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粤省电视台的老战友想挖杨谦(2/2,求推荐票,求月票)小说精选

“欧阳,你叫你徒弟把伴唱我开,我们来合一遍给他听。”杨谦我以为跟师傅的这几位老战友在一起吃饭时,就跟之后去媒体采访的那些饭局像,要先陪着他们喝酒时(但是杨谦自己不喝),听着他们记忆往日,很正常地的一套老战友聚餐的流程。但出乎杨谦出乎的是,他们而已夸赞杨谦以为跟师傅的这几位老战友在一起吃饭,就跟之前去采访的那些饭局一样,要先陪着他们喝酒(虽然杨谦自己不喝),听着他们回忆往昔,很正常的一套老战友聚会的流程。。

免费阅读

“欧阳,你叫你徒弟把伴奏开开,我们来合一遍给他听。”

杨谦以为跟师傅的这几位老战友在一起吃饭,就跟之前去采访的那些饭局一样,要先陪着他们喝酒(虽然杨谦自己不喝),听着他们回忆往昔,很正常的一套老战友聚会的流程。

但出乎杨谦意料的是,他们只是夸奖了自己和《把根留住》这首歌几句,就迅速进入了正题。

当然,发号施令的还是老团长祝德辉,他六十多岁年纪了,挥挥手,气势如虹地命令下去,其他人都不敢有意见,包括向洪锋在内,几个人纷纷站起身来。

还要站起来唱!

施喜山不是唱歌四人组之列的,但他忙前跑后,积极热情地给四个“歌唱家”递麦克风。

其实也就两个麦,但杨谦这时候才发现,原来福喜园这个包厢还有KTV的点歌、音响系统,能够兼具吃饭和娱乐的作用!

但老团长以为年轻人能玩得明白这个“高科技”的点歌系统,随便插个U盘就可以播放伴奏给他们唱歌,但杨谦真不是全知全能的,他蹲在电视旁边捣腾了半天也没弄出来。

“要不不用麦了,我们听手机的伴奏唱就行!”

简锦川的提议倒是给了杨谦一个灵感,他拿来一个麦克风,直接用手机播放伴奏,通过麦克风传给音响,这下子,伴奏的声音就大了很多!

“这次先这样唱吧,下回我研究一下怎么弄,或者拿我家的蓝牙音箱来给几位老师。”

杨谦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没事,这都是小问题。我们排练,清唱也能排!”

祝德辉满不在乎地表示,他其实不算是专业人士,虽然以前是在文工团当领导。

只剩下一个麦了,不好分,他们索性就不用麦克风,听着音响里的伴奏唱歌。

“多少脸孔、茫然随波逐流,

他们在追寻什么?”

开头唱的是欧阳承,他的声音是比较深情的,只不过有个小毛病就是喜欢拖尾音,拖得长长的,甚至影响到第二句。

不过,让杨谦更加意外的是,他们都已经自己分好了歌词,并不是说合唱团就要大家一起七嘴八舌地唱的那种。

第二个唱的是老团长祝德辉,他已经戴上了老花镜,还抖了抖手上的手抄歌词——后来杨谦才知道,他之前给师傅打印的歌词字太小了,老团长看不清楚,只能自己手抄一遍。

“为了(le)生活、人们四处奔波,

却在命运中交错……”

老团长一开始没唱对拍子,但又唱得出乎杨谦意料的好,因为他的嗓音质感太好了,都六十多岁了,还是那样的洪亮、清晰!

甚至咬字、普通话,都要比欧阳老师好……

拍子没唱对可以练,但音色这种纯天赋的东西,不是你练就能练得出来的。

老团长的声音就很适合唱这种主旋律的歌啊!

“一年过了一年……”

这接下来的一段主歌他们是四个人一起合唱的。

简锦川和向洪锋虽然都在压制他们自己的发挥,以便配合得上祝德辉和欧阳承的声音,但杨谦乐感太好了,能明显听得出来他们确实是专业的!

不管是节拍、音调和节奏长短的控制,还是共鸣腔的使用,杨谦都觉得从他们身上完全挑不出什么毛病,甚至他们还带动另外两个队友,把拍子给唱对了!

终于,到了他们个人表演的片段!

“多少岁月凝聚成这一刻,

期待着旧梦重圆……”

向洪锋一上来就直接放大招,透亮饱满的高音,仿佛撕破了空气,直接让人感受到他强有力的音高和浑厚悠长的气息!

尽管高音的感染力本来就很强了,但向洪锋一点也不吝啬自己的情感表达,他的声音里有着饱满的热情,还有难以用语言描绘的欢喜。

光是听他唱,杨谦都能“看”得到人们团聚、喜悦得泪盈满眶的场景了!

不愧是有着“金钟奖”头衔的传统男高音老师啊,声音和唱功直接把杨谦这个小菜鸟碾压得服服帖帖的。

“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

像一首澎湃的歌……”

男中音的简锦川当然不会还能唱得跟男高音一样让人一下子就感到惊艳。

但他同样很专业,咬字玩出了花来——几乎是每一个架子鼓的鼓点,简锦川都能踩得住,这让杨谦挑剔的耳朵听了都忍不住在心中大呼痛快。

而且简锦川很会利用共鸣腔,你仔细去听,就会觉得他声音好像蕴含着很多层变化,越听越有味道!

如果说杨谦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欧阳老师找的老战友不太靠谱,四个人一起唱会不会太混乱,那么现在听他们还不算很默契的一次合练,杨谦就已经被老师他们折服了。

不愧是以前文工团的老前辈,老一代歌手们虽然传统一点,唱的歌和唱歌的方式在现在年轻人看来土一点,但实力真的没得说,基本功扎实得让杨谦这个有系统“包养”的小后生只有仰望的份儿!

不过也是,这年头小鲜肉只需要“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参加那些品牌活动捞金就行了,哪里会想要沉下心来去打磨自己的唱功呢?

别说沉下心来打磨唱功了,有些人甚至怎么唱歌的都没整明白,甚至连书都没读完,就靠着一身好皮囊,揣着半桶水出来晃荡……

杨谦不想成为后者,因为这些小鲜肉的歌他一首都听不进去,他也不想用这样的水平去糊弄别人,糊弄自己的歌迷!

……

杨谦很享受地听着两位专业的老前辈唱歌,不知不觉,这一遍他们也唱完了。

不过,没等杨谦回过神来鼓掌称赞,简锦川就先夸奖起来:

“小杨这首歌写得很好,真的很多年没见过这么优秀的作品了!”

祝德辉点点头,跟着赞叹:

“歌词写得好,我跟欧阳昨天说,我最喜欢那个‘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这句,他说他也是。”

“编曲也不错,简单大气,朗朗上口。”

向洪锋难得开口,也是很认可地夸奖了杨谦。

他其实一开始不想来荷城的,因为以他的级别,到荷城一个小县城演唱有些不合适(掉价)——这毕竟是私接的表演!

当然,如果是单位接的慰问演出或者下乡表演任务,那向洪锋去唱就没什么顾虑了。

但向洪锋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老团长的邀请,就要过来曲谱、歌词的传真,想着找个自己唱不了、不是自己的风格等借口委婉地拒绝。

结果,看到传真后,向洪锋就挪不动脚步了,自己结合曲谱唱一遍,终究还是不得不承认:真香啊!

“说句实在话,小杨这样的创作水平,留在荷城当一个小记者可惜了。要不这样,欧阳承你忍痛割爱,等忙完这里,你把小杨让给我,跟我去羊城做节目怎么样?”

简锦川笑眯眯说的一句话,顿时让欧阳承暴跳如雷,嚷嚷着说要跟简锦川出去单人PK。

哪有这样当场挥锄头挖人的?

杨谦这会儿才知道,简锦川目前是几个人中间,除了退休了的老团长以外,混得最有地位的一个。

别看他唱得没有向洪锋好,但他是粤省电视台的一个主任,手下还管着几档电视节目。

当然,简锦川还只是开个玩笑,没有真的想把杨谦挖走。

欧阳承同样是开玩笑,他知道自己徒弟这样的水准,荷城电视台这样的小庙是留不住的。

欧阳承不想离开荷城,是因为他回来的时候,父母的年纪大了。父母在,不远游,为此他还和章芳婷,也就是欧阳晓晴的母亲闹翻离婚。

不过,欧阳承自己不想离开,不代表他要束缚住徒弟的手脚。这次搞那么大阵仗,何尝不是想带杨谦认识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让他以后的路子走得更顺一点?

跟欧阳承笑闹过后,简锦川讲了一下他另一个成熟一点的想法:

“我们这两年拍了一个纪录片,还没制作完成,但我觉得小杨这首歌的内容,还挺适合我们那个片子的,回头我问问,有没有可能用来做主题曲。”

欧阳承是老战友,他的徒弟也算是自家人了,简锦川肯定不会亏待坑杨谦的。

该给的版权费会有人来谈,一分不少地给到杨谦。

但在简锦川看来,这个纪录片用了杨谦的主题曲,对杨谦的意义恐怕要比那点版权费大得多!

“你那个是什么纪录片?”

欧阳承替杨谦问了出来。

绝品小神医 豪婿 我有块免死木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八零女医神 血帝神尊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北地巫师 剑耀九苍 都市之万世丹尊
连载

歌迷

作者:寒门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