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诡事录 第四章 晦神毛鬼—严爹之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有人去满福家了,而村中的一些做村庙管理的老人家,却严禁不去满福家其要求满福把神龛请出,而自古以来传说,孩童命薄,老人福多,虽然也正因为老人家快到大限,也经常和小孩子一般能看见一些成年人所看看不见的东西,因为这第一件事就出在了这老人们去满福家取神这些故事都是零零散散的,母亲她们也都并不是一起都说给我们听的,而母亲舅舅他们也都是听不同的人说给他们听的,我就做了一下整理,使这些故事讲来都有一些连贯性,也便于存在我的记忆之中。。...

乡村诡事录

推荐指数:10分

《乡村诡事录》在线阅读


  其实严格说来,也并不一定真的有什么孤魂野鬼害人,也或许只是一些人的心理作用,正好当时赶上那个时候,也都被传的神乎其神了。

  这些故事都是零零散散的,母亲她们也都并不是一起都说给我们听的,而母亲舅舅他们也都是听不同的人说给他们听的,我就做了一下整理,使这些故事讲来都有一些连贯性,也便于存在我的记忆之中。

  这第一个故事,就发生在天盛的排位被拿出后的第七天,自那次林子妈说出神位的事之后,村中就很少有人去满福家了,而村中的一些做村庙管理的老人家,却不得不去满福家要求满福把神龛请出来,而自古相传,孩童命薄,老人福多,但是也正因为老人家快到大限,也常常和小孩子一般能看到一些成年人所看不见的东西,所以这第一件事就出在了这老人们去满福家取神龛的时候。

  那一日,正好是正月十七,而中国古时候有一句俗话,说是“十三、十四神看灯,十五、十六人看灯,十七、十八鬼看灯。”所以这一天也被称之为下灯日,社火结束灯会全消,这些老人乘着这一天去满福家取神龛也是打算说是“鬼出家门游夜市”的一说。

  那一日天上的云层黑压压的盖在整个山头的上边,如同罩在人的心头一般,风也吹得有气无力,让人走在路上都有一种被黏住的感觉,也或许是是真天气的原因,使得几位老人在去满福家时都显得有点战战兢兢了,幸亏当时还有村中的几个青年一起陪同,故而才敢敲满福家的大门,那时候村中也刚富裕起来,正好开始流行那种实木门,不管用什么敲击都有一种沉闷厚重的感觉,让人以为敲得是一块实心的石头一般。

  满福家也正好是这种木门,所以老人们只是用拐杖在木门上磕了几下,木门却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声,只是短促得如同给几位老人面子一般应付了几声,老人们以为声音并没有传远,再等了一会儿之后就又打算敲几下,可是还没举起拐杖,大门就发出沉闷的声音,那声音如同一个不知名的动物隐忍而残酷的叫声,让同行而来的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下一刻,满福憔悴的面容就出现在了大门后边,他的样子如同刚刚得过一场大病一般,双眼窝深陷,同时呈现出一种青黑又枯槁的颜色,嘴唇发白,周围又是青色,整个面容异常枯黄,又有一条条的血丝遍布其中,让人仔细看来,多少显得有些狰狞。

  满福在看到门口的人时,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只是淡然的往后瞟了一眼,说道,“进来吧,神龛我们已经包好了”众人本来以为满福家人一定是不欢迎他们的,所以想好了一切的对策,却唯独没有想到,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进入到满福家中,就如同你终于努力做好接受一切坏消息的打算时,突然被告知这其实都是不存在的,多多少多少,是让人心中有些难以理解的。

  众人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过于简单,让他们在一瞬间并不能接受这是一个事实,所以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谁带头往里走,而满福却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你们到底取不取神龛,不取赶快走!”老人们才如梦初醒一般,马上吩咐那几个青年进去抬神龛。

  待众人鱼贯而入后,只见得院中还是一周前的样子,院子角落有一些黄表纸烧过的痕迹,院中跪人的蒲团都被摞在了角落,而那个神龛也从神位上抬了下啦,用油布包起来放在了正房的拐角处,院中时常会有一阵小旋风刮起,绕众人几圈后又静静的散去,经过上次的事后,众人也并不喜欢在这个院中多做停留,几个青壮年就麻利的在神龛固定放在了一个木桌上,木桌两旁各帮了一条竹竿,四人分别抬起一头,就往院外走去,就在这时,一阵突如其来的惊呼声却传了过来,吓得其中一人腿一软,方桌一斜,差点就将桌上的神龛扔在了地上,众人循声看去,却是一同前来的一个庙祝(我们这边庙祝并不是长期在庙中供奉神像的人,而是一些年龄过长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自发前去的,并没有时间限制),这个庙祝名中有一个严字。故村中年轻一辈的人都称之为严爹,严爹今年八十有四,而我们这边正好有一句俗语,说是“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不叫自己去。”故按迷信的说法是,这俩个年纪的老人命都很轻,很容易在这两年中很容易出一些问题,所以也会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其他人只看到严爹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而严爹却并没有看脚下,而是看向满福家南房正门;此刻正是下午,冬天也刚过,南房终日照不到阳光,加上近日正好天阴的厉害,南房正门虽然敞开着,众人却并不能看清楚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严爹却如同这个房中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出来一般,踉跄的往院门跑去,边跑还边往那边看去;院中的其他人,也都被严爹这一吓,忙都不敢回头看,具争抢着从满福家跑了出来,而那最后出来的四个青壮年且只能慢慢的从院门中挪步而出,在出来之后,那个被吓得腿软的人,甚至觉得自己整个后背都被冷汗侵透了。而待这四人出来后,却并没有看到头一个跑出来的严爹,一问才知道,严爹自跑出来后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顺着大路往自家跑院子的方向跑过去了,其他人甚至都没能叫住严爹。

  可自那一日后,严爹却突然开始胡言乱语起来,时常躲在房中不敢出来,只是在出太阳时,会在院中坐一会,而那段时间,村中每发生一件怪事之前,严爹总会在自家院中大喊大叫,喊得却都是什么“别抓我!……救命!……”严爹的邻居们都被严爹这样的喊叫吓得不轻,晚上早早的就灭灯睡觉了。

  严爹这样的情况,在一个月后才恢复了平静,并不是严爹又正常了,而是在一场大雨中,严爹突然在晚上跑了出去,严爹家人叫上邻居亲戚找了一晚上,才在一个婴儿沟下找到了严爹的尸体,严爹当时去世的地方是沟中的一个小洞旁边,那个小洞像是一个废弃的野狐洞,洞中黑漆漆一片,而洞口处却有很多细小的沟渠,如同一个人用手指在上边用力抓出来的一般,而严爹双手也都是沾满了草泥,所有人看到严爹手上的草泥中有一丝丝的鲜血透出来,严爹的儿子在将父亲的尸体抬回去后清洗时,其他人才看到,严爹双手的指甲早已经被烂泥碎草割破,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却难以想象严爹为什么大晚上要跑去那个地方,还徒手要挖开一个早就废弃了的野狐洞。只是听母亲说后来有人传是严爹的儿子跑去满福家闹了一段时间,后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就不了了之了。可是还有一个传说是,自那以后,如果再是一个下雷雨的晚上,如果有人经过那个严爹去世的婴儿沟,总会听到一个极其像是严爹的声音声嘶力竭得喊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我当时并不信着后一个说法,后来看了一些新闻,说是在特定的条件下,比如雷雨或者大火,同时如果那个地方的环境比较特殊时,会将过去的一些声音甚至是影像刻录在一块石头或者一堵墙上,比如流传甚广的“故宫宫女夜游事件”。或许,严爹在那一日下大雨时滑下了山沟,想要往上爬时并没能如愿以偿,于是只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喊出那句让人听来都感觉异常残忍的话。



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木叶之辉夜吾妻 超品剑侠 败犬的一夜婚 异能制造 仙界巨擘系统 江湖有间八卦社 全球加入副本 我的微信连三界 花语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