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诡事录 第一章 阴魇压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得脑袋上,让人总是会睡不很踏实;一早上也做着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梦见一些早已离世的亲戚和不认识了的人在床边走过来走去,时不时伸出手冰凉的手拉我一下,接着把我从梦中从梦中惊醒。便在再后来也不明白究竟是醒着但是睡着了了,嘛无论是梦中但是醒过来的时候都始终会觉得自己是也不知是不是空调从头顶吹过的原因,在睡觉时一直感觉像是有一双冰凉的手搭在自己得脑袋上,让人总是睡不踏实;一晚上也做着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梦到一些早就去世的亲戚和不认识的人在床边走来走去,不时伸出冰凉的手拉我一下,然后把我从梦中惊醒。于是在后来也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反正不管是梦中还是醒来的时候都一直觉得自己是在一张拥挤的小床上,床的温度特别的冰凉,而自己却像是被无形的东西固定着,连一个翻身的动作都显得力不从心。眼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能睁开一条小小的缝隙,看着灰蒙蒙的屋子,而黑暗也让人的视觉出现极大的偏差,让我觉得这个屋子越来越不像是自己的卧室。。...

乡村诡事录

推荐指数:10分

《乡村诡事录》在线阅读


  仲夏已过,天气本该变得越来越凉爽,但今年的秋老虎来势太凶,反而把这凉风都驱除殆尽,让人不管待在那里,都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了,尤其是在晚上睡觉时,很是让人觉得床席下被谁有意放了一炉烧着的火炭,逼得你辗转而不能入眠。于是我在看到父母他们卧室的灯熄灭后,就马上迫不及待的把空调打了开来,然后又把卧室的们大敞后躺在床上睡下了。

  也不知是不是空调从头顶吹过的原因,在睡觉时一直感觉像是有一双冰凉的手搭在自己得脑袋上,让人总是睡不踏实;一晚上也做着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梦到一些早就去世的亲戚和不认识的人在床边走来走去,不时伸出冰凉的手拉我一下,然后把我从梦中惊醒。于是在后来也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反正不管是梦中还是醒来的时候都一直觉得自己是在一张拥挤的小床上,床的温度特别的冰凉,而自己却像是被无形的东西固定着,连一个翻身的动作都显得力不从心。眼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能睁开一条小小的缝隙,看着灰蒙蒙的屋子,而黑暗也让人的视觉出现极大的偏差,让我觉得这个屋子越来越不像是自己的卧室。

  我斜靠在墙上,床也冰凉的如同墙壁一般,而我只是在这两道墙的夹角中看着这个一到晚上就变得特别陌生的屋子,耳朵也只能听到一些模糊地声音,有时让人觉得更像是一个人的呼吸在耳边想起,让我的耳朵在来回鼓荡的呼吸中更加的听不清楚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声音巨大了起来,而我与墙中间也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只在身体的几个地方出现越加明显的冰凉的感觉。而我的身体却还是不能动弹一分,或许是客厅的窗帘被让整个屋子看去都像是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打在我头顶的墙上,而墙上的海报,在一瞬间让我差点以为有什么东西从里边要冲出来一般,可是仔细看去,却并没有什么让我恐怖的东西出现,但我总是感觉有哪里不对经一般,仔细去看,却又没有真的发现到底那里让我不安,反正就像是我下意识的觉得这张海报绝对有他不同寻常的地方一样。

  恰在这时候我的耳朵中突然响其了另一个模糊的声音,这个声音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我本该对它他别的熟悉,可我就是对这个声音提不起任何的熟悉感。

  这个声音却似乎也并不是对我说的,它只是适时的出现在了我的耳朵中。而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有人从我旁边坐起,眼角处只看到有个像极人一般的黑影坐了起来,这个黑影坐起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动作。只是转头看向了我,其实黑影是完全漆黑一片的,所以我并不能真的看到他的一些细微动作,但我在这时候真的就感觉到这个黑影是看向我的,我连忙将眼睛闭上,可是那种如跗骨之蛆的难受感却还是真切的存在于我的脑海,有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突然被浇了一盆凉水一般,从头顶一直凉到脚上。

  我并不敢睁开眼去看那个身影,而那个身影却也似乎不打算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于是我们也就保持这个状态互相僵持了起来。

  这时,我耳朵中又响起了刚才的那种声音,这时我才感觉这个声音像是对什么的呼唤一般,然后就听脚下传来一阵木床吱呀吱呀的声音;同时也听到了如同纸张被人展开的声音,我只能细微有挣扎的缩了缩脖子。可我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人在我身边或者从上上下去,等了许久之后,实在忍不住时,我把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看到旁边的那个身影早就消失不见了,而我这时候也感觉身体也开始恢复了一些知觉,于是转过脑袋想要看向客厅,突然眼角处看到一个黑色的巨大影子在我脑袋近在咫尺的地方,那种瞬间出现的惊恐感让我感觉有一道电流直接冲向了我的头顶后又炸开一样,我条件反射的把脑袋向后一仰,“砰!”的一声就撞在了书桌的边角上,而我也在这下被撞后后终于清醒了起来,再揉眼看时,只看到那张没有被星光照到墙面上的海报只剩下一个边角贴在墙上,其他地方半搭拢的落在了我的枕边。才发现是被自己吓了一跳,转身开了灯,身上早被冷汗寖了个透,刚才的恐惧感还是很真切的存在着,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着。

  我坐起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去客厅时顺手扯下了那张海报,又打了一杯水喝下,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半,于是又回到了卧室中,把门闭了起来,又关掉了空调,等到心跳恢复正常以后,就重新倒在床上睡了,然后一夜无事。

  第二天醒来,吃早饭时母亲说让我和他一起去乡下给外婆烧纸,我才记起今天是外婆的忌日。

  进过昨晚的事我总是觉得这次乡村之行,总不会过于顺利的。

  说起昨晚的自己吓到自己,使得我一整天都精神有些恍惚,如同那些被吓的过于严重而丢掉魂的人,听老辈的人说,人被吓得过于严重了,三魂中的命魂就回跑出人体,而命魂主人的精气,故而被吓到的人会目光呆滞精神恍惚。若是在家丢的魂,则需要在厨房中摆上贡品,将一个小扫把点着后再用这个扫把把黄表纸点燃,然后亲人在旁边开始叫那个丢了魂的人的名字。如此三声的话,那个丢掉的魂就会又回到人身上。若是在路上,就要带着被丢了魂的人一起重新走过那条路,亲人在走过去的时候要一直喊那个人的名字,如此到家后就可以了。

  这样的事情我也遇到过,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巷子中并没有路灯,那天我们吃完晚饭,我就和姐姐跑去外边玩,因为天阴的特别厉害,所以就叫上了巷子中的几个小伙伴一起玩捉迷藏,我忘记那次是谁找人了,反正我和姐姐是藏了起来。

  我们住的巷子是那种宽约有三米长有接近八十米的只一路开口巷子,在两边分别有十几户住户,巷子底部背靠一面墙壁,墙壁后边那时候是菜市场,所以我们玩捉迷藏只能是藏在一两户人家伸出的门墙背后。

  由于能藏的地方有限,所以我们也特别期待晚上能是一个大阴天,那次我们藏好后,本来打算等伙伴来找我们,当时我们把呼吸声都压得很低,怕被同伴们循声找到我们,而那几个找我们的伙伴也都把脚步压得很低,悄悄的检查着每一扇大门,快到我们这边时,不知是谁往后一靠,

  大门就一下敞开了,本来按正常情况,到那时候家家户户早就应该把门关了,不只是什么原因,这家人竟然忘记关门了,我和姐姐连忙回头,就看到我们背后空无一物,而我们藏得这个门墙是巷子中当时唯一的一户孤寡老人,本家姓何,我们小孩子都叫何奶奶,我和姐姐面面相觑,还以为是谁已经跑进何奶奶家中藏了起来,出于玩性,我们也打算乘早跑进去藏个有利地形,我姐姐跑在我前边,在我刚打算追的时候,姐姐突然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是前面有一睹无形的墙一般,而我姐姐再倒地的一瞬间就“哇”的大哭了起来,而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一退,就听到一个老人特别沙哑的声音,才发现是何奶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身后,我和姐姐还有小伙伴们就在何奶奶没开骂之前转身跑回家了。

  可是那天回家后,我姐突然就开始发烧了起来,晚上也没有睡踏实,一直在梦中哭醒,当时外婆也在家中,说是可能孩子丢了魂了,我就看了外婆和妈妈在厨房中招魂,不一会儿外婆就拿着半碗清水,清水中有一些刚烧过的纸屑,外婆将这碗水端到姐姐床边说:“喝了这碗水,小魂快快来,女女一觉起,奶奶陪到明。”姐姐边喝的时候,外婆还会把手伸进碗中,然后在姐姐的额头两颊上各点了一点。最后姐姐将碗中的水都喝下去后,就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果真就完全好了。现在想想,可能那种招魂仪式必须要当事人在场的原因,不过是打算给一个心理暗示,然后让他自己相信自己好了起来,这样才会有效果吧。



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木叶之辉夜吾妻 超品剑侠 败犬的一夜婚 异能制造 仙界巨擘系统 江湖有间八卦社 全球加入副本 我的微信连三界 花语言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