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沉默的火 第八章 偷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1937年12月1日,即淞沪会战后,日军向中国首都南京发起战役,南京保卫战由此开始。在南京战场上,中日双方几乎集中了最精锐的兵力。中国宪兵也受命开赴前线。  唐生智任南京...

  1937年12月1日,即淞沪会战后,日军向中国首都南京发起战役,南京保卫战由此开始。在南京战场上,中日双方几乎集中了最精锐的兵力。中国宪兵也受命开赴前线。

  唐生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指挥15万国军与日军抵抗作战。战前唐生智曾建议将中国宪兵组成小分队,通过空投的方式打入日军的后方,破坏日军的主要军事基地。这个高明的建议反而遭到了蒋介石的训斥,对于蒋介石来说,这支价值连城的部队有任何损失,那都是挖心窝的痛楚。于是,在这种“保存实力”的思路下,中国宪兵在抗战的开始阶段,始终在南京原地待命,充当抗战的看客。

  但是战争是瞬移万变的,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1937年11月12日,上海陷落。

  上海以西仅300余公里的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危在旦夕,蒋介石被迫逃往武汉。也许是出于断后的考虑,他将中国宪兵留在了南京。

  1937年12月9日,日军向南京发起总攻。当时,国民党宪兵部队在清凉山担负守备任务,防守雨花台的是国民党德式88师,守卫中华门、光华门的是国民党德式87师,在紫金山—孝陵卫一线担任防御的则是精锐的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随后,唐生智率领10万南京守军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中国宪兵却还在营房处于待命状态,因为没有蒋介石的命令,任何人都是无权调动这支部队的。

  战况越来越紧急,由于中华门被日军控制了主要阵地,第5军军长张治中及其部队在雨花台被日军包围,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当时87师、88师、教导总队统归第5军麾下)。这支抗战的英雄部队伤亡惨重,甚至连张治中的警卫队也伤亡殆尽。

  为了拯救第5军,唐生智痛下决心,冒着被枪毙的危险,与中国宪兵旅旅长易安华密谋,调动中国宪兵两个营的兵力去雨花台接防。

  此时,日军已经几乎完全消灭了第5军张治中所部,攻击雨花台的是日本甲种师团梅村师团。

  在二战中,日本一共拥有6支甲种师团,两支作为关东军守备东北,后被苏联红军消灭;两支留守日本国内,后于1940年参加了太平洋战争;另外两支就是被中国人所熟悉的梅村师团和“皇军之花”板垣师团。他们始终被投放在中国战场,与国共多支军队交手,是侵华战争中日军的骨干力量。

  这个梅村师团长恰恰又是蒋介石在东京留学时的同班同学,并且曾经因为决斗胜利而缴获了蒋介石的家传宝刀。

  这件事情被蒋介石看做青年时代的奇耻大辱,一直耿耿于怀。然而,也正是这位梅村师团长,在雨花台争夺战中,成就了中国宪兵的赫赫威名。

  1937年12月12日,当两个营的中国宪兵在雨花台接防完毕的时候,梅村正气势汹汹地发起了新一轮攻击浪潮,他得意地认为对面只是一批疲弱不堪的国军士兵。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雨花台响起了德式冲锋枪的怒吼;梅村大吃一惊,刹那间大脑一片空白。在20年后的回忆录中,他这样描述了自己当时的心情:“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惶恐,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真正的对手来了。”

  如果说日本人开始只是惶恐的话,那么随后的这一天时间,则成为经历过这场战斗的大和武士们,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20000余精锐日军对两个营中国士兵之战,成为梅村师团历史上的最大耻辱。

  600余名中国宪兵,平均每个人防守一段50余米长的阵地,平均每个人面对近50名日军甲种师团士兵;战斗从早上打到黄昏,一批批日军倒在了雨花台,却始终不能前进一步。

  日军被打退了一波又一波,看着满地的疮痍,陈知行心生凄凉。

  “报告连长,我们伤亡有五十多人了,剩下的兄弟都还可以战斗。”赵龙海喘着粗气说道。

  陈知行回到部队后便升了职,当了营长,但赵龙海仍是喜欢叫他连长。陈知行靠着战壕,慢慢的计算着战斗情况。

  “日军人数太多了,这样下去我们装备再精良也会被耗死的,不过现在更着急的应该是日本人。”陈知行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接着说道:“狗娘养的小日本啊,连飞机都出动了,咱们军虽然火炮予以还击,但是就怕狗日的小日本要做小动作——”

  陈知行给赵龙海指了指远处的一片高地,赵龙海迅速在地图上找了出来。

  “连长,你的意思是这小日本要打咱们炮兵的主意?”

  “就怕是这样,现在日本的进攻时间有限,想要拿下我们背后的雨花台,最好的办法就是占了我们军炮兵阵地,然后再用他们的炮兵打我们。”陈知行说道。

  “不对啊连长,那为什么小日本不直接用他们的炮兵打咱们或者咱们的炮兵?”赵龙海问道。

  “很简单。我们身处的是雨花台的597.9高地,日军以每秒6~7发射炮弹以及航空炸弹、凝固**,我们的阵地被日军炮火削低了一米,所以我们可以计算出这九天之内,日军一共向雨花台国军阵地发射了43万发炮弹,按照日军侵占上海时的战斗情况,日本现在的炮弹绝对所剩无几。”陈知行分析道,心里暗暗的感谢这李先生当年对自己一丝不苟的严格所带来的好处。

  “连长,那你也不能就一下子断定我们面前的敌人就没有炮弹了啊。”赵龙海疑惑的问道。

  “这个嘛,我之所以断定我们面前的敌人没有了炮弹,那是因为目前最需要炮弹的是南京城外的中华门阵地前,那个地方要比我们现在占据的地方要危险的多,一旦那里失守,我们原本救援的任务也就是去了意义。”陈知行闭上了眼睛慢慢说道。

  “还有,之前我听到过轰炸机的声音,按照出现频率来算足足有三十余架飞机,如此看来,日军一定会出动坦克,你往中华门阵地方向看看,火光满天,日军肯定把炮兵全部都抽送到那里去了。”陈知行接着说道。

  “我们刚才打日军打退,并不是我们的原因,而是因为日军指挥官显然发现了我们的不同寻常,所以他们肯定要改变进攻方式。从今天下午日军进攻的时候就没有了炮火的支援,所以他们现在没了炮兵的战地覆盖,我们处在高地上,他们肯定不会进攻。”陈知行睁开眼睛,看看地图。

  “立即召集一个班的队伍,我们要快点赶去炮兵阵地,驻守炮兵阵地的不是我们的人,而是常规部队,一旦被偷袭了,我们肯定损失严重。”陈知行急声说道。

  “是,连长。”赵龙海说完便撤下去开始清点人数。

  黄昏时分,日军又一次发起了进攻。

  一支驻守在雨花石阵地的小分队突然悄无声息的撤离了前线阵地,令人寻味的是,这支部队不仅没有向前开拔,而是迅速的向右翼居后的炮兵阵地撤离。

  这支部队的前进速度之快令人咂舌,突然到了一个狭隘的山口,原本仅仅十个人的部队却又消失了两个人,另外八个人继续前进。

  陈知行一路担心,好在赶在日军之前到了炮兵阵地,把日军可能会偷袭的消息告诉了炮兵长官后,立即引起了炮兵长官的警戒。

  陈知行从阵地上领了补给弹药,携带着炮弹离开了炮兵阵地,临走之前特意交代了炮兵长官几句话。

  翻看着手里的地图,陈知行下了几个命令后八人小队立即分散各自行动。

  赵龙海用军用铁楸掘着土,开口说道:“连长,每个地点的诡雷做多少个?”

  “我们现在的弹药有限,就做3个吧。”陈知行指挥着每个人进行准备。

  复杂的工作完成后,八个人立即两两一组分成了四个小组,埋伏在道路的两侧。

  没过多久,一支身着日军服装的队伍便出现在了眼前。

  “准备。”陈知行握住了手中的扳机。

  “打——”

  一声令下,德国精良的步枪和机枪一起爆炸出各种枪声,无数的子弹倾泻在日军的队伍里。由于要完成偷袭的任务,日军的队伍只有200余人。

  赵龙海处在一侧的高地上,听见对面的枪声后,立即开始倾泄自己的子弹。连长有明确的规定,不求打得准,只求火力大,硬生生的把日军打得抬不起头。

  日军被这突然出现的枪声打得抬不起头,最为重要的是手中的武器不占优势,面对对方全自动化的武器,火力完全被压制住。

  赵龙海一边跑一边射击,两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陈知行看了看表,立即打出了手中的信号弹。

  炮兵长官看到信号弹,想起陈知行临走前让自己见信号弹就往前方山地里开炮的话,立即下令开炮,无数颗的炮弹顷刻而至,抛撒在日军当中。

  日军损失严重,梅村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的动机已经被对方识破了,最好的选择就是撤退,不再做无谓的牺牲。

  于是梅村给梅村师团里的精英们下了命令——立即撤退。

  可是没多久便出了问题,因为他们踩上地雷了。他们来的时候是这条路,之前没事现在却出了问题,让人费解不止。

  好在炮火停了,之前伏击他们的人也没有了,可能是人数少就没追来吧。

  梅村下令让手下拆雷,工兵立即拿着探测仪前去探测地雷。

  很快的工兵侦测出一部分地雷位置,于是开始排雷。

  “怎么这么慢,探出一条路不就行了吗?”梅村怒吼道。

  “报告长官,支那人用的是特种雷,所有的地雷围成了一个圈,而且密度很大,我们现在在这个圈里,只有排除了一个小口我们才可以前进,之前我们经过的时候没有爆炸也是因为这些地雷放置十分巧妙,只有二次触动时才会爆炸。”工兵说道。

  “那还不快去排雷!”梅村怒吼道。

  “是,长官。”工兵回答道。

  (ps:中国宪兵和雨花台战役等处均有虚构成分,特此说明。)



老祖宗在天有灵 从九龙夺嫡开始 风波未平 第五灵医 我是一朵寄生花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穿成大佬的反派小迷妹 龙神斗尊 破晓之曙光军团 狼啸游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