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梁遗梦 第二章: 江南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落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萧俊啧啧叹道“江南,我来了!”  “拜托了,‘江南好’是指苏州和杭州”张倩哈哈哈哈大笑,一点儿都不给面子的笑道“和南京毫无关系”  “哈哈,哈哈”和张倩坐在一起的黄莉也笑了出来。“拜托,‘江南好’是指苏州和杭州”张倩哈哈大笑,一点都不给面子的笑道“和南京无关”。...

南梁遗梦

推荐指数:10分

《南梁遗梦》在线阅读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萧俊啧啧叹道“江南,我来了!”

  “拜托,‘江南好’是指苏州和杭州”张倩哈哈大笑,一点都不给面子的笑道“和南京无关”

  “哈哈,哈哈”和张倩坐在一起的黄莉也笑了起来。

  “是么”萧俊涨红了脸,作为一个理工生,文科确实不好,卖弄不成,反而被取笑了。

  “南朝的时候,南京不是说是江南的中心吗?”想到了高中的会考知识,萧俊不自信的辩解一下“不会因为你们是苏州人,才这么说的吧”

  原来,这伙年轻人是上海一所高校的大一新生,刚刚军训完,班级组织到附近的城市旅游,以增进同学之间的感情。

  南京离上海近,坐高铁只要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又是六朝古都,所以这个提议全票通过。

  “那勉强算它是江南啦”黄莉看了看萧俊的尴尬样,于是打圆场道“长江穿城而过,一半江南,一半江北”

  ......

  “同学们,这里就是著名的秦淮河”导游小李介绍道“我们坐到画舫里,等会给你们讲典故啊”

  萧俊靠在了护栏,抬头望向两岸旖旎的风光,耳边听着导游侃侃而谈的典故,不由得坠入历史的轮回之中。

  秦淮八艳的风华绝代...

  王献之与爱妾的浓情诗意...

  柳如是忠贞大义的爱国情怀...

  李香君血溅素扇,遁入空门...

  汩汩的浆声传来,细细领略那晃荡着紫砂金色的历史,秦淮河的韵味犹如一杯纯纯的老酒,心泛馥香。

  同学们静静的听着各朝故事的精彩情节,神往着六朝金粉景象,仿佛又重见当年画舫凌波,笙歌彻夜的繁华。

  ......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一阵的琵琶声从另一艘的画舫里传来,萧俊不禁心神一荡。粼粼的波光有些晃眼,似乎出现了一道白光,一阵晕眩传来,竟然双脚一软,径直的掉落画舫,落进了秦淮河。

  “见鬼”萧俊大惊。

  自己可是一个旱鸭子,耳边听到同学们的尖叫声,一阵乱扑乱腾后,身体不由自主的往河底沉了下去。

  河水灌进了肺,灼热得比窒息还难受。

  萧俊双脚乱蹬,两手乱抓,竟然好似抓到了什么。

  猛然间,浑身一震,大脑一片空白。

  隐约中,好像看到了一颗颗的星星排成了一条直线,“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九星连珠”吗?

  还没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人捞了起来。

  ......

  “公子醒了?”一道老者的声音传来“可有大碍?”

  睁开双眼,太阳亮闪闪的悬在空中,微风吹来一阵阵野花的香味,真好,还活着啊!

  萧俊头脑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你是谁?”萧俊大嚷。

  看到周围的景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马上坐起来。

  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出现在一条竹排之上,身旁一位老翁目光关切的看着自己。

  老天,这个是演戏吗?

  老翁身穿短褂,头戴方巾,穿着也太怪异了。

  不由自主的,萧俊赶紧向四周望去。

  一幢幢的雕楼俊壁沿河而立,一些姑娘身着怪裳,在河边洗衣。

  “这里是淮水”老翁也好奇的盯着自己“你不是本地人吗?”

  “淮水?”萧俊头脑一片空白“不是秦淮河吗?你有看到我同学吗?”

  “秦淮河?”老翁很是讶然“同学?”

  “上天哪!我不会穿越了吧?”萧俊骇然。

  前段时间还在看电视剧“宫”,莫非刚才在水底看到的九星连珠就让自己穿越了?

  ......

  “你有看到我的同伴吗?”萧俊急切的问道“别的人去哪里了?”

  “淮水里还有人?”老翁大惊“我没看到其他人”微顿了一下,老翁好像明白了什么,同情的说道“公子,什么事都要看开些,可千万别学焦公子呀?”

  “谁是焦公子?”萧俊不明就里。

  “就是焦仲卿公子啊”老翁摇了摇头“真的好可伶”

  “焦仲卿?”萧俊跟着摇了摇头“我可不认识”

  猛然间,头脑‘嗡’的响了一下,萧俊赶紧问道“是否还有个刘兰芝的?”

  “正是他们”老翁点了点头“这件事,建康城的人都知道了,可怜啊!”

  苍天哪,大地哪,我这是在哪里啊?我来到了东汉?

  “孔雀东南飞”这部叙事诗是高中的课本,不是说这个只是杜撰的嘛?语文老师言之凿凿的说过,历史上根本就没这两个人。

  “现在是东汉?”萧俊问道“这里是哪里?”

  “东汉?”老翁摇了摇头,这个年轻人估计落水把脑子都溺坏了,不但衣着奇特,看来人也不清楚。

  “咳咳”老翁清了清喉咙,向萧俊说道“这里是建康城,现在是普通六年”

  “建康城,普通六年?”萧俊完全摸不着头绪。

  “这样吧,我把公子送上岸”老翁说道“具体的情况,公子去问别人吧,我还要给我的阿娥送一些箩筐”

  萧俊看见了竹排里摆放着一些箩筐,或许他们是编织箩筐为生的吧。

  “那就麻烦您了”萧俊现在心头大乱,不过离开河里到岸上那总归是更好。

  ......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竹排在一个小小的渡口停了下来。

  “公子,这个是你的东西”老翁看见萧俊向自己鞠了个躬,知道他要离开,赶忙指着竹排里的一把匕首说道“救你上来的时候,你手里紧握着这把匕首”

  “哦?”萧俊疑惑的点了点头,拾起了匕首,再次告谢后,上了岸。

  走出渡口,精致的牌坊上写着“朝天坊”

  “这里就是上海的城隍庙嘛?”萧俊有些不安,有些欣喜。

  一幢幢的雕楼玉宇林林立立,一排排的商铺林林总总,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街道的摆设都很整齐,虽然拥挤,却也次序井然。

  一株株的柳树站在街道的两侧,青翠的枝条迎风飘舞,似乎在欢迎着这位远方的客人。

  萧俊使劲的眨了眨眼,甚至把眼睛闭了好久好久再睁开,多希望这个就是个梦境啊!

  漫无目的的走在朝天坊里,一道道诧异的眼神传来,萧俊知道自己已然成了别人的风景。

  在这里,自己显然格格不入,与众不同。

  别人都身穿长袍,头戴方巾,脚踩布靴;腰挂香囊,走过身边,暗香袭来。

  而自己呢?一身T恤,一条牛仔,一双运动鞋。

  这个不就是古代的江南么?自己梦想中的江南!

  江南好,好江南啊!

  萧俊根本无法清理自己的神智,无法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只能漠然往前走去。

  朝天坊根本就没个尽头。

  上海的十里南京路,却比不上朝天坊的繁华。

  ......

  “这位公子,要进来坐坐么?”

  一声娇俏的声音传来,萧俊回过了神。

  眼前出现了一个少女,十七八岁的年龄,俊俏可人。

  胭脂淡抹,一身绿裙,摇摇曳曳,大袖翩翩,如水袖云裳。

  “嗯,我只是随便看看”萧俊涨红了脸,估计自己在人家坊前徘徊这么长的时间,影响了她的生意。

  “公子不妨进来坐坐”少女也有些局促不安,但却很肯定的说道“公子是在等人吧?”

  见过无数的过往客人,像萧俊这般的客人确实头一回见到。

  身着奇装异服,表情怪异,但却气宇轩昂,面若冠玉,似有来头。

  本来不敢前来问话的,只是一直在家门前晃来荡去,少女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过来搭话。

  “我是外地人”萧俊不安的说道“身上也没钱”

  “小女叫绿袖,您可以叫我阿袖”少女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年轻人不是坏人,于是微微一笑,说道“公子是在等人吧,不如进去坐坐?”

  萧俊抬起头,眼前精雕玉琢的小楼前,犹如绣花般的写着“翡翠阁”三个金色大字。

  莫非是卖玉器的?就去看看吧,不买总不会被打吧?

  不好意思拒绝少女的邀请,萧俊朝着阿袖点了点头“我叫萧俊”

  “萧公子,请”阿袖大喜,伸手向萧俊挽来。

  “不好吧”萧俊红着脸,推开了阿袖的玉手。

  ......

  走进小楼,面前俨然出现了一个前厅。

  一个近两米高的朱漆方台出现在了眼前,方台两旁有两根高大的飞凤金柱。

  方台背后是龙凤围屏,中央藻井上花花草草,春意盎然。

  “卖什么的啊?”在萧俊疑惑的时候,阿袖已朝着围屏后娇声喊道“阿母,来客人了!”

  不多时,足屐敲着地板,笃笃声响刚传来,一道夸张的笑声就响了起来。

  “哟,欢迎欢迎,好久不见,真的好想你哦”

  “你都不知道,我们的阿袖天天站在门口,就在等着您哪”

  “再不来,阿袖的眼泪都要哭干了”

  几道声音过后,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出现在萧俊的眼前。

  一张充满风尘的脸,过分的妆容,让人看不出实际的年纪。

  “老板娘是吧?”萧俊有些手足无措,很是后悔来到了这个地方。

  “别拘束呀”女子收起了一丝的惊异之色“阿母看到你来,满心的高兴,以后可要常来呀”

  “带客人去你的香闺吧”女子把目光转向了阿袖“阿母等会就送一些点心过来”

  “去阿袖的香闺?”萧俊顿时目瞪口呆。

  ......



相公有事吗 祸国妖妃修炼手册 把个总裁来爱爱 总裁家门不好进 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活 持剑葬天诀 修改超凡 以汉为名 帝逆洪荒 重回八零小辣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