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夺宝奇兵 第199章:同心协力(0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孤狼啸月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抗日之夺宝奇兵》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199章:同心协力(01)在线深度阅读。就在叶枫观察这里的环境是身后突然有人说话“你就不怕被毒死?吃的那么干净?”。...

这一拐下去叶枫真是躲都没地方躲,就感觉头上一阵剧痛然后就失去了知觉,那女的冷笑着收起双拐……

叶枫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房子里的一张床上,看着从窗户透进来的光似乎已经快中午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头,除了有个大包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他有点儿发懵,有点儿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从床上坐起来感觉了一下,除了有点累之外其他都还好,下了床才发现旁边的桌上放着吃的,是一大碗米饭和一份腊肉炒笋,还有半小壶米酒,顿时感觉肚子饿的叽里咕噜的,把自己弄来这又不捆绑,也不看押,那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呢?不过从现在的情形看似乎没打算马上就把自己弄死,不管对方想干嘛,先吃饱再说,想到这儿他立即冲过去开始大吃,这味道确实不错,一口气吃了个底朝天,酒也喝了个精光,只是吃完之后觉得有点意犹未尽,不过也能大概算得上也吃了个八分饱了,他擦擦嘴这才起身走出门外,这有点像一个农家小院,房子周围扎了一圈篱笆,空地上种了一些小菜,旁边就是一片竹林,环境清雅,空气清新,确实有点世外桃源的意思,叶枫深吸了一口气举目远眺,很快就弄清了自己的位置,其实就在城边上,甚至还算不上出城,远一点的地方还能看见一些市区的房舍,好像和这里清雅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就在叶枫观察这里的环境是身后突然有人说话“你就不怕被毒死?吃的那么干净?”

叶枫下了一跳,竟然能有人不知不觉的转到他身后,这样的情况确实少见,首现可以肯定不是自己的警觉性降低了,而是对方的身手太好,悄声无息的么了过来让自己毫无察觉。

“要我的命就不会费劲巴力的帮我弄到这儿来了。”叶枫转回身,在转身之前,他已经听出了这正式和他交手的那女人的声音,可转过身之后却吃了一惊,眼前的这个人一席淡绿色长裙,发髻高挽,虽然称不上美若天仙,但却也可以算是五官精致了,和之前交手的时候判若两人,不过叶枫还是能从这女人的声音和那双眼神判断出确实是昨天晚上那个人,只是近距离看起来眼前这女人似乎比昨天晚上看起来更小一些,甚至没法称之为女人应该叫女孩才对。

“自以为是。”女孩哼了一声,转身往后走,“跟我来。”

“去哪儿?”叶枫问。

女孩也不说话,径直向屋后走去,叶枫无奈,只好跟着,屋后有一条小径通向竹林深处,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向前走,叶枫不时问一些问题,女孩从不作答,几分钟后他们到了竹林中间的一块空地,等到了之后叶枫就看见对面坐着一个人正在喝茶,而且还向他招了招手,叶枫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他愣愣地看着那个人“怎么……怎么……是你?”

“不能是我吗?”樵夫抬起头,指着旁边的竹椅,“尝尝我的茶。”

叶枫坐下,看来要把事情弄清楚还得一点点来,不能太过着急,毕竟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虽然他大概有了些猜测,但至于准确与否还得听樵夫怎么说,在没得到证实之前自己的那些猜测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女孩站到了樵夫身后,瞥了一眼叶枫一脸不削的目光投向了竹林。

“哦,忘了……”樵夫见叶枫有些尴尬的看着他背后的女孩就赶紧介绍到,“我女儿,诺兰。”

“怪不得这脾气和样貌我觉得似乎在哪见过,原来都随你。”叶枫拍了拍头,终于明白自己怎么觉得这女孩眼熟,不过仔细一看这女孩和樵夫长得确实不像,之所以感觉有些相像,可能是因为,女孩的说话的方式和所作所为都和樵夫有些接近,可能是当初自己的见到了女孩的时候太想从他的样貌上辨别出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其实让他熟悉的只是这女孩表现出来的一些感觉和樵夫类似。

诺兰冷哼了一声没说话,叶枫能看出这丫头对自己似乎是相当的不屑,自己败给这么一个小丫头,确实有点儿没面子。

真没想到樵夫这老家伙居然还有这么标志的女儿,看他的年纪也应该有60左右了,这丫头最多也就20,没想到这老家伙藏的这么深,相处这么长时间,竟然不知道他有这么大一姑娘,叶枫不由得感叹,这老头子的嘴实在是太严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孩子命苦,是我捡回来的,那年她才五岁,我记得那是一个大雪夜,在一个柴堆里我看到了这孩子,当时有六七条野狗在围着他转一不是我及时发现……”说到这樵夫么了摇头,“这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可惜啊,我还是没能找到她的爹娘……”

“找他们干嘛?我就跟着你,嫌我累赘啊?”诺兰挑来挑秀眉,似乎很不高兴。

樵夫笑了笑,似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原来是这样。”叶枫点了点头,“一个人照顾一个孩子,长大也真是难为你了。”

“都过去了,都算不得什么。”樵夫示意叶枫喝茶。

“唉?老爷子,你搞这一出是想干嘛?他一直在保护梁薇?”叶枫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于是赶紧切入正题。

“也算不得什么保护,只是在他们父女二人被监视起来之后我一直担心他们的安全,所以让诺兰关注他们的处境,唉……咱们这一批人走的走散的散,现在留下的也只剩我们两个了,我担心……哎……”说到这儿樵夫又长叹一声,“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他们搞暗杀,所以诺兰一直在哪,没想到昨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大的误会,还好没要了你的小命。”

说到这叶枫不自觉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诺兰这丫确实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不说这个了;你们打算把梁老先生父女二人弄出去?”

“确实有这个打算,只是现在还说不动梁薇,情况也在不停的变化,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叶枫喝了口茶,味道清新,确实不错。

“那丫头倔得很,想劝她可不容易。”樵夫说,“我昨天得到的消息新任科长已经准备好了给他们父女二人安插的罪名,只是在等上面的命令,可能这几天就要动手。”

“上面究竟是怎么想的?非的针对这父女二人?梁薇做出的贡献不小,梁老先生的上层关系也很厚,动他们没什么好处。”

“之前我也这么想,可今天我得到一些消息才知道自己想简单了,上面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暗杀,而是要名正言顺的把他们抓起来,有小道消息说上面似乎是想通过他把一些官员清除掉,毕竟他和这些人有一些利益来往,这么看来就可以通过他轻松把这些官员送进监狱了,至于梁薇的问题就更简单了,她知道的事情不比李思明少,而且她过于正直,绝不会和其他人同流合污,也就是说她被对付的理由和李思明类似,她的存在是一个威胁,军统不能容忍这样的人存在,他们觉得梁薇有倾共之嫌,万一投共了他们损失很大,毕竟当初轩逸的事情闹得很大,损失大到现在还没能完全弥补,所以他们不想再出现类似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们宁肯错杀也绝不放过,这可能是对付他们父女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他们最终还是要沦落成牺牲品。”

“让我们该怎么办呢?”叶枫并没想过其中有这么的复杂,那些人已经开始不从人命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任命只是他们达到目的需要牺牲或者交换的筹码。

“现任科长有自己的小九九,他希望以此逼迫并占有梁薇,到时候他就可以财色兼收了,毕竟良家的万贯家财可是个不小的诱惑,他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接手,然后再耍点手段,保住这两父女的性命就可以了,这如意算盘打的真是谁都不得不佩服。”樵夫说,“这些卑鄙无耻的东西,我们用性命创建的部门就让他们这么给毁了。”

“确实是如意算盘。”叶枫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家伙。

“我去宰了那畜牲,不能让薇姐姐被他这么糟蹋。”诺兰说。

“治标不治本,稍安勿躁,有些事情得从长计议,不是杀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樵夫叫住她。

“老爷子,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叶枫似乎是看出了樵夫有什么想法。

“有什么打算?想办法把这爷俩救出去,咱们现在就这几个半人,能有多大作为?轩逸呢?把他叫过来,我们商量一下。”樵夫说。

“那好吧,我回去把他带过来。”叶枫点了点头,“不过我们打算依靠组织关系来完成这次任务,毕竟人手太少了,没法干,他可能去和上面谈了,只是不知道结果如何。”

“依靠你们的组织……”樵夫似乎有些犹豫,他权衡了一下才继续说,“我觉得他们不一定会提供什么帮助,这事儿可没那么容易,更何况从你们的角度来看,这应该是件私事,人家有自己的工作,我也不太方便与之合作,毕竟立场不同,我想救人,但也不想掺和你们的事情,那就先别牵扯他了,我们争取可以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你愿意和我合作吗?”

“救人要紧,还谈什么合不合作?咱们相识这么长时间,对你我还是信得过的。”叶枫道,“可是光凭我们能有办法把人救出来吗?”

樵夫沉默,很显然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司轩逸还是李思明遭遇的一切都是前车之鉴,他不希望自己沦落成下一个,不过人一定要救,梁薇同样是他们关注的至关重要人物,这是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现在他也没有什么方向感,原本他是想自己动手,在得到消息之后他就明白梁薇也很难逃,可是该如何在军统的严密监视之下动手才是最大的问题。

“我可以进去把她弄出来,这并不难,薇姐姐还是听我话的。”诺兰说。

“你不懂她有多固执。”叶枫道,“事情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这件事完全在她怎么决定,如果她同意离开皆大欢喜,什么事都好办,我们只关心该怎么把她送出去就行,可是她要不想走,我们真的勉强不了。”

“是你们太废物了。”诺兰很不屑的说。

“说话别那么没大没小。”樵夫说,“这些都是你的前辈,你个小丫头得知道什么是尊重。”

诺兰撇了撇嘴没说话,显然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

“今天我还要回去再看看梁薇的最终决定。”叶枫道,“之前我得先回去和轩逸见一面报告一下情况。”

“嗯,先看看梁薇的态度再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办吧,不过不管她想不想走我们都不能由着她,必须把她弄出去。”樵夫说,“诺兰你跟着去,把轩逸的态度带回来,再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然后再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总得提前做准备,时间紧迫,军统那边随时都有可能动手,我们不能再拖了。”

“我不去……”诺兰头一扬,“不想和他们打交道。”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樵夫抬起头,“要听话。”

诺兰把嘴撅得老高,但没再说什么,叶枫也起身告辞,时间确实不早了,这一天够他忙的,两个人开始往回走,诺兰还是看不上叶枫,基本上不理他,叶枫倒是不停地逗着小丫头问这问那,但基本上是问十句能得到一句回答不错了,他倒也不生气,毕竟没必要和一个小丫头赌气,两个人回到落脚的地方时,才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司轩逸不在,他们不知道司轩逸被扣在当地的地下站了,就在叶枫还没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暧昧十年有成 直播之极限巨星 凝雪见之嫡女攻略 都市异能者 韩信点兵 夏逆 钑龙 诸天之从新做人 盛宠郡主来经商 东京幕后玩家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