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剑杀人的竹剑 第一章 疯婆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  四月十八,暮色,长安乱石山,望江亭,揍你。  这一张便条言简意赅不是直接把,也没未署名。不需要未署名,欧阳青松也明白约她是疯婆子。江湖上不不喜欢杀了人,不喜欢揍人的仅有她,疯婆子。  欧阳青松冷冷一笑道:“很好,我也很想明白,到时候是你揍我,但是我杀你。她不但聪明可爱,而且还年轻美丽。她喜欢爬最高的山,喜欢喝最烈的酒,喜欢吃最辣的菜,喜欢揍最坏的人。。...

  疯婆子并没有疯。

  她不但聪明可爱,而且还年轻美丽。她喜欢爬最高的山,喜欢喝最烈的酒,喜欢吃最辣的菜,喜欢揍最坏的人。

  现在她就很想揍一个人,天山派的掌门人“无影剑客”欧阳青松。在“神算书生”张笑啸的兵器排名谱中,疯婆子的快拳排在三十七位,欧阳青松的无影剑排在三十位。请不要误会,疯婆子想揍他并不是为了这一点原因,而是因为他“无影剑客”是当今世上公认的最坏最卑鄙的人。这一点是她无法忍受和容忍的。

  五月十三,黄昏,长安乱石山,望江亭,揍你。

  这一张便条简短而是直接,没有署名。不用署名,欧阳青松也知道约她是疯婆子。江湖上不喜欢杀人,喜欢揍人的只有她,疯婆子。

  欧阳青松冷笑道:“很好,我也很想知道,到时候是你揍我,还是我杀你。”然后,这张便条在他手上燃烧起来,化作一团火,随风飘落。

  五月十三,

  黄昏,望江亭。

  疯婆子喜欢喝酒,喜欢喝最烈的酒。她喜欢看黄昏的夕阳,喜欢揍最坏的坏人。山下长安美景就在眼前,可是她要等的人呢?他会来吗?

  疯婆子又喝了一口酒。她并不着急。她喜欢等人的感觉,更喜欢揍人的过程。她知道自己要等的人一定会准时出现。他虽然很坏很卑鄙,但是绝对不会失约。

  “你就是疯婆子”?一个声音由远而近,冷冷的道。

  疯婆子望着眼前这中年汉子,忍不住笑道:“你就是欧阳青松?江湖上最坏最卑鄙的人?”

  那汉子冷冷的道:“我是欧阳青松,但是我并不坏,也不卑鄙。”停了一会儿,又说道:“谁也不会想到疯婆子竟会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小姑娘。”

  “哦?你不坏?你不卑鄙?”疯婆子哈哈大笑起来,“你师父师母是谁杀的?还有你那可爱贤惠的妻子又是谁杀的?”

  欧阳青松的瞳孔在收缩,杀他们那一幕又无情的涌现在眼前,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揪心般的苦痛。

  良久,他才淡淡的道:“我杀的,那又怎么样?你想跟他们报仇吗?废话少说,你出招吧.”

  “听说你是个孤儿,你师父师母不但把毕生所学全教给了你,还把唯一的女儿嫁给了你,你杀了他们,我并不生气,”疯婆子笑道:“我生气的是,你太坏了,比我还坏,所以我要揍你,狠狠的揍你。”说完,她的拳头就已经飞了过来。

  欧阳青松的无影剑也飞舞起来。

  剑,轻而柔。

  疯婆子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有好多次,她的拳头就要飞到欧阳青松的鼻子上了,他的无影剑就飞快的削了过来,逼的自己的拳头不得不撤了回去。

  好快的剑,好毒辣的招式。眼看无影剑就要刺破疯婆子的喉咙。忽然,剑好像变柔了,变慢了,然道,当今世上最坏最卑鄙无耻的无影剑客也有那丰富多彩的感情?

  疯婆子身影一闪,左手的拳头张了开来,飞出几道白光。

  只听到“当”的一声,剑落到了地上。“无影剑客”满脸苍白,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疯婆子笑了,嘻嘻的笑道:“我的拳头快,可是我的暗器更快,更毒。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欧阳青松提起胸膛冷冷的道:“我败了,你杀了我吧。”

  “我不喜欢杀人,我喜欢揍人。我喜欢把别人的头打破,鼻子打的稀巴烂,血流的越多,我看了越开心。”疯婆子摇了摇头,又说道:“可是,现在我不想揍你,我只想问你一件事:你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你最亲的亲人。”

  欧阳青松一呆,叹了一口气:“我喜欢。”

  “你喜欢?”疯婆子反问道.

  欧阳青松傲然道,“假如你喜欢也可以杀了我。江湖人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这很公平。”

  疯婆子盯着他沉思了许久,说道,“有人说,世上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可是,我相信你,你走吧。”然后飞手一扬,解开了他的穴位,正色道:“请你记住,你从来就没有见过我,也不知道疯婆子是一个又美丽又可爱的小姑娘。”

  “你相信我?”欧阳青松眼睛有点湿润了。

  “是,我相信你。你的心肠并不坏,我相信你绝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欧阳青松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这是他一生中第二次流泪。他原以为自己流血也不会流泪的,可是现在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难道这杀人如麻的江湖人真的有丰富多彩的感情?

  忽然他身体倒在地上,弯曲争扎,嘴里吐出了一口黑血,痛苦的说,“我就知道他------他不会放过------放过我,可是,我就要说,就要告诉你,我-------我杀他们是-------是-------是因为我爱他们--------我-------我不想------不想看到他们--------他们痛苦------。”

  疯婆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你怎么了?怎么中毒了?我的暗器是没有毒的。”

  “我------我-------知道”欧阳青松更加难受了,喃喃的道:“杀人不-------不------不见影,怀----怀中一------一点------香------.”

  疯婆子更加糊涂,“什么意思?你说详细点?”

  欧阳青松声音越来越弱了,“你-----你要-----小心-----杀人-----不见-----影,怀中-----一点----一点------香-----”。

  疯婆子更加着急了:“你快说,什么意思?是谁杀了你?”

  欧阳青松已经听不到她的问话了,也不能回答她任何问题了。

  死人。疯婆子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死人。

  夜深了。

  天山派看不到一盏灯,四周更是静的可怕。

  几十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血,流的满地都是。

  死人。疯婆子看到的是更多的死人。

  是谁杀了他们?是谁心狠手辣杀了这么多人?

  疯婆子满脸都是气愤和无奈。

  杀人不见影,怀中一点香。这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欧阳青松到底为什么要杀了自己最亲的亲人?是谁下手毒死了欧阳青松?又是谁杀了天山派这么多人?

  疯婆子想不通。



犬啸山河 末世之我有仙源 遮天之太上无极 炼体十亿重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爱豆,请自重 剑神从签到开始 大唐不良人 电竞大神来solo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