩。

“三婶,养儿不教如养猪。你要是实在不会教儿子,我不介意亲自动手,教他做人。”

她太清楚季家人的德性,让他们赔钱无异于让公鸡下蛋,既然如此,还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至少落个痛快。

朱氏肺都要炸了:“你、你才不是人!你为了一个野种就把你堂弟毒打成这样,你就不怕你爷奶找你算账!”

“你是真……”季妧把到嘴的蠢字咽了回去,“来,我给你科普科普律法。”

“啥?你还想克俺!”

季妧懒得跟她抠字眼,兀自道:“咱们大周律有规定——七岁以下的孩童,虽犯死罪亦不处罚。十至十五岁的少年,对所有犯罪行为都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可以减轻处罚,并可用赎金的方法代替刑罚。”

朱氏听不懂她乱七八糟都在扯些啥:“跟明茂有啥关系,我明茂又没犯法!”

“别急。”季妧示意她稍安勿躁:“律法还有补充,但凡犯了反逆、盗及恶意杀人这几种罪的,不管多大年龄,都必须负刑事责任,而且——不可通过赎金替代。”

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重生了亿万次 圣心双雄 极限保卫 日月风华 以契为证 女王大人饶命啊 广漂的那五年 赘婿为王 浪打桃花
完本

福运娘子山里汉

作者:枝上槑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