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号事记 第十一章 天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个世界了。今天晚上,我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很沉重,我看见了了简言之的天意。。。  老半天前。。。。。。  乘着持灯人的马车,我们一路都走得很顺利地。关卡检查并的,看见了是持灯人的马车,更本连再次询问都不需要,直接通行。一路上的行人,看见了我们的车,都很恭谨的系统自动闪开车内很安静,所有人都沉默着,只有车轮滚过所发出的声音。我一直相信,上天或者神或者什么其他东西让我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用我的身体去感受这个世界,用我的眼睛去看尽这个世界的一切。可是今天晚上所经历的,所感受的,所看到的,却让我不想再接触这个世界了。今晚,我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我看到了所谓的天意。。。。...

十九号事记

推荐指数:10分

《十九号事记》在线阅读


  不死系生命体,指的是几乎不会死的生命,比如说我。因为我是能量构成,所以基本上只要有能量而又没人能够把我一下就耗光了,我就死不了的。亡灵,僵尸等只能称为亡灵系。

  车内很安静,所有人都沉默着,只有车轮滚过所发出的声音。我一直相信,上天或者神或者什么其他东西让我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用我的身体去感受这个世界,用我的眼睛去看尽这个世界的一切。可是今天晚上所经历的,所感受的,所看到的,却让我不想再接触这个世界了。今晚,我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我看到了所谓的天意。。。

  半天前。。。。。。

  乘着持灯人的马车,我们一路都走得很顺利。关卡检查的,看见是持灯人的马车,根本连询问都不用,直接放行。一路上的行人,看见我们的车,都很恭敬的自动让开了一条路,有些人还跪下了作祈祷的样。马车全架都是黑色的,连马也是,只是在马车的背后印着一个煤油灯一样的图案,发着谈谈的黄光,就是在夜里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我深深的感到这个持灯人组织有多么的强大。看着穿在身上的黑袍,背后同样有个煤油灯一样的图案,让我觉得做一个持灯人也是挺威风的。看着一路上小令这口水佬不停的吹嘘自己有多英明,口水乱喷的,忍不住又踢了他一脚。我们就这样玩玩闹闹的一路向着北方走去。

  傍晚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庄,是由十几户人家。估计是没有旅店的了,于是我们只好找一户人家收留。当我们下马车的时候,已经被一大堆人围住,大概有百来人,估计整个村的人都来了,有些人干脆就跪下来祈祷,口中念念有词的。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小令这小子倒是很镇定。村里的人对我们非常的热情,听到我们想借宿一宵,个个眼中冒火,一副谁跟我抢就跟谁拼命的样。最后不用说,我们决定在村长那过夜,但我们也被拉着每家都进去了一下,村民说是可以驱走黑暗,还好只有十来家,不然够呛。

  说是村长家,其实跟别人家没什么分别,只有一厅一房,房子后面就是村长家的几亩农田。村长是一个中年汉子,个头挺大的,一家三口人,有个六、七岁的男孩子,他妻子顶着一个大肚子,估计快临盘了。他们夫妻和平常人没什么分别,他们的孩子倒是有双猫耳朵。他们一家的热情招待就表过不说了,几乎把能吃的全拿出来了。吃过晚饭后,他们知道我们要留宿,主动的把唯一的房间空了出来,自己三口人睡外面。早知道我宁愿赶路算了,我受不了别人对我太好,好说歹说,才以他妻子有身孕为由把房间退回去。他妻子还一脸的不乐意,进去的时候还狠狠的拍了一下肚子,仿佛是怪责自己怎么就有身孕了,把我们吓了个半死,这持灯人的名头也太大了吧。

  之后大家聊聊天,玩闹了一会,各自去睡了。半夜我被一阵呼喊声惊醒了,原来是村长的妻子喊痛。不一会,大家都醒了,知道原来是村长的妻子要生了,这是大事哦,大家都很紧张又没经验,团团转就是帮不上忙。

  这时,村长跑出来跟我们说,希望我们可以进去接生。他说这样可以顺利点。我汗,刚想推辞,小令却是率先进去了,小夜也跟着进了,无奈我也进去了。清清就交给了村长在外面等着。整个过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漫长,紧张又让人烦躁。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小令和小夜却都是一脸的严肃,让我也不由得紧张万分。

  随着一声哭叫,孩子终于出生了,看着刚出生的孩子,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但事情似乎还没结束,小令和小夜的神情更加紧张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刚出生的小孩,村长也并没有进来,小孩的母亲也闭上了眼睛在默默的祈祷。

  这时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婴儿的全身冒出了像鱼鳞片一样的东西,婴儿的哭声更大了,仿佛受着很大的痛苦。只见婴儿的全身不停的变幻着,一会冒鳞片,一会又恢复原形。大家也跟他一起经历着痛苦,我的心不停的传来阵阵抽痛,小令的神情依旧严肃,小夜毕竟是女孩子,已经背过面去了;孩子的母亲闭着眼睛不敢看,泪水一行一行的不停流下来。这种情况维持了一分钟左右,就别提我觉得过了多少年了,终于停下来了。

  当我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时候,我看到了这辈子再也不想想起的情景。只见婴儿的全身突然起了很多大大的水泡,大到一定的程度就破裂了,流出大量的血水,然后不断又长水泡,再破裂,流血水,不断的循环,婴儿早已经没声音了。我只觉得自己全身冰冷,仿佛掉了魂一样,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泪水不知不觉流得满脸都是。最后婴儿变成了一滩血水。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冲出外面不断的吐着,心痛得很厉害,直叫人想把它挖出来,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这就是小夜所说的天意吗?不久之后,小夜也跟着出来了,站在我身边呆呆的望着天空。

  在我看不见的房间里,小令也同样面无人色,一脸的死气。他忍住想吐的冲动,默默的从脖子上解下了一条项链,链坠是一个煤油灯。他拿在手上,拿到孩子母亲的身前念了一段咒语,只见链坠发出淡淡的黄光,不久之后悲痛欲绝的母亲就沉沉的睡去了。做完这些之后,他收起项链,在地上画了一个法阵,轻轻在阵上一点,一个手掌形的泥土伸出来把那滩血水吸走了,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小令安静的走出大厅,悲痛的对着绝望的村长说:“吾等已为你的孩儿驱走黑暗,带往那光明的圣土。吾有辱你的期望,吾宁愿黑暗吞噬吾的身躯。”村长无言的跌坐在地上,小令拿出项链用了同样的方法让他安静的睡去了。

  看见小令牵着清清出来,我们都很有默契的走向马车。我们都不想也不敢再呆在这个地方了,安静的驱着马车离开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的心情也稍微的平静了一下,不过我们依然没有人说一句话,清清也在静静的发呆。

  “我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我也头一回遇到。”在赶车的小令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激动的看着小夜质问道。

  “这就是天意,具体怎么一回事,我相信这世上也没人能说得清。这世上的每一个人,在刚出生的时候都会出现变异,变异的方向是随机的,会随机得到一种能力,有动物的,植物的,特殊系的,所以你会看见很多奇形怪状的人,如果变异不成功就会是这个结果。而这成功的几率出奇的低,只有四成左右。”小夜有点伤感的说道。仿佛想起什么事一样,她最后还加了一句:“这世界不要没用的人。”

  我觉察到似乎也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发生在小夜的身上,不过我没细想,只是不断的想着她最后的那句话。越想越觉得烦,又想起了刚才的情景。我越来越觉得,这世界很难让人接受啊



重生之庶医也倾城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我师叔是林正英 怜取眼前人 封神第一帝 请使用英雄联盟技能 龙魄温心 我的前夫是外挂 召唤大渊之黑暗暴君 亘古大帝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