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传奇 《修真传奇王春林》完整版全文目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修真者传奇》王春林比较完整版全文目录带来您,修真者传奇讲诉了孤独的渭斌的故事,修真者传奇王春林摘选:一个人正全神贯注于某件事,突然有个女人刷的会出现在脑海里,怕是非要吓尿了不可以。但此刻的孤独的渭斌,却完全也没异样的感觉。就放佛这个叫作夏日的夜晚的女人原本就所以会出现,原本就始终站在这里似的。更有甚者对方说出来的话,足够多让人把下巴惊掉的话,孤独的渭斌听出来都像是是理所当然。...

修真传奇

推荐指数:10分

《修真传奇》在线阅读


《修真传奇》王春林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修真传奇讲述了孤独渭斌的故事,修真传奇王春林节选:一个人正全神贯注于某件事,突然有个女人刷的出现在脑海里,恐怕非得吓尿了不可。但此刻的孤独渭斌,却完全没有异样的感觉。就仿佛这个叫做夏夜的女人本来就应该出现,本来就一直站在这里似的。甚至对方说出的话,足够让人把下巴惊掉的话,孤独渭斌听起来都好像是理所当然。

一个人正全神贯注于某件事,突然有个女人刷的出现在脑海里,恐怕非得吓尿了不可。

但此刻的孤独渭斌,却完全没有异样的感觉。就仿佛这个叫做夏夜的女人本来就应该出现,本来就一直站在这里似的。

甚至对方说出的话,足够让人把下巴惊掉的话,孤独渭斌听起来都好像是理所当然。

这样的女人,此刻别说是自称魔法皇后,就算是她自称王母娘娘,孤独渭斌都觉得自己会深信不疑。

但是,就是这种自然,在这个时候,却是最大的不自然。

孤独渭斌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他做出的动作更是古怪之极。他的左手握拳放在腰前,右手的手背则紧紧地靠在了身后。

然后他就在夏夜的面前,垂下了头,弯下了腰,就好像是在施礼,一个从来都没有人见过的礼节。

不仅如此,孤独渭斌那没有表情的脸孔却隐然带着某种狂热,他的膝盖正在缓缓弯曲,似乎马上就要如同臣子般对面前的女王伏地跪拜。

夏夜平静的看着孤独渭斌,眼帘微微垂下,看起来似乎正等着孤独渭斌完成跪拜大礼,甚至爬过去亲吻她的鞋尖。

但就在孤独渭斌的膝盖即将触碰到地面的时候,夏夜微垂的眼帘却忽然一颤。如果孤独渭斌这个时候能够抬头看她一眼,就会发现她的身子在那一瞬间突然扭曲了一下。

孤独渭斌并没有抬头,但他的膝盖也没有最终触碰到地面。跪拜并没有真的出现,孤独渭斌的膝盖又慢慢绷直,然后是腰,是后背,是孤独渭斌的整个身子。

当孤独渭斌重新站直之后,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的双眼,豁然睁开。

"精神控制?用这样的方式打招呼可不太好吧?"

孤独渭斌睁开的双眼之中,之前的迷茫神色一扫而光。在充盈在周围的那种诡异的自然感,也就在孤独渭斌开口的同时,瞬间崩碎。

"你到底是谁?别再用魔法皇后这种鬼话来骗我?那个女人都已经死了一万多年了!"

孤独渭斌的目光,射向对面身罩碧绿的女子,这个自称夏夜,又自称魔法皇后的女人。只是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从来都没有过的忌惮。

孤独渭斌现在已经清醒了,自然知道刚才的自己受到了对方的精神控制。这样的魔法,孤独渭斌并不陌生。比如他的死灵魔法灵魂震慑,就有着类似的功能。

只不过,灵魂震慑只能扰乱对方的精神,伤害对方的灵魂,却还做不到控制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事。

想要做到真正的精神控制,以孤独渭斌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对付普通人都有些勉强。由此可见,精神控制对实力差距的要求有多么大了。

可是对方刚才,却是让孤独渭斌在完全没有察觉到得情况下,就陷了进去。即便他是个死灵法师,即便他的精神力远比一般的魔法师还要强大,他也没有生出半点抵抗之心。

只是在他的心里,还有着一个执念,也是唯一的执念,那就是今生今世的一切都要由自己掌握,再也不受任何人掌控。

就是这种灵魂最深处的执念,让孤独渭斌在失去本来意识的情况下,还能够近乎本能的去反抗对方的控制。

而到了最后,则是他体内那一点银色的怪异力量再次出现。在他的双膝碰到地面之前,让他最终清醒了过来。

银色力量的神奇,只有雅霏好像知道一些,但却并没有多说。如果不是有它破除了对方的精神控制,孤独渭斌刚才恐怕就已经跪倒在地。

而如果真的那样了,他的信念他的一切,恐怕都会立即崩碎。而那之后的他,不只是失去信心,甚至会失去活下去的意义。

孤独渭斌并不敢肯定,如果再来一次,体内的银色力量还不会再次自发的帮他。所以他现在注视对方的同时,全身的魔力和精神都已经提升到极限。甚至就连身体,都因为这种紧张而在微微颤抖。

对方似乎并没有再次发动精神控制或是别的什么攻击的意思,在孤独渭斌清醒过来之后,她的面孔就变成了一副思索的模样。

就好像,她此刻正在思考,要怎样回答孤独渭斌提出的问题。然而对方一开口,却并没有回答孤独渭斌的问题,根本就是自说自的。

"打破宿命之人,你果然与我生前所见到的一样,我的精神控制并不能影响到你。"

孤独渭斌却听得瞳孔一缩,因为他注意到对方的用词——生前!难道对方真的是那个魔法皇后?是对方死后的孤魂?孤独渭斌联想到能够以灵魂形态藏在他身体里的雅霏,忽然觉得在这个奇特的世界,好像还真的就不是不可能。

夏夜的话音并没有停顿,她仍然在轻缓但也清晰的说着。

"请原谅我用这种方式来对待我们一族的恩人,但只有这样我才能判断出,你是不是我所等待的那个人,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夏夜还在说话,孤独渭斌忽然伸出两只手,摆出个暂停的手势。

"停!你叨咕叨咕的在说些什么东西,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究竟是什么人?还有什么恩人,是在说我么?"

夏夜并不认得孤独渭斌的手势,但显然听到了孤独渭斌的话,真的没有在自顾自的说下去。

她的眉头皱起来,仿佛每次说话之前,都必须要回忆或是斟酌很久。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夏夜,也是魔法帝国的魔法皇后。只是,真的有一万多年了么?"

呼——

孤独渭斌长出了口气,能对话就好。只不过这个女人虽然强大的恐怖,但脑子却好像有些秀逗,现在才想起他刚才说过的话。

孤独渭斌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魔法帝国已经是上古时候的事情了,虽然记载不多,但已经过去了一万多年是肯定的。所以我才说你这个借口太假了,最好换个真的来。还是说,你只是个飘荡的孤魂?"

"孤魂么?"

夏夜又挑起眉毛,但除了这一点小表情,她的面孔就没有变过。让孤独渭斌都不禁怀疑,这女人如果不是面瘫,那就是天生不会笑。

"不,我不是孤魂,我是夏夜,也是魔法皇后,但又不真的是"

夏夜这句话与之前不同,她说的很快,也很肯定。虽然她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但却让孤独渭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就是她现在很痛苦。

紧跟着,夏夜说出来的话让孤独渭斌顿时就愣住了。

"我的确已经死了,如果你没说错,那么我确实是已经死了一万多年。而现在的我,只是生前留下的意识,并不是孤魂,而应该说是一个魔法生物。"

嗡——

孤独渭斌的惊讶让他感到自己脑袋里都发出嗡的一声。继承了科尔金的记忆,孤独渭斌掌握的魔法知识相当丰富。魔法生物这个词他并不陌生,只是却让他根本无法与眼前的夏夜联系起来。

所谓魔法生物,就是利用魔法,由元素构造出来的生命体。就好像魔法中的水元素召唤、火元素召唤,都能塑造出魔法生物。

但这种魔法塑造的生命体却并非真正的生命,它们并没有真正的意识。魔法生物的一切行动,都是由魔法师去控制的。

可是眼前的夏夜,单看外表也和水元素火元素之类完全不同,根本就和一般女子没什么区别。孤独渭斌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魔法师能够塑造出纯人形的魔法生物来。

更何况,眼前的夏夜分明有着自己的意识,能够判断,还能够跟他对话。打死孤独渭斌也不敢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么"逼真"的魔法生物存在。

完全不和常理的话,让孤独渭斌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对方。他现在真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抽空去看点心理学方面的书呢。要是掌握一些,说不定他现在还能帮这个强大但脑子却不好使的女人一把。

孤独渭斌觉得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夏夜似乎也觉得这样根本解释不清。

她睁着有些空洞的双目,望向孤独渭斌,忽然抬起了手。

"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还是这样告诉你,比较方便。"

在夏夜抬起手的同时,孤独渭斌就感到身子忽然一凉。有了之前的经验,再加上早有准备,他一下子就明白这是对方的精神力再次侵入了自己的身体。

"又突然动手!"

有所察觉,也有所准备,但却根本没用。孤独渭斌在夏夜的面前,就好像一个完全没有防备能力的孩童。只是一瞬间,孤独渭斌眼前的一切都变化了。但和之前被精神控制时不同,这时的孤独渭斌只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脑子缺还是清醒的。

一个古朴的殿堂突然出现在孤独渭斌眼前,他瞬间就明白这是夏夜送进来的信息。他有心要摆脱这种让人相当不舒服的状态,却根本做不到,只能被动的接受。

仿佛是当初接受科尔金的传承时一样,孤独渭斌再次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起了一场生动的电影。

他首先看到的,就是古朴殿堂之中,一个身罩华丽长袍头戴金质面具的人正在呵斥着一群跪伏在他面前的魔法师。

能够认出是魔法师,是因为在这个画面之中,那些所穿的衣服就和孤独渭斌现在所穿的十分相似,明显是法师袍。只不过他们的身上都没有佩戴魔法师徽章,孤独渭斌并不能知道这些魔法师都有着怎样的实力。

而虽然听不到声音,但看那些魔法师战战兢兢的模样,孤独渭斌也能猜测到,他们此刻应该是被那个戴面具的人呵斥着。

很快,这些魔法师们再次跪拜然后离去。那个戴面具的人迎面向孤独渭斌这里走了过来。

孤独渭斌心中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此刻他只是在看一段历史。这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看得到他的,这才心中稍安。

但他同样感到疑惑,这个人到这边来,是做什么呢?

就在孤独渭斌这样想的时候,视角似乎突然转换了,他的视线已经从那个人的身后向前面望去。

只看了一眼,孤独渭斌就看清了这个人是站在什么面前,却也更加的疑惑。

因为在这个人面前,并是有其他人存在,而是竖立着一面镜子,一面相当大的镜子。

也就是说,孤独渭斌刚才是以这个镜子的视角看到的一切这实在是相当的诡异

就在孤独渭斌的眼前,镜子中映照出这个人脸上的金质面具。

紧跟着,孤独渭斌就看到他将面具摘了下来。让孤独渭斌吃惊的是,这个地位非凡,让大批魔法师在他面前都只能匍匐的人,竟然是个女人。

她精致的面容就映在镜子里,而这张脸

孤独渭斌一下子认出来,正是那个叫夏夜的女人。

"难道难道这个人就是真的是魔法皇后?"

前后联系起来,大批跪倒的魔法师,那膜拜帝王的模样,还有这张脸,还有夏夜曾经说过的话,这样一个猜测自然而然的出现在孤独渭斌的脑海之中。

紧跟着,更让孤独渭斌惊奇的事情出现了。

镜子里映照出来的影子,就在这个时候缓缓扭动,然后从镜子中钻了出来。

孤独渭斌心里一寒,脑子里刷的掠过一个念头。

"我靠,贞子啊!"



你跑不过我吧 晚风不似你 传奇1997 苍穹决战 泡面首富 绍宋 抗战之战神李云龙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重生之都市魔尊 窃国少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