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搬回破窝棚(加更)小说精选

一床棉胎从弹花到最后收尾,大约要花一天时间。好在刘师傅还带了他大儿子当助手,忙碌了两三天也就差不多完工了。接下来是谢寡妇家的“旧翻新”工程。也就是把旧被子拆掉,先清除

免费阅读

一床棉胎从弹花到最后收尾,大约要花一天时间。好在刘师傅还带了他大儿子当助手,忙碌了两三天也就差不多完工了。

接下来是谢寡妇家的“旧翻新”工程。也就是把旧被子拆掉,先清除兜住棉条的棉纱网,然后将使用时间过长而板结的棉胎,重新弹成松软的棉絮。

季妧本打算把棉花分一半给谢寡妇,让她家也打几床新被的,谢寡妇却硬是不肯,直说旧被又没坏,重新弹弹还和新的一样,扯来扯去又扯到她不会过日子上。

季妧连忙转移话题,询问刘师傅,一问之下还真是。

乡下地方,从入秋开始就有人家陆续将旧棉絮拆散,重新弹花做成蓬松温暖的棉被,以迎接寒冬腊月的到来。他们生意这么好,一大半都来源于此,反倒做新被的少之又少,毕竟棉花的价格摆在那。

算下来季妧总共弹了六床棉胎。两床十斤的冬被,两床六斤的春秋被,还有两床四斤的铺底。

谢寡妇说她那窝棚里没有炕,还让她把冬被改成十二斤,季妧死活没同意,十斤的翻身都困难,十二斤还不得被压死。

而根据轻重不同,每床棉胎的加工费在三十文到一百文之间浮动,她的六床算下来差不多三百七十文左右,谢寡妇家旧翻新的要便宜些,最后加一起结给刘师傅近五钱银子。

这些早在弹棉花之前季妧就私底下和刘师傅说好了的,谢寡妇也无可奈何。

棉胎弹好,接下来就是做棉被了。

谢寡妇喊了隔壁付大叔家新过门的儿媳妇帮忙,还让季妧跟在一旁学,说以后成家缝缝补补总是要会的。吓得季妧连堂屋都不敢进,借口试新衣拉着胡细妹跑东屋去了。

谢寡妇手脚利落,弹棉花的几天里先给季妧做了两套袄裙,棉衣不急就等等再做。耐不住季妧的催促,也给胡细妹和小安小花各做了一套。

东屋,谢老娘还在睡着,季妧轻手轻脚把新衣换上。

大周的服饰近明制,就拿袄裙来说,典型的上衣下裳。上衣袖口是封口,缘边,有琵琶袖、窄袖等款式;领子加护领;下裙多配马面褶裙和普通褶裙。

谢寡妇给她做的这套是竹青交领窄袖的袄衫,搭烟灰色一片式的褶裙,另一套也是差不多款式。

用细棉布做的内衬,外面一层的布料就比较粗了,颜色也不太正,但搁在普通农家已经算是体面衣裳。

谢寡妇还要给她绣花,季妧没让,倒是请她用细棉布又给做了两套中衣,正好穿在衣服里面。

没有穿衣镜,也不知道效果咋样,不过很合身。谢寡妇虽说在刺绣上不行,但做衣做鞋还不在话下。

胡细妹早把自己那套换上了,不过她还不到穿裙的年纪,因而是上裳下裤的形式。

正在那转圈圈臭美,回头见到换装后的季妧,一下呆住了。

“小妧姐……你穿这身可真好看……”

娘还说小妧姐买的颜色太素了,年轻的女儿家应该穿鲜灵些。胡细妹却觉得,小妧姐本来就好看,不需要搞那些花里胡哨,这样的颜色反而刚刚好,显得人很、很……很有气质。

胡细妹没读过书,她只能想到好看俩字,“气质”这种说法还是跟小妧姐学的。

季妧知道自己这身体五官底子是不错,但还没养好,现下又瘦又黄的,能好看到哪去。

就故意逗她:“那到底是衣裳好看,还是人好看?”

胡细妹犯了难:“……嗯……嗯……都,都好看……”

季妧弹了她脑门一下,笑着说:“你也很漂亮。”

“真的吗?”胡细妹一脸期待,她今年十岁,正是刚知道讲美丑的年纪。

得到季妧肯定的点头,她欢呼着冲到堂屋,跟谢寡妇呱啦了一通,又跑到院里,炫耀她的新衣服去了。

胡大成还没穿上新衣,就酸不溜秋的一个劲说她丑。

胡细妹冲他吐舌头:“你说丑不管用,小妧姐都夸我美了!”

两个人又在院里你追我赶的闹腾起来。

中午留付嫂子吃饭,自然是季妧亲自下厨。

烧的是红薯稀饭,蒸了杂面馒头。

用猪油渣和切厚的冬瓜片炒了一盘菜,又切了几个辣椒和蒜苗,搭上这几天吃剩的一小块五花肉,弄了个小炒回锅肉。

胡家人已经见惯了季妧的手艺,只顾埋头吃没人说话。倒是付嫂子吃一口夸一句,说季妧有这厨艺,就算不会女工也不怕。

吃完饭,忙活到傍晚时候,季妧的六床被子全都套齐了。

暗枣红的粗布被面,细棉布缝的被里,加上新弹的棉胎,看上去都暖和,让人忍不住想躺上去打滚。

两人又忙活到点灯十分,把谢寡妇家的也缝完了。

吃过晚饭送走付嫂子,季妧便提出要回破窝棚。

回窝棚住的事之前就和谢寡妇商量好了的。

谢寡妇之所以同意,一来确实挤不下,二来谢老娘大小.便一不注意就弄在炕上,即便勤换洗着,屋里也始终有股怪味,不好再留季妧。

胡良和胡大成推车出来,把棉被和她之前采买的东西都放上去。

季妧硬是把米、面、油、盐这些全都留了一半下来,本来买的时候就买的双份。

熬得猪油她也只要了一罐,至于剩下的棉花和布匹她也没带走,说是给胡良和胡大成的新衣做完后还要给她做棉衣。

谢寡妇哪里能不明白,做棉衣能用得到这些?季妧这是看出她故意没给胡良和胡大成做衣裳,逼着她做呢。

这孩子看上去温和好说话,其实倔性的很。她不在意的,你怎么说怎么做都行。可但凡她决定了的,就必须按照她的来。

谢寡妇拗不过,只能收下,回头更是交代胡良他们,一定要把季妧的好记在心上。季妧没有父母兄弟,家里也没有个顶门立户的男人,要是被人欺负了,一定要护着她。

胡良几个自是点头不迭。

谢寡妇让胡良和胡大成趁着天黑,先把东西送到窝棚去,免得村里人看到。不然她一个姑娘家,突然添置这么多,村里那些长舌头的还不知道要怎么胡诹,就怕还有那眼红的使坏。

季妧又留下来说会话,就提着油灯回去了。

破窝棚在东北拐,谢寡妇家就在村东头,两家都在外.围那条线上,这一片人烟不多,比较偏僻。

路过一个更破败的泥坯屋时,突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响动。

季妧没放在心上,还以为是蛐蛐之类的秋虫。

又走了几步,脚步忽然停住

等等!她怎么觉得……像是小孩子的声音?

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重生了亿万次 圣心双雄 极限保卫 日月风华 以契为证 女王大人饶命啊 广漂的那五年 赘婿为王 浪打桃花
完本

福运娘子山里汉

作者:枝上槑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