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长冯天魁 第二章 我太难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再次穿越到正者无人能敌,真是爽爆了,操蛋的时代,也有好福利。老婆随便娶,金子随便整,东洋人任自己杀。一把王炸在自己手上。一次出手是炸。哪有比这个更为幸福和快乐的事情吗?还在YY的周小山也没特别注意,几个护士小姐姐什么时候帮自己弄完了绷带,穿好了军装,就准备好让自老婆随便娶,金子随便整,东洋人任自己杀。。...

穿越到正者无敌,简直爽爆了,操蛋的时代,也有好福利。

老婆随便娶,金子随便整,东洋人任自己杀。

一把王炸在自己手上。

出手就是炸。

哪有比这个更加幸福的事情吗?

还在YY的周小山也没注意,几个护士小姐姐什么时候帮自己弄好了绷带,穿好了军装,就准备让自己滚蛋了!

“我叫周慧兰,你记得,每天找我换药!千万记得,你伤口在后背,万一发炎了,神仙都救不了你!”

看着护士小姐姐郑重的紧绷着小脸!

周小山觉得白衣天使是最可爱的,连脸上的小雀斑,也恨不得用嘴啄上两口!

立正以后,身体绷的笔直,给周护士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谢谢周护士,我以后会每天来麻烦您的!”

“早日康复!”

永州医院和永州六十六师的驻地,虽然都在龙溪边上。

整整隔了半个城。

在深灰色的瓦房行程的街道之间穿梭,饿昏的了周小山除了吃了碗豆花饭。

还吃了一肚子气。

穷的叮当响。

六十六师什么规矩,大头兵一个月一个大洋的军饷,自己到六十六师,实习少尉每个月两个大洋,上个月才提拔的中尉,一个月才三个大洋。

三个大洋,养家都不够。

四个月从军,辛苦得来的九个大洋,花了五个,还剩四个什么都买不到!

量杯,试管,实验室用的玻璃器皿,温度计,培养原料,想买什么没有什么,盘尼西林的白日梦,该怎么做啊。

最大的成源洋行倒是同意可以去上海帮忙采购。

张口就是五十个大洋,一套教学用的化学试验工具。

他怎么不去抢!

五十个大洋,可以在永州买两亩地或者一栋小楼了。

简直太黑了,乌鸦都没有洋行黑。

玻璃成本才几个钱!

吃人的世道!

豆花饭也不好吃,猪肝炒的那叫一个老,这特么还是以川菜冠绝天下的四川吗,连米饭也跟吃沙子一样,周小山吃饭买东西,干麻麻后悔。

早知道回军营,虽然过了早餐饭点,凭着自己衣领的一杠两个三角星,多少能能在军官伙房混到点油炸花生米和稀饭。

周小山一边逛街,一边在埋怨。

突然间,看见一个做土陶器的作坊!

眼睛亮了起来。

永州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天府之国的东缘,物华天宝的地方!

粘土可是这里的特产,想当初,自己老爸就是开玻璃厂的,前世家里产业虽然比较杂乱,好歹咱家也是靠玻璃起家的富二代。

定做几个高温坩埚,自己就可以烧制玻璃!

说干就干才是性格!

定制高温坩埚!

这可是陶器店的大买卖。

这些泡菜,装水的坛坛罐罐能卖几个钱?

尤其是能听懂,会做这个的。

看着老板出来,眯起了眼睛,周小山就知道来对地方了。

这老板肯定会做,而且不是第一次做了!

店主姓高,四十多岁的四川老男人,是不是耙耳朵看不出来,可是能看出来就是老练,精明,干瘦的身材一看就是经常进火窑的。

他当然不是第一次做这个东西了,他的火窑和家就住城东头和城东头的王铁匠家只隔了一个妓院,王铁匠技术好,会铸造,经常他做过高温坩埚来炼钢和炼铁!

当初失败了几十次,拿着永州的高温粘土和王铁匠反复研究琢磨,才好不容易掌握了高温坩埚的技术,今天排上了用场。

他也没有宰客,收了周小山二个大洋,他可以做提供三十个高温坩埚。

周小山做梦都没想到,穿越到了民国。

自己还要去弄玻璃。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错了时代。

要是穿越到了明代,玻璃,水泥,蒸汽机一起上,还可以带去一个新时代。

这年头,玻璃,玻璃能卖几个钱啊!玻璃杯,玻璃盘子,大部分实用器物,都可以用陶瓷,搪瓷代替,你还没人家耐摔耐用,更别说玻璃窗户了,永州几个人用得起玻璃窗户!

水泥,水泥那玩意,四川还好些,要是在沿海,怼上洋行,人家能用低价倾销打的你血本无归!

一边摇头,一边走像城东的铁匠铺,高瓦罐的指点下,得去城东找王铁匠去定做两套抬着坩埚的铁架子,方便焚烧。

王铁匠做生意可没高瓦罐这么地道,两个铁架子的买卖,明显被宰了。

要不是刚才坩埚定的便宜,周小山都怀疑高瓦罐介绍生意的时候,吃了回扣。

坩埚,架子,一些原料,花了两个半的大洋,刚好还剩下一个多大洋。

周小山才发现,为了试验器材,冲冠一怒做玻璃的自己,居然连场地都没找好!

我太难了!

没有场地,堆坩埚的地方都没有,何况自己这个副官做的并不稳当,照罗家烈参谋长的逻辑,自己中尉也是才晋升的,哪怕护驾有功,最多也就是官升一级,然后下放部队。

六十六师三个旅!

只有一二二旅驻防在永州城内,其他两个旅一个在南,一个在东,都在附近县城。

不管是去了一二三旅还是一二四旅,自己都要跟永州城说拜拜!

要是带着几十个坩埚,两套坩埚钳,一堆化工原料下县城报道,那不得给人笑死。

算了,还是先回六十六师的指挥部吧。

总的先把自己落脚地弄清楚,再通知人家送货。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这个准则在所有世界都是通用的!

六十六师长冯天魁,是永州防区司令,他的司令部,自然是永州最漂亮的地方。

带着西式阁楼风格的青砖建筑,在这个灰墙灰瓦的城市,别具一格!

冯天魁没来时候,这里就是永州最漂亮的地方,他来了,在最漂亮的地方撒泡尿,用枪晃了晃,这小洋楼就改了主人!

不仅这个建筑是永州防区司令部,连周围的河滩,河滩对面,周围好几百亩的土地,也是司令部所在。

在永州城里。

周小山还能心安里得的翘着二郎腿,听人叫他一声军爷或者长官。

可是到了指挥部的灰色小楼。

他就是食物链的最底端,见了谁都得装孙子。

小小中尉副官,是这里最小的官僚了。

这里别说见不到少尉的踪影,像他这种中尉,都跟老虎群里出现的公鸡一样稀罕。

作为罗家烈的副官,狐假虎威的时候,倒是不怵这里的很多人。

明知道要被扫地出门了,再不夹紧尾巴做人,那不叫不明智,叫脑壳有包!

上午十一点多,指挥部人进进出出,如临大敌一样的跑来跑去。

看过连续剧的周小山,用脚趾头猜都知道,冯师长在上演红军打来永州,攻击重庆的大戏。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周小山小心翼翼的一路的都在敬礼,生怕拉扯到后背的伤口。



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剑神他师傅 玉龙印 食诱堡主夫 我真是实习医生 这个明星有些咸鱼 星际血路之世界毁灭 蓝海往事 猎谍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