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与治愈 第一章 出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这是1997年的夏天的,润泽省临楠市的一家医院内,一个女娃娃的哭啼响破了宁静的诊室,医生们露着了喜悦之情的笑容,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说:“恭喜恭喜啊,是个千金。”妇人到病床上短暂休息时,大家围在妇人身边。当孩子被抱到大家面前时,在最前面,神情最急迫的是妇人到病床上休息时,大家围在妇人身边。当孩子被抱到大家面前时,在最前面,神情最为迫切的是这个孩子的外公。他屏住呼吸抱着孩子,打开襁褓,看了一眼,神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旁边的家人们并没有来得及察觉这些神情,问道:“怎么样,是儿子还是姑娘。”。...

童年与治愈

推荐指数:10分

《童年与治愈》在线阅读


这是1998年的夏天,润泽省临楠市的一家医院内,一个女娃娃的啼哭响破了安静的诊室,医生们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说:“恭喜啊,是个千金。”

妇人到病床上休息时,大家围在妇人身边。当孩子被抱到大家面前时,在最前面,神情最为迫切的是这个孩子的外公。他屏住呼吸抱着孩子,打开襁褓,看了一眼,神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旁边的家人们并没有来得及察觉这些神情,问道:“怎么样,是儿子还是姑娘。”

“是个姑娘。”外公沉沉的嗓音说着。

“姑娘好啊,姑娘多好。”外婆接话道,脸上是复杂神情,她开心却似乎带些忧愁。

旁边女人的丈夫没有说话,来到孩子旁边,对着孩子笑着,逗了逗孩子。过了没多久,妇人的丈夫离开了病房。这时女人略有些虚弱地对着孩子的外公说:“你看她多可爱。”

外公叹了口气,继续看着孙女,默默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外婆也爽朗地笑着:“我们的孙女将来是要做大事的。”外公没有说话,就只是继续默默地看着孙女,只是笑得更灿烂一些了,过了一会轻轻地说了一声:“对。”然后摇晃着这个孩子。孩子好像懂了什么,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

因为医院费用太高,妇人修养了没有多久就回到了家里,这个家是做纺织用品的,绣花的床单、被套、枕套,在这个家四处可见。外婆随手扫开了木板上几条床单被套,孩子的母亲把孩子放在木板上,母亲为孩子换完尿不湿就把孩子放到了旁边的摇篮里,取过刚刚扫开的床单和被套,拿来不远处的熨斗,将床单被套熨平,复合着纸板折叠几次放入透明的袋子里,就是一个简单的四件套。这个家庭就是靠这些套件生活的。这时,妇人的丈夫骑着铃木摩托车回来了,来到孩子旁边,拿来一个玩偶逗着这个孩子,孩子“咯咯”地笑着,妇人撇了一眼也微笑着继续熨平手里的被套。

妇人的妈妈端来一碗汤,递给妇人:“小艾喝点这个母鸡汤,这个好的。”妇人摇摇头,“等会喝吧,先放在那。现在有点喝不下。”

妇人的老公见状走进厨房:“妈,我也要喝鸡汤。”

这个男人是入赘进的妇人家,因为妇人的妈妈算命,算命的说要嫁给个做官的,但是当时妇人的对象并不是做官的,甚至和官场没有任何关系,妇人的妈妈就打起了找男人入赘的心思。这个男人实际上不是做官的,只是年轻时候当过兵,当时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妇人的妈妈就极力支持了这个男人,并且让他住进了陈家。妇人和当时的对象实际上已经在谈婚论嫁了,但是由于母亲的极力反对,在和当时对象家谈彩礼时并不客气,最后,那家人家也恼了,就与妇人家一拍两散。当时的妇人,性情带着些软弱,心想这些年也并没有许多人追求她,如今和对象分开应该也不再会有复合的机会,不如就遂了母亲的心愿,也省得母亲再闹了。

这就埋下了悲惨的种子......



噬天狂尊 夫君请留步 把个总裁来爱爱 婚债—续 他们都说我有毒 护花大恶魔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 史上第一密探 无限关爱有限责任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