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诡事录 第五章 晦神毛鬼—四事其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满福家后就精神就会出现了问题,直到他的死亡,但这段时间——,村中却也没所以严爹一人的改变而会出现些许的好转,反倒是骄傲自满福家神龛被请出后,就总会有一些某明其妙的东西在早上四处游走在村间角落,让过路的村民都不寒而栗,这关于来盛的第三个故事,就是在严爹发这句话是我在知道满福母亲对孙子的感情时,突然在脑海蹦出来的,这其中的缘由是在严爹刚出现问题后出的第二个故事中才得知的,但它与前一个故事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不得不打算将这两个故事一起说给我的外甥听,且不管在小孩子的世界中,到底能不能听懂大人的故事。。...

乡村诡事录

推荐指数:10分

《乡村诡事录》在线阅读


  有些东西,总是倾注了我们太多的感情,它的存在或许并不意味着好;但有的时候,还是能让我们那么的义无返顾。

  这句话是我在知道满福母亲对孙子的感情时,突然在脑海蹦出来的,这其中的缘由是在严爹刚出现问题后出的第二个故事中才得知的,但它与前一个故事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不得不打算将这两个故事一起说给我的外甥听,且不管在小孩子的世界中,到底能不能听懂大人的故事。

  我从上一个故事中说过,严爹在去过满福家后就精神就出现了问题,直至他的死亡,但这段时间,村中却没有因为严爹一人的改变而出现些许的好转,反而是自满福家神龛被请出之后,就总会有一些某明其妙的东西在晚上游走在村间角落,让过路的村民都不寒而栗,这关于来盛的第三个故事,便是在严爹发疯后的第二天晚上。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听母亲说,自从来盛家的神龛被请出那天起,村中就开始要嘛阴雨连连要嘛乌云压城;不管怎样,反正总是让人不太舒服,所以每到晚上,各家各户也都会早早就把门插上,自家的孩子也都在太阳下山前必须提早回家,村中弥漫着一股压抑隐忍但又处处透露着诡异的气氛。唯有山林野兽发出一阵阵短促得吼叫声。

  除非是有重要原因,村里人都不太愿意在晚上出去办事,可那天好巧不巧村中的银满老婆要生了;银满无法,也只能在大晚上去村头找秀敏大娘(村中人都姓郭,从外村嫁进来的姑娘村里人就只能以其本名相称了)给自己老婆接生,那一日乌云压山,阴沉沉的如同天要跌下来一般。到了晚上,夜黑的连路都看不清楚。

  在当时,有许多人家中都有那种老式的大号电池手电筒,这种手电筒功率低射程近,不到五米就已经开始散光,但在当时确实也算不错的照明工具。

  那一天银满就一人急促的走在漆黑的马路上,由于是冬天,晚上的村子并没有什么虫鸣鸟叫,一路上他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脚步声以及粗重喘息声在耳边响起,这声音荡在山间田野后然后回响开来,像是有另一个和自己一样着急的人追在自己的身后,于是银满觉得这安静太过于渗人,打算重重的咳嗽两声来驱散挥之不去的恐惧感,可是不曾想,这两声咳嗽却在山间野慢慢回响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像是山崖上有好几个人一般对着自己一声声的咳嗽着。

  那声音虽然在缓缓降低,可是却越来越不像是从他嘴里咳出来的声音。

  银满在往前走的时候,只能用手中那昏黄的手电一下下照过所有他要经过但是漆黑一片的角落,但是冷汗却还是顺着发间额上一滴滴的滑落,像是有一根根冰冷的手,从自己的脸上划过,留下一丝丝麻酥酥的感觉后经久不散。

  恰在此时,银满突然条件反射的从眼角余光处看到好像有一个人在自己一侧的山脚处往前走着,之所以说是条件反射,是因为他并不能够看到自己一侧的山脚,而且银满手中的手电筒也并没有那么大的功率来足够照亮他一侧几乎三米距离的地方,所以银满当只是转头望向那一边,当时或许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眼花从而使得他可以镇静的走完这剩下的接近十分钟的路程,可是下一刻,银满的大脑却因为过度的恐惧而在一瞬间出现短暂的空白期,因为他真的就看到一个老人佝偻着背走在马路靠山脚的一侧,连同那打在身前影子也如同活过来一般张牙舞爪了起来,老人在自己手电光打在那一边时也转过头来,同时还发出阴测测的笑声,待银满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看清着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满福母亲,那银满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是对待老人家,也不至于发脾气,所以就只是说道“来福妈,这么晚了别一个人出来了,天冷,快回去吧。”可是那来福妈像是没听到银满所说的话,只是看着银满呵呵呵呵的一直笑,直笑的银满浑身说不出的怪异,于是打算离老人家再近一点之后说,可是还未走近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恶臭味,那种味道像是有什么东西腐烂过后所发出的味道,银满定眼一瞧才看到老太太双臂抱着一个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的死猫,死猫的半边身体已经有些腐烂,一只猫眼由于眼皮早就不见了而暴露在空气中,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银满一直觉得这一只猫眼是在盯着他看的。

  虽然冬天还未结束,但这温度也足够使得一些动物的尸体开始腐烂发臭,而老太太却如同并没有闻到那恶臭味一样,只是呵呵的笑着,低头逗弄早就死去的猫尸体,口中还不时说道“乖孙儿,睡觉觉,不哭不闹好宝宝,”然而下一刻却抬头看着银满说道霞霞要跟你走。吓得银满感觉有一股寒气从脚底钻进自己的身体横冲直撞,直到银满反应过来时才看到满福妈早就转身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了。

  银满这才发觉,村中疯掉的老人,并不只是一个严爹;看着满福妈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步伐,还听到一句秦腔从满福妈那边传了过来,“想要我还朝是妄想,除非来世再还阳。”这句话出自《斩韩信》又名《司马懋夜断阴曹》的秦腔。大半夜从一个已疯掉的老人嘴里唱出,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可是在下一刻,银满突然被一阵恶寒惊的不知所措,因为他看到手中的手电刚才打到的地方,所有的影子都是模糊而倒向他来时的路的,可是他明明记得,刚才老太太的影子是倒向他这边的,银满被这个发现吓得大叫一声转身就向村头跑去,而那一声惊叫却如同跗骨之蛆在山间一直回响

  …啊…啊…啊…

  连同那重重的跑步声一同紧随那早已被吓破胆的男子而去……



噬天狂尊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魔法少女餐厅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南宋一代目 我有一个小黑洞 我真的是画师 重生之桃源修真 歌王2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