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悔入相思 此生相遇即倾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还......不想死!”破落的城墙被呼啸声的风带去了一层焦黑的炭层,露着一块块本来的墙体颜色。城边本来大面积种植的花草早以被烧毁,空中突然传出的声声鸟叫在这静寂之中看起来分外心惊。身着铠甲的女子趴在城门之下,肩背上插着两只箭,身下是汩汩流淌着的鲜血身穿铠甲的女子趴在城门之下,肩背上插着两只箭,身下是流淌着的鲜血。。...

“我还......不想死!”

破败的城墙被呼啸的风带去了一层焦黑的炭层,露出一块块原本的墙体颜色。城边原本种植的花草早已被焚毁,空中突然传出来的声声鸟叫在这寂静之中显得格外惊心。

身穿铠甲的女子趴在城门之下,肩背上插着两只箭,身下是流淌着的鲜血。

若是说战争最残酷的样子是横尸遍野,伏尸百万,流血漂橹,那此时的南渝,可以说是有过之而不及。

南渝,予华国最南边的城市,被封赏给了安宁王洛云琛。

江南水乡的风韵,流风回雪的飘摇,似乎用来形容南渝都显得有些苍白。南渝盛产桃花,各种蔬果,予华京城每年的蔬果供应大部分都是由南渝供应。当然,有了桃花,桃花酒就一定是南渝的特色,多少英雄好汉为了这一口酒,不远万里来到南渝,赏花品酒看美人。夜中河灯,残荷听雨,花落沾身,哪怕是在花落时节,南渝也会有不一样的风味等人来品味。自然而然,这南渝与安宁王就成了京城和别国大臣们口中的常谈,开口便是称赞。

俗话说,过于惹眼会被针对。或许是过多的称赞使人心生妒忌,也或许是大国新帝年轻气盛,想要一统天下,这战争,毫无预兆的到来。

南渝是予华的粮仓,是后援的重地。同样的,南渝水路陆路通畅,位于山林之中却极不易守,如此,南渝便成了敌军进攻的第一要地,战争在此,一触即发。

安宁王育有一女,名洛羽瑶,自小不习女红,不学相夫教子,只会舞刀弄枪,策马扬鞭,活脱脱的一个假小子。

十天的战争,兵力不足,援军被恶劣的大风天气阻挡,领军的将军早在三天前战死沙场,连安宁王也未幸免于难。

城中只剩下了一千左右的兵力和洛羽瑶,其他人早已撤离。

“进攻。”

洛羽瑶没有片刻的犹豫,穿上铠甲,纵身上马,带着剩余的兵力直冲战场。

怎料,形势大好之时,一把大火,烧灭了所有的希望,洛羽瑶终究被扔在城门下,毫无还手之力。

“喂,臭小鬼,需要帮忙吗?”

烟花三月下扬州,那么烟云五月赴南渝应该也不算过分。

为了尝上这南渝特产的桃花酒,王威可以说是跋涉了好几千里,足足用了三个月才在这桃花谢,花酒出的时节来到这远近闻名的城市。

“老板,咱这有没有桃花酒?”王威将长枪靠在墙边,挑了一张背阴的桌子坐下。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老板的回应,还没有小厮来招待客人,还回头望望就看见老板娘和老板在柜台里面冲着他笑,然后发现他看过来,就直接端上了桃花酒。

“你们笑什么?”

“这位客官是外地人吧?听口音就不是我们南渝人。”接过一坛子桃花酒,掀开上面的盖着的红布,酒香一下子就缠绕住了王威的心绪,恨不得直接将头扎进酒坛中,溺死在这温柔的缠绵之中。

“诶诶,客官,别着急喝。”老板娘眼见着这酒就要被整坛灌进男人嘴里,赶紧出手制止了这粗暴的行为“这酒可不是这么喝的,你这么喝,一口可就醉啦。”

“怎么可能,我的酒量不差的,就这一小坛,还不够沾沾嘴的。老板娘你就尽管给我上吧,再上几个小菜。”王威又抓起酒坛,准备忽视老板娘再次来阻挡的手。

“我们这个桃花酒,从不给不守规矩的人喝,客官若是不按我们的规矩来,这酒,可就不能再给你喝了。”老板娘直接夺走王威手里的酒坛,拿出一个桃花图案的小瓷碗,将酒斟好,放在男人的面前“现在,客官可以享用了,一会儿还会有歌姬的献唱呢,客官好好享受吧。”

王威低头看了看手里小巧的瓷碗,又看看老板娘离开的方向,无奈的叹了口气。把酒放在唇边小小的沾了一口,酒的香气就顺着嘴唇一直蔓延到喉咙。并不像老二郎的辛辣,也不像云谷舞轻飘飘的过于柔和无回味,这桃花酒竟是一滴就能让满口沁满桃花香,轻柔的口感伴随着香气的入侵,酒滴滑到舌根处却又泛起一阵酒该有的辛辣,灼烧着喉咙。“这酒......能算得上极品了吧。看来是不枉此行啊。”

“桃花三月入君心,花开两月伴酒香,君若不离花便遇,千里迢迢不彷徨。”一阵歌声突然就回荡在小店的周围,唱词一下子就把王威的思绪牵走了。君若不离花便遇,这词,写的真好。若是说这酒真能给我招来姻缘,让我直接醉倒在这桃花乡里也是不错的。王威想着,手里杯中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拿起酒坛再次斟上酒,刚刚送到嘴边,就差点直接扣在地上。

“小妞!再来一个!爷最喜欢你了!别走啊!”这是谁家的纨绔子弟在这明目张胆的调戏歌姬啊。王威第一反应就是又遇到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然而,当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感觉自己的三观似乎有点崩塌。只见一个女孩一条腿踩着凳子,努力地想让自己站的更高一点,对着台上要下场的歌姬努力地挥着手,还差点站不稳直接摔下去。

“别走啊......小爷还没听够呢。”女孩嘟囔着嘴坐回了长凳上,端起面前的桃花酒一饮而尽。

“小姐!别这么喝酒啊,您要是再醉着回去,王爷一定会罚小姐的。”“怕啥,又不打你,每次我爹打我我都不怕,你吓得和一只小鸡仔似的缩在墙角。喝!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这小姐真豪放啊,大家的小姐居然还有这样的,想不到啊想不到。王威把最后一口桃花酒咽干净,正准备结账离开,就看到自己靠在墙边的长枪不见了。

“谁!谁拿走了我的枪!”

“诶,这是你的啊,你这长枪真好看,你是个侠客?专门来我们南渝喝桃花酒的?”女孩看到王威之后直接拿着长枪凑到了男人面前,上下打量着。

被看的不舒服,尤其还是被女子这么看,更是浑身不自在。

“是,你说的都对,现在我桃花酒也喝完了,也该离开了,还请小姐把长枪还给我。”没什么好气,直接伸手想要回自己的东西。

“嘿嘿,侠客大叔,我看你好厉害的样子,不如和我比试比试?你赢了我把枪还你,你输了就得给我讲讲你们江湖上的事,然后我才能把枪还给你。怎么样?”女孩把手里的枪扔给身后的小丫鬟,凑到王威的面前,嘻嘻的笑着。

“你一个女孩子没点正形,把枪还我,我没时间哄孩子。”

“大叔,你怎么这么封建啊,女孩子就不能舞刀弄枪吗?一定所有女孩都要会那些什么绣花织布吗?你不敢来是不是?”

“我再说一遍,我真的要走了,你别逼我和你动手!”王威说着说着就提起了拳头。“正有此意,来吧来吧,咱俩切磋一下。”

还没等女孩摆好架势,王威就已经从女孩身后的小丫鬟手中夺回枪,跳上了小酒馆的屋顶。

“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别随便和别人比试了,小心直接把命送了。”说完,王威便直接离开了,留下还摆着架势的洛羽瑶。

“我......我才不是三脚猫的功夫呢!下次再见到,我一定让你见识一下!”

跑了很久,王威才找到了落脚点,停歇在了大树的枝丫上。“那小丫头真是猛啊,从没见过这样的姑娘。”王威倚靠在树干上,回想起那个比着架势,要和他比武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有趣。”

接下来的几日,王威总是出没在那家桃花酒店,一坛一坛的喝着桃花酒,一遍一遍的听着那首曲子,早该远走他乡,浪荡江湖的他,却因为一丝情被缠在了原地。

“客官可是在等那天的那个姑娘?”老板娘坐在王威旁边的长凳上,笑着给他斟上了酒。

“只是这桃花酒太好喝了,就多留了几日。”王威埋头喝酒,没有再理会一边笑面如花的老板娘。

“她是安宁王的女儿,名叫洛羽瑶,是个性格爽朗的姑娘。不过就是整天咋咋呼呼的,没点女孩样,但是很招人喜欢。”

“王爷的女儿啊,呵,果然不能抱太大的希望。”王威饮下最后一口酒,把银子扔在桌子上“结账,剩下的不用找了。”

“要走啊,今天她可就来了。”王威的脚步一顿,垂下了眸子“我本就是江湖游子,早该离开了,桃花酒已经喝尽,为何不走。”

“大叔,你还没和我决斗呢,怎么就要走啊?”女孩仍是一身飒爽的装扮,冲着男人挑挑眉,努努嘴,一脸搞怪相。

“你打不过我,别瞎想了。”

“还没打过,你怎么就认定我打不过呢。今天本小姐绝对不能让你跑了!”看见王威抬脚要走,洛羽瑶起身跃到男人面前“你不敢和我打,说明你怕我对不对?”王威没有理睬,侧身闪过女孩的身子。

“你走什么走!你要是走就说明你认输了!你个大男人居然不敢和我比试,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你和我打,只有一个下场。”

“什么下场?”

“你坐在地上说我欺负你。”

洛羽瑶无语。

王威瞥了一眼呆滞在原地的女孩,嘴角挂上了一丝不易发现的笑,拍了拍女孩的肩,提枪离开。

“等我磨练好武艺,一定打得你坐着求我!”洛羽瑶气急败坏的跺着脚,却奈何技不如人,追不上也打不过,只好再次作罢。“下次再见面,你就别想走了!”

看着女孩气呼呼的模样,王威站在桃花树上,取下掉在衣服上的花瓣,捏在指尖。江湖游子,皇家之女,事情总是爱造化弄人。终究不会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却相遇相知,真是可笑。

“不会再见面了,臭丫头。”

王威嘟囔着,走进了桃林深处。花落了,火熄了,灰烬被风吹的到处都是,漫天飞舞,湮灭这惨痛的事实。

“我......我要活下去,爹爹,大哥,我还没有放弃,洛家的家训,我还没有忘!”猛然从城门下站起的洛羽瑶着实吓着了敌军,一时间竟没人反应过来。

“啊——!”长枪一提,火光四散。兵刃在地面上摩擦,尖锐的声音刺耳惊心。枪出如龙,盘旋而上,尖刃所过之处,血光飞溅。此时的洛羽瑶根本不像是一个重伤的人,像是一头嗜血的猛兽,肆意屠杀,享受着鲜血给她带来的快乐。

一枪一个,毫无顾忌。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刺穿,自己的性命会不会在此结束。只是向前冲,无人可挡。她双眼布满血丝,双手紧握枪身,看似的胡乱挥舞,却已经是一个女子的毕生所学。再厉害之人,再凶猛之刃,也终会寡不敌众。洛羽瑶再次像是一块破布一样被扔到了城门下。

“将军,不怕那小妞子跑了吗?”“就她那身体还能跑吗?不用担心,她们一家害的本将军这么久还没交上差,她那老爹和大哥都被本将军砍下头颅挂在车上了,”

一个身着裘衣,领头模样的人摆弄着马鞍上的一枚金镶玉的扳指,趾高气昂“念她是个姑娘,就给她留个全尸,一会进城,直接从她身上过去,等咽了气,收拾收拾看还能不能给弟兄们玩玩。”

“爹爹......大哥.......”洛羽瑶看着马车上的头颅,泪水终究还是落了下来,浸润脸颊下已经焦黑的土地。

“喂,臭小鬼,需要帮忙吗?”烟火缭绕的城墙上,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

“行了,不用回答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男人跳下城墙,走到女孩身边,“别让自己死了,我还等着坐着求你呢。”

“来者何人!”

“洛家第一护卫来迟,请王爷下令,可否一战!”

“准!”

“是!南渝,死战!”听到小丫头还有力气回复自己,男人便没了顾虑,领着自己带来的十人,冲入战场。

刀剑无眼,战场无情,惨叫声,鲜血飞溅的到处都是。眼前这一幕并没有让洛羽瑶感到害怕,她越来越兴奋,撑起身子,眼中闪烁着光芒,似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大叔......谢谢你,第一护卫,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合上眼睛,眼前已是大胜的景象,美丽的南渝,再次回来了。

“喂,还睡!还装睡,我那些重伤的兄弟们都醒了,你还不醒!”洛羽瑶刚醒来就觉得脸上一阵疼,难道地府赖床还要挨打吗?

“诶!我没死?”猛地一起身,眼前一黑,随之倒入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

“死你个头,你的伤还没我兄弟受的伤重呢,娇气的富家女。”

眼前渐渐恢复明亮,终于是看清了眼前人。大叔缠着一身的绷带坐在自己床前,揽着自己的身子防止摔倒,脸上的胡子刮掉了,整个人似乎瞬间就年轻了不知道多少岁。

洛羽瑶眼前一亮,一把捧住男人的脸,来回捏。

“你个臭丫头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乱摸什么,老实躺回去休息。”

“你......你不是大叔啊!你原来这么年轻!”

“闭上你的嘴吧,赶紧养伤,过两天你还要去受赏呢。”洛羽瑶带着疑惑,却也没多问什么。转头竟是摸到了枕边一个硬硬的东西。打开布袋,里面放着一个金镶玉的扳指。

“这是什么啊?”女孩举着扳指看向门口的男人。

“这是......战利品,城门上还挂着一个呢,出门可别吓到。”

女孩一愣,随即笑了出来,笑容带着眼泪,统统被男人收入眼底。爹爹,大哥,你们的仇,报了......

第二年春天,南渝还是那么美丽,桃花满地,酒香醇正,引人心魂。

“诶诶,大叔,这酒不能这么喝,这么喝醉的特别快。”女孩抓住男人的手,把酒坛子抢过来“而且你晚上还执勤,怎么能喝酒呢,我替你喝。”

“凭什么不许喝?醉的快,醒的也快,不是吗?”男人轻笑了一下,倚着女孩的肩从她手中拿回了自己的酒。猛地灌了一口,擦掉嘴角流下来的酒水,看着女孩微怒的眼睛,然后两人一起笑了出来。

“少喝点,等你大婚那天,你兄弟不得灌死你。”

“不会的,我娘子可是这宝地新的守护者,是他们的主子,一声令下,谁敢打扰我与娘子的良宵?”

“就嘴好用,你可还没和我说过你的真实身份呢。”

“我啊?”男人站起身来,一脚踩上长凳,一手拿起长枪“我名王威,字耀世,是洛家第一护卫!”

两人相视一笑,拿起桌上的桃花酒,一饮而尽。

缘起于此,便不让缘尽于此......



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剑神他师傅 玉龙印 食诱堡主夫 我真是实习医生 这个明星有些咸鱼 星际血路之世界毁灭 蓝海往事 猎谍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