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谁来掌控 第一章 剑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等,等你一次出手,接着真的等不了,就急死了吗?  这十年来,我的剑从来没有拔刀,所以师父曾曾说,我这把剑是从遥远的的喜马拉雅山脉传来的,有一股浓浓的杀气,倘若拔刀,必然不受以及控制,将来时机逐渐成熟,一个对的人会出现,当我成了真正的高手以后,才能拔出试一从记事起,我就一直在这山上练功,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时代,也不知道我练得是何门何派的功夫,就连这座山的名字我都没有搞清楚,只知道我的师父武功极高,但是我从未看到他老人家出过手,因为师父说过,牛逼的武功是不用出手的,我一直在想,不出手,你怎么去打死人家,难道是让人家等,等,等你出手,然后实在等不了,就急死了吗?。...

剑谁来掌控

推荐指数:10分

《剑谁来掌控》在线阅读


  人说,故事总得有一个很好的开头吧,比如身为男主角的我是风流倜傥的富家子弟,或者是英俊潇洒的武林豪杰,可惜,我什么都不是。

  从记事起,我就一直在这山上练功,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时代,也不知道我练得是何门何派的功夫,就连这座山的名字我都没有搞清楚,只知道我的师父武功极高,但是我从未看到他老人家出过手,因为师父说过,牛逼的武功是不用出手的,我一直在想,不出手,你怎么去打死人家,难道是让人家等,等,等你出手,然后实在等不了,就急死了吗?

  这十年来,我的剑从未出鞘,因为师父曾经说过,我这把剑是从遥远的喜马拉雅山脉传来的,有一股浓浓的杀气,如若出鞘,必定不受控制,日后时机成熟,一个对的人出现,当我成为真正的高手以后,才能拔出来试一试。

  与武林前辈令狐冲一样,我对自己的身世一概不知,只知道师父在我还未发育的时候把我捡回来,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大师兄,然后顺理成章的学会了这山上所有的武功,只可惜,这山上一个女人也没有,只有一大群傻乎乎的师弟,整天大眼瞪小眼,于是,我想下山寻找一个女人,一个属于我的女人。

  ……

  师父死了,临死前只给我留下一句话,“后山上的洞穴不能去”,还留下一本书,当时的我被悲伤冲昏了头脑,都没来得及看那本书,把书放在腋下,就开始抱着师父痛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就睡着了,师父的葬礼我都给睡过去了。

  我还是叛逆的去了后山的洞穴。你们是知道的,林平之的爹娘说过不让林平之去找剑谱,可是林平之还是去了,所以死前要想让人别干啥,你就得叮嘱他必须去干啥,那么到头来,他可能还是会干啥,也就是说,死之前要么别说,一说,就注定要干啥了。

  可能说到这里,大家都很疑惑,第一,后山是什么山?第二,那个洞是圆的还是扁的?第三,那个洞穴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基于大家对洞穴的理解,一个成功的洞穴,洞外一般花草茂盛,流水不断,生机勃勃,可谓壮观,洞内一般都会藏着什么怪物或者武功秘籍,可谓牛逼。

  就我当时的理解,我觉得那山应该叫华山,洞穴的形状与我根本无关,不用考虑,而藏着的,应该就是类似风清扬之类的老头子,然后我上山,风清扬出现,给我讲一堆人生的道理,然后教我武功,老头儿消失,而我,独步武林,牛逼哄哄,当然,我不怎么希望这中间出现一个不男不女的东方不败。

  于是,我本着对自己武功学习能力的一片信心,很自然的去了那个洞,去了以后,我才知道为什么师父叮咛我一定不能去,因为那是我们山上的化粪池,结果可想而知,我被沼气都快熏晕了,我很失望的望着天空,骂了一声,“**”。

  ……

  对了,差点忘了介绍师父的死因,根据我的初步判断,师父是被仇家所杀,因为全身上下没有伤口,没有中毒的痕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一命呜呼了,况且师父的武功乃世间罕见,连我都没有见过,能杀得了师父的人,那个人的武功多么的厉害。

  于是,我发誓要替师父报仇,身为大师兄,我必须涉险,我必须扛起这个沉重的担子。

  一瓶水,一袋干粮,一本书,一把剑,背着一个杀师之仇还有一个剑客的称呼,我就欢快又天真的下山了。

  ……

  走到半山腰,到了吃晚饭的点,我饿了。

  无奈,我只好去砍断一棵树,守着这个树桩,来个守株待兔,果不其然,一头野猪追着一只兔子,兔子看见障碍物来不及减速,一头撞在了树桩上,跟进的野猪由于距离太近,追尾严重,也动弹不得。

  可见,请勿超速,保持车距是可以有效降低交通事故的,也可见,我超人的想象力和强大的野外生存能力。

  生火烤肉,饱餐了一顿,见天已黑,就地休息一会儿,正当我闭上双眼,便发觉身旁一阵冷风吹过,我心想,要是在这荒郊野外遇上坏人,我该如何是好?因为这十多年来,我的那把剑从未出过鞘,锈迹斑斑,到时候是否能够及时的拔出来,也还是个未知数,况且我从未真正的与人动武,到时候胜负也难分。

  我缓缓睁开了双眼,看见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在吃我剩下的烤肉,而且完全不顾形象,乱啃一遭,我静静的看了许久,无法理解在这月黑风高的晚上,这女子为何一丝不挂,甚至无法从胸部判断这人是男是女,我就开口问,“请问美女是男是女”,那人这时才发现我已苏醒,露出一丝的羞怯,但是利马目露凶光,挺起胸脯,似乎在告诉我,老娘是女人,不信你瞅瞅,只不过这人发育情况不大好,特征不明显而已。

  如此尴尬的一个场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我该说美女你的胸实在太小让我误会不好意思?还是该说美女我既然看了你的身体那我也让你看看?又或者说我既然看了你的身体你干脆以身相许与我?

  虽说我背负着给师父报仇的重任,可是看一眼女人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个心愿,可我实在不知,女人都是不穿衣服的,之前道听途说的女人的形象特征,似乎也差距颇大。

  不过这个女人,最后成了我的女人。

  这个姑且不说,我找来了我的衣服给她穿上,她很调皮的表情让我很是接受不了,因为从小到大,师弟们蛋疼的表情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没有去想过一个如此可爱动人的小姑娘会给你一个微笑,而那时的我又该是什么表情,应该对这个姑娘表达一种怎么样的感受,又应该如何去回应她。

  姑娘叫黄阿美,河南人,无父无母,自小乞讨为生,偷学过少林功夫,偷吃过少林和尚的馒头,偷摸过方丈的光头,总之,无恶不作,但却惹人怜爱。

  ……

  我和阿美在野外度过了一晚上,她怕我图谋不轨,两人便决定盘坐对视,一直到两个人都睡着,现在想想这个办法真他妈的二逼。

  第二天一早醒来,阿美已经收拾好所有的行李,睁开眼,就看到了她那可爱的微笑。

  虽说阿美惹人喜爱,可毕竟是女儿身,我大仇未报,要事在身,况且这世道又不太平,带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在身边,总会惹来不少麻烦,所以我就不想把她留在身边。

  可是无奈阿美一直不肯分道扬镳,哭着喊着要和我一起闯荡江湖,还给我讲了很多出门靠朋友之类的是人都懂的道理,我便答应了她这个其实并不过分的要求,带着她一起上路。

  ……

  我们来到了最近的一个镇子,镇子很繁华,人多的数也数不清,不过街上的这些女人都是穿衣服的,这让我很诧异,再看看我身边的这个姑娘,虽说身材无法用褒义的词语形容,在这个以丰满为美的年代,称不上是美女,可有些感情,就是那么的邪乎,和长相无关,和身材无关,和年龄无关,一切都没关系。

  “嘭”

  阿美把我的头拍的生疼,我正在做我的春秋大梦,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活活扯进了现实,现实就是,我们住哪家客栈,吃哪家的饭。

  其实这个事情很巧,一个没带钱的剑客遇上一个乞讨为生衣服都没得穿的姑娘,到一个处处需要花钱的城镇,我们该何去何从?

  我和阿美相对而视,对于如何取得足够的银两来填饱肚皮未能达成共识,走着走着,来到了镇中心衙门门口。

  这衙门颇为壮观,门槛比一般的门都高,我很纳闷这么高的门槛应该如何跨过去,如果一个腿短的人去衙门告状,会不会被卡到蛋?门口那一对石狮子,足足有两米二六,一动不动,只不过最近沙尘天气影响,狮子的眼睛里全是眼屎,话还没说完,阿美就过去把人家的眼屎给抠了下来,我说我怎么一直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乐于助人,我狠狠的表扬了她一番,同时也狠狠的骂了她一顿,你说,要是这狮子被你一抠,眼睛给抠下来,你怎么解释?或者被主人家看到你这个突兀的行为,非得让你以身赎罪,我又该何去何从?况且你抠完眼屎后没洗手就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又是为何?

  阿美流下了悲伤又喜悦的泪水。

  衙门门口有一场擂台比武。

  能赢过台上三位壮士的人就可以赢得一百两黄金,阿美极力的怂恿我去打这个擂,我思考了许久,一来,这要是打擂赢了非得把镇长女儿嫁给我,阿美怎么办,二来,一百两黄金我和阿美背的动吗?三来,这么多钱放在身上,阿美的安全怎么保证?后来我给了说服自己的理由,一来,你只说了打赢给钱,没说给人,况且这事我答应,阿美也不答应,二来,黄金一百两,虽然很重,但是我有坚强的臂膀,毕竟我还练过,三来,我们可以把钱放到钱庄,谁他妈的整天没事背着黄金在街上走。最关键的一点,我他妈能打过这三个人吗?

  男人在一个心爱的女人的怂恿之下,是什么傻事都能做出来的,我冒着失去和阿美共度余生的机会很**的背着我的那把剑就上了擂台,阿美激动的心情已经不能言语,因为他的男人为了她去打架,而且一打就是三个人,阿美一把鼻涕一把泪脏兮兮的看着我去打擂,或者说目送着我去送死。

  之前我一直对自己的身高挺自信,起码我那高人一等的发髻都能显得我高大无比,可一上擂台,我一脑袋就撞在了第一位选手的肚皮上,一股巨大的臭味搞的我差点当场呕吐,我才知道,我之前都是在和师弟们比高,完全不能同日而语,还有这高个儿他妈的从来不洗澡。

  师父教过我,比自己高的人,最快速的取胜方法就是击打他的腋下,那是人的死穴,我便急中生智,猛戳对方腋下,三分钟的时间,那高个儿活活的笑死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就那么的想不开。

  第二个,是一胖子,大家看到胖子首先想到的就是力大无穷,拿着一对大板斧,****的就跑过来劈你,这胖子和大家心目中的胖子一样,力气倒是不小,智商却几乎为零,屁颠屁颠儿的跑过来,我就那么灵巧的一躲,这家伙一头就栽倒了,再也起不来了,之前我一直觉得太多肉影响武功的练习,看来我是对的,还有,智商是硬伤,无可非议。

  第三个,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三个中最强的一个,一和尚,步履蹒跚,满脸色迷迷的笑,说实话,我实在佩服他,看到我这种长相的人都能笑的如此淫荡,况且哥们儿你还是一和尚,您是想闹哪样?

  阿美一个箭步到了我旁边,让我休息休息,给我喝了最新的功能饮料,包装盒上写着添动力三个大字,我大赞牛逼,阿美便开始介绍这和尚的来历,她说她在少林寺的时候看到过这和尚,这家伙来自少林寺,因为调戏师兄猥亵师弟被逐出师门,被牵强的冠上犯了色戒,而且这和尚对男人兴趣及其浓厚,武功高强,不能硬拼,其实我在乎的不是他有多厉害,我在乎的是这变态会不会色性大发,一口咬上我不放,正所谓,我一堂堂直男,岂能背上这种骂名,况且他那笑容,看的我浑身鸡皮疙瘩。

  于是乎,我必须拼死一战,奋勇杀敌,不能辜负阿美的一片苦心。

  结果可想而知,我被这和尚的少林功夫打了个半死,我躺在地上在思考着我会怎么悲惨的死去,然后阿美大哭三天三夜,忧郁而死。

  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那和尚很不要脸的拿着那对板斧就冲向我,我几乎看到自己被劈成两半,就在生命的最后关头,阿美狂吼一声“不要”,我勒个去,这一声震天动地的“不要”像一剂兴奋剂彻底唤起了我的斗志,我感觉我的下体,不对,是后背突然间硬了起来,背后的那把剑,疯狂的震动,搞得我很心不在焉,那剑像发疯了一样,顿时天地变色,电闪雷鸣,那把剑冲了出去,带着一束鲜红的光芒,最后飞到了我的手里,烫得我直哆嗦。

  我全身都像被这把剑带入了一个崭新的高潮,不顾一切的冲向和尚,使劲我最后的力气,用完了我毕生所学的所有的攻击绝招,宰了这狗日的变态,我倒下了,剑也倒下了。

  只听见,阿美又叫了一声“不要”。

  ……

  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了阿美,依旧是可爱的笑容,无法无天的袭击了我每一个细胞,我心中像是无数脱缰的草泥马在奔腾,忽闪忽闪的不知所措,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昏迷了多久,只听阿美说,我打败了三个对手,成了这个镇子上的大名人,各界领导和相关人士都来看望过我,说希望能和我有更深一步的合作和交流。

  ……

  第二天我就决定离开这个镇子,带着阿美继续往北走,因为我没有忘记,我是为了杀师之仇下山的,我不是为了名利钱财,而八月初八在柳林镇郊区竹林有一场规模空前的武林大会,杀我师父的凶手肯定会出现。

  八月初一,我和阿美来到了柳林镇,想着还有一个星期武林大会才会召开,我们就找了一个安静的客栈安顿了下来。

  赶了那么久的路程,我便和阿美要了一桌子好菜,一大坛子老白干,就这样摆起龙门阵,我们说了许多,讲自己的小时候,回忆之前各自的生活,时而相拥而笑,时而痛哭流涕,可到最后,两个人只有对视,那目光的交汇,像是上辈子我们都是被安排好的一样,必定这一辈子相依为命,一直到十二点,阿美告诉我说,今天是她的生日。

  我骂了一句卧槽,这事现在说出来,是想让我把赢得的黄金都给你?当然,黄金早晚都是你的;我很尴尬,尴尬是因为女孩子过生日,我竟然和人家光膀子喝酒喝了老久才知道这件事,我想到了那本书,便从腋下拿了出来,讲到这,怎么感觉有点恶心。

  回到正题,我是第一次看这本书,况且我大字不识,便想着这本书肯定有自己的价值,要不师父也不会临死前交给我,我想送给阿美,也好补偿我的歉意,同时也想把这本书作为我们的定情信物,虽说这本书在我的腋下呆的时间太长,略显陈旧,不过终究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阿美便拿着那本书念起来,“唐诗三百首”。

  我去,一听到这个要命的短语,我当时就尿了裤子,然后我便抢过来翻开书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部是剑法招式,而且全都是精妙绝伦,我暗自骂师父,你他娘的真狠,要是我识字,看见封面的“唐诗三百首”,我不得拿这本书去擦屁股?

  三天时间,我和阿美配合学会了这本剑谱的所有要诀,当然,我不仅给了阿美所有的黄金,也给了我的身体。

  此处省略若干。

  ……

  总算是等到武林大会召开,可是这些个官方组织的办事效率实在是太过低下,一个星期前通知今天早上八点半准时集合,除了少林寺的和尚准时杵在那儿,什么狗屁派,马屁教的掌门人全部他娘的迟到。

  一直到上午十点钟,人也来的差不多了,武林大会才正式开始。

  对于武林大会的宗旨和目的,其实大家都明白,就是比武,谁牛逼谁就是武林大会的盟主,光头方丈讲了半个小时,实在是罗嗦至极,条理不清,被众人给轰了下去,会议直接进入主题,比武选掌门。

  说来也奇怪,号称规模空前的武林大会,上台比武的人竟都是些三脚猫的功夫,就这样比了三个小时,估摸着也该吃中午饭了,现场开始发盒饭,两荤一素,众人好不快活,还纷纷从自己的兜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女儿红,卧槽,你们敢情不是来比武的,是来混盒饭吃的?

  大家吃得正爽,一个蒙面的男子像鬼一般的出现在了擂台上,身着一身红色的衣服,带着个蓝色帽子在那装傻充愣,还说要争夺武林盟主的位子。

  众人皆笑,唯独阿美提醒我说,此人不简单,小心为上。我说阿美你真厉害,就当众亲吻起来,众人目光纷纷投向我们,阿美推开我,羞红了脸蛋,不过仔细一看这台上红衣老头,似乎有点像一个人,但是又说不出是什么人。

  那蒙面男子也不管我们在干嘛,不停的在台上叫嚣了两个小时,然后又不停的打了三个小时,愣是没输一次,也没喝过一口水,没去过一次厕所,我佩服之至,前辈,真能憋啊!

  这时候光头方丈忍不住了,一跃而起,和蒙面男子展开了生死搏斗,两人可谓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战三百五十五个回合,互不相让,打的风云变色,众人掌声不断,热闹非凡,最后两败俱伤,同时摔倒在地,所有人都急忙躲避,我和阿美便去扶起了这两位老人,也不管他们是不是会赖上我们,两位老前辈哭着说了感谢,纷纷泪如雨下,这时众人互相殴打,最后只剩下了我和阿美还站在擂台上,于是,我便糊里糊涂的当上了武林盟主。

  ……



老祖宗在天有灵 从九龙夺嫡开始 风波未平 第五灵医 我是一朵寄生花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穿成大佬的反派小迷妹 龙神斗尊 破晓之曙光军团 狼啸游龙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