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长女她软弱人设又崩了 第六章打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其余人被感染,说着说着也眼中还带泪,慷慨陈词。好演技。裴晏如缓缓带出一抹笑,若不是认得这些人都不是当日在场的吃瓜群众,她差点都信了。并不想明判的宋照又看了眼自家已经收受...

其余人被感染,说着说着也眼中还带泪,慷慨陈词。

好演技。

裴晏如缓缓带出一抹笑,若不是认得这些人都不是当日在场的吃瓜群众,她差点都信了。

并不想明判的宋照又看了眼自家已经收受贿赂的大人,清了清嗓子,阻止了几人继续演下去,先看向裴晏如,温和道,“裴姑娘可有话说?”

闻言,裴晏如稍顿,随即轻飘飘的视线落在萧皓沉身上,像是看什么垃圾似的眼神看的萧皓沉火大。

他本想花些钱让这疯女人死在牢里,却没想那小厮收了钱却不办事!

果真这太傅一派的人都厚颜无耻!

裴晏如淡淡收回视线,启唇,“我要说的有三点,其一,柳儿并未怀有身孕,皇嗣纯属无稽之谈,八皇子以此控告臣女,实属污蔑;其二,柳儿并非八皇子府妾室,仍是贱籍,却对舍妹出言不逊,意图伤害官家子女,此谓一罪;其三,八皇子借柳儿之名欲至舍妹于死地,臣女一介女子无力反抗,这才剑走偏锋,出此下策。还请大人明察。”

虽然说的是无力反抗,但女子容色淡淡,并没有什么畏惧之色。

宋照:“本官自当明察!”

大人的媳妇儿,怎么他也得表现表现。

“血口喷人!”萧皓沉旁边的守卫得了眼神授意,立刻站出来怒斥。

来人指着裴晏如,声泪俱下,“裴姑娘若是看不惯殿下便直说,何必至柳儿姑娘一介苦命女子于死地,前些日子,殿下亲自为柳儿姑娘赎身,带进府,这怎可能有假?另外有大夫可证明柳儿姑娘确实怀有身孕,裴姑娘信口开河,也不怕遭报应!”

裴晏如眼神凉凉,说得对。

我确实看不惯你家殿下。

百姓中有人信了,议论声传来,“柳儿姑娘虽出身青楼,但也是人啊,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这裴姑娘也属实不要脸了些!”

“不顾身怀三月的孕妇,扼杀两条人命,着实可恶至极!”

恶言恶语扑面而来,宋照有些慌,朝自家大人那边瞄过去一眼,随着大人视线看,却见处于舆论中心的当事人神情镇定,丝毫没有被影响的模样。

这裴姑娘心是真大。

还是说,相信他的本事?

想到这,宋照莫名有些得意。

不等他发挥,却听女子清冷的声音,“明惜,把证据拿上来。”

嗯??明惜?谁呀?

裴姑娘还是有备而来?

宋照看过去,从人群中进来一名丫鬟打扮粉面桃腮的女子,手里正拿着一叠纸。

“大人,可否由我来念?”明惜不舍得错过在自家姑娘面前表现的机会,连忙道。

宋照下意识点头。

“三个月前,江柳儿替弟江平偿还赌债一千两,次月,替弟偿还赌债五百两,当月,替弟购得城郊一处房产。”清脆的女声响彻整个大堂。

听到这些数字,没人比萧皓沉更熟悉了,顿时脸黑如墨。

一千两,是赎身的银子。

五百两,是她说怀孕,他赏的首饰钱。

而那房子,定是平日里从他这拿走的银钱积攒下来买的。

贱女人!竟然骗他!

明惜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宋照,“另外,这是仵作的报告,柳儿姑娘并未怀孕,皆为捏造。”

宋照接过来。

得,确实。

站在萧皓沉旁边的大夫汗如雨下,藏在袖子里的手抖了抖。

刚刚说的有多义正言辞,现在就有多打脸。

萧皓沉扫了眼抖如筛糠的“好大夫”,这会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要他咬死裴锦月触犯军规,谁也不能救得她!

“宋大人,裴锦月触犯军规,按律当斩,本殿不过照我朝律令行事,与你这大理寺并无关系吧?”

听见这话,宋照回头看了眼自家大人,见大人的位置变化,眸子闪了闪,得到回应之后,站起身,走至堂下。

所有人都看向他。

宋照酝酿了下情绪,将眼眶逼至微红,这才佯装极度愤怒的模样,大喝,“八皇子殿下,您怎敢污蔑裴二姑娘!”

也不等其他人打断他,宋照立刻接上自己的话,激动的老泪纵横,边大步往外面走,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让他。

“诸位,尔等可知,去年,前年,边境与大兴国的战争能够获得胜利,皆是裴二姑娘亲自带兵,一介女流不顾自己性命,抱着必死的决心护佑我墨国,此等爱国之人,却被八皇子私下里重用私刑,甚至想要了她的命!其心可诛啊!!”

“所幸,此等孽行未能得逞,裴大姑娘及时赶到,救出裴二姑娘,护妹之心一片赤诚,尔等说,她可有罪?本官该重判么?”

“不该!严惩萧皓沉!”

“不该!严惩萧皓沉!”

百姓中不知谁带头喊了声,很快就有声音接上。

一声声“严惩萧皓沉!”的声音不绝于堂外。

宋照太过激动,打了个嗝儿,缓了缓情绪,“诸位莫要激动,且听八皇子可还有话要辩解。”

呼,还好,之前裴大姑娘没把话说完了。

萧皓沉俊脸阴沉,这会儿他要是还看不出来大理寺是站在裴家这边的,他就白生在皇家了,眼神阴驽的凝着宋照,隐含威胁,“宋大人此言何意,可有证据?”

就不怕得罪死了他?

很显然,后台够硬的宋大人并不怕。

“自然是有,裴二姑娘身上的伤足以证明!”

“来人,传证人!”

宋照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萧皓沉这傻的掉坑里,一听见这话大手一挥,喝令。

偏厅有人压着一名男子过来,另外,还有小厮把大夫带过来。

双管齐下。

证据确凿,瞬间激起民愤!

裴晏如认出那蔫儿巴脑的男子正是当时嚣张的不可一世的蒋少臣,啧了声。

沈于渊用了什么手段把人讯到和盘托出她不知道,但确实大快人心!

忽地腰间一紧。

裴晏如浑身一震,手肘弓起正要攻击,温热的气息洒在耳侧,带着熟悉的冷香,动作顿时卸去力道,只听得那极为好听的声音,“阿泠儿可真是冷漠,用完本官就一眼都吝啬给本官。”



太上剑典 噬天狂尊 败犬这条路 当程序员开了外挂 掌家有芳(下) 霸王妃(下) 比邻星纪元 黄龙本纪 无敌神婿 重生之我叫科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