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代码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还处在一种半恍惚间的状态时,耳边传来一阵完全差别于男声的少女音质。那声音听出来像是喃语,但又极其非常清晰,感觉上放佛是从另一个遥远的的世界传来通常。  “尉迟,尉迟......”我没考虑过要去数这同样的词再重复了多少遍,但是它确实未使我完全保持清醒。尽管脑内的视觉呈象只是上下睫毛密密麻麻地交合。但似乎在前方一个无法精确定位的坐标上,一道黏腻的视线正由此不断进犯我敏感的神经。。...

神代码

推荐指数:10分

《神代码》在线阅读


  昏暗模糊的视野中,光的感觉越发强烈地钻过微张的眼裂。

  尽管脑内的视觉呈象只是上下睫毛密密麻麻地交合。但似乎在前方一个无法精确定位的坐标上,一道黏腻的视线正由此不断进犯我敏感的神经。

  如此没有介意必要的微妙判定却使本是一无所想的心变得躁动起来。至少反应就像本能一样没有迟疑,我的意识正在进行非常规的高速加载。

  好吧,我真的很庆幸作为一个独孤冒险者所必需的时刻危机意识还没有被舍弃殆尽。

  在我还处于一种半恍惚的状态时,耳边传来一阵完全区别于男声的少女音质。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呢喃,但又异常清晰,感觉上仿佛是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传来一般。

  “尉迟,尉迟......”我没想过要去数这同样的词重复了多少遍,不过它确实未使我完全清醒。

  直到一股杂带着黏鼻的白色细碎粉末的风从我眼角边缘处浅浅划过,这明显是什么并不很大的东西向我扔来,却意外地[Miss]了。急促的刺激让我直接跳过了清醒的流程瞪大了眼。因为我暂时认定是以我为目标的[AP]。

  我心里竟有初醒时那舒适的漂浮感,经窗外树梢细密遮挡仍穿梭而来的阳光安稳地抚摸我的脸颊。可我的却产生了抗拒,无法接受这般温和的刺眼。

  “我居然已经不能预判这么低端的攻击?”我此时所有的想法就概括为这一句话。

  比我意料的敌数还多,瞬间我浑身上下各个细微的毛孔都在接受这封闭室内二十来个[Enemy]的关注。上腺素在全身发挥作用,缓慢的眼球环转动作每一秒的持续,都令我略微颤抖,即使在我印象中我能够比较熟练地抑制心境。

  诶?!为什么我要紧张?神经回路貌似终于正常工作的我,突然发现刚才被自我渲染得无比夸张的心理活动,在外人看来简直像个傻瓜。

  其实,抛开咋舌的神情,这二十多个家伙一点也没有要攻击的前兆。

  这全场呆滞的时间是不是有点长?刚这么一念从我脑海里闪过,就察觉那个站在最前方的一块水泥和石砖砌成的的梯台上,也就是唯一一个攻击了我的家伙,正用怨恨的怒眼想把我盯到自燃。

  我已经来不及判断她手里攥着的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它正以一条接近笔直的抛物线轨道向我的脑袋直逼。

  这样的情形下我自然是选择侧头回避,实际上我正打算这么做。于是稍微使颈部肌肉向右发力,却出现了我意想不到的效果——

  看来我维持现在用左臂支撑着整个向左倾的头部的姿势应该已经很久了,一种由胳膊肘传至整条左臂的麻木感充斥着我大部分的感官,就像是做电路实验时与二三十毫安的电流直接接触。而颈部更是僵硬酸痛到不能有丝毫动作。

  带着有些着急又尴尬的表情,这白中挟杂着麻灰色杂质的,一头被磨成不规则类锥形状的长条圆柱体正中我的眉心,似乎在命中处留下了一点干涩的白色粉末,然后掉落在透亮的大理石地板上,微想起清脆的落地敲击声。

  “不是很疼呀...”我慢慢睁开微眯着的眼睛,感到些许侥幸地蠕动着干燥得有些开裂的嘴唇嘀咕道,同时‘粉笔’这个名词不经意地浮现。

  接着我反射性地将两只眼球一齐斜到差不多眼眶左上角的位置,却没有本该显示的绿色条状物。

  绿色条状物,就是所谓的HP条,代表生命残值,会因敌对攻击命中而削减,也受饥饿感的吞噬。简单说就是以一条冰冷直观的数据代替了生命。

  但似乎我现在所处的世界不存在这东西......

  讶异已经刻写在我的脸上,而刚才那站在讲台上被称为‘老师’的家伙所做出的如此大幅度的抛物动作,明显比我更抢眼。

  “尉迟!!三番五次在我课上睡觉!!叫醒了还屁话连篇!!你想闹哪样?!”

  什么?我刚才是在睡觉吗?几乎颤抖着听到那么尖锐的怒吼声,尽管心里这么问,但我当然不敢说出声音来。

  这个名为贝芙的教师只是我的science老师,但她似乎比校长还能管事,胜于发情期红毛狒狒的火气更是让我不想得罪她。

  贝芙真是个挺可爱的名字,包含她傲娇的性格,受这样的小女生训斥在想象中应该是件相当让男性满足的事情。但回归现实,意识到这位贝芙是个媲美矿泉水桶般五短身材,只比汉子稍长点的短银发又不加梳理,音质有种像咽喉处含着口痰那样出其嘶哑的半百老女人,一股被死神说教般的痛苦便会油然而生。

  “小杰,你还好吧?”还沉浸在课上那种恍惚感的我,听到脑后传来温婉而又听起来毫不做作的声音,还有弱弱的脚步声,极高的辨识度使我还未回头就知道她是谁。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四目相对时表露出撞面的反应。“乔伊姐呀,我没事,已经习惯了...”

  陈乔伊是她的全名,自从意外来到这个世界便一直在她家寄住。因此我和她算是比较熟识了,然而她总是让人耳目一新而又恰到好处的打扮,不免时常给我带来些许的睽违之感。

  染上一片晌午之阳的教室里,,由窗外射进来的淡白色的光线像颗粒般洒落在乔伊的身上,她媲美高级丝绢的纯黑长发,以及从短裙里伸出的细长又雪白的手脚,几乎能让光线淡淡地反射回来,看起来就像本身会发光一样。至于隔着宽松的布料仍能感受到分量的两处隆起的部位,这是无法用任何绘图软件勾勒出的美妙。她实在太完美以至于我胡思乱想,又着实为她的美丽屏住了呼吸。

  乔伊很利索地踏着轻盈的脚步晃到我的面前,很自然迷人的气息在我的右侧形成一条拐左的弧线款款而过。她眉毛下一双仿佛连白色虹膜都染上一层漆黑般的眼睛,正俏皮地眨巴着俯视坐在座位上的我。

  “你这样可不行呀,稍微认真点听课吧小杰。”

  “好~”我怪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脑袋。

  乔伊看起来真就像我的姐姐,而她似乎也把我当弟弟看待。每一次我被任课老师“谈人生”后,她总是不厌其烦地对我说很多,可她在别人眼中永远是高冷的女神。

  在这个世界的一年半里我就一直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初到时的抵触感消失殆尽。



重生之庶医也倾城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我师叔是林正英 怜取眼前人 封神第一帝 请使用英雄联盟技能 龙魄温心 我的前夫是外挂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亘古大帝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