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沉默的火 第七章 珍珠玛瑙,半壁江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连长,这除了个没死的,怎么办?”赵龙海问着。  “李家倒卖抗战物资死不足惜,虽然这赵恒你就都带走吧,要不然你也没办法向上头交待。”陈明德说着便把真正的解药塞到了赵恒的嘴里。  “那好,到了监狱里,我肯定让兄弟们把这家伙弄得不死也要脱张皮。之前脱离危险后,陆奕桐脑子一片空白,一片热血冲刷着自己,当时只想觉得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做些什么,扑倒他的怀里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吻上了他的唇。现在没事了,远处还站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想起刚才自己的大胆行为,反倒是她不好意思了。。...

  “喂,亲热也要回家再亲热吧?这么多人看着呢。”陈知行捧着陆奕桐精致的小脸说道。

  之前脱离危险后,陆奕桐脑子一片空白,一片热血冲刷着自己,当时只想觉得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做些什么,扑倒他的怀里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吻上了他的唇。现在没事了,远处还站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想起刚才自己的大胆行为,反倒是她不好意思了。

  把脸颊上的头发拂在耳边,陆奕桐推开了陈知行的怀抱,静静的站在一旁。

  “连长,这还有个没死的,怎么办?”赵龙海问道。

  “赵家贩卖抗战物资死不足惜,但是这赵恒你就带走吧,不然你也没办法向上头交代。”陈知行说着便把真正的解药塞到了赵恒的嘴里。

  “那好,到了监狱里,我一定让兄弟们把这家伙弄得不死也要脱张皮。”赵龙海说道。

  陈知行点点头,道:“答应你们的事我会办到的,只不过你们要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处理一下事情。”

  赵龙海脸色喜悦,立即立正敬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好的连长,兄弟们都等着你回来这一天呢。”

  “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陈知行说道。

  “放心吧连长,保证完成队伍。”赵龙海大声答道。

  踏着无边的夜色,陈知行开着车送着陆奕桐回家。

  “你杀候四不仅仅是因为他参与了你师父那件事吧?现在想起来,你在当初让他们俩自相残杀就是在试探候四,陈知行,没发现啊,你可真坏。”陆奕桐翘起眉毛。

  “没错。如你所想,候四对赵恒狠我可以理解,但是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我怎么可能放心把他留下来?”陈知行说道,陆奕桐听罢点点头。

  “刚才那个人说他们都等着你回去,你是要回军队了吗?”陆奕桐紧张的问道。

  “没错。”陈知行想了想还是没有撒谎。

  “我听伯父说你们的队伍非常特殊?”陆奕桐接着问道。

  “是这样的。”陈知行继续回答道。

  “现在上海的局势岌岌可危,南京又离上海这么近,你们不会被派往前线吧?”陆奕桐认真盯着陈知行的面部表情,生怕错过了一个细节。

  “军人不应该考虑这些,我们不被派往前线,但是仍然会有别的军队,我们是人别的军人就不是人了?人生无常,生死有命,看开一点嘛。”陈知行慢慢说道。

  “我看开的了别人的,看不开你的。”陆奕桐不去看他,低着头轻声呢喃道。

  陈知行没有回答,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这句话。

  “你们的战损率高吗?”陆奕桐擦了擦眼泪接着问道。

  “呦呵,战损率这种指挥术语都出来了,是不是偷偷看了我的书?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陆家大小姐还是个梁上君子啊。”陈知行打趣道。

  “别贫嘴了,你告诉我你们的战损率到底高不高?”陆奕桐认真的问道。

  听到陆奕桐无比认真的态度,陈知行就知道自己要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了,陆奕桐可不是一个好敷衍过去的女孩。

  “说不准。我们可以说是国民政府里最神秘的部队,我仅仅告诉你这支部队的存在其实就已经违纪了,但是我今天冒着生命危险还是会把话给你说清楚,谁让你是我没过门的媳妇儿呢——”陈知行笑着说道。

  陆奕桐看着这家伙嬉皮笑脸没有一点认真的样子就给了他几拳,吓得陈知行连连说着女侠饶命啊。

  “奕桐。”陈知行收起了笑容,既然婚事已经订下来了,陈知行觉得自己有义务让她知道一些事情。

  “怎么了?”陆奕桐心里紧绷起来,她知道他终于要开始说实话了。

  “我们的部队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参与作战的,但是一旦到了迫不得已真正要去作战的时候,那一定是最危急的时候,我们打的都是最苦的不可能完成的仗,所以作为王牌小队的我们一旦上了战场,十有八九都是回不来的。”陈知行尽量随意的说道,好让陆奕桐不那么紧张。

  听到陈知行的话陆奕桐低下了头,一路无语。

  人都是这样,没有听到的话没有做的事没有去过的地方没有爱过的人总是在心里热切期待着,真正听过了做过了去过了爱过了,都才会怀念最初的美好。

  快到陆奕桐家的时候,夜已经深了,街道上没有一个人,陆奕桐突然叫了声停车。

  陈知行虽然不解,但仍是按照吩咐把车停了下来。

  然后他就知道了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得罪女人,女人果然是善报复的。

  宁愿得罪十个小人,也不能得罪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这真是一个真理。

  车刚刚停稳,陆奕桐直接就把陈知行扑倒在座椅上,然后疯狂的拉扯着他的衣服,嘴巴也直接贴上了陈知行的嘴巴,有了上回的经验,这一次也不再是那么生涩。

  自己不就是前些日子亲了她吗,这女人,非要再亲回来,真是的。

  陈知行一脸在心里想到一边热烈的回应着陆奕桐,没多久陆奕桐便只剩嘤嘤的**声,陈知行翻过身把陆奕桐压在身下,一边亲吻陆奕桐,一边解开陆奕桐的衣扣。

  随着最后一颗衣扣被褪开,两只呼之欲出的玉兔便跳了出来,陈知行用力揉捏着,玉兔随之变幻出各种不同的形状。

  “平日里光见她穿旗袍了,也没见她有这么大啊。”

  陈知行亲吻着陆奕桐,后者身体完全瘫软在坐垫上,任由陈知行摆布。

  突然只见陈知行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给陆奕桐穿上了衣服。

  陆奕桐睁开了紧闭的眼睛,原本她以为今天一定不会再是女孩了,于是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陈知行帮陆奕桐系上扣子。

  “是不是…是不是你不喜欢?你难道不喜欢我这样的吗?”陆奕桐问道。

  “不是。”陈知行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要了我?”陆奕桐追问道。

  陈知行撩起陆奕桐的头发,把她搂进怀里,开口说道:“以前有个女孩从小和另一个男孩生活在一起,男孩喜欢女孩,后来女孩不见了,但是他遇到了另外一个女孩,他想把另外的那个女孩当成以前的那个女孩,可是他发现他错了。”

  搂紧陆奕桐,陈知行接着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替代谁,我把你当成洛神是对你的不公平,也是对她的不公平。奕桐,我不要你,是因为我有过承诺,我们既然订过了婚,那就是我的,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

  陈知行说到这里紧紧抱着陆奕桐,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似的。“但是奕桐,越是这样我才越不能要了你,我有义务把你娶进家门把你照顾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你要了之后一个人奔赴战场对你不闻不问,那样我会愧疚的。明白吗?”

  “嗯,我明白。”陆奕桐像个温顺的小猫一样趴在陈知行的怀里一动不动。

  世界上的女人都是喜欢听情话的,有时候即使她们知道那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但是她们还是愿意相信男人嘴里说出来的虚假的谎言。

  所以,不要吝惜你的情话,或许她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开心一天。

  ——————

  忙活了一个晚上,陈知行泡了个澡没来得及睡觉就进了陈龙象的书房。

  “事情都处理好了,赵永良死了,抗战物资已经全部找到被运往前线,赵恒没杀,送到监狱里了。”陈知行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下,落座在沙发上。

  “我都知道了。”陈龙象揉了揉眉头,一夜没睡的他感到有些疲惫,身体毕竟大大不如以前了。

  “还有件事,龙海他们之所以敢明着帮我,是因为我答应了他们一件事。”陈知行轻声说道。

  “回部队?”陈龙象问道。

  陈知行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不过我们不到了国亡族灭的时候是不会轻易被投入战场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陈龙象点点头,开口说道:“知行啊,今天咱们爷俩说会知心话。你娘走的早,我知道你埋怨我当年没有及时赶回来才导致你娘去世,可是当时我心里也是恨啊,恨自己无能,恨自己没能早点回来。后来把你送到杭州,是我和你娘早就商量好的,这些年来我们父子说的话不多,我也从来没有夸奖过你什么,不过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看好也是最器重的。这些年来你吃了不少苦,可是年轻人早吃点苦头也好,不像爹一样,就是太顺利了才会被人阴了一记退了下来。爹给你起名叫知行,就是希望你能明白做事必须理论和事件结合起来,知行合一,才能做好事情。爹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撒手走了,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你一定好好活着,只有好好活着,才能有其他的希望啊。”

  陈知行低着头一直无话。

  陈龙象走出了书房,来到小院里看着院子里种的枇杷树,沉默不语。

  陈知行看着陈龙象的背影,心生凄凉,当年陈龙象听到母亲出了事连报告没打就擅自离队,军队里的长官跳着说要把他只要敢走就把他给枪毙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军队,汽车没了油便骑马,马跑死了便跑路,可回到家时还是晚了那么一步。

  那个时候,最难过的应该是他吧。

  陈知行回到自己的小屋,拉开抽屉翻看着那张从陈龙象屋里偷来的照片。那是一张陈知行小时候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陈知行站在江边的山脚下,带着一串玛瑙项链,冲着镜头傻笑。照片泛着黄,磨的很旧,一定是经常被摩挲才能造成的褪色,陈知行翻到后面,看到一行钢笔字,是当年照片刚刚洗出来,陈龙象在上面的题字:“珍珠玛瑙,半壁江山,不及吾儿微笑一瞬间。”

  陈知行看着楼下陈龙象目不转定的看着院里的枇杷树,眼睛模糊、嘴里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犬啸山河 末世之我有仙源 遮天之太上无极 炼体十亿重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爱豆,请自重 剑神从签到开始 大唐不良人 电竞大神来solo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