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甲 第一章 月隐门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一个秘密山谷里,丁昊正忙着到处查询各个鼎炉情形。灶膛里的石炭和石脂实际上都是满的,而已无心睡眠,丁昊万般正百无闲来无事,四下看一看也就当作打发掉时间了。至于师傅教的几招把式,丁昊早已练得烂熟。丁昊明白,师傅但是也是门中长老,地位却是最高的,始终遭遇其山寒水冷之际,阴影里陡然闪出三道身影,全是黑色劲装,黑巾蒙面。如鬼魅一般沿着山麓不停的飞奔,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的太行山中了。。...

鼎甲

推荐指数:10分

《鼎甲》在线阅读


  浮针辨四维,司南太行山。西山之巅浣霞明艳,垂日向晚,长绳难系,仿佛英雄滑落的一颗血泪。东山之上银月娉婷,枝影婆娑,何尝不是一壶红颜柔情。几只如墨的乌鸦隐藏在枯藤老树之间,借着昏晦的暮色恣肆的哀鸣着。峰顶上狂暴的风刃划过松柏的虬枝,猎猎作响。

  山寒水冷之际,阴影里陡然闪出三道身影,全是黑色劲装,黑巾蒙面。如鬼魅一般沿着山麓不停的飞奔,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的太行山中了。

  在太行山北段一处隐蔽的秘密山谷里,丁昊正忙着四处查看各个鼎炉情形。灶膛里的石炭和石脂其实都是满的,只是长夜漫漫,丁昊百般聊赖闲来无事,四下看看也就当做打发时间了。至于师傅教的几招把式,丁昊早就练得烂熟。丁昊知道,师傅虽然也是门中长老,地位却是最低的,一直遭受其他几位长老的排挤和嘲弄。

  丁昊自从十二岁跟随师父月寒山来到月隐门,已经七年了。在血泪交织,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磨炼中他很快的成长为月隐门的后起之秀。一身藏踪隐形的刺杀功夫已到了炉火纯青,即便和月寒山比也是不多让的,隐隐有门中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之势。当然,这说的只是丁昊的隐身功夫,对于繁杂诡变的武功套路,丁昊就是个门外汉了。

  让丁昊郁闷的是,师傅月寒山总是有意无意的压制着自己的表现欲,每年的较武大会,月寒山总是以各样的借口为由,替他挡下了出赛的资格。尽管丁昊也知道,门中师兄弟众多,人杂口碎,心性不一,师傅这么做也是出于保护自己的善意,但是年轻人哪有不爱表现的?这让丁昊感到很憋屈,似乎空有万贯银钱,连个烧饼都买不到的无奈。

  月隐门一门五堂,门主月啸天手下的五位长老各兼一堂的堂主,负责收徒传艺,任务传达后完成使命。丁昊的师傅月寒山是夜香堂的堂主,夜香堂主要负责暗杀和追踪。月寒山门下弟子实在稀少,屈指可数,算上他膝下的女儿月白在内,也不过就三个门徒。不比其他四堂人才绝艳,人头如潮。尽管夜香堂门可罗雀,不过丁昊却从未为此担忧过。用月寒山的话来讲,夜香堂要的是精英,不是只会等饭吃的草包。

  四年前,不知何故,门主月啸天突然下令开山冶鼎。并且严令,鼎未成之前,各堂不再招收新弟子,各堂弟子不得师长恩准不能私自下山,不得结交门外之人。但凡违令者,轻者废其武功逐出门墙。重者,斩无赦。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其他四堂也有些不怕事的,下山喝花酒逛花街,结果皆被驱逐出去了。火为精灵金为胎,一铸就是四年。

  夜风吹得有些冷了,丁昊不禁打了个冷战。他站起身来,手掌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形同弯月,色如焦墨。就在匕首闪现的一霎那,丁昊整个人就像起了变化,眉间顿现一丝阴霾。那眼神好奇怪,他看着匕首时就仿佛在凝望着自己的情人,可是上挑的嘴角却抽出一抹淡淡的冷笑。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丁昊手腕一转,整个人消失在夜幕里,只听见空气里呼呼的气流中刀刃破风的“嗤嗤”声。

  一路耍弄下来,丁昊额头已经微微见汗了。他懒懒的伸了个腰,盘膝坐在火堆旁,顺手掇起两块木柴丢在火堆里。望着舞动的火苗,他的眼神渐渐的温柔起来了,微笑也在嘴角慢慢的展开。说到师门,他不由的想到了月白师妹。

  月白天真的就像一个孩子似得,尽管她已经十七岁了,但是丁昊一直把她当孩子宠着。最让丁昊心动的是当月白望着自己时,眼神中充满了崇拜和依偎的渴望,那渴望总是让丁昊忍不住生出一种保护她的冲动。他一直记得刚来月隐门两年的时候,一次他和月白在常春藤下看书,月白突然把书一丢,支起双颐瞅着他傻乐。

  “师妹,怎么不看了,晚会师娘回来还要考问呢?”

  “大师兄,你说天上真的有神仙吗?”

  “书上说有,我想应该是有的吧!”

  “那神仙每天都在做什么呢,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学武和看书,还是每天搬了板凳坐在云彩上看着我们偷偷的大笑呢?”

  “唔,这个书上倒没有说,我也不知道。要不等师傅回来问师傅吧,师傅什么都知道的。”

  “我知道书上没有,才问你的吗。嗯,大师兄,你是不是喜欢和三师伯门中的湘雅姐姐一起玩啊,二师兄告诉我,人家都说你和她好了。”月白的语调忽然变得怪怪的。

  “没有啊,我只是常常替师傅跑腿,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好吧,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大师兄?”

  “嗯!”

  “你说我跟你好,好不好?我们一起去天上做神仙,每天再也不用看书习武,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你说好不好?”

  “唔!师妹别瞎说了。呀!不好了,师娘回来了......”

  丁昊和师妹师弟的感情很好,从没有为了什么事情红过脸。师弟陆文承对待自己像师傅一样的尊重。丁昊也知道,自己对小师弟的态度太严谨了。当初师傅刚把陆文承带回的时候,倒也用心的教了两天功夫,只是后来便一把推给了丁昊,丁昊自是拿对待自己的态度训练督导他了。所以陆文承对待丁昊的态度既有半师的敬畏,又有兄长的亲赖。

  丁昊正自想的出神,不想火苗撩上了裤脚,丁昊顿时回过神来,扑灭了火星。看着裤腿上的黑糊糊的残洞,想起小师妹咬牙切齿的模样,丁昊不禁苦笑起来。

  “大师兄!”“大师兄!”丁昊听到背后的两声喊叫,脸上的苦意更浓了。他转过身去,“师妹,文承,你们怎么来了,师傅师娘知道吗,不会又是偷偷跑来的吧?”

  “大师兄,是二师姐想你了,怕你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她自己不敢走夜路,还把我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又要害的我被师傅骂。”陆文承一口气说完,刷的一下躲到丁昊背后去了。

  月白又羞又气,火光照的她脸蛋红扑扑的。一时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丁昊回头看了看比月白还小一岁的小师弟,抬手赏了他一个脑瓜崩。笑骂道:“人小鬼大。”转过身走到月白跟前问道:“手上拿的什么,护这么紧?”

  “那是二师姐给大师兄煮的八宝银耳粥,可香了,我尝一点都不让......”陆文承看到月白射过去的足以杀死一百头大灰熊目光,赶紧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丁昊接过沙罐,鼻子轻轻一嗅,“嗯,文承没说谎,真的很香啊!哈哈哈,师妹,文承,别站着了,烤火去,天太冷了。”说完,不经意的拉起月白的手嚷着文承簇拥到火堆跟前。

  满脸怒火的月白,手上一紧被丁昊拉起,赶忙低下了头。走到火堆前,怒火全息了,只剩下两颊的羞意,满心的欢喜。她抬起头看了看丁昊,发现他并没有像自己这样激动,心里不由的又有些失落。

  “大师兄,你的裤子怎么破了个洞?”月白眼尖,一眼瞅到丁昊的裤脚上烧穿洞子。

  “常在火边走,哪有不烧洞的啊!”丁昊戏笑了一句。

  “明天你换洗下来,我拿去给你补补。”

  “嗨!就我是个苦命人呐。咋就没人这么挂心我呢?难道是我不够帅吗?”陆文承拿腔拿调的说完,还配合着痛苦的表情猛地一甩额角的一缕头发。

  “你说,你哪次闯祸撕破了衣服不是娘帮你缝的。娘可有帮我缝衣服吗?”月白狠狠的瞪了陆文承一眼。

  陆文承被月白抢白了,脸上讪讪地怪不好意思的。

  “好了,文承。我和你一起把粥吃你,你们赶紧回去,不然师傅又要骂你们贪玩了!”丁昊拉了拉自己的小师弟。

  “啊哦!啊哦!”陆文承兴奋的叫了两声,又朝月白做了个鬼脸。他不怕这个小师姐会生气,他知道当着大师兄的面,除了怒视自己外,师姐绝不会动手收拾他。只是回去后,情形就不好说了。

  丁昊和师弟三两下分吃了粥,把沙罐递给月白。刚要催促她们回去,只见一道紫色的火花在月隐门上空炸开。紧接着三声尖锐的鸱枭声“嘶啦”一下划破静寂的太行山。‘敌袭’的直觉瞬间闯进丁昊的脑海。

  “文承,带你师姐去西边废弃的熔金洞,好好照看她,我没回来之前,绝不可以现身。”丁昊脸色一沉,“快去!”

  “大师兄,发生什么事了?我和你一起回去。”陆文承道。旁边月白祈求的眼神直直的望着丁昊。那眼神中有坚定,有担忧,有柔情,还有绝决。

  丁昊岂能不知那眼中的深意,但是现在他必须要这么做,敌人的情况还未知,他不能让自己的师弟师妹去冒险。咬咬牙,将脸色降到最阴冷:“不行,照我的话去做,听到没有。”

  看着月白和文承慢慢离去,丁昊不禁松了口气,身形一转,消失在火堆旁。



暧昧十年有成 直播之极限巨星 凝雪见之嫡女攻略 都市异能者 韩信点兵 夏逆 钑龙 诸天之从新做人 盛宠郡主来经商 东京幕后玩家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