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剑杀人的竹剑 第三章 老和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闭,盘膝而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又有位少年公子走回来,左手拿着一大酒壶,笑道:“老和尚,我请你喝酒时,这壶酒有女儿家的香气,比酒家的酒好喝多了。不信,你尝一尝。”说着,左手一翻,酒壶砸在他头上,酒壶碎片撒落下去,有几片落在他身上。  老和尚没动。疯婆子实在没有见过这么老的和尚。他不但头花胡子白的发亮,连身上的袈裟都白的发光。。...

  老和尚真的很老了。

  疯婆子实在没有见过这么老的和尚。他不但头花胡子白的发亮,连身上的袈裟都白的发光。

  “百花园”是这个镇上最大的妓院。这老和尚不吃不喝坐在“百花园”门口已经三天了。到这里来消费的公子少爷们又是惊奇又是好笑:这和尚只怕是老糊涂了,该不是把这妓院当作寺庙了?

  “百花园”里有位好心的姑娘走出来,很好心的对他说:“老和尚,你是来消遣的吗,没钱没关系,先进屋再说。”

  老和尚双眼经闭,盘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又有位少年公子走过来,左手拿着一大酒壶,笑道:“老和尚,我请你喝酒,这壶酒有女儿家的香气,比酒家的酒好喝多了。不信,你尝尝。”说完,左手一翻,酒壶砸在他头上,酒壶碎片散落下来,有几片落在他身上。

  老和尚没动。

  紧接着,七八根粗木棒打在他身上,断了。老和尚还是不动。

  终于,老妈妈走了出来;“别理他,就当他是条看门狗好了。”所有的人跟她进屋。

  老和尚仍然是没动。

  疯婆子相信,这老和尚真的疯了。

  夜深了。

  夜越深,百花园的生意越好。

  好像有一条身影从百花园后墙飞跃而出,老和尚紧跟着追了出去。

  清晨。

  疯婆子在百花园门口,又看到了老和尚。老和尚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死人。疯婆子又看到了死人。老和尚死了。疯婆子明明看到老和尚追了出去,是谁杀了他,又把他尸体放在这里?

  疯婆子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这张脸似曾相识,他好像是少林寺的“不死”老和尚。疯婆子十岁那一年,在少林寺思过崖见过他一面,那张慈祥的脸现在充满了愤怒、惊奇和不信。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是谁杀了他?谁又有本事杀的了他?

  “不死”老和尚已经百岁高龄,是少林寺方丈的师父。三十年前就已经归隐少林寺思过崖。在“神算书生”张笑啸的兵器谱中少林寺方丈无尘大师的罗汉掌排名第一。

  现在他死了。谁会想到当今世上武功最高人的师父,竟会死了,而且死在妓院门口。

  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伤口。疯婆子喃喃的道“杀人不见影,怀中一点香。”可是在老和尚的怀里并没有发现什么。

  疯婆子迷糊了。

  黄昏。

  疯婆子到达少林寺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疯婆子总觉得有点不对头。“不死”老和尚死了,江湖中人好像都不知道,少林寺好像也不知道。难道是自己认错了人,还是自己眼花了,做了一场噩梦?

  疯婆子在会客厅等了许久,白头老方丈这才走进来,含笑点首道“多年不见,令尊可好?”疯婆子躬身行礼说道“碧水山庄李小小拜见方丈,家父身体安好。”

  少林寺、武当山、丐帮和碧水山庄号称武林四大帮派。

  方丈又问道“不知女施主有何指教?”

  李小小道“小女子受家父之托,有要事求见不死老前辈,恳请方丈成全。”白头老方丈沉思良久,缓缓的道“家师年事已高,不便见客,还望见谅。”

  李小小道:“家父有幸求得当年鬼手和石佛对局之呕血棋谱,特来请老前辈参详。”见方丈沉思不语又道“家父闻知,老前辈为未得此棋谱常感为憾,深感内疚。恳请方丈成全。”

  方丈又沉思良久,道,“有请。”

  李小小跟在方丈身后,穿过几条山路,又越过几条小溪,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前。

  方丈躬身行礼道“无尘叩见师父,有客人求见。”

  洞里一人道“不见。”李小小躬身行礼道,“碧水山庄李小小求见老前辈。”那人问道:“碧水山庄?你有何事?”

  李小小道“家父有幸求得当年鬼手和石佛对局之呕血棋谱,特来请老前辈参详。”

  “什么,呕血棋谱?快点进来。”那人惊喜的说道。

  传说,三百年前,围棋高手鬼手和石佛华山之顶对局,由于伤神过度,棋局还没下完,两人就吐血身亡了。这盘棋局被后人称之为“呕血棋谱”。对于围棋爱好者来说,这棋谱是梦寐以求,难得之物。

  李小小快步走了进去,方丈在洞口等候。

  山洞并不大,但是显得很宽敞。

  一个老和尚眯眼盘坐在床上。床边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支点燃的蜡烛,还有一盘没下完的棋局。

  山洞光线很暗。李小小还是很清楚的看到了那一张脸,那一张很熟悉的脸。不错,他是不死老和尚,他真的没有死。

  李小小迷糊了。

  “不死”老和尚睁开双眼问道:“我们曾经见过。”李小小躬身行礼道:“是。八年前小女子随家父拜访过老前辈。”

  老和尚点首道:“当时你们带来的就是呕血棋谱。”李小小道:“是。这些年来,家父冥思苦想已经想到了鬼手先生的下一着棋。”老和尚满脸欢喜,道:“好,有请。”

  李小小走到桌子前,没想到,桌上摆的棋谱竟然就是呕血棋谱。

  老和尚黯然说道:“两位先人对局于此,吐血而亡,留给后人无限遐想。老衲苦想多年,实在想不透下一着棋该如何走才好?”

  李小小想了想,拿起一子白棋下了下去。

  老和尚点首笑道:“果然是好棋,老衲怎么没有想到?”

  李小小笑容凝固了。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十岁那年,也是在这山洞里,老和尚和她父亲猜想两位先人的下一着棋,老和尚持白子就是下了这一步棋。她父亲在这里想了三天也没想出黑棋的后招。难道这老和尚真的老了,都忘记了?

  李小小望着他,冷冷的说道:“你是假的,你不是不死老和尚。”

  老和尚笑了:“我不是?难道你是?”

  忽然,李小小感觉身上一麻,眼睛一花,就晕过去了。



犬啸山河 末世之我有仙源 遮天之太上无极 炼体十亿重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爱豆,请自重 剑神从签到开始 大唐不良人 电竞大神来solo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