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6小说 《3366秦立楚紫檀》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3366》秦立楚紫檀小说比较完整版免费深度阅读这里有!《3366》讲诉了秦立楚紫檀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故事,3366秦立楚紫檀小说节选:以秦立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听将近那三人说的话?但他并也没说什么,这一次开往青省报名参加比赛,从现在的就,时间还多的是。...

3366小说

推荐指数:10分

《3366小说》在线阅读


《3366》秦立楚紫檀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3366》讲述了秦立楚紫檀跌宕起伏的故事,3366秦立楚紫檀小说节选:以秦立的实力,怎么可能听不到那三人说的话?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这次去往青省参加比赛,从现在开始,时间还多的是。

以秦立的实力,怎么可能听不到那三人说的话?

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这次去往青省参加比赛,从现在开始,时间还多的是。

他会陪着这些人慢慢玩。

会场的地点在青省省会城市,江市。

而此次参加比赛的,有十个城市,其余一些没有参加的则是够不到标准。

十个城市夺一个冠军,并不算简单。

“主办方给所有的参赛方,都准备了住宿的地方,一起在一个大庄园住。”谭成辉说着,“咱们今天上午到地方,先吃顿饭歇歇脚,明天一早去选石头。”

“选石头的时间有两天,后天选完之后,晚上便切石分晓结果。”

说着谭成辉看向秦立:“赌石方面,我主要是相信你。”

秦立点头。

老徐听到这句话,脸色骤然阴沉,瞬间双拳紧握,眼中的怒气更胜了一些。

王杰二人眼中也满是不屑,却没有说话。

当天中午他们坐飞机到江市,由专人负责接机,到了庄园不远处将他们放下。

“几位往里走就是庄园,我还有别的客人要接,里面有人接替我。”

司机放下秦立四人转身就走。

此刻四个人站在原地也看向前面。

偌大的庄园围墙高耸,有点像京城的紫禁城的红墙大院。

“走。”谭成辉一马当先带着几人往里走,此刻来往的行人不少,今天来此的都是参赛选手,和邀请嘉宾。

一些观看比赛的,估计要后天来。

秦立也正打量这些参赛的人,突然一阵喧哗声传来,众人不由自主看过去。

只见转弯大门旁边,呼啦一大群人围了上去,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大声喊着叫救护车!

秦立此刻正好走到跟前,听到这声音,皱眉走过去。

“秦立,你去做什么?”谭成辉拉住秦立的胳膊疑惑,“我们从这里进去。”

说着他指了指大门口内。

“我知道,你们先过去,我去旁边看看。”秦立甩开谭成辉的就要过去。

“诶!那可能就是讹诈!”谭成辉无语,看着秦立的目光犹如看见二傻子。

但秦立此刻已经走了过去,见此他也不好意思离开,只好跟着秦立过去,他倒想看看,秦立过去能帮上什么忙!

老徐三人从头到尾却没有动,眼中满是冷笑:“有病,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还去管别人。”

“就是,我们先走吧,挑个好点的房间住。”

说着三人就直接离开了。

而此刻秦立已经挤到了人群中,便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躺在地上,脸色张红呼吸困难,起身体之上,竟然还有着丝丝黑气!

又是黑气!

秦立瞳孔骤缩,刚要上去,便看到一个女孩走上前:“我是医学院的学生,请让一下,我要给他做心脏按压!”

秦立见此,连忙开口:“不行,这老者不是普通疾病,不能用心脏按压!”

秦立话音一落,周围人都看了过来,满脸都是疑惑,而那女孩则是一脸的冷笑和鄙夷:“你是医生吗?你懂医术吗?不懂就别瞎说!”

“这老爷爷马上就要昏死过去,不用心脏按压,难道要让他自己好吗?开玩笑!”

女孩说完,不管秦立的话,抬手就按了上去。

秦立赶紧去阻止,却还是晚了一步,下一刻就看到那老者骤然在女孩的按压之下,一口血鲜血突然喷出来,而后昏死了过去!

一瞬间,整个场地都是一片寂静。

站在外围的谭成辉也愣了,他刚刚听到秦立说不能按压的时候,心里也满是冷笑,暗道这小孩真是有点不懂装懂,甚至对秦立的印象都有些变差了。

但是现在……

“我说了不能按压!”

秦立上前赶紧拿出银针,十几根银针,快速扎在老者身上,远处看去,犹如八卦图一般!

那女孩还在懵,她不明白为何不能做心脏按压?

“怎么会?为什么?”

而转头她看到秦立给老者身上扎针的时候,顿时跳起来:“你在做什么!这是病人,不是你的玩具!”

但是下一刻她话刚出口,周围有人突然指着老者大喊!

“啊!活了!”

女孩瞬间愣了一下,抬眼就看到被她差点按死的老者,此刻面容红润,已经睁开了眼睛。

什么?

怎么可能?

这……

“神了!”

“就是都被按吐血了,这小子又给救活了!”

“太厉害了!”

一时间,周围响起来铺天盖地的巴掌声,一个个看着秦立的眼中满是赞赏。

而那女孩此刻一脸震惊与羞愧,刚刚她说什么?

秦立不是医生不懂医术?

不懂医术人家能会针灸?

女孩咬了咬下唇,一时间无地自容,被她骂狗屁不懂的人,此刻却将她差点按死的人救活了!

看到这里,女孩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

“对不起……”女孩咬牙,低声道歉,而后转身离开,她没有脸面再留在这里了!

秦立将银针全部拔掉,想要回答那女孩的时候,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而此刻外面已经来了救护车。

还有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着急忙慌的跑过来,一把推开秦立将老者扶起来:“爸,你怎么样?怎么好好的晕倒了?”

这老者是其父亲,而他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出事?

秦立见此也不再停留,人好了便没事了,当下他走出人群朝着庄园走去。

而谭成辉这时也跟了上来笑道:“好小子,没看出来啊,你还会医术?。”

“我本身就是中医,有自己的医馆,那老者的病我也见过,正巧会治。”随口说着,秦立和谭成辉走进庄园。

而此刻被秦立救治的老者,此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在他旁边的年轻人,皱眉看着化验单:“没有查出任何症状,您怎么突然晕倒了?”

老者笑了笑:“年纪大,身体不好很正常。”

“不应该啊。”年轻人叹息。

这年轻人名叫江均,而这老者则叫江利民。

江家是这青省江市的第一家族,也是此次勒令举办此比赛的家族,更是最大投资商。

也就是说,这场比赛的输赢,若是攀上江家这根大树,实力再差也能拿个前三!

“今天救我的那孩子,你找到了吗?”江利民换下病服,没病他不喜在医院待着。

“今天来的不是嘉宾就是参赛者,很好找,我已经派人去了,找到就给您带来。”江均眸子眯了眯,他总觉得事情不简单。

怎么这么巧他不在的时候父亲晕倒了,而又那么巧秦立出现了。

该不会那个小子是哪个和他有仇的手下吧?

想到此,江均心中闪过一抹杀气,一会找到那小子,他且将其给灭了算了!

只要威胁他父亲生命的人,他绝不留情!

秦立还不知道,自己的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他此刻正将屋子给收拾好,下午谭子衿和楚清音就过来了。

到时候楚清音肯定要跟着他住。

“在此之前,去场地看看吧。”秦立放下手中的行李,锁上房门就朝着外面走。

但刚走出大门,他就发现被人跟踪了!

当即,秦立快步朝着远处跑去!

后面追着秦立的二人一愣,赶紧加快步子,等他们再看到秦立的时候,发现已经站在一个小胡同内,而秦立正背对着他们站着。

“有事?”秦立淡淡开口。

“秦先生是吧?你救了我们老爷,少爷说让我们来找您过去谈话。”那二人语气并不友好。

秦立皱眉:“不用了,老者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哼,秦先生,我劝你还是过去一趟。我们少爷这是请你,若是你不答应,我们只好带你走!还有少爷让我们告诉你。”

“江家,你惹不起,你的团队若是想要胜出比赛,就不要忤逆少主的话,否则,江家一句话,你的团队,将从此无缘珠宝比赛,甚至在珠宝界永无出头之日!”

秦立眸子赫然冰冷,他转头看向来人:“哦?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口中的少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他自己无所谓,但绝对不能让谭记跟着他受无妄之灾。

而且,暂时看起来这些人对他没有杀意,秦立当即跟着走向远处。

大约十分钟,他在一个茶馆停下,面前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年。

青年看到秦立的时候,突然皱了皱眉,他发现秦立身上,没有丝毫的杀气。

奇怪?

难道是他想错了?

“你就是救了我父亲的人?”

秦立点头:“正是。”

“我父亲点名要见你,在楼上,跟我来。”江均说着,嘴角一勾,“别耍什么花样,否则我让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秦立微微皱眉:“江少爷何意?既然不愿意见我,又强迫人带我来做什么?我干脆不进去的好。”

说着秦立就要转身。

“你敢!”江均脸色一冷,心中一片疑惑,这小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难道这小子真的不是对手派来的?

那为什么正好出现在门口?

“我问你!”江均面色阴冷,“你与周家什么关系?”

周家?

秦立一脸懵逼:“我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个姓周的。”

江均眯眼:“那你为何会救我的父亲?”

“我是中医。”秦立看傻子一样看着江均,“来参加比赛看到了,举手之劳罢了,没有为什么。”

这下轮到江均愣了,搞了半天,结果是他多心了!

瞬间江均的耳根就红了起来:“抱歉。”

秦立不知道他为什么道歉,但看着江均一脸猪肝色,他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小均,人来了?”

这时江利民的声音突然传来,而后人影走近,当看到秦立的时候,顿时喜笑颜开:“年轻人,多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

秦立当即看过去,刚要开口,却当他看到老者的时候,眉头赫然皱起!

这黑气……怎的比上午见得时候,又严重了几分?

“怎么?”看到秦立在打量自己,江利民疑惑,“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秦立皱眉:“实不相瞒,您的病情,我今日并没有彻底清除,只是帮您暂时压制而已。”

什么?

“没有彻底清除?”江均愣了,“你为何不彻底清除?”

秦立瞥了眼江均:“此病出在老先生自己,我无法根除。”

江利民愣了:“年轻人所为何意?”

却听秦立缓缓开口:“想要彻底根除此病,您需要扔掉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江均满脸焦急。

“敢问江老先生,最近是否有收到什么宝贝?”秦立缓缓开口。

江利民立刻沉思,下一刻他愣了一下:“有!一个玉枕!”

秦立眸子闪了闪,再开口的话,让江利民和江均二人瞬间浑身发寒!

“这玉枕,应是从死人墓穴中拿出,长时间使用,可置人于死地,您要扔的正是这玉枕!”



情人我来当 我家灵兽有点怪 月老家的小徒弟 君非良配 末世之冲破黑暗 最后一代邪帝 重生地球成道祖 一剑画天 万古第一仙婿 恋爱吧仙祖大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