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甲 第二章 鸱枭来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月啸天叫道:“门主是鸱......”  月啸天挥挥,制止了月民峰的话语,对他点了点点头。接着看了五位堂主几眼,冷冷道:“我们回去看一看。”  丁昊赶回来门中之时,看见月啸天了带人立在天井院。丁昊没敢盲目亮相,凭靠着超群的敏识和经验他明白来“该来的终于要来了,也许这不过是个小小的前奏吧!人欲与天争寿,可笑啊可笑!”月啸天自言自语道。。...

鼎甲

推荐指数:10分

《鼎甲》在线阅读


  月啸天隐隐感到心里有些烦躁。白天在炼鼎洞查看火候,提纯金汁花费了很大的心力,可能是太疲倦了吧。月啸天心想。刚欲到书房小坐歇息,突然看到庭院上空炸裂开一团紫焰,三声鸱鸣紧随而至。在宁静的月隐门上空撒出一息危险的味道。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也许这不过是个小小的前奏吧!人欲与天争寿,可笑啊可笑!”月啸天自言自语道。

  月啸天赶到花厅时,五位堂主已经闻声而来,等候在厅廊间。补月堂堂主月民峰抢先一步对月啸天喊道:“门主是鸱......”

  月啸天挥挥手,阻止了月民峰的话语,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五位堂主一眼,冷冷地道:“我们出去看看。”

  丁昊赶回门中之时,看到月啸天已经带人立在天井院。丁昊没敢盲目现身,凭靠着过人的敏识和经验他知道来人也正在自己身边潜伏着。四下观望了一遍,看到院中的一株古槐,思忖了一下,丁昊慢慢地将身体隐附上去。

  月啸天对月民峰使了个眼色,月民峰微微一颔首,朗声说道:“故人来访,何不现身一见。如此藏头露尾,鬼鬼祟祟想来不是鸱枭城的一贯作风吧。”

  “呵呵呵呵!鸱枭索命,有死无生。”随着一串清脆的笑声,三道黑衫黑巾的人悄然出现在天井院中。只见为首的一位道:“既然各位认出了我的身份,隐藏也没什么意思了。这面巾戴着还真是不舒服,索性也去了吧。”说着摘下了黑巾,一张如媚如丝,恬美雅静的脸蛋顿时显露在众人面前。

  丁昊也不由的惊艳,这女子的美和月白,湘雅不分轩轾。月白的美是种淡淡的柔美,仿佛乡野的幽兰。湘雅美的冷艳,美得让人憔悴,如同三春的白梨花。而眼前的这个女子是张扬热烈,如火如荼,肆无忌惮的美就像沙漠玫瑰一样。

  这时只见她笑盈盈,俏立立的走上前去,轻启朱唇道:“慕容宛若代家父向月门主和各位问好。”

  月啸天刚要回礼,残神堂堂主月钧城却已经冷哼一声道:“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派头到是不小。我还当是慕容迪那老鬼来了呢,等了半天,原来是个小的。我看你问好是假,找麻烦才是真的,黄鼠狼给鸡拜年......”

  “钧城。”月啸天听残神堂主越说越难堪,轻轻喝断了他。转身对慕容宛若道:“慕容姑娘远至月隐门,鸣鸮示警,想来不是只为问好而来吧?”

  慕容宛若笑脸不改,笑意不减的说道:“月门主,神韵风采果然与众不同。不像什么阿猫阿狗的学了个三脚猫的功夫,就以为了不起,好像天下他最大似得,到处指派这个黄毛,那个丫头的。”

  月钧城刚要发作,忽然看到月啸天的眼神,心里一惊,存想:“小丫头好高明的手段,差点着了她的道。”于是,将愤怒隐忍在眼底。

  月啸天缓缓问道:“不知慕容姑娘至此所为何事啊?”

  慕容宛若感到一阵意外,眼波一闪,堆上笑意,“月门主真是快人快语,既然门主相问,宛若也不好一再相瞒。家父性好猎奇,常慕古玩异宝。近日传闻月隐门勤四年之功所铸之鼎,即将工期圆满,家父欣喜若狂,食之无味。特命宛若来此,和月门主商讨一下,借给家父鉴赏几日,也让鸱枭城的诸位奇人异士一睹为快,家父有意令手下照工冶炼一具。不知门主能不能答应宛若呢?”

  丁昊仔细听来,这个叫慕容宛若的话说的好听,却是软中带硬,原来是为了金鼎而来。不知道门主会怎么打发了这些人。

  “慕容城主,也太心切了吧,尚有三个月未能成鼎,真是有劳姑娘远来一趟了。如果慕容姑娘不嫌简陋,不妨在我月隐门歇息一晚,养足精神好明早上路。”月啸天缓缓地说。非不得已,在鼎未成之际他是不会动手的。那样只会多树强敌,怀璧其罪,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看来月门主是无意借鼎了?”慕容宛若笑问道。

  “不借就是不借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补月堂的易大通跳出来,对慕容宛若斥道:“你鸱枭城仗着人多势众,小爷我可不怕你。别以为你们鸱枭城是多么了不起的地方,小爷我还不放在眼里呢。除了一帮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你们鸱枭城还有什么干净人。”

  陡闻此言,慕容宛若的如花笑脸顿时冷了下来,“月门主,月隐门的弟子都是这样待客的吗?”

  “大通,还不向慕容姑娘道歉......”“不用了!”月啸天刚想让易大通向慕容宛若赔不是,却被慕容宛若急言拒绝。月啸天想,此事恐怕不能善了。

  丁昊在色温气平的对话里,听到一丝阴狠。他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小心的环伺着鸱枭城的人,准备随时挺身而上。

  这时只听慕容宛若对身后的一个蒙面人说道:“今日,有人侮辱了我鸱枭城,请大师出手帮助月隐门教训一下。”

  也不见那蒙面人说话,他很快的走上前去,指着易大通做了个‘请’的动作。

  易大通望了一眼门主和师傅月民峰,得到了默许之后,大步跨上前去,双手抱刀,回敬一礼。猛抽一口气,举起补月刀,沉声喝道‘斩’。

  那蒙面人一直冷冷的凝视着易大通,等易大通的刀将要劈在他身上时,他忽然动了,也不见他怎么挥的掌,丁昊只觉眼前一花,易大通整个人已经被远远的击出一丈开外。

  “黄烟掌!你是小弥勒宫的黄烟头陀。”杜渐堂堂主月慕华一口道破了这个蒙面人的身份,月慕华一边帮易大通止住伤口,打通震散的经脉,一边回过头看向慕容宛若身后的另一位黑衣蒙面人,“这位想必就是和黄烟头陀秤砣不离的黑纱老尼了吧。”

  “哈-哈-哈-哈,不错,正是本尊!”黄烟头陀笑完,回头对黑纱老尼说道“婆娘,看来咱们也不用再蒙着这鬼玩意儿。啧啧,月隐门也算是百年大派了,怎么门下弟子都是如此的不济事,连本尊一掌都接不了。”

  老尼接口道:“贼汉子,你当月隐门是我们鸱枭城啊,出来一个都是拔尖的高手?”

  “月隐门也不过如此,徒有虚名罢了。”黄烟头陀,竟然越说越狂,最后竟然指着月啸天的鼻子说道:“月啸天,你要不要上来比划两下啊,当年我只是败在你师傅月重阳手下,他竟然废了我五成功力,幸好,我逃命到鸱枭城,在慕容城主的帮助下,我才得以恢复功力,今日索鼎是真,雪耻也是真。你就等着看我夷平你月隐门吧,哈哈哈哈——”

  立在照兰堂堂主月云芝身后的湘雅,在激烈火爆的空气里突然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他的,难道他也在这里吗?

  丁昊意识到,自己该出手了。趁你疯,要你命。丁昊缓缓的解除身体和古槐的联系,将身体虚幻在无边无际的夜色里。黄烟头陀突然回头,眼中闪现着警觉之色。丁昊初始以为他已经发现了自己,刚准备跳身出来,转头发现慕容宛若正对着黄烟头陀使用唇语。笑话,唇语可是夜香堂的必修课啊。丁昊很快便明白了黄烟头陀的警觉,原来实情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功力,只是刚刚恢复了七成而已。但是丁昊明白,虽然是七成,那也不是他所能应付了的。

  丁昊看到慕容宛若让黄烟头陀假意攻击月啸天,乘机取了武功最弱的月寒山的命。就算杀不了月啸天,也得让月隐门消失一份力量。

  这个慕容宛若看上去不比自己大,可心计竟然如此狠辣。以后要是跟她打交道,不知道自己又有多少胜算,丁昊心中估摸着。最后算下来的结果却让丁昊出了一身冷汗。丁昊紧紧神,手里紧紧的握着漆黑的匕首,眼睛死死的扣在黄烟头陀的身上,脚下步行也是一米轻于一米。长久的训练和猎杀的经验告诉丁昊,机会就在这个时候。

  黄烟头陀刚转过身,抬手刚要向月啸天出掌的时候,突然感觉手腕一疼,黄烟头陀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掌已经被齐腕割下,‘吧嗒’一声落在地上,殷红的鲜血沿着腕部汩汩而出。黑纱老尼见状,赶忙跑上去给他点穴止血,敷药包扎。突然耳中传来冰冷的声音。“辱我月隐门者,杀无赦!今日断你一掌,聊作惩戒。如有再犯,立杀不赦!”等黄烟头陀想要看清楚说话的人时,由于失血过多,昏死过去了。

  丁昊的突然出现和黄烟头陀的倒下,令两方的人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还有丁昊那冰冷绝决的语调,让人感觉自己仿佛就置身在死神的镰刀之下。

  慕容宛若第一个回过神来,盯着眼前这个英俊而冷血的杀星冷冷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和鸱枭城为敌,你知道你会有怎样的下场吗?”

  “月隐门徒,夜香堂下,丁昊。”丁昊的回答依然是不带半丝的人情味。

  慕容宛若转身对月啸天说道:“门主手下,果然了得。月隐门和我鸱枭城的梁子结下了,今日就此别过,绿水青山,他日定当一雪今日之耻。”然后回头对黑纱老尼道:“带上大师,我们走。”临走之际,她又狠狠的望了丁昊一眼。

  各堂门下看着慕容宛若要走,便欲上前厮杀。月啸天轻轻一挥衣袖,止住了门下冲动的弟子们。叹了口气对五位堂主道:“你们随我去书房议事。”走了没两步,又回过头来说:“丁昊,你也来吧!”



暧昧十年有成 直播之极限巨星 凝雪见之嫡女攻略 都市异能者 韩信点兵 夏逆 钑龙 诸天之从新做人 盛宠郡主来经商 东京幕后玩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