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志 第三章 收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忆如画。  他努力翻阅着十多年的记忆,脑海中的一幕幕从眼前翻越。他的生命中好像从也没父母的影子,他看见大师兄,看见了师傅,看见了诸多长老,除了许多昆仑的弟子,惟独也没关于父母的。  他怨愤,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不知不觉中,泪水早以打湿断崖下是万丈深渊,云雾缭绕,依稀可见大河在月光照耀下似一条玉带缠绕奔向远方。看着天边的月亮,卓不凡突然间有点想念父母,虽然他从不知亲身父母是谁,师傅也从来不说。。...

逸仙志

推荐指数:10分

《逸仙志》在线阅读


  后山断崖处,卓不凡正嘴里叼着一株草,双手做枕,望着玉盘般的月亮,躺在草地上,怔怔出神。

  断崖下是万丈深渊,云雾缭绕,依稀可见大河在月光照耀下似一条玉带缠绕奔向远方。看着天边的月亮,卓不凡突然间有点想念父母,虽然他从不知亲身父母是谁,师傅也从来不说。

  聪明的他,早已猜到自己是个孤儿。

  他想呐喊,为什么父母要抛弃了他?

  为什么这么多年也不见有人寻找他?

  为什么这么残忍的对他?

  月如水。

  忆如画。

  他努力翻看着十几年的记忆,脑海中的一幕幕从眼前翻过。他的生命中似乎从没有父母的影子,他看到大师兄,看到了师傅,看到了诸多长老,还有许多昆仑的弟子,唯独没有关于父母的。

  他愤懑,不甘,却又无奈。

  不知不觉中,泪水早已打湿了双颊。

  模糊中,他仿佛看到了父母的身影,在那皎月之上,正对着他微笑点头说什么。

  他好想抓住那个声音,好像拥抱他们,躺在母亲的怀抱或骑在父亲的肩头,也想像凡间世俗的孩子那样,有一个温馨的家,有一个疼她爱她母亲,有一个愿意为他遮风挡雨的宽阔肩膀。可是,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奢望,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梦。

  不远处,清虚看着这个小师弟安静的躺在草地上,他明白这个小师弟在想什么。他也是个孤儿,有时候也静下心会想到自己的家,父母亲人,只是他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他要抛开这些,斩断凡尘因果,一心修道。

  十五年了,作为大师兄,从小看着这个小师弟一点点长大,说是师兄,但更多是像一个父亲。他清楚的明白,卓不凡的性子,只有在藏经阁看书或在后山的时候才会安静下来,在后山的时候,更多是他一个人望着云海出神,小师弟想家人了。

  有时他也会陪着小师弟看日出日落,观云海诡谲,变换无常。两人谁也不出声,有时他也在想,修仙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活的更久吗?可是即使活的再久,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不想追求虚无缥缈的成仙,万载以来,又有几人成仙?修仙是如此孤独,要是真正成了仙,那该是怎样一份孤独与凄凉,举世茫茫,又有几人可陪伴漫长修仙路?

  苦也好,悲也罢,有时他真想放弃所拥有的一切,在那万丈红尘中体验一番人世间的悲欢苦乐。

  做一个追求理想的书生,桃李三千,教书育人。

  做一个志在报国的将军,戎马一生,马革裹尸。

  做一个平凡忙碌的凡人,喜乐哀愁,人生百态。

  修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远处一阵山风来袭,卓不凡抬起右手,想要用衣袖拂去脸颊的泪水。不经意一撇眼看到大师兄清虚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

  他急忙拭去泪水,起身道:“大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

  “哦,我也是刚来,藏经阁找不见你,所以我就估摸着你在这儿了,果不其然。小师弟,你眼睛怎么了,红红的。”

  “没怎么,刚才有山风吹来,沙子迷住了眼。”卓不凡急忙辩解道。

  “师傅让我问问你明天准备的怎么样了,不过我相信以你的天资,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对了,天色也晚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参加三关的考验呢。”

  “嗯,师傅他老人家不必挂念,我没有一点问题,大师兄你也早点休息吧。”

  从后山回来的卓不凡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第一次,他失眠了。

  次日,天刚蒙蒙亮,大师兄就亲自来叫他起床准备大典,告诉他许多大典上的规则,并告诉他届时会有蜀山和蓬莱等诸多门派的道友一同前来观礼。

  辰时,蜀山和昆仑还有诸多小门派的代表依次到来,只见大师兄清虚在大殿前不断迎接着来自各地的代表,不仅有蜀山蓬莱这样的修仙巨擘,还有如茅山,峨眉,五台山这样也不容小觑的强大门派。

  始一进门,望着大殿内排开两列,有序而坐的长老和其他门派代表。卓不凡深吸了一口气,从容淡定走上前去,向掌教真人卓远拜礼道:“弟子卓不凡拜见掌教真人和诸位前辈长老。”

  “恩,起来吧,不必多礼。”

  “今天是个大日子,为师准备正式收你为我的第三个亲传弟子,也是昆仑的第二十八代清字辈弟子。不过,再此之前,你需要经历三关的考验,才能成为我的弟子,你可有信心?”

  “师傅,我准备好了,请开始吧。”卓不凡不卑不亢的说道。

  看着台阶下从容淡定的卓不凡,卓远甚感安慰。小时候的一幕幕在脑海里一一闪过,他明白,卓不凡长大了。

  “第一关,参赛者百人,你们要做的就是从广场御剑飞到这昆仑山的顶峰,拿到写着自己名字的木牌,再返回到这儿来。记住,同门之间切不可使用阴谋诡计,更不可伤人性命,否则,轻则面壁数年,重则废除本门功法,逐出师门。你等你记住了?”

  太清真人卓远又望向卓不凡,开口道:“而你,只有拿到本次比试的前三名,才可算通过这一关的考验,因为你要做我卓远的弟子,你可有异议?”

  “但凭师傅吩咐,弟子一定能做到。”

  “好,开始。”话音刚一落,百名昆仑弟子如利剑般升空飞去,人人都想争夺第一,虽说今天是掌教真人的收徒大典,没有其他弟子什么事,但是前十名都是有奖励的,尤其是前三名那奖励更是令人眼红心跳,羡慕不已。

  抬头凝望天空,清虚在心里默默祈祷:“小师弟,希望你能顺利的拿到前三名,师傅虽说平时对你有点严厉,但是师傅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你可莫要辜负了师傅的一片苦心。而且今天这么多人,你要是连第一关都过不去的话,师傅的脸可就丢大了。”

  不到半刻钟,天空隐隐有小黑点出现,底下立刻有弟子尖叫道:“有人已经飞回来了。”

  “小师弟必胜”。

  “那是,你以为小师弟像你这个榆木疙瘩,学什么都不会。小师弟是我们这一辈中天资最好的弟子,这样的比试还不是小菜一碟?”

  “切,我赌彭师兄第一,彭师兄才是我们这一辈的佼佼者”。

  广场上观看比赛的弟子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虽然卓远小时候调皮了一点,没少给师兄师姐们惹麻烦,但是在生活中却是昆仑弟子的开心果。有他在昆仑,整个昆仑山的氛围立刻变得不一样。

  甫一看到天空的小黑点,太清真人微眯了一下双眼,心里也放下了一块石头。虽说过三关考验是他提出来的,但他也没有十分把握。卓不凡这孩子虽说天资聪颖,学什么都是一遍就会,但是这第一关考验的可不仅仅是对于御剑术的掌握,更重要的是修为。没有浑厚的修为支撑,再精妙的御剑术也飞不快。想到这里,卓远又自语道:“没想到凡儿的修为不知不觉中已到这种地步了。”

  “哈哈哈”,伴着掌教真人卓远开怀的大笑,远处的黑点也瞬息间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不正是小师弟卓不凡,还能有谁呢。

  “弟子卓不凡幸不辱命”,半跪中的卓不凡摊开了手掌,正是刻着自己名字的木牌。

  不一会儿,后面的弟子陆陆续续的从天而降,卓远看到所有参赛弟子都已归来,便宣布了这次比试的结果:卓凡第一,彭赵武第二,魏东第三。四到十名也依次有奖励。

  “这第二关嘛,就是选出五名弟子和你比试,而你需要打胜三场方可算通过此关,你准备的如何了?”卓远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弟子尽力”。卓不凡依旧平静的说道。

  “下面叫到的弟子准备上场,第一个,周文庆”。清虚作为掌教真人的首徒,也是这次典礼的负责人之一,他大声的开口道。念名字的一瞬间,一眼便看到了师傅所安排的五个人的名字,幸好,这五个人的实力只有最后一个范广的实力比较强横,其他的都只能算是一般。清虚不由得松了口气。

  “师兄,请赐教。”卓不凡望着不远处背负宝剑的周文庆,淡淡的开口道。

  反手抽出宝剑,周文庆首先发动了攻击,直取卓不凡胸膛。看到对手冲过来,卓不凡不紧不慢地从腰间抽出剑,就在周文庆的剑快到胸膛的一刹那,从侧面一拨,已跃至周文庆的头顶,等他转身过来的时候,卓不凡已经稳稳地站在了他背后几米远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周文庆心里有了一丝忌惮,要是刚才换做是自己的话,也未必能做到如卓不凡那样行云流水,而后,他深吸一口气,再次出手。两人开始近身搏杀,你来我往,斗的不亦乐乎。

  看台下的众位长老看到卓不凡一系列如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和沉着的应对,都露出一丝赞赏之色。在其中,一袭白衣,个个都头戴面纱的一众弟子正是蓬莱仙宗前来观礼的人。为首的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白衣女子,看不出年纪,站在她面前,让人不禁心生出一种不容冒犯的味道,人称灵妙仙子,正是蓬莱的主事人之一。在她侧旁,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静静地站在那儿,面纱半遮,只露出一双迷人深邃的大眼睛,如月牙儿般的眉毛,看起来仿佛天上的仙女。

  忽然间,比试中出现了一丝变化。只见两人在半空中拼了一记后分别落在对方刚才的地方。两人都转过身来,周文庆首先开口道:“师弟技高一筹,我心悦诚服。”

  “师兄不必谦虚,我只是运气比较好,承让了。”卓不凡也开口道。

  好多人都没看明白的时候,就见两人就停下来了,说了这通莫名其妙的话。

  “卓不凡胜”,清虚也宣布了比赛结果。看台上的清虚看的清清楚楚,刚才两人最后拼的一记中,卓不凡的剑无声中斩断了周文庆颈边的一缕头发,所以,比试结果不言而喻。

  “第二场,楚文辉”。随着楚文辉的上场,第二场比试也拉开了序幕。

  “卓不凡胜”。

  “第三场,乔磊”。

  随着又一声“卓不凡胜”的落下,看台下的诸多昆仑弟子热烈的拥抱,呼喊,整个比赛现场进入了一个高潮。三场比试,卓不凡都沉稳自信的战胜了对手,也就是说,后面的两场比试都不用参加了,他抬头望向师傅,目光中多了一份期待。

  “本来我是要宣布卓不凡顺利通过第二关考验的,但是又转念一想,再来一场比试吧,看看他的修为究竟如何。清虚,你上场吧!”

  “哗”的一声,整个场面陷入了一片混乱。开什么玩笑,让小师弟跟昆仑的大师兄打,怎么可能打得过,许多弟子瞬间觉得这也太不公平了。

  “肃静”,刑罚长老刘青云大声吼道。十几年前的那次遇伏让他身受重伤,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十几年来,那次遇伏也成了一个迷,为此,他也是很无奈。

  “师兄,此事是否有点不妥,清虚的修为,我们也都清楚,作为清字辈的大师兄,两个小凡也不是他的对手,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无妨,这场比试我只是想看看小凡的实力究竟如何,与考验无关。”太清真人卓远捋了捋长长的胡须,淡淡的开口道,带着一副神秘的笑容。

  场上,清虚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见卓不凡苦笑一声,抱拳向大师兄开口道:“大师兄,请指教”。两人拉开了距离,都盯着对方。清虚心里也是一阵郁闷,明明名单上没有他,最后怎么变成他这个主持人上场了。再说,对于小师弟的实力,他心里也有个预计,就算是他放水,小师弟也不可能打过他。心里是郁闷,但还是开口道:“小师弟,不如我们一招定胜负吧,你刚才已经参加了三场比试,有点疲惫了,还是快点结束比试吧。”

  说完便望向掌教真人,只见他开口道:“准”。

  两人就静静地站在比试场地中,都在准备自己的终极一招。突然间,平静的的两人同时冲向对方,分别大喝道,“雷神斩”,“破千军”,于半空中来了一次激烈的碰撞。

  “砰”的一声,剑气相遇后发生的大爆炸把两人震正退了好远。落地后,卓不凡退了九步,而清虚也退了七步。在众人看来,小师弟只是略逊一筹,众人为卓不凡欢呼的同时,却不知清虚只用了七分修为。

  “师兄,我败了”,别人或许不清楚,但卓不凡心里却清清楚楚,大师兄肯定没有尽全力,若是尽全力的话,或许他现在已经躺下了,至少也是个重伤。

  看台上,掌教真人发话了:“嗯,不错。不过通过这次比试,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仍需多多努力,第二关算你通过。”

  “弟子谨记”。

  回到看台上的清虚松了口气后便开口道:“第三关,开始”。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拐个美男进礼堂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心有明月光 绍宋 猎谍 陌路王妃 剑破天门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全职赘婿 儒女可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