谪花娇 第五章 黄粱一梦,不知前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静寂阡陌,白希逆着夕阳立于。如矛的雪白妖气刺在元君心口,鲜血呈圆形在衣衫上氤氲开,疑为尾随而来在后的白玉城猎妖师居然还未亮相。么,那些人被什么事情担搁拦阻住了,并没有追来?掉以轻心为大忌,她有的是足够的耐心。天似被墨汁浸润般渐渐地暗了下去。阡陌一侧,昏如矛的雪白妖气刺在元君心口,鲜血呈圆形在衣衫上氤氲开,疑似尾随在后的白玉城猎妖师竟然还未现身。。...

谪花娇

推荐指数:10分

《谪花娇》在线阅读


寂静阡陌,白希逆着夕阳而立。

如矛的雪白妖气刺在元君心口,鲜血呈圆形在衣衫上氤氲开,疑似尾随在后的白玉城猎妖师竟然还未现身。

难道,那些人被什么事情耽搁阻拦住了,并未追来?

掉以轻心为大忌,她有的是耐心。

天似被墨汁浸染般渐渐暗了下来。

阡陌一侧,昏暗笼罩的村庄,袅袅炊烟偃旗息鼓。

另一侧,静谧的幽深树林,受到血腥气儿吸引的嗜血猎食者正在蠢蠢欲动。

“嗷呜。”

一声狼叫蓦地响起。

未能等到白玉城的猎妖师,却等来了狼群。

白希一把揪住元君的衣领,快速滑下大路,钻进树林儿,疾步而行。

林间风烟满,白希拖着元君,奔到一处岩壁近前,大口喘息,额上全是冷汗。

残阳散尽最后一抹余晖,数十道黑影从幽暗林中跃出,炫耀着锋利饥渴的獠牙。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几匹野狼,竟也有机会在她面前逞凶,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不过,正好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白希低头,眸光落在仍旧昏迷不醒的元君身上,手腕一翻,元君被妖力吸起,身体悬浮于空中。

几滴汗水白希从下巴上滚落,因动用妖力,身上的伤口复又裂开流血。

她咬牙,手臂猛地向上一挥,被妖气卷着的元君朝着狼群飞去。

如此危机关头,白玉城的猎妖师仍旧没有现身,且林中狼群也没有攻击外人的动作。看来,白玉城的猎妖师被什么事情耽搁住了,真的未能跟来。

白希心内终于一松,嘴角荡起一抹浅笑。

她可以,安心回云霞谷了。

雪白妖气似长鞭,在恶狼血盆大口咬住元君之前,将其卷住,甩到后方崖壁之上。

他从牢中救出她,她放他一马。

如此,他们之间算是扯平了。

胸口闷痛的白希咳嗽一声,声似风吹银铃,响彻寂林,犹如杀场响起的冲锋号角,流着涎液的数十匹恶狼齐齐跃起。

如鞭雪白妖气在空中如菊绽放,“噗、噗”声接连响起,细碎的血花似被暴雨打落的残花,飞落在青草间。

被击飞出去的群狼,或摔在草丛中,或撞在大树上。

惨叫呜咽声渐消,渐远。

鼓荡起的疾风吹起尘沙,胸口越发闷痛的白希脚步踉跄向后倒退,脊背撞在岩壁之上。

“咚”的一声,突然天降一物,重重的砸在她身上。

身子一歪,两眼一黑,白希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琼香缭绕,瑞霭缤纷,金光万道滚红霓,宝阁漫氤氲。

金钟撞动,天鼓齐鸣,彩袖殷勤捧玉钟,仙女舞玲珑。

凌霄殿内歌舞升平,众仙推杯换盏,欢声笑语不断。

醉眼朦胧的白希趴在桃木仙几之上,伸长的双臂扯着孙大圣的猴子尾巴。

“大圣,你的金箍棒借小仙耍耍。”

身穿金甲的齐天大圣忽的转身,朝白希一呲牙,一掌拍在她的脑瓜门上。

白希的本体,瞬间从灵台内被震出,一朵洁白无瑕,似个大白馒头的花骨朵悬于空中。

“你个小妖,竟敢冒充仙子,讨打。”

金箍棒光辉灿灿,一棒子敲向空中馒头花骨朵。

“不要。”

惊叫着从梦中惊醒的白希浑身皆是汗,身体不住的颤抖。

却不是因为惊吓,而是苏醒后,身体上找来的疼痛令她想要昏厥,冷汗涔涔。

恶梦心有余悸,不禁喃喃轻叹:“好古怪的梦。”

白希欲寻花开之法以成仙,并不是为了飞升天界,当个无忧无虑的神仙。

而是念草木妖类之疾苦,想要改变他们任人宰割的命运,并守护好云霞谷这一方水土。

可恨竟有亲近之人出卖她的消息,险些死在那个晦暗潮湿的地牢。

幸好......

猛地惊觉自己竟已平安回到云霞谷,白希环视四周,卧房幽香,一室寂静。

“这是你本体?”

一个陌生,似乎又有些熟悉的声音蓦地响起。

白希一个闪身,立在屏风之后。

锐利目光似刀芒般划过屏风缝隙,她眼微眯,渐渐转冷。

宽敞明亮的外室内,梳着可爱包子头的小桃花妖提着壶,正预备往栽着一株桃花的花盆内浇热水。

蹲在一旁的元君歪头托腮,表情真挚劝阻:“虽不知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这法子很蠢。”

小桃花妖白了一眼元君:“你看着也不聪明。”

声落,半壶热水浇下去,花盆底“哗啦啦”漏出一大滩水,结着一枚粉嫩可爱花骨朵的桃枝打蔫儿的往旁边一歪,似乎熟了。

脸颊粉嫩圆鼓鼓的小桃花妖沮丧的垂下手,又失败了。

为寻花开之法,她已试过很多办法,浇热水是昨夜在梦中突然涌现的灵感,还以为是上天给的暗示,结果又是自作多情了!

唉,成败一嗟叹!

什么解梦之说,无稽之谈!

人小鬼大的小桃花妖,似个老头子般垂头唉声叹气。

元君伸手戳了戳耷拉在花盆边上半死不活的桃枝:“都说了,这法子很傻。”

还有人用更傻的法子好不好!

小桃花妖瞥了一眼墙角处,插在一坨牛粪上的腊梅花枝。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怪味儿?”

元君疑惑的朝墙角望去,忽觉脑后有道冷冷眸光在注视他,缓缓转头,灿然一笑。

面色冷凝的白希从屏风后转出,从未见过她这般冰冷面色的小桃花妖,怯生生的唤了一声:“娘娘。”

白希展颜,朝小桃花妖伸出手,小桃花妖立刻扑进她怀中。

果然,她笑起来更好看!

元君缓缓站起身,白希蹙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带你们回来的。”

端着药碗,一袭青衫的柳三郎行入内,笑言他出去寻白希,恰巧在林中发现他们二人,便一块儿带了回来。

白希不满:“你知他是何人,就随便带入云霞谷?”

柳三郎微诧异:“当时见他趴在你身上,还以为你们是朋友。”

闻言白希身体一僵,见小桃花妖满眼探寻的仰头望着她,脸微红,心头一恼。

原来,是他从崖壁上掉了下来,将她给砸晕了!

白希第一次有了想要翻白眼儿的冲动:“你不该是颗柳树,应该是根儿空心菜,不能长点儿心吗?”

“为何不能是竹子?四君子的雅致才配我的气质。”

白希对不着调儿的柳三郎颇为无语,无论是空心菜还是竹子,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怎能将一个猎妖师带进云霞谷,不禁嗔怒的瞪了柳三郎一眼。

原来,她也会有这般灵动的表情,元君呆呆的看着。

“我娘娘美吧!可惜她心中有了三郎大大,劝你莫要肖想,免受无情扰。”

人小鬼大的小桃花妖向元君发出“好心”提醒,元君看向柳三郎:她欢喜他吗?

若她有了真心欢喜的人,为何三年前还会想不开跳崖?

也许,通过那次她想开了。

有了心仪之人,她应该就不会再寻死了吧?

若如此,甚好!

感受到元君的眸光,白希看过去,见他一双亮晶晶的眸子闪烁欣慰光芒,隐隐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猎妖师少年甚是奇怪,为何用这种长辈看孩子浪子回头的眼神儿看她?

他不应该为能进云霞谷而感到欢喜,暗暗算计着该如何猎杀更多的妖材吗?

是因孤身一人,不敢冒险动手吗?

不好,他应该是在等同伴儿到来!

白希眼皮一跳,门外传来杂沓脚步声,还有惊叫声!



社长你这叫明恋 败犬的一夜婚 月老成家 男装小娇妻:爷,夫人又跑了 以契为证 仙韵传 夫为佞臣 斗罗之龙凤斗罗 重启混元 小仙女有个红包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