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诡事录 第三章 毛鬼充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亲就了睡着了了,我百无聊的赖下,也就就给外甥说到关于林子妈的另一件事了,这件事是母亲在现在我们小的时候想来吓吓我们姐两的,这一次无聊的,我也准备腹黑一下说出吓吓我的小外甥,要不然他始终缠着我给他讲故事,我也没办法逃脱干其他事了。  乡下过过年比然而这次是我姐夫开车,我本来打算坐在副驾驶,以便和姐夫聊聊天。后来拗不过外甥非要听故事,所以我只能和姐姐换了一下,在上路没多久母亲就已经睡着了,我百无聊赖下,也就开始给外甥说起关于林子妈的另一件事了,这件事是母亲在以前我们小的时候说来吓唬我们姐两的,这次无聊,我也打算腹黑一下说出来吓吓我的小外甥,不然他一直缠着我给他讲故事,我也没法脱身干其他事了。。...

乡村诡事录

推荐指数:10分

《乡村诡事录》在线阅读


  话说那日,我姐夫开车载着我们去往外公家,外公家的村子离县城有八十公里左右的路程,其中只有十来公里是在国道上,其余的都是倚山而建;盘曲而上的,一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以前上山时都是坐的大巴,我们一般都是在上车后就躺着睡觉的,而司机只能是一个人极其无聊的开完这全程山路。

  然而这次是我姐夫开车,我本来打算坐在副驾驶,以便和姐夫聊聊天。后来拗不过外甥非要听故事,所以我只能和姐姐换了一下,在上路没多久母亲就已经睡着了,我百无聊赖下,也就开始给外甥说起关于林子妈的另一件事了,这件事是母亲在以前我们小的时候说来吓唬我们姐两的,这次无聊,我也打算腹黑一下说出来吓吓我的小外甥,不然他一直缠着我给他讲故事,我也没法脱身干其他事了。

  乡下过春节比较热闹,刚过完初四,就有人已经开始去各家各户舞狮子,而且庄稼人也都是热情好客的人,在舞狮人刚进门时就会在门内置一个火盆,让舞狮的人跨过去,寓意是年初红火起,年尾大丰收。而进了门的狮子是必须有彩头的,这彩头也没有什么标准,哪怕一串红线你绑在狮耳上,也都可以。

  舞狮一般都会进行四到五天,之后各村就回有其他的活动,如跳神或者唱戏。唱戏我就不多解释了,就是我们西北的秦腔,敞开嗓子吼的一种,虽说没有京剧那样的气势宏美。却也算是一种比较有特色的民俗文化。

  西北的跳神和东北那边的跳大神也有些相似,也是要有迎神的队伍,在很早的时候,是前边有开路人,分别举着过关牌子,上边写着肃静、回避等字样;后边就按规矩有六人或者八人抬的神龛,神龛中就是这个村中所请过来的神位了,神龛所过之处家中拮据的人就出来拜拜,若是富裕的人,便可以在神龛前路点一串爆竹,神龛后会跟着的一些担着空罐子或者抱一个功德箱的人,路人可以往罐子里倒些香油,或者也可以在功德箱中塞些纸币啊硬币什么的。

  小村子一般都会隔上几年才迎一次神,而大一点的村子则会每年都去迎接。我母亲的村子虽说不上大,但是那几年也算红火,所以有十几年都会有人主动去其他镇上接迎一下神龛在自家院中设坛。

  我在上次说过,外公是一个相当严厉的人,为人也算正派,所以并不信什么神怪精鬼,也并不让家中的人信这个,一般情况下,村中迎神的话,母亲和几位舅舅只能远远的看上几眼就行了,并没有机会去请过神位的人家中拜的。

  关于林子妈的那件奇事也就发生在这个迎神事件上,话说有一年也是刚过完年,,那时候年味还没散去。爆竹炸开的味道也都隐约可闻。当时村子还比较盛,也算远近闻名的先富村,所以那十几年都会轮流的在各家各户设神坛迎一下神位,这一年真好轮到村中的满福家,可是正因为如此,也让村中的一些老人都犯了难,为什么呢?问题出在这满福家中,因为满福家今年正好犯冲,去年年初,满福的大儿子得了重病去世了,同时,这满福家隔壁也就是明年要请神位的人家,正好是我外公家,外公向来是不信神鬼的,脾气也不怎么好,所以也没人打算触这个霉头去找我外公说情,来把神位请到我外公家,而且这满福的母亲也算是村中小有名气的神婆,好说歹说非要请神位入他们家中,众人执拗不过,也就从了她。老人们也心存侥幸;想来这犯冲的事在去年,今年刚到,也不至于有什么问题。

  可是这从了她后,可就真出大事了。

  严格算来,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和这是有关,反正人云亦云,也是无从考证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满福家迎神进院后的那几天,村中下了一些雨,说来雨下的也并不是很大,只是让路有些湿滑而已,可正是这路滑,反而惹出了一桩命案,村中的一个孩子在过路时被卡车压死了,这个压并不是说被车轱辘压到,而是这个孩子在路边躲车时,车侧滑了一下,把人给压到墙上窒息而死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村中的路一般都是那种陈年旧路,路中间高而两边低,当时车上又装了满满一车厢的红砖,天又下了雨;再加上本来路就特别的窄;如果少了其中任何一样,可能都不会有后来的结果,可是偏偏都赶巧了,孩子真就被压死了。

  可这事还不算完,这个孩子没死多久邻村也传来有孩子出事的消息,邻村主姓为王,死掉的孩子是村中王满禄的儿子王平平,刚过完春节,家家户户都有那种带有半寸长引线的散装爆竹,而且王家村旁边有一点河,每到冬天都会结上一层厚厚的冰,年味还未散去,河上的冰也并没有完全化开,孩子体轻,所以还能在上边溜冰,那一天王平平和往常一样与朋友一起出去河边玩,到河边后大家分为两派,有的在冰床上溜冰,时不时也向对面的孩子扔去点着的爆竹,这王平平为了躲开迎面而来的爆竹,跑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脚下。

  在当时来说,冰上不小心滑倒也是常有的事,可是那次好巧不巧,冰面上正好有一块突起的石头尖,这王平平就在倒地时被石头尖顶到了后脑勺,当场就没了呼吸。在大人赶到时已经全身僵硬了。

  这两个孩子的死都算是意外,所以村里人也并没有往其他的地方想,可是这第三个孩子的死,就让村中的人都恐惧起来了,这第三个孩子是个女生,这个女孩和我母亲她们是一个村的,名叫红霞,村里人都叫她霞霞。霞霞有先天性白化病,在我们这边称得这种病的人叫菜人,这种病人不敢见阳光,但是并没有听说血液也有问题,可是有一天,这个霞霞突然就开始大量的流鼻血,阻住之后口中甚至眼睛都会渗出血来,家人实在没有办法后就赶快去找了村医过来,可是村医在进门后却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久久没能出声。

  当时孩子倚在土炕的角落,周围直径大约小半米的地方围着一个土制的圆圈,圆圈高约有一寸左右,将霞霞围在里边,土圈中有差不多接近一指高的血在里边平铺着,女孩子就倚墙坐在这一滩血中如同睡着一般,皮肤因为血液基本流尽而显现出一种残忍的半透明色;女孩的家人都只是围在孩子的周围痛哭,并没有人去触碰女孩,像是这个围着血液的圈中有着足有置人于死地的恶毒诅咒一般。

  三个孩子的死亡终于让所有的人感到事态的严重性,因为这三个孩子有一个共同的点就是都与满福家大儿子是特别要好的朋友,还有其他小孩子说是这三人还都与来盛(满福大儿子)结拜过。

  而这件事最终被所有人认定是与满福儿子有关是因为有次林子妈去满福家拜祭神位,刚一进院门,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惊叫一声,因为她看到这神位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满福的大儿子来盛,此时的来盛早已被村中人拜的有了气候,此刻已是面露红光,头顶甚至还有青烟徐徐散开,而这院中跪的人中,不只是有村中的人,还有刚刚死去的三个孩子。鬼本来是惧怕阳光的,可是这四个鬼魂却是浑然不惧刺目的阳光,而来盛面前的香火气也都聚而不散,缓缓飘进来盛的口鼻之中。

  院中众人也被这一叫惊的回头看来,就只看到林子妈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喃喃道,不能拜不能拜,众人连忙问其缘由,林子妈就把看到的具都说说了一遍,村中人本来也就有了怀疑,这次林子妈这样一说,也都忙去查看了神位,还真的就在神龛后找到了来盛的牌位。排位刚一取出,林子妈就说她看到来盛和院中三个孩子都消失不见了,此事在几个村中流传盛广,虽不知真假,也算是一个茶余饭后消遣的故事,说来也是比较有意思的。

  我本来想只和外甥说一个故事就算了,可是讲着上瘾,我就又顺着讲了另一个关于野鬼害人的故事,而这个野鬼不是别人,正是被人拜的有了气候的来盛和那三个小孩。



扶蜀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侯爷吟诗来作对 姑娘她戏多嘴甜 从火影开始每日签到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我是天师 月光礼赞 大庸王朝 有系统就是任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