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沉默的火 第二章 过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归国。办理登机手续的时候我的教官弗兰克说我离开美国也许是更好的选择,他们会派人来把我的家人接美国,但这也之意着我要要直接加入美国国籍。  我表示拒绝了,并也不是我有有多伟大的,不是这么多年以来,我明白了了一个道理:人总是会要略有一直坚持的,就算它是一件很小的事。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区域战事的起始,战争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世界各地,日军频频的战胜和国军的节节败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的心也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1937年7月7日,日军以己方士兵失踪为借口发动了卢沟桥事变,中国抗日战争由此全面爆发。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区域战事的起始,战争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世界各地,日军频频的战胜和国军的节节败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的心也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与在德国柏林军事学院不同,在美国我没了任何组织的约束,可是大洋彼岸的亲人和我爱的祖国时时刻刻都在牵挂着我的心,于是在10月份我匆匆完成了学业后便立即选择了回国。登机的时候我的教官弗兰克说我留在美国或许是更好的选择,他们会派人把我的家人接到美国,但这也意味着我必须要加入美国国籍。

  我拒绝了,并不是我有多么伟大,而是这么多年以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总是要有所坚持的,哪怕它是一件很小的事。

  或许我的祖国很落后,或许她有各种的不好,但她始终是我的祖国,那里有我的家人,有我的家,这样便足够了。

  告别了弗兰克,就这样,我踏上了回国的飞机。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拉开了序幕,飞机的航线需要绕道很久,长长的旅途让我在不断的回忆和总结着我这二十多年来发生的故事。

  我从小出生于一个富商家庭,我父亲曾经参加过北伐战争,但是面对后来蒋介石发动的白色恐怖,加上我父亲所在部队被打散了,他就回了南京,做起了买卖,自此之后再也不愿提起战争和国事。

  我父亲参加北伐战争的时候我还正值幼年,我的父亲是南京本地人,我的母亲却是地地道道的杭州女子。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大病去世了,等到父亲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我眼中慢慢的恨意。

  我想,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有了隔阂。

  那个时候我只有五六岁般的年纪,依稀记得我的母亲是个温文尔雅的江南女子。母亲死后我的父亲没有多说什么,把我送到了一个地方便直接奔赴了下一个战场。

  我从来没有上过学堂,虽然我们家一直有这个条件。以前都是母亲教我识字、教我读书、教我唐诗,可是现在母亲没有了,那时的我虽然并不清楚那意味着什么,但心中确实充满了悲伤和疼痛。

  最爱我的那个人,没有了。

  就这样,我被送到了母亲的老家,杭州的一个小镇上。我看到了一个慈祥的老头和我父亲在交谈着什么,随后我的父亲就离开了。

  当时我并没有哭闹,因为我觉得那个坏人走开了最好,母亲的离开让我把所有的恼怒全都赖在了他的身上。

  那个老头牵起我的手带我走进了一个院子,等待我的是一个穿着麻布练功服的老人和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和我母亲一般年龄的女子,她牵着一个和我一般年龄的小女孩。

  后来的十余年里我便住在了这个小院里,领我走进院子的黄老头每日都会教我下围棋,穿麻衣的老人则是教我学习各种功夫,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则是教我数学,而那个像我母亲的女子则教我国学并且照顾我的生活。我一直把她当作了我的母亲,“她一定是上天赐给我的母亲”我心里常常这样想到。

  整整十余年,我都在重复着这些事情,每天仿佛都一模一样。开始还有点新鲜,年纪小也便忘记了失去母亲的悲痛,可等时间长了日子也便枯燥无味起来,每每想起母亲那慈爱的脸,心中的疼痛便会再次被牵扯起来。

  好在有她。她是洛姨的女儿,因为比我晚出生两个月,每次她都会叫我哥哥,我跟洛姨学习国学的时候,她也会一同学习。我练习功夫的时候,她会给我那毛巾帮我擦汗。每次做错了数学功课被先生骂得狗血喷头,她会在一旁偷笑,先生打我的时候却又会哭鼻子求先生不要打我。我独自没日没夜练习围棋手筋的时候她会摆一盆向日葵在我的窗台,我总是嘲笑她明明知道又不会结果,还干嘛种向日葵。她不搭理我,只是接着摆弄她的向日葵。

  悲伤的时候,迷惘的时候,难过的时候,总有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从不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我。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的父亲这时已经退下来经商有几个年头了,靠着一帮在军队里认识的朋友,他在南京混的很不错。但是他一直没有来看过我,哪怕一次,一次也没有。

  有一天他突然来到了小院,又是一阵交谈。就像当初那样,他从来没有在乎过我的态度,我就被带离了那个地方。

  无论我怎么反抗,似乎和十几年前一样,都显得很微不足道。

  回到南京,我被告知我要和一个人订婚。订婚的是我父亲以前的一个战友,我没有反对。订婚那天,原本温和的我到了那里直接掀了桌子,“我没想过和你结婚。”

  那个女孩惶恐的看着我,然后默默流着泪。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其实我也并不是生那个女孩的气,我是生我父亲的气,最重要的是我在生自己弱懦无能无法反抗的气。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反抗下去,坚定下去,但很显然,为此我付出了代价,父亲二话不说直接把我五花大绑然后派人把我押送回家。

  婚还是定了下来。

  我对此嗤之以鼻,只要我不同意你还能怎么着?

  我坚持到底的反抗态度换来的是父亲更加强硬的回击,直到有一天,我的父亲突然把我叫去了书房。

  “如果你真的想要自己为你的婚姻大事做主,办好一件事,我便答应你。”

  “只要办好这件事,我真的可以为自己做主?”

  “没错,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

  “到底是什么事?”

  “加入中国宪兵。”

  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当时一直持反对态度的父亲突然性情大变,为什么他当时笑的那么像只老狐狸。

  没错,当时没有一点社会经验的我,就这样被父亲骗进了当时中国最厉害也是最为神秘的部队——中国宪兵。

  补充说明一下,这里没有之一。

  到了那里后,我才明白了这件事到底有多难,那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无数个从各地军队中选拔出来的精英,这是在精英中挑精英,而我作为一个非军人进入选拔,在当时显得无比奇特。好在当时所有人统统没有军衔,在那里没有人会在乎你是谁,你的过去,你有多深的背景,唯一能够证明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实力。

  而在那以后,我渐渐发现了我来这里好像不是偶然,我从小学习的东西也不是偶然。每个事物都有它存在的原因,每件事情也都有他发生的原因。

  我凭借着小时候打下的牢牢地基础,很多应该走的人走了我没走,很多不应该走的人走了我还没走,很多应该被留下来的人没有被留下来,但我却又留了下来。但当时的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后来才知道这支部队是多少人为之神往和羡慕的。

  中国宪兵的前身源于北伐战争中叶挺的“铁军”,我父亲曾是其中一员,他也正是因此才有机会把我送入部队进行选拔。这支部队是蒋介石从200多万的军队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最终筛选出来了8000余人的卫队。1933年的时候国军政府和德国的关系日益密切,在蒋介石的邀请下,希特勒秘密派遣纳粹冲锋队王牌教官勃罗姆来华,秘密进行中国宪兵的训练工作。

  于是,在德国教官的残酷考验下,8000人变成了4000人,我凭借着超高的作战能力和指挥能力,再次留了下来,不知道应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我会讲五国语言,分别是中文、英语、俄语、德语和日语。这还要感谢洛姨——她教的国学内容很宽泛,不仅有古代的现代的,还有中国的外国的,而我也很好的展露了我的语言天赋。

  所以在军校里面的学习中,我和德国教官存在着非常好的交流,但是我也没有想到,语言的交流会导致另外一个我不想看到的结果。

  我在军校学习两年之后德国教官便准备回国,回国也就算了吧,我就请教官们喝了喝酒表示祝福,教官们很开心也对我作出了回应,说我们要带几个人回德国进行更好的军事学习,好让以后的中国军校能够有更出色的教官。

  我给教官倒了酒,说带个人回去好啊,然后喝的是天昏地暗。教官们在我倒下的前一刻告诉我他们要带我回德国。

  那我就不干了。

  但是正所谓一如侯门深似海,军令如山,我不得不去德国。

  欲哭无泪,欲笑无声。这是我当时的感受。

  走之前我先回了趟杭州,那个几年来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院子还是那个院子,安静、祥和。

  我走进了院子,一个女孩站在院子里的瓜藤下正在给花浇水,听到动静转头向这边看过来,整个人便呆住了,水壶也掉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淌在脸上。

  “哥哥——”她上前走了两步喊道。

  “洛神——”再苦的训练我都没哭,听到她叫我哥哥的一瞬间眼里酸酸的再也忍不住了。

  “哥哥——”她哭着飞扑到我的怀里,无论我怎么说就是不松手,只是不断的叫着哥哥。

  小时候觉得有些事情只要自己愿意就一定回去做,长大了才知道那是骗人的,心想事成是很少的,事与愿违才是常常会发生的事。

  看过了从小到大教育我陪伴我的每个师父,离开的时候我把一个玉佩戴在了洛神的脖子里,那个玉佩是我母亲的,虽然我母亲出身于杭州的名门贵族,但是那个母亲一直贴身佩戴的玉佩却并不怎么值钱。我告诉她自己可能要出国好几年,然后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要不你就嫁人得了。

  她摇摇头趴在我的怀里轻声说道:“无论多久,我都等你回来。”

  后来在德国和美国留学期间,和无数的各国精英竞争的时候,每每到了撑不住的时候,我总能想起这句话,在遥远的大洋彼岸,还有一个女子在等着我,我一定不能放弃。

  教我功夫的张老头喜欢喝酒,而且生性不羁,小时候我会经常偷喝他的酒,与其说他是我的师父,更不如说我们俩是忘年之交。教我围棋的黄老头则是一个平和的老人,平时很慈祥,可一旦坐定下棋,便像彻底换了人似的,变得严肃而镇定。可是我唯独没有叫过他师父,因为他说我天资愚钝,怕我输了棋丢了他的名声,但我心里一直把他当作我最尊敬的老师。教数学的李先生则是一个很严厉的人,准确的说是非常严厉。每次我做错题目便会挨板子,他对我的要求很高,不允许错任何题目。相反,洛姨则是像母亲一样对待我,不仅教我国学,更重要的是教会了我如何生活和做人。

  但这所有的一切,都要说再见了。

  离开的时候我不让洛神送我,可是她却一直抓着我的胳膊不放,最后我擦干她的泪告诉她再哭可就真没有洛神那么美了,她听了反而哭的更加厉害。

  两年前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她也是这般模样。

  我扯开她的手,上了军车,努力不回头,可再怎么努力眼里的泪也停不下来。

  “哥哥,我会一直等你的,一直——”当时的街道上人们都诧异的看着一个女孩追着一辆军车喊着这句话。

  车开走了,她摔倒在地上,眼神却一直盯着军车消失的地方。

  洛姨站在门口捂嘴痛哭,张老头和黄老头他们两个没有说话,摆摆手便进了小院,唯独李先生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

  “世上汉文十万字,唯独情字最杀人。”

  在路上我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回一趟家。那天晚上我和我父亲喝了很多的酒,我没说我要解除婚约这样的话,他更是一言不发。

  第二天离开的时候我见到了和我定亲的那个女孩,女孩很漂亮,是南京本地人,但我对此谈不上多少好感。

  “你还是趁早嫁给别人吧。”

  她笑了笑没有作声,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

  就这样,告别了所有人,我踏上了异国之旅的征途。之后我在德国柏林军事学院进修了两年,后来我又辗转各地经过了很麻烦的证明才获得了去美国西点军校的资格,我就这样又在西点军校学习了将近两年,中日战争就全面爆发。

  看着窗外黄昏时橙红色的霞光,我的心里轻轻的颤抖着。

  我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犬啸山河 末世之我有仙源 遮天之太上无极 炼体十亿重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爱豆,请自重 剑神从签到开始 大唐不良人 电竞大神来solo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