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鬼仙 第二章 玄清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仔细看之下就能意外发现铜钱上似有条纹,似一种玄妙无比的文字,又似一张很复杂的地图,遍满了铜币全身。  林瞳抿了抿嘴,望着这枚外貌平凡普通的铜钱目中竟有丝很紧张,咬了一咬牙,林瞳便立刻做出最终决定,抬了右手,一狠下心来便用嘴把其中一只手指咬破,而后伤口对着黑色“都是值得的!”。...

至尊鬼仙

推荐指数:10分

《至尊鬼仙》在线阅读


  林瞳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满是灰尘的脸上浮现出的乐呵呵的笑容,等他醒来时,他才发现自己竟是睡着了,看着身上湿淋淋的道袍,擦了擦几把嘴角的口水,苦笑了笑,这几天他都是这样度过的。

  “都是值得的!”

  摇了摇头,林瞳断绝了心中其他念想,重新站了起来,看着倒下的火竹,眼中满是期待之意,林瞳从颈上小小翼翼的取下一根红绳串着的黑色铜钱。

  黑色铜钱全身黑黝黝,粗看就似一枚普通的方孔铜币,只不过略黑了些,细看之下就能发现铜钱上似有条纹,似一种玄奥无比的文字,又似一张复杂的地图,遍满了铜币全身。

  林瞳抿了抿嘴,看着这枚外貌平凡的铜钱目中竟有丝紧张,咬了咬牙,林瞳便立即作出决定,抬起了右手,一狠心便用嘴把其中一只手指咬破,而后伤口对着黑色铜钱的一处边缘一挤。

  林瞳脸上露出期待紧张的神情。一滴殷红的鲜血很快从指间凝聚,落了下来,滴向黑色铜钱。

  但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滴鲜血一碰到铜钱便似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了,而铜钱表面却没有任何变化,丝毫看不出曾被鲜血沾染过的样子。

  林瞳眉头一皱,手指紧捏,又是几滴鲜血挤出,大约九滴之后,铜钱表面终于出现了变化,被滴了鲜血的铜钱,竟露出了一角白玉。

  林瞳脸上有些兴奋,跃跃欲试,内心中的紧张依旧没有消失。

  双手谨慎的捏起铜钱仍是黑色的地方,走到火竹旁,蹲了下来,把黑色铜钱中那露出截白玉对着火竹断裂处轻轻一碰,顿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火竹瞬间萎缩,笔直的竹枝变得摇摇欲坠,竹皮皱的厉害,变的有些枯红,似一瞬间被吸去了所有的精华。

  而此时那角白玉又恢复了之前黑黝黝的外表,看不出的异样。

  看到了那十几片金叶子在枯萎的火竹身上微微晃荡,仿佛一阵微风就会被吹落,小心翼翼的把黑色铜钱重新挂在脖子上,林瞳微微松了一口气。

  走上前去,林瞳把竹枝上一片金叶子轻轻的一扯,这片金叶子竟然非常轻易的就脱离了竹身,落在了林瞳掌中,闪闪发亮。

  如此这般,片刻之后,又有十几片的金叶子出现在林瞳手中,细数一下,共有十六片,林瞳眉目一喜,脱口道,“终于足够了。”

  这是林瞳近几天来砍竹时发现的一个秘密,这块老道士留下来的铜钱一遇到他的血,便会生出异样,露出玉身,而玉身触碰到火竹断裂处那些红的似骄阳的竹汁便会立即连锁反应般把整只火竹吸干,没有一丝残留,只余下竹身上的金叶子,而这个效果只有将火竹砍到才能产生。

  林瞳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但是他确信,老道士让他好好保管的一定不会是对其有害的,何况还说道它可以保命,林瞳虽对这个沾到血便会露出异像的黑色铜币有了些谨慎,不愿多次使用,但仍然贴身藏护。

  那根枯红的火竹在所有金叶子被取下后,枯萎的火竹就似没了最后的支撑力,渐渐裂开最终化为了一堆炭灰,被火竹林中来往的微风吹散开来。

  ……

  玄青道,郑国中最富胜名的一个修仙门派。

  其宗门位于郑国南部的三座灵山之上,已有数千余年的历史,经久不衰,门下弟子一直以降妖除魔,帮助普通百姓为己任,在郑国凡人和修士中可谓是赢得了极好的口碑,是为郑国正道之领袖。

  门派中,杂役弟子四千,正式弟子三千,核心弟子十人,亲传弟子三人,长老二十九位,现任宗主刘明德。

  此刻,林瞳来到这因三座灵山围绕而形成的巨大的广场之中,这里是玄清道的中央广场,大多数日常事务都在这里进行,排列整齐的房屋大多倚山壁而建,不断有青衣人影驭彩光从各个房屋出入,广场中央有着一座小山,上面坐落着一座雄伟古朴的阁楼,正对一个四溢着五彩霞光的喷泉,喷泉边上不少的青衣弟子正坐着交谈说笑,显得其乐融融,背依着一块巨大顽石。

  林瞳已经换了一件青色的衬衫,胸口上刻着一个墨绿色的“玄”字,这是宗门的统一服饰,除了核心及以上弟子,不管是杂役还是普通弟子来这里都必须穿这样的服饰。

  期羡的望着天空上来往的彩光,林瞳走到人数流动极少,与其他地方相较冷清的一个普通房屋下,屋檐下挂着一块“杂役部”的木头牌子,摸了摸身后的灰色小包袱,林瞳心中出现少许的紧张。

  这小包袱里面全是金叶子,总共有两百片,是林瞳两年来的积蓄,此刻他就要用这些金叶子去换取玄清道修行的法门,尽管他被鉴定为毫无灵根,只要有机会,林瞳仍想一试。

  走进房屋中,里面有好几个柜台,很冷清只有几个弟子走动,柜台后面都是年约过百的老者,一见有人进来,都望了望,然后又兴致索然低头继续做事,

  林瞳压制住内心的激动,走向刻着“杂役功法”的柜台,里面坐着一个打正着哈欠的老者,老者眼皮低低抬起,看了一眼林瞳,拿起桌旁一只毛笔,问道:“何人,要什么?”

  林瞳一拜,恭敬的说道,“前辈,晚辈林瞳,想用火竹叶换取一本凝气决。”

  ‘哦?”老者诧异的看了一眼林瞳,林瞳立即把身上背着的一个小包袱拿下,肉疼的看了看里面的金叶子,便把小包袱放在柜台上。

  老者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把包袱一放,而后低头在纸上写道:九月初九,杂役弟子林瞳,两百火竹叶换凝气决一本。

  便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小册子放在柜子上,淡淡说道:“你可以走了。”而后,老者便靠在身后的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多谢前辈。”林瞳虽然疑惑老者为什么不细数叶子数目,但看到小册子上“凝气决”三字,心中一喜,便不多想,向老者抱拳谢道,把小册子揣在怀中,出门迅速的离开了中央广场。

  火竹林外围附近有几间小木屋,这些是给砍竹人专门建造的住所,木屋内有些简陋,只有一木床,一木桌与一木椅。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天色有些昏黑,林瞳坐在其中一间木屋的木椅之上,借着木桌上烛台发出的光芒津津有味的阅读着木桌上的一本小册子。

  玄清道作为郑国正派之首,奉行万物皆能长生之道,因此对于那些没有灵根的杂役弟子,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对于那些刻苦的杂役弟子,都会给其机会,用一定的贡献度或者有价值的物品换取自己想要的宗门功法,其中包括不少精妙的炼体之术。

  核心弟子中有一人也是杂役出身,以自己的过人的毅力和机缘,最后同样能与那些呼风唤雨核心弟子的平起平坐,论单挑甚至还能够完胜其他的核心弟子。

  林瞳原本最合适的选择也是换取一种炼体术修炼,但炼体术修炼极为耗时,最简单的也要持之以恒十年才能小成,这,林瞳等不了。

  良久,林瞳双手一合手中的小册子,面露思考之色,自语道,“这修仙之法竟然这么复杂,要先将身体中后天的浊物排除,进而才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使灵根化作灵胚,学习修仙的法术。”

  “书上说后天浊物排除之后,即使没有灵根身手也会更加的矫健,我虽说没有灵根,但可以试试,师傅他老人家虽要我在此处等,但此时我若再不寻他,岂非坐以待毙,待在这里等不是办法,但若我去寻他时,师傅又回来了,这又该怎么办?”

  林瞳闭目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去寻师傅的事还是等后天浊物排除以后再做决定,现在得到“祛浊丹”才是我目前的首要任务。”

  后天浊物乃是自人诞生而起就从外界逐渐侵入人体的隐形病患,虽不伤人,但长久之后,会将人体中的灵根遮蔽,成为不能修仙的凡人。

  小册子中记录排除后天浊物的方法有两种,一个是进入宗门的“净浊池”,彻彻底底洗净身体的后天浊物,转为先天之身,但这个“净浊池”却是非核心弟子不能进入,对于林瞳没有丝毫的希望。

  第二种就是服用“祛浊丹”,效果远不如“净浊池”,但同样能做到排除大多后天浊物的效果,祛浊丹是宗门丹师是用来练手的基础丹药,十枚低级灵石换一颗,或者集齐了材料再付一枚低级灵石保成丹。

  一枚低级灵石正式弟子也要一个月才能得到宗门派发,十枚低级灵石对于林瞳来说太遥远了。

  “如何能得到呢!”林瞳沉思起来,想了良久。

  “有了。”林瞳突然眼中光芒一闪,欣喜自语道,“我可以用功德去换啊,上次看到似乎是十个功德点可以换一个低级灵石,至于祛浊丹的材料,功德阁似乎也有相应记载!明天我可以去试试。”

  心里顿时有了思量,木屋内,林瞳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月亮,今夜的月特别的明亮,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将小册上的字体清晰无比的。

  林瞳无比认真的一字一字看。

  本以为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两年的蛰伏,一次又一次的精疲力尽被旁人欺压依然不放弃,换来的小册子,此刻终于让他望到了心中那一丝微小希望,反反复复的翻阅着“凝气决”,最终沉重重云遮去了月,林瞳仿佛轻松了许多,沉甸甸的眼皮不争气开始的拉拢。

  “修仙,修的是法亦是苍天大道,借天地灵气巩自身灵根,以求成仙……”

  “凡本门修仙者必身心如一,尽心修法,不可贪恋世俗之名利,借由自身法术危害百姓者,本门必除之……

  “凡因贪图长生,修入魔道,残害生灵者,本门必除之……

  “凡……”

  ……

  后面几页都是玄清道身为名门正派的繁琐宗规,看的林瞳昏昏沉沉的,时间渐渐流逝。

  林瞳打了个哈欠,声音越发微小,眼皮终于彻底地拉拢,林瞳趴在书桌上深深睡了过去。

  棱角还未分明,充满疲倦的年轻面孔上,浮现出悦心的笑容,仿佛遇到了世上最好的事情……



神奇宝贝之逆流直上 白袍雪甲 逆成长巨星 金口小娘子(上) 千金上贼床 剑灵驸马爷 广漂的那五年 最佳特摄时代 抗战第一狙击手 狂热乐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