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沉默的火 第六章 屠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声地说。  “我儿子怎么了?”陈龙象地说。  话音刚落,陈明德的身边便会出现在二楼楼梯拐角处。  “我说你,你儿子因涉嫌杀了人。来人呐,把陈明德给我抓出来。”赵永良怒声道。  陈明德刚要张口,陈龙象便摆一摆手,道:“我来问题。”  听见父亲的话“陈龙象,把我儿子还回来,再把你儿子给我送来,我饶你陈家上下不死。”一个满身横肉穿着警察衣服的中年男人说道。。...

  陆家公馆一早便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个个挂枪带刀,好一派威武嚣张的模样。

  “陈龙象,把我儿子还回来,再把你儿子给我送来,我饶你陈家上下不死。”一个满身横肉穿着警察衣服的中年男人说道。

  陈龙象喝了一杯清茶,看也不看气势汹汹的赵永良,淡淡的说道:“老吴,大清早的哪来的狗啊,怎么乱叫个不停?”

  管家老吴一脸汗颜,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龙象,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来就是逮捕你儿子的。”赵永良大声说道。

  “我儿子怎么了?”陈龙象说道。

  话音刚落,陈知行的身边便出现在二楼楼梯拐角处。

  “我告诉你,你儿子涉嫌杀人。来人呐,把陈知行给我抓起来。”赵永良怒声道。

  陈知行刚要开口,陈龙象便摆摆手,道:“我来解决。”

  听到父亲的话,陈知行果然袖手旁观不再作声,小时候陈龙象就告诉过他在外面打架自己没本事被别人打死打伤他都不会管,要是自己有本事把别人打伤了,别人家长找上门,不管是谁,一切都交给他处理。

  “我儿子涉嫌杀人?杀的是谁?”陈龙象开口道。

  “是我儿——”

  “是他吗?”陈龙象刚刚说完,立即有人抬着赵恒出现在门口。

  赵永良看见满身鲜血的赵恒立即恼怒起来,“快把赵恒送去医院。”

  “稍等一下。”候四立即拿出黄色药丸喂赵恒吃下,“局长,刚才我喂少爷吃的是解药,好了,快送医院。”候四带着一群人立即消失。

  “陈龙象,你还有什么话说?来人呐,把他们全部给我带走。”赵永良大声说道。

  “听说赵局长最近突然弄了几辆火车头?怎么我听说运往上海的抗战物资全都没了?我想赵局长一定知道吧。”陈龙象慢慢开口道。

  “你什么意思?抗战物资是被土匪劫走了,发生这样的事我也不想看到,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陈龙象你这是诬陷!”赵永良急着说道。

  “是吗?现在我想赵局长的手下王生已经到了市长那里,听说最近赵局长一直在和市长掰腕子,想要做市长屁股下的位置?你说万一有了什么不该有的东西到了市长那里,正好解了市长的燃眉之急,市长一定会感谢我吧?”陈龙象招招手让陈知行坐下。

  “你——”赵永良脸色涨红,气的脸色由红变紫,由紫变黑,由黑变白。

  “还不滚——”陈龙象怒斥道。

  “你给我等着陈龙象——”赵永良丢下一句狠话然后带着一群手下灰溜溜的逃走。

  陈知行冷眼看着一群人逃走,电话铃突然响起,陈龙象拿起电话。

  “不用了老陆,我应付得过来。嗯,嗯,没事让小桐过来给我这个老家伙做顿饭,可别心疼你闺女啊,哈哈,也是我闺女。好的,就这样。”陈龙象笑着挂断电话。

  “这么点把柄还是只能把赵永良镇住一时,以后你怎么办?”陈知行端着茶杯问道。

  “不办,爹老了,以后就靠我儿子了。”陈龙象站起身拍拍陈知行肩膀,“刚才你陈叔还在跟我告你的状呢,让我问你怎么回事,你不会是欺负小桐了吧?哈哈,大有你爹我当年的风范啊。”说罢大笑着离开进了书房。

  陈知行抽了抽鼻子,把后边的话自动省略掉,看着陈龙象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有点发酸,之所以要这么快的动手,这么快的把自己二十多年来积累的资本爆发展现出来,只是因为那天他在浴池里泡完出来后,看见给自己拿来中山装的陈龙象头上竟然已经生了不少白发。

  “爹老了,以后就靠我儿子了。”陈知行心里酸酸的回味着陈龙象的话,以前的陈龙象那里会说这样服老的话呢。

  是真的老了啊。

  不知是赵永良真的做了那串通土匪卖掉抗战物资的事,还是脑子突然坏掉了,儿子赵恒被人砍断两只胳膊后,平日里睚眦必报的赵局长竟然没有一点回应。

  自从在医院里被救回来之后,赵恒双眼发红每天都在念叨着报仇,但是候四的死亡让他突然一惊,得知事情的前前后后后,赵恒差点把候四剁了喂狗,但想到在杀陈知行前他还有点作用就暂时没有动手。但是前几天候四却突然卧床不起了,这让赵恒吓得半死不活,但是转眼一想自己已经吃了解药,那就应该没问题了,于是便放下心来。但是自己这两天突然身体也开始发痒起来,而且痒的赵恒简直要发疯,症状和候四如出一辙,这让赵恒彻底害怕起来。

  想起候四吃了那黄色药丸和自己吃下黄色药丸的时间间隔,与他们俩发病的时间间隔出奇的一致,赵恒简直想要把候四杀个上万遍,那黄色药丸根本就不是解药,而是毒药。

  事已至此,看着儿子赵恒的痛苦模样,赵永良的心里一横,做出了一个决定。

  深夜,陈家公馆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陈龙象挂断电话立即站起身来,看到急匆匆下楼的陈知行刚想要开口说话,陈知行急忙的说道:“我都已经知道了,一切都交给我处理,我现在就去救奕桐。”

  陈知行开着车直奔赵家而去,却发现赵家已经人去楼空,出门想了想,边开车奔着赵家的一个工厂而去。

  夜色笼罩着大地,陈知行迈入这大门紧闭的工厂,眉头紧锁。

  四年里他不在的时候已经把她弄丢了,现在再也不能把她也丢了。

  陈知行推开仓库大门,发现仓库里空无一人,进去摸索着走了一会,突然灯光一亮,一群人蜂拥而至,长枪短炮把陈知行围了起来。

  赵永良看着陈知行说道:“臭小子,把解药给我,我今天还能给你个痛快。”

  陈知行看着旁边赵恒痛苦的挠着自己已经溃烂的腐肉,轻声说道:“解药不是已经给你们了吗?”

  “放屁,那要是解药为什么我儿子会这样?”赵永良骂道。

  “哦,那黄色药丸确实是白色药丸的解药,不过这黄色药丸中还有一种新的毒药——”陈知行慢悠悠的说道。

  “那你还不快点把新解药拿出来——”赵永良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你要等上一等了,新的毒药还没有解药,估计我研究个一二十年也就也就出来了。”陈知行说道。

  “他妈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今天你拿不出解药就得死在这里,我保证你死的比我儿子痛苦一百倍。”赵永良大声骂道。

  “哦。是这样吗?”陈知行质疑道。“你说我今天会死在这,可是我却说今天你会死在这,你说我们俩谁说的对?”

  赵永良拿起手中的枪指着陈知行,恼怒的说道:“臭小子,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嗵——”一声沉闷的狙击枪声想起,赵永良的拿枪的手被打穿。

  陈知行立即转身从腰中抽出短刀插进了一个人的喉咙,然后踢飞另一个人,翻滚着躲在了一边。

  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然后赵永良的一群手下便被打成了筛子。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尾随着一群配备精良身着特殊军装的军人。

  事实证明,真正的战争不在于人数的多少,而在于军人的素质高低。一群整天不着调的混混数量再多,一旦遇上了整日苦练杀敌本领何况配备精良的军人那些都是白搭。

  在一阵枪响过后,陈知行立即冲了出去,翻找了一番,赵永良竟然不见了。陈知行给赵龙海打了个颜色,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枪,从地上拉起被流弹击中的赵恒,大步向厂房内走去。

  “赵永良,快给我滚出来——”陈知行冲着厂房内大声喊道。

  夜色漆黑,无人回应。

  “咚咚咚——”陈知行没有说什么直接开枪打在了赵恒的腿上,“我数三声,再不出来,我就要了你儿子的命。”

  “三——”

  “二——”

  “一——”

  陈知行立即拉上膛把枪抵在了赵恒的脑袋上。

  “咚——”枪声响了,不是陈知行的。

  赵永良用枪指着陆奕桐的脑袋,勒着陆奕桐脖子从黑暗里走出来。陆奕桐拉着赵永良的脖子想要出气,无奈被勒的太紧,被憋的涨红了小脸。

  “陈知行,我要和你同归于尽——”赵永良大声吼道。

  “你敢动她一下,我保证你和被儿子下一秒就被打成筛子。”陈知行无比冷静的说道。

  “我信,可是你敢和我赌吗?你敢赌我开枪吗?这可是心爱的女人啊。”赵永良余光看了看陆奕桐,“你敢拿你心爱的女人下赌注吗?”

  陈知行沉默无语。

  “你敢吗?”赵永良大声怒斥道。

  不仅是赵永良在等待着陈知行的答案,陆奕桐被勒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流,眼睛却认真的盯着那个男子。

  “放下枪。”赵永良大声喊道。

  陈知行把枪从右手递到左手里,然后慢慢下蹲左手在前把枪放在地上。

  窗外的屋顶上,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拿着狙击枪静静的盯着陈知行的右手,随着陈知行慢慢起身,右手在身后做出三、二、一的变化手势,风衣男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就在枪想的那一瞬间,陈知行左后立即伸回去拿到枪,然后举枪便扣动了扳机。

  第一发子弹击中了赵永良的眉心,第二发子弹顺着第一发子弹的弹孔穿了过去,赵永良立即倒在了地上。

  没有了赵永良的束缚,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陆奕桐一下子哭了出来,飞奔着扑倒了赵永良的怀里,哭的更厉害了。

  陈知行正准备开口安慰安慰她呢,嘴巴便被她火热的嘴唇包裹了起来,灵巧的小蛇在他的嘴巴里面乱钻乱撞,丝毫不给自己喘气的机会。



老祖宗在天有灵 从九龙夺嫡开始 风波未平 第五灵医 我是一朵寄生花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穿成大佬的反派小迷妹 龙神斗尊 破晓之曙光军团 狼啸游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