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照片与文身小说精选

与其他资源优势军事要塞而逐步建立的居民小镇像,莫伦小镇基本上所有的的营业场所都为军人而服务。这里的居民以及使用矿渣浇注的预制板和从寒带针叶林砍下的木材搭起房屋,房屋的顶部是深灰色的页岩瓦片。一些传统形式的图拉西斯人的家里依旧以及使用着壁炉,因而能在他们全部覆盖着积雪这里的居民使用矿渣浇铸的预制板和从寒带针叶林砍下的木材搭建房屋,房屋的顶部是深灰色的页岩瓦片。一些传统的图拉西斯人的家里依旧使用着壁炉,因此能在他们覆盖着积雪的屋顶上看到深红的烟囱。。

免费阅读

与其他依托军事要塞而建立的居民小镇一样,霍威小镇几乎所有的营业场所都为军人而服务。

这里的居民使用矿渣浇铸的预制板和从寒带针叶林砍下的木材搭建房屋,房屋的顶部是深灰色的页岩瓦片。一些传统的图拉西斯人的家里依旧使用着壁炉,因此能在他们覆盖着积雪的屋顶上看到深红的烟囱。

小镇的居民在搭建他们的房屋时显然没有很好地规划道路,因此一排排房屋之间的街道是歪歪斜斜的,蜿蜒曲折,一直延伸至路灯照耀不到的黑暗之中。

由于图拉西斯Ⅱ的凯莫瑞安实控区正在不断地缩水,他们的机群已经不再能在黑夜起飞轰炸泰伦联邦控制的城市,因此灯火管制的禁令已经撤销。所有的店铺都亮着灯,橱窗敞亮。中档餐馆、旅行酒店、出售半自动枪械的武器店、门口站着性感女郎的酒吧......

奥古斯都与沃菲尔德并肩走在霍威镇的街道上,身后跟着吵吵嚷嚷的天堂之魔们。

奥古斯都戴着一顶用卡亚迪尔熊齿兽的三耳帽,冷灰色的眼睛平静地打量着这座小镇的人和物,寒风猎猎,厚实的皮毛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耳朵和后颈——只有最勇敢的异星怪物猎人才敢于深入冰封星球猎杀这种凶猛的野兽,但他的哥哥阿克图尔斯似乎有很多这样的收藏。

“塔桑尼斯的联邦议会昨天刚刚宣布了针对尤摩杨的新一轮经济制裁,驱逐了尤摩杨驻塔桑尼斯的外交官。理由是尤摩杨向凯莫瑞安人出口尖端科技,资助联邦境内的反政府主义者,为恐怖分子和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沃菲尔德跟奥古斯都边走边聊。

“尤摩杨的外交官又被赶回去了?”奥古斯都放慢了脚步。

尤摩杨民选议会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其实就是他的父亲安格斯手下的武装力量,泰伦联邦也许还未能调查清楚各个星球上示威游行和起义暴动的幕后黑手,但他们所缴获的那些高科技武器明摆着就不可能是边缘殖民地能造的出来的。

凯莫瑞安自己的装备都不够用,根本不可能去大批量地支援泰伦联邦内的反政府武装。只有尤摩杨人热衷于渗透和谍报战,想要在避免直接战争的同时,利用联邦内部的矛盾削弱这个野心勃勃且日益蛮横的政权的力量。

“但联邦政府迟早会把尤摩杨人请回去,也许就在下个月。”奥古斯都说:“参议员们不想同时与两个独立政权开战,联邦也需要尤摩杨出口的尖端科技。”

“尤摩杨同样也不希望与联邦开战,他们甚至还没有做好打一场全面战争的准备。”

“如果尤摩杨人想要通过外交或者行贿摆平一切,维持其政权的独立,那就大错特错了。”沃菲尔德敏锐地察觉到了泰伦联邦议会以及其背后创世家族们的贪婪:“在与凯莫瑞安联合体的战争结束以后,联邦议会的下一个目标只能是尤摩杨。”

“嗯......”奥古斯都默然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尤摩杨人最终还是成功了。在凯联之战结束以后,泰伦联邦为了应对内部愈演愈烈的起义甚至是整个星球的独立而焦头烂额,无暇顾忌远在科普卢星区另一端的尤摩杨。

这时,毫无预兆地,奥古斯都转头朝后面看了一眼,正看到自己身后的丽莎·凯希迪。对方见奥古斯都正在看他,淡蓝色的眼睛眨了两下。

“你在看什么?”沃菲尔德也朝后面看了看,但除了一堆吵嚷着的陆战队员什么也没有看到。

“还不是你丢给我的那个医疗兵。”奥古斯都以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丽莎是个出色的医疗兵,她的能力无容置疑。可她戒不掉螃蟹,无法拒绝自己对毒品的渴求。”

“在我知道方法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必须看紧她。毒品会摧垮一个人的意志,使其自甘堕落,屈服于快感,恐惧于失去它的痛苦,最终沦为毫无尊严的奴仆。”

“要塞里的医生已经给她戒过不止一次的毒了,结果都失败了。”沃菲尔德说:“所有人都很惋惜......你看丽莎·凯希迪在战场上的表现,就会觉得她是个意志坚强,冷静果断的女人。但其实呢,就连她自己都承认自己意志薄弱,她控制不了自己。”

“你该把她重新塞回监禁室里。”奥古斯都说。

“这不是你和我说了算的。”沃菲尔德摊了摊手:“丽莎立下的功劳值得军务部再给她一次机会,这样下去,等待她的就是锒铛入狱,而一个天堂之魔不该被关进监狱。”

“但如果丽莎再次吸毒。”奥古斯都看了沃菲尔德一眼。

“那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沃菲尔德说。

“我会的。”奥古斯都说。

奥古斯都与沃菲尔德沿着街道一路向西,最终在一个名为老爹餐厅的餐馆前停了下来。

这个餐馆不算大,里面仅有几十张铺着干净亚麻布的餐桌和不锈钢制的椅子,但装饰倒还算考究。墙壁上挂着殖民时代的油画和黄铜色的壁灯,端着盘子的服务生们年轻靓丽,笑容自然。

“我以为会是一个高档的餐厅。”奥古斯都看着餐馆门口拉起的卷闸门。

“经费有限。”沃菲尔德迈入餐馆:“UNN的人只想要几张天堂之魔庆祝的照片。”

“那他们怎么找到了你?”奥古斯都问。

“因为这是政治任务。”沃菲尔德说:“我宁愿去枪林弹雨里打滚,也不想待着这里吃大餐。”

奥古斯都与沃菲尔德、雷诺等第一班战士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时,服务生们立即端上了丰盛的食物,大盘大盘的烤鸡和啤酒送到了饥肠辘辘的陆战队员们面前。

“拿着这个。”在开吃以前,沃菲尔德伸进他宽大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副叠好的旗帜,缓缓展开。

“嘿,我喜欢这面旗子。”哈纳克大声地喊了起来。

旗帜上是天堂之魔的徽章,一个穿着黑色斗篷、背生羽翼、双眼燃烧着红色火焰的白色骷髅。

“天堂之魔们,到我的身边来。”奥古斯都决定要记录下这个时刻:“让沃菲尔德少校给我们拍张照片。”

所有的陆战队们都离开了他们座位,挪开桌子和椅子,排成内弧形的两排。

最前面的第三班和第四班半跪着,第一班和第二班则并肩而站,中间的奥古斯都和雷诺握着天堂之魔的旗帜。

那一刻,所有人都在笑。

……

奥古斯都很开心,餐桌上,他总是在笑。

“我们是天堂之魔,生来就是如此。”奥古斯都说:“我们是兄弟,家庭出身、名誉地位和一切偏见都不重要,天堂之魔的血液流淌在我们每个人的体内。”

“我们所有人拥有着同一个身份,那就是天堂之魔!”

“奥古斯都,你喝醉了。”他旁边的雷诺说。

“一瓶啤酒怎么会醉……你以为我要站在椅子上,像拿破仑一样说幸运女神与他同在?”奥古斯都说。

“是啊是啊,可你在平时的时候是说不出这种话的。”雷诺笑着说。

餐馆窗外的天色越发地暗淡,大部分小镇居民都已经熄灯睡觉,黑色的夜幕也显得深邃。

两个小时过去了,当陆战队员们将餐桌上的食物都一扫而空以后,奥古斯都站了起来。奥古斯都的酒量很好,也足够克制,所以始终保持清醒,而一直劝他少喝点酒的雷诺则已经醉倒在地,抱着他的一只小腿呼呼大睡。

“还能动弹的,都起来。”奥古斯都说:“把躺在地上、趴在桌子上和马桶里睡觉的人都带走,该去文身店了。”

“谁趴在马桶里睡觉?”龙德斯泰因没怎么喝酒,还好好地站着。

“我刚刚去厕所的时候看见哈纳克把头伸了进去,抱着马桶打呼……”艾米•布兰登哀叹一声,感到非常丢人。

“我去把他拖出来……”龙德斯泰因抽出一张餐布,转身离去。

“你真要让他们每个人都文上天堂之魔的文身?”沃菲尔德走了过来。

“是的,几天前他们都答应了,我们早就说好了。”奥古斯都回答说。

“你也想要文一个?”

“我可不是天堂之魔。”沃菲尔德回答说:“但我得紧紧地看着你们,不然,谁知道你会不会整出什么其他的新花样……不能文在脸上,我知道你在学生时代都干出过什么荒唐事。”

“我就知道阿克图尔斯会跟你说这个。”奥古斯都盯着沃菲尔德的眼睛:“他还跟你说过什么?”

“穿裙子的事吗?”沃菲尔德哈哈大笑。

话题就此终止了。

奥古斯都带着陆战队员走出餐馆,拐进了一个还在营业的文身店,文身师们是一些裸露着胳膊和上身、满身文身的男人。他们让奥古斯都脱下衣服坐在一个长凳上,照着一张张钉在墙壁上的图片给他文身。

旁边的桌子和椅子上则是其他的天堂之魔,所有人都已经选好了自己想要的图案和要文的位置。

“我喜欢这个图案。”给奥古斯都文身的是一名染着海蓝色头发的女人,正使用刀片和尖刀一般的工具对着奥古斯都健壮的胸膛比划着。

“它很酷。”她说。

“最近就流行这种混搭风。”奥古斯都说。

当刺痛传来时,奥古斯都一言不发,记忆告诉他这是必要的过程。

文身用去了好一段时间,凌晨两点时,那名蓝头发的文身师还在给奥古斯都右侧胸膛至右手小臂上的骷髅染色。

龙德斯泰因站在奥古斯都的旁边,一边看着文身师染色一边展示自己胸口处的文身——与天堂之魔的旗帜一样,那也是个有着黑色斗篷的骷髅,但这个骷髅的一手握着一杆骑枪,一手握着十字盾牌。

“为什么没有马?”奥古斯都问。

“我没见过马,我本想骑一只克哈太空鲨鱼,但它没有骨架。”龙德斯泰因感到沮丧。

“你在某些方面真是出乎意料的执着。”奥古斯都轻轻一笑。

这时,泰凯斯从奥古斯都的身边走过,“不经意”地露出自己的文身。泰凯斯满身都是文身,天堂之魔的文在他胸膛上的最后一块空缺的地方,那是一个嘴里叼着雪茄,手握重机枪横扫的骷髅。

“真不错,泰凯斯,这个天堂之魔真像你。”奥古斯都说。

泰凯斯满意地离开了。

“为什么,你的天堂之魔要拿一柄大锤子。”龙德斯泰因问奥古斯都:“我本来以为应该是一柄象征权柄的利剑。”

“因为我的祖父曾经说过。”奥古斯都说:“当你的手里只剩下一把锤子,那你看什么就会像一枚钉子。”

“你的祖父是一位英雄,他曾独自一人在斯蒂尔灵的荒原上猎狼。”龙德斯泰因说。

“嗯……”奥古斯都说:“我突然想起来了,你看到丽莎了吗?我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她。”

“她是跟着我们一起进来的。”龙德斯泰因说:“但现在她的确不在这里。”

“谁知道丽莎·凯希迪军士去哪儿了?”奥古斯都喊到。

奥古斯都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每个人文身的时间都是不同的,全因各个人文身的复杂程度而定。而如果丽莎选择的文身足够简单,那她就能在所有人发觉之前溜出去……

这个女人……

“我出去过一趟,在艺术画廊见过凯希迪。”正坐在一个板凳上玩个人终端的约瑟芬说。

“她在做什么?”奥古斯都问。

“不知道……也许是在欣赏艺术品?”约瑟芬歪着头。

奥古斯都披上外套,如狂风一般走出文身店。

一个专为军人服务的小镇里居然能有艺术画廊,这就像是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泰凯斯坐在办公室里聚精会神地处理文件一样不可思议。

“哦吼~老大,丽莎·凯希迪是一匹野马,想要驯服她就要使用缰绳和皮鞭。”

在奥古斯都从他旁边走过以前,“感情咨询专家”珂特·约瑟芬想要与奥古斯都握手。

“我现在就抽死你!”奥古斯都怒拍约瑟芬狗头。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追逐爱 大男人丑小鸭 隋唐君子演义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 万古最牛战神 侠义榜 超凡上古灵武 司礼监 你的愿望好奇葩
连载

星际争霸泰伦帝国

作者:楠木笔芯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