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痕泪之沧海月明 正文契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再后来洛神不幸遇难此妖丧失踪迹。  人们的传说,仅逗留于她是洛神弟子。  中州古夙国  这日,夙国百年来最盛大的一场喜事。  作为天降神子的伟大的星官即筝王卫子离被夙帝请到夙国来,为夙国举办一次大型的占卜仪式。  夙国的帝城,从街南到街北,一溜现在想想,构思这么久的小说,也是该通过自已的手写出来了,所以,我就动笔了。。...

  契子

  这是我很久以前构思的小说,因为我比较喜欢仙剑那种类型的游戏,所以也比较注重这一种类型的小说。

  现在想想,构思这么久的小说,也是该通过自已的手写出来了,所以,我就动笔了。

  在这里,要感谢朋友小翅,谢谢他帮我收集了这么多资料,为我完善里面的某一人物形象。

  无痕泪沧海月明卷头

  巫灵

  在方州,这是一个很有传说性的妖怪,传说,它生长在祖圣,与雪草为伴,某日开了灵识来到人间被洛神收为弟子,后来洛神遇难此妖失去踪迹。

  人们的传说,仅停留于她是洛神弟子。

  中州古夙国

  这日,夙国百年来最盛大的一场喜事。

  作为天降神子的伟大星官即筝王卫子离被夙帝请到夙国来,为夙国举行一次大型的占卜仪式。

  夙国的帝城,从街南到街北,一溜全是夙帝为卫子离接风的乐伶花僮舞女。

  这些华丽的艳人身著五彩服饰,带着华丽的羽冠,跳着惊鸿的舞,奏着天籁的乐曲,撒着飘流十里香的最香的香花。

  在两旁围观的百姓从街南到街北,摩肩接踵一个个垫着脚看。

  从欢迎的乐伶花僮舞女到天南地北而来的百姓,只为一个人————卫子离。

  卫子离,天降星官,传说他出生时天降五彩祥云,他口内含玉,天生有乐感,三生能弹颂神曲,五岁能传播祝福曲,比那传说中的雪国人还要厉害。

  今日的他,带着不平凡的使命,来到这个他所期待的国家————夙国

  巫灵旁边坐着两个少年,他们隔着桌子面对面坐着,两个人的视线都看向二楼下面的人群,人群包围着的就是夙帝接卫子离的乐伶花僮舞女,队伍太长,卫子离本人要经过这个酒楼还要三个钟头左右。

  这是唯一经过夙帝宫的正门酒楼,也是卫子离唯一能行的路。

  两个少年看了会儿,就移开视线,开始杯碰杯干酒,隔着桌子两人对起了话。

  巫灵趴在桌子上,跪着双腿看着两人,她手上在剥瓜子,一粒粒瓜仁往嘴上送。

  这两个少年,一个叫葛霖,一个叫沐扬,都是夙国大将军的少子。

  两个人谈论的恰是卫子离,谈的内容无非是卫子离这几年的各种事迹。

  巫灵感觉到无聊,就抓了一把瓜子,离开桌子下了酒楼,两个人似乎谈论得太过专注,根本没看到巫灵一样。

  下了楼,巫灵就往门口走去,却听到靠门桌子有几个贾人在谈论卫子离是如何的美貌,巫灵不甚在意,手稍动了下,拿了个东西就出了门,向人群挤去。

  刚才那桌贾人摔杯子吼道:“小二,刚才在桌上的烧鸡呢,眨眼怎么不见了,是不是你们养了猫崽。”

  小二眨了眨眼,他也不知道啊,酒楼从来没有养过猫,兔子到有几只,不过是给客人吃的。

  巫灵坐在靠街的一个屋顶上,腿上搁着一个钵,钵里是瓜仁,瓜壳丢得满屋顶到处都是。

  她手上抓着一个烧鸡,嘴里嚼着肥香的鸡腿,眼睛瞟着街南过来的一个白点。

  虽然看得很小,但是也要三个钟头那白点才过来。

  那白点正是卫子离的礼车,硕大的白色礼车,有点像天子出行的那种车,用四匹宝马拉着缓缓行来,车墙是最上好的天蚕织成,摸在手上如水一样凉,车柱是用最上等的轻木制成,上面刻有飘渺的祥云图。车盖绘有从浊海流传过来的舞女樟,讲述的都是卫子离在乐曲方面的天赋。

  听说,夙帝为了迎接卫子离用了三年时间为他筑行宫,叠三年占卜台,斋三年素,读三年慧经,禁三年欲,施三年善,悟三年乐。

  并且,夙帝的一切行动,全宫要一起实行,可见,夙帝对卫子离的重视程度。

  如果巫灵不是最后一个鸡腿掉在嘴边,如果不是她犬牙露在外边,如果不是卫子离的白色礼车终于经过她身边时卫子离向她匆匆一瞥,巫灵很难发现,他是一个星官。

  疑问爬上了巫灵的心头,所谓的星官,为何带着一身的怨气,为何带着可怕的血腥味。

  不祥充斥了巫灵的脑袋,不仅巫灵,刚才卫子离匆匆的一瞥所散发出来的感觉,充斥着夙国所有围观的人的心头————不祥,厄运,凡此种种都是不好的感觉。

  葛霖和沐扬跳起来,相互看了一眼,直摔楼梯而下,消失在人海里。

  今天的夙国,来了两个厉害的人,一个是星官卫子离,一个是方州传说中的妖怪————巫灵。

  同样的,今天夙国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天朗气清,看上去没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看上去刚才的感觉欺骗了所有人,至少在所有百姓看来,刚才突然出现的不祥预感在卫子离的礼车过去很久后也没有实现,所以每个人都认为这种不祥是假的。

  等到卫子离的礼车进了古老的夯门后,那扇严肃的大门才慢慢关上,将所有的热闹都挡在门外,这个宫殿,只向人们展示严肃,而非热闹。

  “你是妖?”巫灵在抓钵里的瓜仁,看着天蚕织成的白墙。

  卫子离端正的坐着,倾城的脸庞上没有一个能代表人类的表情,他的眼睛看着白墙透过的外头,瞳仁里一片黝黑,什么都没有映出来。

  若是有人掀开天蚕织成的白墙,大概会吓一跳,明明只有星官卫子离的白色礼车里怎么会多出一个白衣少女,可是并没有人敢掀开这天蚕织成的墙,所以没有人看到这个少女。

  巫灵在车里坐了片刻,直到车子进了宫内正道,巫灵看到外头显出来的一大片人影,攒动的人影,才掀开白墙跳下去,奇怪的是随行的乐伶花僮舞女似乎都没有看见她一样。

  车子停下,卫子离被搀扶着下了白色的礼车,他戴着一个白色的面纱,一身素白的衣服,穿一双镂着金丝的靴子。

  前面的花僮撒着满天的香花,香花飞舞,满天旋转,片片飘扬在诺大的正殿前,那个一身素白的人从礼车中下来,披着一头银丝,抬眸,看向夙帝。

  他从香花中走过来,满头银丝飞舞,白衣无风飞扬,跟在后面的女奴捧着珍贵的凤凰琴,拈起他素衣的衣摆,跟着他一步步行来。

  倾城倾国倾天下,花蓉花梦花似海,不是一眸醉世人,识君红颜羞更急。

  后面过来的仆人抬着一块硕大的天丝,展开铺在夙帝面前,花僮撒下香花,乐伶跪坐在天丝上面,竖起箜篌,靠上琵琶,细手牵弦,天籁的乐音满天飞舞,卫子离慢慢向夙帝走去,金丝的靴子走上天丝,仆人又铺上一块红色的血珑绸,卫子离跪在血珑绸上面,才道:“在下卫子离,觐见夙君。”

  夙帝身边的奴婢举过一块血珑绸,夙帝接过来,托着下了阶梯,站到卫子离前面,才躬下身道:“卫爱卿平身,本帝不敢当。”

  卫子离右手扶在夙帝托的血珑绸上面,才站起来,放下手,看着夙帝,夙帝旁边的奴婢托走血珑绸,夙帝道:“卫爱卿一路行来,路途坎坷,卫爱卿先行更浴,本帝在前宫设宴为卫爱卿接风。”

  卫子离颌首,道:“谢夙君惦记,子离不敢,当先行一步,马上入宴。”

  说罢,站在夙帝旁边两名白衣奴婢向卫子离福一礼,领着卫子离去了行宫,后面的花僮乐伶舞女纷纷退散。

  夙帝和一帮臣子后妃向前宫走去,没有人注意坐在屋顶上的巫灵,巫灵双臂环抱双脚,抓起钵内的瓜仁塞进口内,看着卫子离离开的方向,发起了呆。

  《方州志人族古夙国》载:

  卫子离,天命星官,原生为祥,因其与魔交致红心,食怨贪生,伐夙国帝都几十万人命,反噬其身魂封筝内,年月日,筝无故而曲起,时人曰为鬼筝,千年后,有奇人炼鬼筝为剑,曰:天垄。

  南宫流飞

  中州臼灵城

  臼灵城城主是全城所有百姓崇拜的对象,听说如今的城主还未娶亲,更有许多城中豪富想把闺女嫁与城主。

  花非花,更似语中情,雾非雾,更似棋中局。

  这朦胧的一切,造就了一个诡异的传说,因为臼灵城主的太过神秘性,有的人认为他是人,有的人认为他是妖。

  但不可辩诉的是臼灵城主是臼灵城中最美的男子。

  知道臼灵城主名字的人很少,至少其中有几个人知道他叫南宫流飞。

  臼灵城主有一个好友,花州城城主——沈啸天。

  今年恰是臼灵城主出门遍舍日,热情的百姓一大早挤在城主家门前,一个个穿上最贵最美的衣服,摆出最好看的姿势,只为能得城主一博。

  偏是这天,城主与沈城主一同出门,后面还跟着——几个十分漂亮的美人。

  全城百姓的热情蹭一下急速下降,如此美的少女都跟在城主身边了,自己更有何理由让城主看上。

  再看那三个少女,一个全身黑衣,生得是脸庞坚毅,柳眉飒爽,别有一翻英姿。

  一个是蓝衣青带,垂着一对股辫,青辫带下尾垂一对玲玉,玲玉闪着淡青的光芒。

  最后一个是一身粉衣,发丝散下,前梢一缕向后拢起,用紫玉笄固紧。笄末系一粉色绸带,一直垂到地面,带梢绑着一对绒球。

  光看这打扮,就知道这三个少女是如何的美貌了,特别是那个粉衣少女,比起前两位更是姿色略上几筹。

  有认识的百姓在下头吼道:“子风姑娘,子风姑娘,你终于出来了啊。”

  听到吼声粉衣少女抬袖掩口笑了,突然的一笑如满园春风般,痴迷了众百姓的心,好一个子风姑娘真是生得漂亮,如此美人,如此美人。

  《方州志妖族风妖》载:

  陆子风,妖族掌风使者,生有国色,其为善妖,擅弹琵琶,有曲跳玲珑。

  《方州志人族中州》载:

  沈啸天,人族花州城城主,握一手惊天法术,擅使驱邪阵,时人称为人界安全使。

  《方州志遗族中州》载:

  南宫流飞,人族臼灵城城主,其它身份待记。

  雪忆王草

  云水镇陡崖

  吸魂老鬼和法灸正在比赛谁打鼾的声音更大,就听到羽毛飘扬的声音。

  羽毛飘扬还有声音这确是一个很值得探究的问题,奇怪的是吸魂老鬼和法灸一听到羽毛的声音,一个个全身抽畜,似乎遇到了很可怕的东西一样。

  作为妖类最厉害的两大混蛋竟还有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很值得作者去探究。

  再看两大老鬼的上面,满天的羽毛在随风飘扬,如九天下来的仙女所撒下的仙花,迷眩了整个黑域森林。

  寂静的气氛与羽毛一起飘扬,星魂老鬼抬起头,双瞳刹那睁大,他的眸中,那个俊秀的少年公子被一大片羽毛托着,飘过陡崖,看他低眸垂叹,青丝飘飞,手上拿一横笛,横向唇边。

  吸魂老鬼完全呆滞,法灸伸出完全不算手的手,捅捅吸魂老鬼,却看到似涎水从他口角滴下,法灸很明智的沉默了下去。

  谁叫他住在这个陡崖底,谁叫他所在的地盘主人是那个挥撒羽毛尽天下的雪公子。

  法灸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心中叹道:“若有来生,我一定会生为人类,非要追到雪忆王。”

  《方州志蚀类古妖》载:

  吸魂老鬼,蛮荒小妖,擅吸人三魂,常年居于地下,与鬼界通联。

  《方州志蚀类古妖》载:

  法灸,炎鬼,擅烧人三魂六魄,摄人意识,使其魂飞魄散。

  下一卷:无痕泪之沧海月明神界篇卷一

  出场人物:神界战神南宫莲华神界圣子长宫琦天神界帝君神之呼唤倪紫依

  作者话:这是新开的坑,因为有番外所以决定每写十卷就写一个番外,这种决定虽然肯定太过,但是作者一定会守信的



噬天狂尊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魔法少女餐厅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南宋一代目 我有一个小黑洞 我真的是画师 重生之桃源修真 歌王2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