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鬼神话 第一章 寻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执念。也许是为了大道的更为完满,只得独自一人上山求那机缘,以好封神之期修的完满,无尘无念。  苦道山下的骆驿站的马圈里,将要瘦死的撇子马无言无气般的吃着干草,络腮帮却了有些嚼不动了。旁边有一个小少年,两束小鬓发顺着脸颊躺着,口中咬着一根狗尾……。...

与鬼神话

推荐指数:10分

《与鬼神话》在线阅读


  锦江湖中的怪蛟修行了数年却还无法成龙,长河日下为民担忧的湖泊与怪蛟的仇恨不知几时起何时休,老林深山与妖母不该的情愿那是书生的不幸还是怨念的难存。断念桥头的三千去路的石铺街上,有多人已经忘记了前生要等的谁,在天的那头与海的那边有一对爱侣,可却他们是龙和鱼,所以不被允许,即使鱼跃龙门也不被允许。

  ……

  千年的修行化作苦雨,扬道人一身本领本就要得道成仙了却几千年的俗,却不知道为何下了山,断了那份执念。或许是为了大道的更加圆满,只好独自下山求那机缘,以好封神之期修的圆满,无尘无念。

  苦道山下的骆驿站的马圈里,即将瘦死的撇子马无声无气般的吃着干草,络腮帮却已经有些嚼不动了。旁边有一个小少年,两束小鬓发顺着脸颊躺着,口中咬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稻杆垛上头,动一下地摇一下,百无聊赖的他便是江浩宁长河江家的小儿子。

  “天天捏着三卷黄书,简直无聊至极。还不如牵着圈里的骡子马溜达一圈,散散心。”江浩宁咬着狗尾巴草口齿不清地抱怨嘀咕。“要不是娘亲对我极好,我才不会只是出来散散心呢,大蛮州地界那么大,外面的世界可不知道有多精彩。”

  他束发盘根,鬓角的两缕头发垂掉而下,风一动,英俊颇有偏偏公子的样头不发而亮。他眉角微敛,像一条正在摆尾的游鱼,眉毛之下有一双清澈的眼睛,看久了就跟通了灵一样,这双眼睛小娘子最为喜欢不过了,还有他唇红艳艳的嘴唇,不知道被多少烟柳花巷的女子记在了心里。

  “小骡马啊,小骡马,倒是委屈了你。三千一路西行百里,终于来到了这山头之下的驿站,比起那红尘艳艳的柳巷内,有了好多山清水秀呢。”他站立起来感叹道。

  此刻的他,更喜欢真实的自己,不用拘束,也不用在意,此刻的他,也是让他爹担心的样子,不成体统与有**份。“才不管他呢。”

  他不过十三四岁,更是因为有钱任性不如苦作劳逸的孩子早成家的那种成熟,显得略微的娇气不懂。

  “每天天的四书五经背的我头都大了,还没有西游、封神、山海、聊斋这些东西给人的感觉好,鬼神话,仙境语,人妖志,冥伺界,奈何桥,三千路,一个个的神秘而又让人兴奋。”江浩宁走出马圈,牵着他的马儿,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看过的典籍里那些鬼怪陆离的怪谈,显得比较灼热,还有那一份稚嫩。

  都说苦道山下有修仙之人无数,若有的机缘偶遇一二,将来的鸿鹄之志自然而然的远高骛景,一飞冲天的青云之路,江浩宁在苦道山下已经不知道游荡了多少圈,从他爹马圈中偷拉出来的千里马已经被他称作了小骡马,他俊美秀气的面容也已经不成了模样,但是锦缎好袍完整如初却变得肮脏不堪。

  这些他倒是不怎么在意,他对自己安慰,“不吃苦怎为梦想追求?太在意怎把闲事搁在一边?我用十年追求缥缈的路,不成与败也乃浩浩荡荡,老来去也不会嘀咕年后后悔于此。”

  豪言一番,又细想道,邻家的妹妹已经初长有成,那年梨下青花一语一话,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太过待久,不然会被别家的媒婆说去,这样他可不干。

  来的这些天里,他的盘缠都用完了,不过他对自己很佩服,因为他已经捎信回了一封家书,只要不出一日他老爹自然就会派人来给他送银钱,他在心中如此说到:老爹,娘亲最为喜爱我了,我如今在外奔波,事业受挫,无奈只要伸手向家拿着银钱,戴的儿披星戴月归来,丁当让您老风光满面。勿念,切莫相见。苦道山下骆驿站的草垛上。

  江之远当拿起这封书信被气的逗的无可奈何,自己的小儿子太过调皮,好在在整个长河郡内,他江家都有眼线,并不怕自己小儿子担惊受怕,所以他也不怎么在意,但是家内的婆娘让他这两天睡不着觉,吹着耳边风,这里担心温饱,那里担心受委屈,琐事一大堆,烦的他只能睡书房,现在好了,有这一封家书,婆娘在也不会闹腾了。

  他也出他小儿子的滑头,竟然开头就威胁他,好的没有学会,这些小把戏竟然学的融会贯通。

  ……

  “嘿,老头,你累吗?”

  扬道人听到后头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叫喊,然后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他有些呆楞。

  “说你呢,你累不累,你累我就把我的小骡马借给你骑。”江浩宁牵着马儿跑了一会儿,气喘吁吁的再次询问。

  扬道人摇头轻笑,“小娃娃虽然出口语气不礼貌,但是不能否认你是一个读过书的人。”扬道人已经把他那仙家架子完全的放下了,不再一口一个大道,也不再一句一词就具有仙家韵味。

  “读书什么的,四书五经我才不看呢。我更喜欢看西游封神,那些充满传奇的故事,共工不周山,女娲补天,哪扎三太子……”说到这些东西,江浩宁简直就停不下嘴,络绎不绝的说半烛香。

  扬道人就这样听着,听着一些被撰写的故事,虽然有些东西不被成立,但是不无全部否认,有些神话情节还是相对吻合的。

  “娃子,你这么喜欢修仙?”扬道人并没有给予江浩宁所说的那些故事修正。

  “老头,修仙是什么?”江浩宁使劲的往扬道人身体上蹭,他觉得扬道人一定有过人之处,可能就是他要遇到的人。

  “修仙,就是你所说的那些仙家故事,哪吒三太子,共工不周山这些东西。”扬道人微微笑到,并没有佯装推开江浩宁。

  江浩宁反问到,“难道您就是仙家?”然后又有些不确定的绕着扬道人思量了三圈,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像是有些失望。

  “你说我是,我就是咯。”扬道人此刻就像一个老人调皮了一下。

  “去!还以为你是人物,原来就是一个骗小孩的老人,走走,小爷不吃你这一套。哦,如果你走累,你就骑着我的马,记得到了住的地方把我送回骆驿站的马圈里拴着。”江浩宁说着就不在这条路上走了,他可不希望再次遇到扬道人。

  扬道人看了看这具有童性的少年,抛去一切来说,还是具有灵性的,如果不是修缘,可能…

  “小娃娃,别走啊,我还知道好多呢!”

  “切,不要骗我,趁我心情还好,你骑着我的马儿快走,不然等一下我就不把马儿给你咯。”

  “小娃子,我们聊聊天呗?”

  江浩宁嫌弃的看了一眼老头,不愿意跟他说话,埋着头直接往前继续走着。

  “小娃子,我们聊聊仙呗?”扬道人不死心问到。

  江浩宁心被触动了一二,但是当看到扬道人那张脸后,傲娇的又继续走着。

  扬道人嘴角轻笑,“娃头,嘿嘿,给你讲一个苦道山下的故事不?你知不知道你们长河的湖泊叫什么?还有你们这里一条蛟龙的由来吗?”

  果真听到这里,江浩宁立马返折回去,“对!对!我们长河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湖泊,只不过这些年来却不在受人民的香火了。”说到这里江浩宁的小心绪又开始作怪。

  “你们的湖泊叫做李仲,本是上界的司河令,却无奈遭贬,最终成为了你们这里的湖泊,说到他,到还真是有些说不完的故事。就比如求雨这件事,本来你们这里风调雨顺,连年收成比别的郡都好两三成,但是却近些年来,被收打折,甚至有些盈亏景象。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扬道人以为他这则具有真实可考的事件,一定会打动江浩宁的内心,却不想。

  “老头,你真的很无聊!”江浩宁有些鄙夷的回复,“真烦人,连马儿现在都不喜欢你了。”

  然后伸手逗了一下他的马儿,马儿通灵,“律~”

  扬道人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娃娃了。

  “娃子,你叫啥名?”

  “不告诉你!”江浩宁哼了一声。

  “有趣,有趣,待老夫掐指一算自然知了。”说完扬道人口吐法诀,手指轻掐,没过少许时间,“长河江府江之远小子江浩宁,不好书,好鬼谭,从小深受他人喜爱,除了一副俊美的皮囊,还有一副特别让人讨喜的性格脾气。”

  江浩宁虽然有些震惊,但是却想到扬道人刚才忽悠他,湖泊叫李仲他们长河人都知道,近些年为什么不得雨是因为湖泊天天要吃女娃,他们不给,所以湖泊便不再向东海借雨了,如此一来二去,都不妥协,最终便成了这幅模样。

  “装神弄鬼!那你叫啥名,是不是叫道人?你是不是从别的地方来求缘的?哼!”

  老道看到江浩宁那震惊却又不愿意低头傲娇的情绪,忍不住笑了一声,“噗!”

  “你笑什么?!”江浩宁有些不高兴,“又扮鬼弄虚,就你这样的道士,也不知道有多少来过我家,说我什么什么的,后来都被我老爹赶走了,爹说他说都是骗吃骗喝的,其实我早就知道,只是不愿赶他们走。”

  扬道人有些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娃对他有些不喜,原来是把他当做了一些骗吃骗喝的道人了。

  其实并不是这样,江浩宁从来不在意其他道人去他家骗吃骗喝,反正他家钱多,多养一个就多养一个呗。并且有些道人讲的故事让他非常的高兴,有些书上没有的故事,都可以从他们嘴里听到,比如姜子牙其实并不是那么公然无私也不是那么的公正不阿等等故事。

  “小娃子可知道骑天鹤南飞不卷的诗人鹤向南与舞女歌仙舞仙儿的故事不?”



重生之庶医也倾城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我师叔是林正英 怜取眼前人 封神第一帝 请使用英雄联盟技能 龙魄温心 我的前夫是外挂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亘古大帝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