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夺宝奇兵 第203章:同心协力(05)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孤狼啸月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抗日之夺宝奇兵》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03章:同心协力(05)在线深度阅读。梁薇始终一言不发,她还还没法接受这个现实,事情发展的太快了,快点让她有些跟不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的身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前已经被剥夺了实权,但起码在军统中还算有一些地位,可现在却突然变成了军统追捕的对象,换做谁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适应这种剧烈的变化,她觉得自己在走一个轮回,一个和司轩逸非常相似的轮回,只不过是当初司轩逸被中统抓走之后就开始逃亡,而自己只是被关在家里罢了,同样都是叶枫这些人试图把他们弄出去,想到这一切之后,她突然有点后悔,是不是该早点做决定离开这个地方呢?正是因为之前自己太过坚持才拖到现在,弄得大家都走上这条逃亡之路,或许当初自己早做决断就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至少让老爹也不至于这么折腾,可一切已经发生后悔也无济于事。。...

身后枪声不断,也不知道是不是樵夫和诺兰故意闹出的动静,不过这种混乱对他们来说短时间内有利无害,闹得越大他们就越容易脱身,但时间久了就不是什么好事了,一旦全城戒严他们的活动范围肯定会大大受限,到那时候想出城就不太可能了,可是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所以事情最终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

梁薇始终一言不发,她还还没法接受这个现实,事情发展的太快了,快点让她有些跟不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的身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前已经被剥夺了实权,但起码在军统中还算有一些地位,可现在却突然变成了军统追捕的对象,换做谁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适应这种剧烈的变化,她觉得自己在走一个轮回,一个和司轩逸非常相似的轮回,只不过是当初司轩逸被中统抓走之后就开始逃亡,而自己只是被关在家里罢了,同样都是叶枫这些人试图把他们弄出去,想到这一切之后,她突然有点后悔,是不是该早点做决定离开这个地方呢?正是因为之前自己太过坚持才拖到现在,弄得大家都走上这条逃亡之路,或许当初自己早做决断就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至少让老爹也不至于这么折腾,可一切已经发生后悔也无济于事。

“我们还出的去吗?”梁老先生似乎也已经想到了即将会发生什么。

“至少现在我们还是安全的。”叶枫说,不管最终会发生什么他现在都不想去考虑,他只想尽快解决眼前的问题,摆脱现有的困境,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考虑太多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放我下来,让我自己走。”被人背着梁老先生始终觉得不妥,自己已经成了拖累,再让人背着心里确实过意不去。

“等过了这段再说吧,我们还没脱离危险,尽快脱离这片混乱的区域。”叶枫说,他很清楚,就算梁老先生能走速度也跟不上,与其拖慢速度倒不如自己费点力气尽快离开这。

三个人穿街过巷越走越快就逃出去很远,这一段果然没有发现敌人,不知道是不是都被枪声吸引过去了,就在他们心里慢慢松弛下来的时候叶枫突然发现屋顶上有人快速掠过,他立即拉住梁薇躲到暗处,屋顶上的人影向远处跑去,虽然看不清,但从身形上判断应该不是樵夫或诺兰,没想到跑出这么远了附近还有这样的高手在活动,看来敌人的控制范围不止,刚才他们逃离的那一片区。

叶枫观察了一下附近的情况,他们现在处于城市的中心偏北一点,想要在短时间内出城是不可能了,可是要在这里躲藏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如果敌人展开全城大搜捕他们将无所遁形,他思索了一下立即改变了方向,沿着街道向西北方向跑去,20几分钟之后,他出现在草堂药铺的后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两长两短的敲了敲门,停了片刻之后又敲了一次,跟着里面有人说话,大半夜的谁啊。

“叔公病了我来抓药。”叶枫立即说道,“老板,寻个方便吧。”

“郎中不在,你明天来吧。”里面的人喊道。

“是刘老员外介绍我来的,我有方子,郎中不在也行,只是需要多加点甘草解毒。”叶枫说。

里面没了动静,过了片刻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人躲在黑暗里看了看他们“刘老员真不让人省心,你是他什么人?”

“远房侄子,都是叔公的表亲。”叶枫回头看了看四周,“您行个方便。”

“这两位是……”里面的人似乎不大放心。

“都是朋友,我家表兄在您这儿,都是她要找的人。”叶枫又说道。

里面的人沉默了片刻伸头出来向四周看了看这才让开一条缝“进来吧。”

三个人进到里面,那个人马上关上了门“跟我来。”

后面是个小院,穿过小院子让人带他们进了西厢房“你们在这等着。”

关门的时候叶枫看到院子里站着两个人,对面屋的灯亮着灯光线很暗,似乎故意做了遮挡。

几分钟之后司轩逸赶了过来,见到他们才松了口气“幸亏你们都没事,动静闹得这么大?”

司轩逸和梁老先生打了招呼,又看了看梁薇,见他们都没事才松了口气。

“事情紧急,根本就来不及准备,那边要下手了,我们只能尽快把人弄出来,幸亏没事儿。”叶枫说,“老爷子在后面忙活,我去接应一下他们。”

“老爷子也来了?”司轩逸颇感意外。

“幸亏他帮忙,否则我们还真难脱身。”叶枫起身就要往外走,却被后面的人拦住了,“现在外面乱的很,你去了也不一定找到人。”

“总不能不管吧?”叶枫有点急了。

“交给我们吧,你们先坐在这儿。”后面的那个人说。

“放心吧,没事的。”司轩逸也说道!

“现在怎么办?”叶枫见出不去只好坐下。

“组织上已经决定帮他们离开重庆,放心吧,上面会统一安排。”司轩逸说。

司轩逸在这段时间内做了大量的工作,他最先是和二哥取得联系,然后又通过二哥和林峰的关系舒服了上级,据说这次他们找了一个高层,在高层的关照之下,才算是决定就这两父女出去,这种事情下面的人很难做主,毕竟梁老先生父女二人是站在敌对阵营的,上面再聊了解了这两个人的抗日贡献之后才决定拉他们一把,还是那句话,对于一切抗日志士都表示欢迎,都不会弃之不管。

听完司轩逸的解释之后叶枫才算是松了口气,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不少,毕竟靠他们的自身能力是不可能把这父女二人弄出去的,现在有了,可以依靠的组织这件事就好办多了。

“看开点,其实当初我和你一样。”司轩逸发现梁薇的情绪有些不对就开导她。

梁薇笑了笑没说话,笑得相当的苦涩,看得出她的心情相当的复杂,司轩逸也很清楚这种转变是需要过程的,如果她自己想不通没人能帮得了她,只能靠时间慢慢的冲淡一切,只是作为多年的老朋友他不希望看到梁薇消沉下去。

“什么时候出城?”叶枫问道,他很清楚这么耽搁下去不是办法,时间耽搁的越久离开就越困难。

“上面已经开始安排了,具体的我还不清楚,等消息吧。”司轩逸说,“相信组织上面既然答应了就应该有办法。”

枪声响了一夜,街上也不停地有军队经过,天亮的时候诺兰跟着去找他们的人回来了,看来这丫头一晚上都在外面奔波,脸上多少带了点疲惫。

“老爷子呢?”叶枫就问。

“他不想和你们继续来往,回去了,我来看看薇姐姐,听听你们有什么安排。”诺兰冷冰冰的说。

“放心,我们有办法把她们送出城。”司轩逸也不知道樵夫有这么大个丫头,刚才叶枫和他说了之后才知道这件事。

“司轩逸。”诺兰看着他说,“上次就是因为你把整个重庆折腾的天翻地覆,原来这么普通。”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有点失望。

“嗯……”一时间司轩逸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们有什么计划?”诺兰又问,有些毫无顾忌。

“我们会有一个统筹的安排,你不用着急。”司轩逸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的直接。

“什么叫统筹的安排?也就是说,你们现在还没有安排?外面这么乱,你不尽快把他们送出城后面会很麻烦。”诺兰的话说的有些不友好。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想到了,至于行动细节不方便透露。”司轩逸也很不客气的说,别说自己不知道,上面是怎么决定的?就算是知道了也不可能告诉这丫头,毕竟她是个外人。

“你要没办法就把人交给我。”诺兰说,“我爹说过你们并不可信。”

一时间的气氛让着丫头闹得有点尴尬,司轩逸看着诺澜“这是不可能的,你要想帮忙就别捣乱。”

“我……”诺兰似乎有些怒了,可还没等她说什么就被梁薇拉到了一边,低声说了这句话,她这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果不其然整个城市再次被封锁了起来,严查来往,人群进出车辆,从各渠道得到的消息是军统已经下严令尽快找到梁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军统的特务配合的军队进行全城大搜捕,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和穿街过巷的特务,一时间全城的气氛都变得非常的紧张,司轩逸他们又被转移到了之前,曾经躲藏过的那个大户之家,躲进了暗室。

诺兰始终不放心梁薇几乎全程跟随,尽管司轩逸曾经把她打发走,可这丫头却依然用自己高来高去的本事跟着他们,根本就甩不掉,一直跟到现在,他们的藏身之处躲在屋顶,如果不是叶枫还真发现不了她,期间她曾经被组织列为威胁,但后来并没有发生什么才慢慢的放下心,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最终还是同意她留下,他在外面是个麻烦和他们在一起还是可以监视她的行动,防止出现不必要的问题。

就这样他们在这暗室里一住就是半个多月,直到外面的封锁解除,渠道传回的消息是军统怀疑梁薇早已经离开了重庆,再怎么封锁下去也毫无意义,所以才决定解除封锁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搜索和梁薇相关的消息,重点放在了最近的几个根据地,确定她是否已经投共,不过从外面的情况来看军统其实摆出的是一种内紧外松的架势,虽然解除了全城戒严,但食指上暗中的搜捕,并没有停止反而有所加强,制造一种市面上已经安全的假象,对往来人员和车辆的盘查仍然没有停止。

就在他们呆在这儿百无聊赖的时候司轩逸接到了,上面的通知“差不多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走。”

“不是说四处都活动的特务,现在还很难离开吗?”叶枫有些不明白。

“上面有办法。”司轩逸说,不过他也没多做解释就出去了。

“现在怎么走?到处都是特务,你们的身手也不行,现在走可能很快就被发现。”诺兰也是这么想。

“我们走了,你也该回去了,这么长时间,老爷子肯定很担心。”梁薇说,这一段时间诺来一直给她做伴,有些事情虽然还想不通,但情绪似乎比以前好了一些。

“我爹才不担心我,他知道我不会有什么问题。”诺兰说,“他给我的命令是安全把你送出去,再确定你没有危险的时候才能回去向他复命。”

“你们两个弄得跟上下级似的,根本就不像两父女。”叶枫说。

“要你管?”诺兰横了他一眼,从相识以来这丫头就没给叶枫过好脸色。

叶枫讨了个没趣也不打算跟他继续和她争下去,于是就闭着嘴到一边抽烟去了。

“你能不能不抽?就这么大点地方弄得满屋都是烟。”诺兰瞪着眼睛。

“行,小姑奶奶。”叶枫无奈的爬出了暗室到外面抽烟去了。

入夜的时候司轩逸抱回来一大摞军装叫大家换上,还给他们进行了一些简单的面部伪装,尽量改变原来的面貌,毕竟他们在重庆时间那么长,人头比较熟,为了防止遇到熟人不得不让自己有些变化。

晚上九点多,他们伪装成寻街的队伍出了门,在街尾上了一辆卡车,车子一路向城北的方向开去,沿途到处都是盘查的哨卡,车子不时的停下来接受检查,很快就到了城门附近,拦路的几个特务看了证件之后没有立即放行,而是绕到后面看车厢里的人,叶枫眯着眼睛撇着嘴,歪叼着烟卷看着他们,特务探身进车厢仔细看了看车上的人,车厢里烟雾缭绕,几个人横七竖八的靠在一起似乎是在睡觉。

“这个点还查车?”叶枫吐出了一大团烟雾。



犬啸山河 联盟之梦回s3 前男友的计谋 大田园 临高启明 祁先生你被拉黑了 重生之至尊天帝 超凡上古灵武 旱魃神探 无限重生成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