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身世小说精选

排在谱中段云的“五阴指”排在二十二。  他身后站着的两人,是他的三位保镖,在江湖上称其“左刀右剑”。几年前,长白山决斗,他们两人刀剑不合并,二十招以内就杀掉了江湖上排在第七的“长鞭怪侠”付老九。  有他们三位武林高手保护,段云除了什么不安全的江中飘动的花船传来动听的歌谣。只听一女子唱道:“小船啊,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对我笑,教我唱童谣。小船啊,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不知道,我已长大了-----。”。

免费阅读

  夜深了。

  江中飘动的花船传来动听的歌谣。只听一女子唱道:“小船啊,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对我笑,教我唱童谣。小船啊,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不知道,我已长大了-----。”

  歌声婉转动听。可是,船中太师椅上坐着的公子哥儿听了直皱眉头,摇手道:“什么外婆,什么小桥,根本就不好听。快点过来,给少爷我抱一抱,香一香。”

  这公子哥儿不是别人,正是大理段家的大少爷段云。在“神算书生”张笑啸的兵器排名谱中段云的“五阴指”排在三十二。

  他身后站着的两人,是他的两位保镖,在江湖上人称“左刀右剑”。几年前,长白山决斗,他们两人刀剑合并,三十招以内就杀死了江湖上排名第七的“长鞭怪侠”付老九。

  有他们两位武林高手保护,段云还有什么不安全的?

  那唱歌的女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左手的丝巾来回晃动。晃的段云感觉有点眼花。

  那小女子娇滴滴的问道“公子觉得我长的好看不。”

  段云边伸出双手去捉她,边说道:“好看,好看,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女子身子一闪,躲了开去,说道:“我不告诉你,你猜猜?”然后,躲到了他身后,又在“左刀右剑”的眼前晃动着丝巾。

  “左刀又剑”只觉鼻中闻到一股香气,就齐声倒在地上了。

  段云急忙起身,失声问道:“你----你是谁?”

  那小女子又娇滴滴的说道:“我是一点香,杀人一点香。”

  还没等她说完,段云已经倒在地上了。

  灯,灭了。

  花船终于安静下来。

  天亮了。太阳也露出了笑脸。

  朱毅跳上了这艘花船。他又看到了死人。三个死人。

  一剑穿喉,又是一剑穿喉。

  谁有本事一剑穿喉杀了他们?

  在他们身边不远的地方,丢弃了一把剑,竹剑。剑上有血。

  朱毅伸手捡起了这柄竹剑。

  这把剑跟他身后背着的剑一模一样。剑柄都是用黄红白三色的彩带薄薄的缠绕了一层。

  朱毅的心开始沸腾,他的手开始发凉。他是谁?这可怕的敌人的到底是谁?他很想会会他,会会这个可怕的敌人。也许这是一条死路,却是他不得不走的路。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说话的是位老人,白发苍苍的老人。

  朱毅转过身来,抬头望着他,淡淡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是我杀了他们。”

  那老人说道:“因为你妒忌。”

  朱毅吃了一惊,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妒忌?”

  那人怒道;“因为他是你的哥哥,你的亲哥哥。”

  朱毅喃喃的说道:“他是我的哥哥,我的亲哥哥?”

  那人说道:“他从小就比你吃的好,穿的好。你可以妒忌,可以恨他,但是,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杀了他,因为他是你的哥哥,你世上唯一的哥哥,”

  朱毅的脸色变了,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人长叹一口气,说道;“我是你们的父亲。段剑。”

  朱毅低声问道:“你是我的父亲?”

  那人说道:“这些年来,我没有好好照顾你,我感到很惭愧,但是你-----你不应该----不应该-----。”说道这,他难过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朱毅想了想,说道:“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他们不是我杀的。”说完,转身就走。

  那人身子一晃,挡在他面前,说道,“你------你去那里?”

  朱毅抬起头,很奇怪的望着他。这是位慈祥,憔悴。伤感的老人。

  朱毅在他的眼睛里好像看到了泪珠。他的心在痛,在流血。

  这就是我的父亲,把我生下来就不闻不问,让我自生自灭的父亲。他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我知道你们在嫌弃我,因为我是残疾人。你怕我会给你们丢脸,丢你们大理段家的脸。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认我?为什么/?”朱毅很想这样大声的质问他,可是看到他雪白的头发苍白的脸,终于还是忍住了。

  朱毅什么也没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酒。

  这是大理城最好最贵的酒,可是喝到朱毅的嘴里,却是苦的。

  有人说,酒,能够忘记所有的苦痛。为什么他的酒喝的越多,心却越痛?

  不由自主的,他又想起了他,他的父亲。不管他以前有多坏,现在他只是位老人,一位怀有丧子之痛的老人。朱毅觉得他很可怜很可怜。

  “可是我不会原谅他,永远不会。”朱毅对自己说。

  酒家最靠近窗子的桌子坐了几名剑客,可是他们的头为什么低的比桌面还低?既然是来喝酒的,为什么酒菜早已上桌,他们还不赶快动筷?店小二有点想不通。

  “滚.”朱毅大吼一声,这几名剑客急忙冲了出去。

  “客官。你们的剑还没拿?”店小二追到门口,他们早已逃的无影无踪了。

  店小二很好奇的想道:“这小男孩是谁?他们为什么这么怕他?”

  朱毅喃喃的说道:“为什么这酒越喝越觉得苦,为什么越苦我越想喝?”

  店小二听了,不知应当如何回答他才好。

  天又黑了。

  旧的一天即将过去,新的一天即将到来。可是心中的苦痛是否也会跟昨天的时间一样一去不复返?

  对于绝大多数酒鬼来说,昨天和今天,黑夜和白天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只有清醒和不清醒的时候。清醒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到麻木,感到心痛,于是又开始喝酒,拼命的喝酒。他们只想醉。只有醉了,才能忘记心中所有的苦痛。

  酒。酒真的能够忘记心中所有的苦痛吗?

  酒。又是一壶酒。朱毅觉得今天的酒还不够苦不够辣。他恨不得这壶酒能够立即变成一杯毒酒。因为只有死人,永远不会再感到痛苦,感到悲伤。

  朦朦胧胧中,他好像看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美丽,动人而且可爱。她是谁?

  是的,我不能死,我还不能死。她还在等我,我要回去见她。他对自己说。

  酒壶破了,酒流的到处都是。

  朱毅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出屋去。

  店小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特的酒鬼。酒鬼白白浪费酒的只怕只有他一个。

  朱毅走出大门抬头就看到了他。他的父亲。这个老人很怜惜的望着他。

  朱毅转身就想走。

  段剑淡淡的说:“你走我并不会拦你。可是在你离开之前,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转身就走。

  朱毅很迷惑的看着他,想了想,跟了过去。

万象之主 位面挖矿指南 人生就是练级打怪 都天传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日月风华 网游之金刚不坏 猎仙迷域 重生之都市魔尊 每秒都在升级
连载中

竹剑杀人的竹剑

作者:张厚远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