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大宝受伤小说精选

“慈幼局?”季妧有些吃惊。她没想到谢寡妇叫她来,是为了劝她把大宝送到慈幼局。更没想到的是,这个时代竟然会有慈幼局!那不就是……孤儿院?谢寡妇不理解她的震惊,还以为她是不舍得

免费阅读

“慈幼局?”季妧有些吃惊。

她没想到谢寡妇叫她来,是为了劝她把大宝送到慈幼局。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时代竟然会有慈幼局!

那不就是……孤儿院?

谢寡妇不理解她的震惊,还以为她是不舍得。

“慈幼局不缺衣不少食的,听说到了年纪,县衙还要派先生去教读书认字……你想想,你一个姑娘家,带个孩子终究是不方便,外面人会咋说,你以后还要不要嫁人……”

“等等!”季妧打断她,“这个孤、慈幼局,是什么时候设立的?”

这谢寡妇还真记不太清了。

“总得有好几十年了,我记事那会儿就有了。”

当今皇帝登基不过才五年,再往前推几十年,应该是之前仁宗老皇帝在位时设立的。

仁宗在位近七十载,宽厚爱民,广施仁政,深受百姓爱戴。别的不说,光慈幼局这一善举,就刷新了季妧对他的看法。

这位先帝好像就生了一个皇子,不知道什么原因还给分封到了距离京城十万八千里的西南。听说他病逝没多久,那位皇子也哀伤过度跟着去了,身后也没留下一儿半女。现在皇位上坐着的,是先帝的侄子。

不过皇家的事跟她也没啥关系,她关注点在慈幼局上。

老实说,季妧其实不太会和小孩相处,才照顾大宝两天,她就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俩人一个不咋说话,一个是压根不说话,和一个人时并没有多少区别。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入夜后屋里不再觉得空荡荡了。

可大宝是人,又不是宠物。

他需要正常的成长环境,更需要差不多年纪能玩到一起去的小伙伴,这些她都给不了。她没有丝毫经验,甚至没有丁点信心去养大一个孩子。

季妧念着一水之恩说要养他,却也清楚并非长久之计,因此听到这个时代也有“孤儿院”后,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

“这事我会考虑。”

谢寡妇见她已有八分意动,也就放心了,感叹道。

“你跟你娘一样心软……想当初你娘见这爷孙俩可怜,暗地里没少让你爹给送吃的,还偷偷给小孩做衣服做鞋……如今你能做的也都做了,够了……”

季妧一怔,没想到还有这茬。

她之前一直想不通,现在大概明白了,这就是大宝爷爷那晚伸手帮自己的原因吧。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卫氏种的善因,给她的女儿结了一份善缘,只可惜……她这个女儿是冒牌的。

季妧抱着衣服和鞋子出了胡家,胡细妹领着小安小花也跟来玩。

快走到破窝棚时,远远看见村里几个顽童慌慌张张从里面跑出来,其中一个看到她,撒丫子跑的更快。

季妧看的清清楚楚,领头的正是朱氏的小儿子季明茂。

她心里咯噔一下,加快脚步跑进院子。

推开门,入目一片狼藉,被子被扯到了地上,屋里到处都是被翻找的痕迹。

季妧顾不上去查有没有丢什么东西,她一眼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大宝。

小孩身上青青紫紫,屋里唯一的一件家具——那张三条腿的桌子,正砸在他小腿上。

季妧扔掉手里的东西就去抬桌子,大宝已经昏迷,一点反应都没有。

季妧仔细检查了一番,除了身上被踢踹的外伤,受伤最严重的就是右腿,明显是骨折了。

这群小王八蛋!

不过眼下不是算账的时候,大宝的伤不能耽误。

季妧不擅长骨科,让跟在后面的胡细妹去喊人,她先给大宝骨折的地方做应急处理,以确保不会带来二次伤害。

从灶房里找了几块木板代替夹板固定在伤处,又在木板和肢体之间垫了些棉花,刚用布条绑好,胡细妹喊的人也来了。

谢寡妇听胡细妹把情况一说,就知道得找人帮忙。

牛大叔去了县里,赶不上骡车,其他有牛车的人家,一听说是拉破窝棚里住的那俩,不是撇嘴就是摇头。

跟着来瞧热闹的人不少,却没人愿意伸个手。

季妧冷眼看着,若不是大宝的伤不能胡乱移动,她宁可自己背,也不屑求这些人。

最后还是史二叔,也就是当初分家时帮季妧说过话的那个史勇,找来担架和胡良一起抬着。

隔壁村虽也有个游方郎中,但重伤他是向来不给看的,只能送去镇上。

到了济世堂,又是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伙计汪顺接待,一看是几个穿着破烂的村人,堵着门口不让进。

史二叔和胡良在这种气派人面前,没有交涉的底气。

季妧从后面走上前,尽量心平气和跟他商量:“麻烦先请大夫给看看,小孩伤的很重,真的不能耽误。诊金和药费该多少是多少,我们一文都不会缺。”

“呦!你这次不卖护手霜了?”汪顺倒还记得季妧,“还一文都不缺,你倒是现在拿出来看看。”

说着话把手那么一伸。

门都没进就让掏钱,这是哪里来的道理。

但人在屋檐下,季妧只能忍着气去翻袖带,结果翻找了半天,才想起刚才心慌意乱,银钱竟是忘带了。

汪顺翻了个白眼:“你们这种乡下人我见多了,嘴上千恩万谢说给钱,把病给你们治好了,就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说没钱。没钱你们看什么病?穷病没得治,快滚吧……”

看病花钱天经地义,季妧自己也瞧不上看“霸王病”的人,毕竟医者仁心是一回事,道德绑架又是另一回事。

但这人完全就是无差别攻击,赤罗罗的羞辱。

胡良和史二叔都听不下去,然而手上还抬着大宝,只能咬牙任由那伙计奚落。

季妧盯着那伙计,又转向济世堂的牌匾看了几秒,对他们两个道:“走,总能找到治病的地方。”

汪顺朝着他们的背影啐了一口:“瞧谁肯给你们这帮穷鬼看!”

最后他们在一条极为偏僻的巷子,找到了一家门脸很小,连牌匾都没有的医馆。只在门旁边竖了块木板,上面歪七扭八写着“一德堂”三个字。

这也是唯一在他们暂时掏不出来钱的情况下,愿意先给看病的一家。

大夫很年轻,胡良担心是个半吊子。

季妧起初也有些疑虑,在旁边看了会他的处理手法,知道不是庸医,便放下心来。

身上没钱,也没法请帮忙的人吃个饭。胡良倒还罢了,史二叔毕竟不熟,人愿意帮忙,还抬着担架走了这么远的路,身上的衣服都汗透了,实在过意不去。

史二叔让她不要见外,就和胡良先回村了。

季妧把藏钱的地方告知了胡良,稍后他取了钱还要再回来一趟。

季家西厢房,朱氏探头往院子里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掩上门就问季明茂。

泰阿剑魂 大明王冠 快穿之吉庆有余 败犬的一夜婚 人善变人妻 修仙之风月 神宠进化系统 云起风散,在梧溪 至尊特工 乱世末路
完本

福运娘子山里汉

作者:枝上槑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