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沉默的火 第十章 比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龙海盯着一群被绑在一块的土匪,开口问道:“妈的,你们是哪个山头的?敢骗我爷们把你拖出去喂狗。”  “诶,龙海,别这样。”陈知行对着赵龙海炸了眨眼道,“你们只要说实话,我就...

  赵龙海盯着一群被绑在一块的土匪,开口问道:“妈的,你们是哪个山头的?敢骗我爷们把你拖出去喂狗。”

  “诶,龙海,别这样。”陈知行对着赵龙海炸了眨眼道,“你们只要说实话,我就放你们走,绝对不动你们一根毫毛。”

  “长官,我…我说。”一个人说道。

  林泽锋立即怒道:“你敢——”

  “啪——”赵龙海抽了一个嘴巴子,然后掏出刀:“再敢乱说一句我就剁了你。”

  “你们别怕,说吧,只要说了我们就放你们走。”陈知行说道。

  “长官,我们是北莽山的土匪——”

  陈知行抬头看了赵龙海一眼,两人立即会意,然后接着看着那人。

  “我们头前几个月来的这里,他是南京的,要我们和陇冈山的土匪们干起来,可是我们又着实干不过,只好派我们来这里和陇冈山上的内线沟通拿到防线图,这样我们就可以打败张盛了。”那人一口气说了个干净。

  陈知行眯起眼睛,静静问道:“你们头是不是左脸上有个刀疤?”

  “对对对,我们老大左脸上确实有块疤——”

  陈知行转过身,脸色阴沉起来。

  “大爷,请问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个屁,给我老实呆着。”赵龙海嫌一群人聒噪,直接给打晕了。

  赵龙海看着陈知行一个人背对他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想起了在南京的时候连长让自己调查过几年前一个寺庙里有人被土匪逼得跳崖身亡的事,自己查出来这家伙是徐龙彪,可惜当时已经逃离了南京。

  这徐龙彪的左脸上恰好有一块疤,又是从南京来的,估计是他无疑了。

  夜色苍苍,陇冈山上一片热闹景象。

  土匪头子张盛坐在厅中一张巨大的长桌子中央,两边分别坐着二爷姚赞,三爷刘琅坤,四爷王胜海,和五爷张德泉。

  一群人正在吃着酒宴,高高的电灯就在几人的头顶悬着。

  “嗖嗖嗖——”几声响声过后,灯泡被石头砸碎。

  一群人慌忙掏出手枪,张盛对面的桌子上突然亮起了一盏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说任何话,拿起桌子上的东西开吃。

  “大哥——”刘琅坤喊道,这是什么阵势啊。

  “兄弟哪个山门的?报个名号。”张盛喊道。

  陈知行不做理会,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说,再不说我就开枪了——”张盛大声喊道。

  又是一盏灯亮起,一个男子端着两挺歪把子对住了他们。

  “来人啊——”

  “别叫了,你们的明哨暗哨都被我们摸掉了。”赵龙海说道。

  “好,今天我张盛认栽,兄弟,动手吧。”张盛扔掉枪,坐在椅子上合上了眼。

  陈知行擦擦手站起来,招呼赵龙海放下枪,赵龙海摇头,陈知行无可奈何。看了看张盛,陈知行眯起双眼笑着说道:“动手自然是要动手的,不过还不用我出手。”

  “姚二爷,就劳烦您了。”陈知行笑着对着姚赞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我和大哥同生共死,你别想离间我们。”姚赞说道。

  “姚二爷果然好演技,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了演戏。”陈知行转到姚赞背后扶着他的座椅接着说道,“山里的花没有山外的香。”

  姚赞听到这句话先是镇静了一下,然后瞬间大喜道:“女儿大了总是要出嫁的。是你们啊,我还以为你们要过段时间再来呢。”

  一群人立即明白了姚赞是个叛徒,纷纷大骂道:“姚赞,老子要跺了你。”

  张盛睁开双眼看着姚赞,说道:“兄弟,这陇冈山的家当和兄弟我张盛都可以给你,这坏名声也不会让你担,我唯一要求就是让我亲手杀了这狗日的。”

  “快,快杀了他。”姚赞惊慌的说道。

  陈知行从军靴里抽出马刀,在衣服上蹭了蹭。

  “对不住了,我不能答应你。”

  张盛一下子呆住,似乎有着不甘和憋屈。

  陈知行嗖的一下挥处马刀,一颗脑袋落在了地上。

  张盛平静的张开双眼,看到姚赞的脑袋落在地上,开口说道:“兄弟,这是?”

  “大哥,我和我兄弟是来投你们山门的,没想到路上遇上了北莽山的人,无意之中得知了姚赞是个奸细,我们怕您生疑,只好出此下计,希望大哥不要介意。”陈知行拱手说道。

  张盛立即明白过来,笑着说太好了。

  第二天,陇冈山上突然聚集了所有土匪。

  张盛对着大家伙说道:“这个是陈知行,这个是赵龙海。”说罢两人向前拱了拱手。

  张盛继续说道:“姚赞和北莽山的土匪勾结一气,多亏了陈兄弟昨晚及时发现,现在姚赞已经被杀了,以后陈兄弟就是我们家的二爷了。弟兄们,给咱家二爷问声好——”

  “二爷好——”下边众人答道。

  “各位弟兄好。”陈知行拱手说道,赵龙海也跟着拱了拱手。

  “大家听我说,虽然陈兄弟及时发现了北莽山的阴谋,但是事情毕竟要讲个先来后到,大哥,凭什么他可以当二爷?”老四王胜海说道。

  陈知行闭口不言。

  “说得好,凭什么?就凭我兄弟的一身本事。大家也都看到了,昨晚是我兄弟和他的手下两个人就把你们明的暗的全都给解决了,你们说,照我兄弟这本事,这二爷应不应该当?”张盛说道。

  “应该——”众人说道。

  “大哥——”王胜海说道,“那是他们偷袭我们,我们被他们阴了而已,他们要是现在和我们比,他们有赢得机会吗?”

  “我说老三,你今天怎么——”张盛正准备说话,突然陈知行开口了。

  “老三兄弟,听你话的意思,觉得有点亏?”陈知行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你们要是现在敢和我比,比赢了我我自然没话说。”王胜海说道。

  “老三,你别冲动——”张盛嚷道。

  “大哥,没事,不如就依胜海兄弟所说,比试一场即可。大家伙说好吗?”陈知行问道。

  “好——”

  “好,是个带把的爷们,痛快。”王胜海说道,“我也不欺负你,不比枪法,不比打架,你想比什么我们就比什么?”

  “好,不如我们就比赛马。”陈知行低声说道。

  “老三啊,你可输定了——”张盛大笑着说道。

  “大哥,这你可说错了。”王胜海大声说道,“知行兄弟,你可真的要和我比马?我可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这比马你可比和我比枪比力气都要不占优势的多啊。”

  “没事,我们就比马。”陈知行说道。

  “好,备马——”

  陇冈山前,两匹快马并列而立,随着一声令下,两匹铁骑瞬间奔了出去。

  “三爷加油——”

  两匹快马原本不相上下,但是不就陈知行便超过了王胜海,等王胜海到了山腰时,陈知行更是一马当先,远远地把王胜海甩在了后边。

  陈知行到了折返点,却没有立即转身,而是直接奔着远处而去。

  王胜海一骑在后,随后赶来,一直赶到折返点处都没有见到陈知行,上下山的路只有一条,而路上也没有见到他,虽然心生疑惑,但是惊喜远远大于疑惑,只要自己现在尽快赶回去,这二爷的位置就一定是自己的了。

  王胜海一骑迅速朝着山顶奔去,不久变到了山顶,原本一直在对三爷失望的人群立即骚动起来,开始不断大喊大叫。

  “兄弟们,哈哈,是我,是我先到了终点——”王胜海大叫着说道。

  “大哥,怎么样?既然陈兄弟输了,我之前排行老三,现在再怎么也该轮到我坐着老二的交椅了吧?”王胜海说道。

  “别急,等知行兄弟回来再说。”张盛说道,心里却在不断的发问,难道这知行兄弟昨晚真是凭侥幸获胜而已?

  在众人的期待中,陈知行终于骑着马悠悠而来,不过与出发之前不同的是,马的后面还绑了一个人。

  “大哥,我回来了。”陈知行对张盛说道。

  “知行兄弟,你这是?”张盛问道。

  “大哥,是这样。我们连长早就料到你们中间应该不止姚赞这一个奸细,所以刚才的比试是我们连长设下的幌子,这个奸细就是想要趁我们比试的热闹时候,趁人不注意逃走,被我们连长抓了回来。”赵龙海说道,之前陈知行早已和他商定好主意有没有逃走,结果果然不出陈知行所料。

  “好,来人,把这人带下去。”张盛说道。

  “等等,这人不是狗剩子吗?他怎么会是奸细呢?”王胜海说道。

  “姚赞都可以成为奸细,他怎么就不会?”张盛说道。

  “是不是奸细,一问便知。”陈知行说道,然后打了个眼色给赵龙海。

  赵龙海立即上前,把狗剩子叫醒。

  “大…大哥,饶命呐。”狗剩子见了眼前的场面,立即求饶道。

  “好了,来人呐,给我带下去。”张盛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老三,这下你该服了吧?”

  “可是赛马确实是我先到的终点。”王胜海说道。

  “到底谁厉害你心里还不清楚?陈兄弟是为了我们才这样做,你就一点也不明白?”张盛责问道。

  “陈兄弟,既然如此,如果硬要我放弃了这二爷的位置,我也心生不甘。不如你和我五弟比枪法,你要是能赢了他我绝对没话可说。”王胜海说道。

  “好,三爷,那这场就由我代替我们连长来和五哥比试。”赵龙海说道,然后对着陈知行点了点头。

  “那也行,只要陈兄弟没意见就行。”王胜海说道。

  “我没意见,一点意见也没有。”陈知行淡定的说道,心里却在暗暗偷笑。



大人有福妻(下) 财迷花魁(下)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天才恶魔 我的物品能升级 梦魇之召唤师传奇 重生之金融秃鹫 无限重生成神 贤者之逍遥王爷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