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情悄然 第3章 失去一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她没办法任凭着他如此野兽般的linhru,丧失了清清白白,那也代表中国着她丧失了所有。向来以来她把自己的清清白白保护的很好,但昨天为了切记与一个从来不都也没见过面,不明白是丑还一向以来她把自己的清白保护的很好,但今天为了不要与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不知道是丑还是美的男人订婚,她做了一个可怕的决定,如果她知道跟自己订婚的那个人是谁的话,也许她会后悔做今天的这个决定。。...

梦断情悄然

推荐指数:10分

《梦断情悄然》在线阅读


她只能任由着他如此野兽般的linhru,失去了清白,那也代表着她失去了所有。

一向以来她把自己的清白保护的很好,但今天为了不要与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不知道是丑还是美的男人订婚,她做了一个可怕的决定,如果她知道跟自己订婚的那个人是谁的话,也许她会后悔做今天的这个决定。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结束,男人才从她的身上抽身而出。

施诗她很想起来,可是浑身酸痛的让她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房间里很黑,致始至终她都没有看清楚这个男人的长像,只是感觉他的声音很好听。

她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泪水顺着眼夹流进嘴角,是那么的苦涩,是那么痛苦。

床边传来穿衣服的身声音,不用用说都知道是那个男人在穿衣服,几分钟后,他的脚步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他走了出去也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施诗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的时候,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像噩梦般的再次向她袭来。

她以为他走了,不会再进来了,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不到几分钟的时候他又进来了,走到她的身边说:“怎么?是不是很爽,不要装作一付很委屈的样子,这一切不都是你要求的吗?我肯临幸你,证明是你的福气,还在那里一付半死不活的样子,做出来给谁看啊。”

施诗还是不说话,第一,她认为没有做解释的必要,第二,他们以后将不会有任何的牵连,说的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处。

正因为施诗一直都不说话,激怒了宫沫涵,他一把拽起她的头发:“怎么?别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清高,拿自己的身体来做交换,还在这里装什么装,不觉得你很恶心吗?你比那些整个粘在男人身边的那些不要脸的女人还要下贱。”说完用力一甩又把她甩回到了床上。

他把施诗说的一文一值,他就是在气她,气她为什么一声不吭的。

就算他这样说她,她还是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不要以为你不……”宫沫涵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只是看了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人,眼角露出的那种神情很是可怕。但随即便恢复到原来的模样,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冷漠的开口:“说。”

简短的一个字已经表现出他的冷漠与威严。

“老板,您要的资料都已经查到了,要不要马上送到你房间?”电话那头的人听宫沫涵的语气便已经知道似乎有些不对劲,为了防止惹他不高兴,他说话的时候都很是小心。

“嗯。”宫沫涵简短的一个字,然而他的嘴角则是勾起嗜血的笑容。点燃烟将修长的腿搭起,随即坐到沙发上等着文件内容送达。

接完电话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文件早已送到目的地,宫沫涵手中拿着文件,低头阅览,“速度挺快,看来你的办事效率越来越强。”

来人深知宫沫涵的为人,哪怕再怎么夸他,他也不敢太放肆,低头轻声的回答,“那是您给的时间够多。”

宫沫涵微抬头看他,脸上的神情一如既往的不变,“没事的话你先出事。”

不敢多说话,直接退出房间。

在退出房间之前,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躺着床^上的女人。

资料上贴着一张床上这女人的照片,他看了一会这女孩的照片,再看看床^上的人,接着往下翻着,然后施诗的个人资料全部都呈现在他的面前……

看着她的学历,再看看她的人际关系,嘴角的那一抹邪恶笑容一直挥之不去。

看到越后面,他的脸色瞬间就得阴冷,如暴跳如雷般,就好似从地狱里崩的撒旦般令人瑟瑟发抖。

接着,勾唇冷笑,“好,很好。既然是言子枫的女人,那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说完这些,宫沫涵哈哈大笑起来,原本被折腾的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的施诗被他这可怕的笑容给吓醒。

她害怕的坐起,用惊慌失措的眼神看着这个可怕的男人。

宫子涵眼神扫视了一眼,将手中的烟掐灭站起来往施诗的方向走去,然后狠狠的将手中的资料丢到她的面前,“你可知道你逃婚的对角是谁?”

施诗被他这话问得有些发懵,低头将那份文件拿起,当她看到未婚夫那一栏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像被石化般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手中的文件随之滑落而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订婚的对角是言子枫?”施诗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面被一道雷劈一样,空白一片。接着她尖叫出声,有种想要死掉的心。

宫子涵那邪恶的笑容再次传来,“老王,把我的dv机拿来,这次我可是要准备一份大礼。”

没过多久,老王便将宫沫涵所需要的东西交到了他的手上。

施诗看着一系列的动作,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是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宫沫涵走近她,原本之前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软,在看到她所有资料的那一刻便已经消失殆尽。

看着这一副无辜的眼神,他一点都没有为自己接下来做的事情感到愧疚,反倒觉得很兴奋。

施诗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注定要栽在这人男人的手里,在自己失去清白的那一刻她便已经做好一无所有的准备。再加来后面又看到自己未婚夫那一栏,她更加的绝望。

她的眼神深洞的看着前方,心里想,如果自己愿意接受事实,也许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一切的事情要怪谁呢?

当然是自己,现在一切已经太迟,她已无脸再面对言子枫。

“怎么样?是不是没有想到你的愚蠢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宫子涵那狂笑音调落入施诗的耳朵里。

她却只当作是耳边风,他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场噩梦,现在噩梦醒了,她也该准备离开。

不管是脸上,还是嘴上,施诗的表情中尽是如死人般的冰冷,目光中透着一股恨意,咬牙切齿道,“你做也做了,我现在是否可以离开。”

“离开?”宫沫涵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冷笑,“你觉得你落入我的手里还能走得了?”

“那你想怎么样?你是帮了我,可你却无情的夺走了我的身体,请问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非要我死在这里不成?”施诗咬着牙,不让自己此刻已经颤.抖的身躯表现出来。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脸面再去见言子枫,那么她只有选择离开。

离开这个让她失去所有的地方,去过自己的生活。

“死在这里?哈哈……”宫沫涵冷笑,他的冰冷的眸色当中透着危险的气息,“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让你死掉的,你不是问我想怎么样吗?看到我所准备的这些了吧,相信过不了多久你的言子枫就会收到我送他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礼物。”

施诗那美眸当中透露出恐惧,这个男人的话没有明说,但她知道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想要挪动身子向后躲,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整个人颤.抖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很好!看到你害怕,我很满意。”男人眼睛当中那股冷意袭击而来,接着施诗看到他那薄唇冷冷一笑,伸手将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

就这样男人整个人赤.裸裸的站在施诗的面前,就好似是在炫耀着他有一副迷.人的‘身材’般。

看到这样子的一幕,施诗再笨都知道接下来他想要怎么样。而她只觉得此刻自己的脸已经火烫火烫,像是被开水淋过般的难受。

她真的很想起来给他一个耳光,然后逃跑。

而她却不能,她知道只要一起来便会被看个精光,虽然已经失去贞操,但她并不想被这个男人给看到。

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只能什么都不做,任由这个男人摆布,因为此刻她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男人看她这一副表现,并不打算放过她,冷笑一声,向她走去。

再傻的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施诗原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真正的当事情要来临的时候她却退缩了,她想张口不停的喊。但也知道,哪怕喊破喉咙也不可能会有人来命她,更别指望这个男人会放过她。因此她放弃了呼救,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便可以离开。

一直都在等死的施诗一直都不曾开口救饶,正是因为这样,估计惹怒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面部有些狰狞,咬牙切齿的开口,“是不是很想知道接下来我会给你男人什么样的惊喜?”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觉得呢?你看到我准备好的这些设备没有?”

“你……”施诗自然是看到这些,虽说知道接下来做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她还没有想到他想做什么,不予以现会,闭上眼不再说话。



老祖宗在天有灵 从九龙夺嫡开始 风波未平 第五灵医 我是一朵寄生花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穿成大佬的反派小迷妹 龙神斗尊 破晓之曙光军团 狼啸游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