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诡事录 第六章 晦神毛鬼之第四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的方向;而那几天中,正好严爹也在一场大雨中离世在了一个婴儿沟下。  这两个故事现而如今没办法算许多明白这故事的人茶余饭后的闲聊,而在后来,却也可以让整个村子又一次深陷恐惧之中,听母亲给我们说,从那之后,村中经常会会出现一些阴阳先生或是佛陀道士“严格的说,银满叔并没有疯。”这是我母亲的原话,她说银满叔只是从那以后特别喜欢给村中的孩子讲他在那天晚上遇到过的事,也唯有在离满福家不远处时出现极度的恐惧感,从而使众人甚至不能拗过他一个,然后一个人疯疯癫癫的跑向其他的方向;而那几天中,正好严爹也在一场大雨中去世在了一个婴儿沟下。。...

乡村诡事录

推荐指数:10分

《乡村诡事录》在线阅读


  自那以后,或许是那天晚上的记忆太过深刻,也或许是银满的老婆真的生了一个女孩,让这个本就沉默的男人终于在深心处出现了一丝的裂缝,那裂缝迅速扩大;最后,村中第三个有失心疯的人出现了。

  “严格的说,银满叔并没有疯。”这是我母亲的原话,她说银满叔只是从那以后特别喜欢给村中的孩子讲他在那天晚上遇到过的事,也唯有在离满福家不远处时出现极度的恐惧感,从而使众人甚至不能拗过他一个,然后一个人疯疯癫癫的跑向其他的方向;而那几天中,正好严爹也在一场大雨中去世在了一个婴儿沟下。

  这两个故事现如今只能算是许多知道这故事的人茶余饭后的闲谈,而在当时,却可以让整个村子又一次陷入恐惧之中,听母亲给我们说,从那之后,村中时常会出现一些阴阳先生或者佛陀道士,托着手中的木鱼经筒,在村中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来回的游荡,可是却没有人跨入到满福家的大门,因为满福的母亲在当时是好几个村最出名的神婆子,这些道人佛陀在她面前只能算是小辈,若满福不叫是没人敢进去的。

  但是唯一的好消息是,银满恢复正常了,在那几天,村里人觉得着所做的一切,是有成果的,所以在一周之后,村中每到傍晚,也时常会有一些妇人在门口和邻居聊些家长里短。

  那一日,也是傍晚的时候,天空也在太阳即将下山时放晴;连绵不断的阳光透过云层打在田间村头,映衬着山坡上的油菜花,以及山野间的林木和洁白如雪的白云,在悠悠蓝天下,呈现出五颜六色的景色,连同村里人的心情,也都在那一刻被驱散了阴霾,而显得有些轻松了。

  然而这一刻的美色,却与林子妈灰白的脸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用母亲的话说是,林子妈当时冲进外公家时,让人一瞬间以为她是早已经失血过多了。

  林子妈在冲进外公家的大门时却并没有停下,而是一脸惊恐的又跑进了正房之中,当时外公一家人正在吃晚饭,看着慌慌张张的林子妈进来,外婆赶紧给林子妈拿出了一个小凳子,询问道:“怎么了,林子妈,外边有什么追你?”林子妈只是摆摆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不…不是,呼呼…是…是…满福家,我看到来盛还在啊!”我在刚开始时候说过,我外公向来对什么鬼神之说是极其痛恨的,所以在听到这话时,直接一把把手中的碗摔在地上,大声喊道“滚!滚出去!”在当时,我外公在村中也算是有一定地位的,所以经外公这一声喊,林子妈也就没敢在说什么,只是赔笑的说“郭家哥,俺开玩笑哩,你们吃你们吃,就是外边有只野狐(野狐在我们这边其实是大一点黄鼠狼)我怕它咬我,所以我就进来避避,一会就走一会就走,你莫生气莫生气。”等了一会儿,林子妈也就真的只是有点踌躇的走出了外公家。

  母亲她们当时小,所以都比较好奇,而且林子妈也是一个不太能藏得住事情的人,后来在闲暇的时候,我母亲她们就去找林子妈给讲故事,林子妈也就把那天的事说起。

  原来是那天林子妈家吃饭吃的早,再看天气也不错,她就打算在邻居家坐坐聊聊家常,而林子妈家离得近的有两家,一个是我外公家,另一家自然就是满福家了,满福家林子妈自然不敢去,所以就打算去我外公家坐坐,当时太阳还没有下山,远处的山也都看得清清楚楚,林子妈就从屋中出来,来到街这边,说到这我要介绍下我外公家的巷子,外公家的巷子深有30米左右,外公家在巷子最里边靠左的一面,而满福家当时是住在巷子外边靠右的地方,与外公家的巷子相隔差不多有十米左右的距离,所以林子妈在来我外公家时,是必须经过满福家的。

  所以虽然那几日村中也差不多恢复往常的宁静,但是在经过满福家时,林子妈还是心有余悸的往那边的门瞥了一眼,可这一眼却吓得林子妈三魂七魄去了一半,因为他顺着满福家半掩着的门竟然看到有三个小孩子披头散发的在满福家院子中快速的来回爬动着,那种状态甚至不像是一个人而是如同某一种野狐或者是老鼠一般,因为那移动速度简直快的有些惊人,而林子妈被这一幕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同时口中还低低的喊出“啊!”的一声,这个声音本来算是比较小的,但是满福家原子里的三个孩子却是猛的转过头来看向林子妈,那个眼神诡异凶狠,如同看到羔羊的饿狼一般,可是最让林子妈感到恐惧的却并是不是这些,而是,这三个孩子,赫然就是前段时间刚刚死亡的来盛、王平平三人。那三个孩子在看到有人发现他们后迅速的躲入了阴影处,而林子妈则是被吓的跌跌撞撞的跑入了外公家,她在讲完这个故事时还说,你爹不信神鬼,反而就什么都不怕了,不像我们,碰到这些东西,总是会生出一身的病,就像是大冬天被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泼了一遍。

  孩子们总会被这些怪力乱神的故事吓得一愣一愣的,可是当故事发生在身边时,却总经不住好奇心,时常会有一些熊孩子跑到满福家趴在大门上看里边是不是真有林子妈说的来盛他们三个,说也奇怪,满福妈只是在银满说的那件事中出现过,哪怕这些孩子都没在偷看的时候发现院中有满福妈在。直到有一日,满福在村外请来一位阴阳先生时,满福妈才又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可这一次看见满福妈却如同村中被人为的撕开了一个巨大又难以愈合的伤口一般,在其后的几十年间每每让人记起都会沉默许久,村中的那些担任过庙祝的老人后来总是会说是不是他们真的错了。

  满福请阴阳的原因是他的母亲真的到了必看不可的时候,因为满福知道一些内情,所以他并没有去请村中的走脚医生,而是请了个专断阴阳的马先生。听马先生后来说是,满福妈从那次请神龛之后就已经开始不正常了,只在傍晚太阳即将下山时从屋中出来,有时候也会在晚上一个人溜出去,家里人刚开始也会出去找,可后来见他母亲一直会回来,也就不再管了,直到有一天,他母亲手中抱着一个半腐烂的死猫回来,他们就不敢再让母亲出去了。

  那只死猫也被满福丢到了一个婴儿沟中,可是就在那之后的第三天下了一场大雨,严爹却死在了满福丢弃猫尸的地方,一家人这才发现事情有点超出了他们的预期了。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好转,而是从满福丢掉猫尸之后,每天晚上他都会听到像是有野兽碰撞大门的声音,同时还听到一声声如同什么人被掐住脖子而发出的呜呜声。吓得一家人都不敢出门,好在这个声音只会持续一小会,所以他们也就装住没听到一般在战战兢兢中睡去。

  满福的母亲却是每天晚上都会大呼小叫的喊道要给孙子他们开门去,满福觉得母亲疯了,也没在意,可是有一次,真的就被满福母亲在那个声音响起时打开了门,满福对那个阴阳先生说,那天晚上,他就像是突然被被光着身子扔在了雪地里,浑身寒冷异常,不管怎么样都不见好转。而按马先生所说耳朵时间,那天正好是林子妈看到满福家院子中有三个孩子的前一天晚上……

  满福被逼无奈,只能去请马先生看看,如果孩子真的在就超度一下,死人活人总不能住在一个屋中,可是马先生在进满福家后却马上说道,“魂成毛鬼,你们的孩子魂魄早就不在了,这是猫魂作祟啊,你看看院中墙角都是猫爪过的痕迹,孽畜啊孽畜!竟敢明目害人,我今日就将你打的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刚开始听母亲给我说这话时还小,所以在第一次听到后总有种这人好厉害的感觉,后来越长越大,我再听时总会有些忍俊不禁了。

  可是听母亲说这句话在那时候说出来可算得特别有震撼力的,因为那一日马先生来的时候村中也跟去了好多人,在马先生刚说完那句话时,所有人就都听到一阵凄厉的猫叫声,而满福妈也从南房中冲了出来,手中还握着一把草木灰,扬手就扔向了马先生,按理说草木灰属火,也算是驱邪之物,可是从满福妈手中扬起的草木灰却是另有一股潮闷的阴湿感,母亲说草木灰那天也溅到了她的脖子上,顿时感觉的如同有蚂蚁在爬一般,吓得她直往人群后钻。那马先生更是首当其冲,被草木灰扑了一脸,连眼泪都呛了出来,而满福妈却是顺手举起墙边的一个扫帚抬手就打向了马先生,马先生无奈也只能退出满福家,等到满福将母亲抱住后才洗完脸又进入院中。

  马先生来时带了一个徒弟,此时马先生的徒弟从身后的背袋中掏出一把桃木剑,递给了马先生,马先生又从腰间取下一个镇魂铃,边摇边绕着满福家的院子走圈,一会左一会右,口中还念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说辞,在走了一会儿之后就直直得往满福家南房冲去,所有人不敢跟去,只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从房中传出来,等了可能有五分钟左右,马先生就又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而且还面露凝色,转头看向院中所有人,然后才举起左手,村里人才看清楚,马先生此刻手中却并不是刚进去时拿着的镇魂铃,而是一个人的头骨,那头骨已经有些发黑,看起来像是一个十二三岁小孩的头骨,被这头骨一吓,村中的许多农妇孩子也都惊叫着跑出了满福家的院子。



扶蜀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侯爷吟诗来作对 姑娘她戏多嘴甜 从火影开始每日签到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我是天师 月光礼赞 大庸王朝 有系统就是任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