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在地府 第二章 在那不遥远的世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因为某些原因,生死簿上关于你的一切信息在酉时,也是你死亡……的时候,全部彻底消除了。因为,你算含冤而死的,原本那辆车碰都没遇到你。但是,你的情况比含冤而死很复杂得多,从此以后,你就有的忙了。”  我就说嘛,那是偏偏就躲过去的了的。我还在想自己究竟是被顺O你以为是小说吗?。...

就业在地府

推荐指数:10分

《就业在地府》在线阅读


  我想象过死后见到黑白无常、天使、恶魔的场景,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不再那样想了。而如今,面前活生生地飘着曾经幻想过的两位大“人”物,我觉得这世界真TMD不真实,特别是阿白(以后就这么叫,黑无常同。)说要我还阳后。

  你以为是小说吗?

  我伸手一挥,忙道:“别忙!Stop!先让我整整思路,就是枪毙也有个说法吧。”

  阿白侧了侧身,见阿黑没什么反应,遂叹了口气,说:“其实你本该还有十四年寿辰,只是因为某些原因,生死簿上关于你的一切信息在酉时,也就是你死亡的时候,全部消除了。所以,你算是枉死的,本来那辆车碰都没碰到你。不过,你的情况比枉死复杂得多,自此以后,你就有的忙了。”

  我就说嘛,那是明明就躲过去了的。我还在想自己到底是被顺O快递广告单捂死的还是因大难不死而乐极生悲,心脏痉挛……那就悲剧了,是吧?不过,他最后那句是啥意思?

  见我不解地看着他,阿白缓缓地道:“我先说,说完你再问。”说着随手一挥,一张雕花红木茶几及其配套的三张椅子出现在眼前。哎,虽然鬼魂这么站一百年都不会累,坐着还是比较自在不是?呀,现在这情况,真悬空啊。

  “首先,解释一下你眼前这个‘世界’,虽然你‘必然’知道,我还是要‘介入’。”听着他深度抽象的话语,我表示压力很大,只好开启自动过滤程序,并释放文科生自带脑动记忆加载功能。

  “我想,你应该可以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就说空间吧,毕竟它不是独立的,这空间看起来和人界差不多,却毫无生机,我们称之为——阴阳界,顾名思义,它是人界与地府的夹层,亦是通道,你们古代传说将阴阳界与鬼界、也就是地府混为一谈,这是不正确的。‘阴阳界,通阴阳,人魂莫入往者路。大道灵,添大道,万法只得三息存。’这是地府家喻户晓的歌谣。简单来说,生灵的灵魂别误入这儿,就算是高深修行者要来此行事也要填上自己的修为和对天道的感悟,并最多能呆天道的三次呼吸时间,即人界四十五小时左右。阴阳界的变化视人而定,它会是人死前的最后一个画面,但唯有死物,没有活物。准确的说,我们也不存在其中,就像照片,只可观看,不可参与。当然,阴阳界的原理更为复杂,我是为了让你初步理解才这样比喻。”阿白每说几句就停顿一下,方便我有时间消化,若他当一名老师,学生一定很优秀吧。

  “其实,许多年前也有类似的事件,而在此之前,生死簿从未出过错。事件中,与你有类似经验的那位,是地府中的大人物。”

  我一惊,正题这就来啦!

  阿白似在斟酌字句,一句一顿地说:“我想你该知道他,他就是地府现任判官——刘芒。草亡芒。人间传说那位崔判官是不存在的,这世间只有一位判官大人。‘手握判官笔,头顶阴阳帽,颈上定命珠,掌间生死簿。’这说的就是他。判官虽看似位列阎王之下,其实执掌六界大权,不论是何种族,只要身处天道之下,就要受生死簿的裁判,连阎王都能一笔勾死,你觉得呢?自然,阎王没犯错时要受天道保护,判官大人也拿他没法。”

  我愣了愣,没回答,反正他只是用一个问句试试我听没听,又不是真的要问我意见。况且,现在的我有何资格提意见?

  阿白清了清嗓子,变出三杯热茶,自顾自端起一杯润了润喉,说:“判官大人昨日用定命珠推算天道,发现酉时二刻正是六道反转,星宿篡位之时,与他老人家被选时一模一样,而且近来生死簿异动,所以……”

  “所以?”太磨人了,我实在忍不住,于是倾斜身子凑近阿白。

  “你被选中了,当下一任判官。”阿黑在我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突然轻飘飘地扔来一句话,声音正是适才二人出场前那好似老旧收音机发出的磁性男中音。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霹雳直击我脑门!虽然心中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但听到他如此诚实,如此直言不讳地告知,我还是如同油壶灌顶。(没错字,鉴定完毕。)那么,根据我多年来在各大网站驻扎的经验来看,接下来的步骤就是——

  “于是我就要为此经历重重困难,种种考验才能转正,即使多次与死亡打擦边球亦不能退缩,否则人类必迎来史前灾难,社会将动荡不安……”我摇头晃脑地接下去,就像在答高中历史卷。

  谁知,阿白哈哈一笑,说:“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啦!判官是天道选的,没人能给你试练,包括你的前任。你想的那个是修真吧?判官不修真,呃,详细的还是等你见了刘判官大人再说吧。见了之后再让你还阳。”

  一个“走狗”,一个“流【河】氓【蟹】”,天道的审美观已经扭曲成油条了吗?我腹诽着,嘴上却问:“难道我就没什么特殊资质让天道看上?不会吧,判官听上去挺唬人的啊!”可不是吗?连阎王爷都管。

  阿白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狠狠灌下一大口茶,道:“这事儿咱可不能再说了,‘介入’还要剩点给某样东西,况且我知道的也不多。”

  我勒个去,你能不能不要隔一会儿就说些别人搞不懂的话。

  “其实,我们来这趟就是打个前锋,代表地府欢迎你,虽然目前你只能算是见习的,但只要表现得当,半年足以转正了,到时你可要为刘大人分忧啊。恩……刘大人的人还要等会儿来,你可以问点关于地府的问题,我尽量回答。”

  我可以问你们两兄弟会不会关系好到一妻共用么……当然不行!我打不过他俩。我很想说自己不去当这个傻子判官,但能拒绝么?阿白从头至尾也没问过我的意见,而且人说了是来打前锋的,这个“前锋”的含义多半是这样:我们已经做了决定啦,你呐,好好干吧!人间的高层也是这样做的,拍拍脑壳,一锤定音,问你意见多半是走走程序。至少,地府头顶还有一个神秘的天道盯着,最多私下搞搞无伤大雅的小动作。

  既然阿白都这么说了,咱也不能矫情不是,正好问问以前一直好奇的事:“地府隶属地狱吗?中西说法不一,各个教派的争议也挺大的。”

  阿白饶有兴趣地看了我一眼,抬头示意见面以来说的话加上标点符号也不超过三十个字的阿黑,说:“这是老八的专长,问他。”

  后来我才知道,阿黑经常作为阎王的助理,与地狱进行沟通,至于沟通什么,阿白只说:“呵呵。”

  阿黑有些局促地扭了扭,用老旧收音机般磁性的男中音说:“地狱不属于地府管辖,准确地说,地府是地狱的最表层,唯有通过地府才可进入地狱。地府和地狱是不同的两个世界,前者的通名是鬼界,后者独立于六界,我们一般称之为第七界。而人们所说的‘十八层地狱’才归属地府,当然,我们称之为‘万刑堂’,它并不是有十八层,而是一片区域,几乎占据整个地府的三分之二土地。不过,一般你看不见万刑堂,需要特殊手令。真正的地狱只关押‘绝对’罪犯,什么杀人魔、强(和谐)奸犯、贪官污吏…都不够格进入。老实说,能入地狱也算是一份殊荣。那些罪犯里有一部分连天道都管不了。老七,是吧?还有啊……”

  我这才发现这家伙不是冷漠,他是那种羞涩,但是一开口就停不下来的类型。

  我急忙丢出下一个问题:“那部分罪犯?连天道都管不了,那地府怎么关他们的啊。”毕竟我是天道选的下任判官,关心点总是不错的,而且听他的口气,这不算什么过于重大的机密。

  阿白拍了拍阿黑的手背,令其停下长篇大论,然后对我说:“那些罪犯,你只需知道一人足矣,其他人没那么容易被你接触,有多半是历史上有名的妖魔。而那人,是最强,也是最低调的,他叫——纪风清。这家伙疑似人类,现在还未确定种族,出生神秘。地狱那帮罪犯就是受其约束才不敢乱来的。”

  “这么厉害?那些家伙可有的连天道都难管啊,难道那个纪风清,是天道的秘密武器?”

  “你错了,呵呵。”阿白诡异地笑了,“恰恰相反!”

  “?”

  “他却是天道最大的敌人!”

  “!!”那家伙缺心眼儿是吧?

  如果不是灵魂体,今天我以心脏病发作好几次了吧。敌人?!实力对比,天道好吃亏的赶脚是怎么回事啊?吾现在快把自己划到天道一边了,拿人职业替。人。消。灾嘛……

  “具体的估计整个地府都没谁知道了,你以后也少问,再多的知道了不好。”

  我点了点头,关键一问:“有工资拿吗?”

  “工资?”阿白瞪大眼睛(别问为什么他戴着面具我都知道,猜的),扭头看向阿黑。阿黑知识面明显更广,而且又恢复了先前的冷【羞】漠【涩】,简而言之:“俸禄。”

  “哦~冥币要么?”阿白笑意盎然地问。

  “我,这——”我去,没钱你说个O!

  “别生气,别生气。别急嘛!也没说不给啊。地府和人界也有生意来往,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不过人界烧下来的冥币不能直接用,否则地府早通货膨胀了。冥币会按需求转化,地府市场还是比较公正的。最方便的是不用你去银行交换,六界不同的货币会在转界途中自己变化,至于界内,除了人界麻烦点,其余五届都自己统一过了,你的工资按月发放,每月600冥币,相当于4800人民币,办任务还有额外奖金,够丰厚吧?这还只是实习初始阶段……”

  “等等!”我大手一挥,“不是三界吗?怎么成六界了,加上地狱也才四界吧。”

  “六界是人、鬼、神、魔、妖、灵,排名不分先后。什么界内,什么种族就最多,六界之主是天道,旗下还有管理员。地府掌鬼界,天庭掌神界,人族掌人界,妖怪主妖界,魔族控魔界,灵界成分较复杂,因为精灵族已经衰落了,只能苟延残喘,现在那里就相当于综合市场,各界生物混为一团。地狱,暂且算它第七界,还是非官方的。”

  我低头沉思,不是在想六界那些不得不说的二三事,而是不明白为何阿白只知人民币而不懂工资为何物。啊啊~生活就像小说一样,我常说。

  我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总共听了阿白三十四句“呵呵”,阿黑三篇大论,刘判官的人终于来接我了。

  临行前,阿白往我手中塞了个东西,并叮嘱了我一点规矩,就和仍在冷【羞】漠【涩】的阿黑消失了。我没细看那东西,往裤兜里一塞,与来接我的狗头人身的家伙踏入地府之门。

  而现在我不知道的是,这几年的诡异生活由此拉开了序幕。

  PS:黑白无常的关系如何么……详见百度括弧笑~



我与师兄去流浪 联盟之梦回s3 黎明之剑 妙膳小王妃(下) 最强特战狂兵 无双魂印 万道剑尊 大新轶事 快穿之改变结局甜甜甜 天痕封魔录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