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沉默的火 第三章 突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历过了才能明白,这么多年的经历了使我渐渐对父亲变化了看法,仅有在背井离乡飘泊在外的时候才能忆起他,不知道这是也不是老天对我的一种莫大的嘲讽。  我迈向家里的大门,管家立马呆了一下随后便反应时回来,我冲他笑了笑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慢慢的走进父亲的书我终于回到了祖国大地的怀抱,这个时候淞沪会战刚刚打响没多久,国军的死守和惨败的消息像蝗虫一样扎进每个人的心窝里。因为每个人都很清楚,上海一旦失守,下一个遭殃的就是南京。。...

  南京,南京。

  我终于回到了祖国大地的怀抱,这个时候淞沪会战刚刚打响没多久,国军的死守和惨败的消息像蝗虫一样扎进每个人的心窝里。因为每个人都很清楚,上海一旦失守,下一个遭殃的就是南京。

  我迫不及待的赶往家里,走在南京的街道上,处处显得荒凉而枯寂,仅仅四年的时间,这座城市从繁花似锦变得这般陌生,这里有太多的变化令人唏嘘感叹。

  从机场到家里原本不久的时间感觉有几世纪那么漫长,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了才会知道,这么多年的经历已经使我逐渐对父亲改变了看法,只有在背井离乡漂泊在外的时候才会想起他,不知这是不是上天对我的一种莫大的嘲讽。

  我迈进家里的大门,管家立刻呆了一下随即便反应过来,我冲他笑笑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慢慢走近父亲的书房,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面在练习书法。

  “咚咚咚——”我轻轻的敲着房门。

  “怎么了?”父亲缓缓开口道,并未抬头。

  “爸——”

  “哗啦——”父亲手中的笔脱落在纸上,他慢慢抬起头注视着我,久久不语。

  回家的几天,父亲似乎变得开朗起来,管家告诉我这是几年来他见过父亲最开心的日子。我刚刚回家也不好意思立即就出去,可几天后我问及师父们的情况时父亲吞吞吐吐闭口不答的情况才让我隐隐约约的感到不对劲,但是父亲暂时不让我去杭州,我也只能忍耐下去。后来也曾问过那个和我定亲的女子,现在想想自己当初做的确实过分,人家毕竟是一个女孩,又没做错什么,不过父亲的答复更是令我汗颜。

  她还一直等着我。

  不仅如此,父亲的年纪大了,她还经常来给父亲生意帮忙。

  真是个有韧性的女孩,只是可惜如果我没有早点认识你,有些事确实不是能够强求的。

  晚饭的时候我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因为端着饭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和我定亲的那个女孩——陆奕桐。不用说,一定是父亲偷偷告诉了她。

  “伯父,知行,饭菜已经做好了,你们快吃吧。”陆奕桐微笑着说道。

  等她转身进了厨房,我抬头看着老头,竟然依旧心平气和的在看报纸,彻底无语道:“你这样做不好吧?”

  “那你不回去帮她?”父亲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这老头今天是怎么了,我嘿嘿笑了笑:“我不是不会嘛。人家是客人,让她做菜不合适吧。”

  “没事,自己儿媳妇,应该的。”父亲大声说道。

  我立即苦笑一番,和这老头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厨房里原本准备出去的女孩听到外边的对话耳根刷的红透了,等了好久才敢小心翼翼的出去。

  “过几天你带奕桐出去逛一下,她就要生日了,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过生日嘛。”老头夹了菜给陆奕桐。

  “哦,我最近有点事。”我回答道。

  “你能有什么事啊?”父亲责问道。

  “那你得答应我让我去一趟杭州。”我立即说道。

  父亲抬头看了看我,沉默不语,陆奕桐则是埋头慢慢吃着米粒,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好,迟早都会知道的。”父亲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明天让奕桐陪你去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买了很多东西,虽然我知道这些东西意义不大,但我还是固执己见的买了。

  我和陆奕桐一块出发前往杭州,我在路上一直担心洛神见到陆奕桐会不会多想,到了杭州小院后我才知道这是我多想了。

  小院没变,可是里面的人全部都变了。

  踏进小院前,陆奕桐拉住了我。我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对我说什么。

  “待会儿无论看到什么,你一定要挺住。”陆奕桐轻灵的眼睛盯着我。

  我没有说话,之前父亲的表现和陆奕桐的话直接让我感到了一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我直接闯门而入,大声喊道:“师父——”

  我去了师父们的房间,却发现没有一个人。等我走进最后一个房间,那是黄老头的房间,我看到了一个老人静静的躺在床上。

  声泪俱下。

  “师父——”我哭着喊着师父,老人终于睁开了混沌的双眼。

  师父看了很久,确认是我后眼泪滚出了火热的泪珠。

  “师父,我回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哭着说道。

  师父向我伸出手,我立即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师父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没能说出来,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师父——”我哭着喊着。

  师父似乎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便慢慢地闭上了眼。

  “师父——”

  门外一女子坐在石阶上把自己的脑袋深深的埋在膝盖里,哭泣不止。

  我和陆奕桐在杭州停留了一些时日,处理完师父的后事后,我和陆奕桐便返回了南京,到了家门后陆奕桐交给我了一封信,说是黄老头要交给我的,然后便转身离开。

  我走进屋子,父亲已经在书房里静坐着,看来已经等了我有段时间了。

  “都知道了?”父亲问道。

  我点点头,闭上眼静静的问道:“我离开的这四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戒烟多年的父亲点了一支烟,慢慢的向我讲述了四年里的变故。

  在我离开后,先是李先生说他欠我父亲的人情都还清了,然后便离开小院说要奔赴北方做一件事情,无论成功与否,都无生还机会。

  接着是洛姨在上山求佛的时候遭遇不幸,遇见土匪跳崖而亡,洛神也下落不明。张师父为了救一个孩子,砍伤了南京一个公子后被人用枪打死。

  黄老头则是在我离开后身体越发的糟糕,回来的路上陆奕桐告诉我老人完全就是撑着一口气为了见我最后一面,硬生生的撑着。

  “那些土匪都杀了,但是他们的头却逃掉了。你洛姨和师父我都安葬好了,唯一让我觉得惭愧的就是洛神那孩子。当年我们就愧对她们家,可我把整个杭州都翻了一遍,仍是找不到她。”父亲背对我站在窗口轻声说道。

  “那个公子死了吗?”

  “没有,家里有点势力。”

  “屁话,你什么时候怕过有势力的人了?”

  我接着问道:“叫什么?”

  “赵恒。”

  我不再说话,直直的爬上楼把自己关在我的小屋里然后开始挺尸。

  翻开师父给我的信,淡淡的字迹让人痛彻心扉。

  “知行,这辈子我做的最值得骄傲的事,就是收了你当徒弟。虽然我一直不承认,但在我心里你是最优秀的。以后的路还很长,你要坚持下去,切不可轻易言弃。”

  之后的几天里我一直处于一个恍惚的状态,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醉生梦死一场。

  师傅们走的走,死的死,洛姨也没了,洛神也不见了,一连串的坏消息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后来陆奕桐曾来过一趟,见到我落魄的样子诡异的大笑,笑的捂着肚子然后冷眼看着我,我没搭理她,似乎是觉得我无趣,她便款款而去。

  我喝了一瓶又一瓶的酒,然后看着突然有一天看着窗外的树,想起了师父无数次陪着自己熬夜打谱复盘,想起了师父曾笑言:“人生大醉不过三万五千场。”

  然后我就把酒通通砸了,偶尔任性就好,生活毕竟还要继续。

  父亲过来冲着我无奈的笑笑,“好酒,就是有点可惜了。”

  “陆奕桐什么时候生日?”

  “明天。”

  “给我准备一套中山装。”

  那天晚上我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泡了很久,也想很多。父亲告诉我的每个师父的出现确实并非偶然,即使当时我的母亲没有去世,他也依然会将我送到杭州去学习。他想尽了各种办法把师父们都留在了杭州,就是为了让我能够跟随他们学习。

  我缓缓在水中吐出一个水泡,想起了师父们的淳淳教导,想起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我独自一人打谱练习,一个又一个酷暑严寒的刻苦锻炼,一个又一个竹板子,他们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培养出了我一个人。

  值吗?我问自己。

  还有那个总是会哭鼻子的女孩,现在你到底身在何方?你现在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喜欢哭?我不在你的身边有人欺负你了你可怎么办?

  年少的时候女孩曾摔倒过一次,划破了膝盖,哭的稀里哗啦,男孩怎么安慰都不行,男孩求她别哭了,女孩抽噎着说道:“膝盖划破了会留下疤的,我以后成为不了洛神那样的美人了。”

  “不可能,你本身就是洛神嘛。”

  “没人娶我怎么办?”

  “不是还有我嘛,我娶你。”

  曾经无数的誓言回响在耳边,或许两个人的心都从未改变,但是想要经过生活的重重险阻最后走到一起,还是十分困难。

  我从水里爬出来,坐在窗前发了一夜的呆。黎明时拿起那套准备好的黑色中山服,站在镜子前静静的整理着衣领,然后眯起了狭长的双眸。



万象之主 位面挖矿指南 人生就是练级打怪 都天传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日月风华 网游之金刚不坏 猎仙迷域 重生之都市魔尊 每秒都在升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