谪花娇 第六章 孩子都生了两个的眼神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门口突然响了奔跑声脚步声,和一个女子恍若喊魂般的大呼小叫。“白希白希,好了......”慌慌张张的腊梅,三两步跳入屋内,直接撞在元君身上,额上贴的腊梅花钿都撞掉了。“是谁没事儿儿站在厅中央当柱子?”撞了人还倒打一耙的腊梅揉着额头,仰起头在看清楚“白希白希,不好了......”。...

谪花娇

推荐指数:10分

《谪花娇》在线阅读


门口突然响起杂沓脚步声,以及一个女子仿若叫魂般的大呼小叫。

“白希白希,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腊梅,三两步跳进屋内,直接撞在元君身上,额上贴的腊梅花钿都撞掉了。

“是谁没事儿站在厅中央当柱子?”

撞了人还倒打一耙的腊梅揉着额头,仰头在看清元君的脸后忙整理衣襟,三分羞涩,七分多情的笑问道:“这可口果子般的公子年方几许?可有婚配?钟情什么样的女子?”

白希又想扶额,他们云霞谷里面是不是除了她自己之外,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你慌慌张张,所为何事儿?”

“哦对了,谷口外发现猎妖师。”

白希闻言挑眉,冷冷扫了一眼元君:“可是白玉城的猎妖师?”

腊梅猛点头,道了一声“没错儿”,然后轻挑眉,询问白希怎么知道,是不是她引来的?

白希表情凝重,不言不语。

柳三郎不解询问:“有甚不妥?”

云霞谷入口有阵法结界,若不知穿阵方法,无法轻易入内。

之前曾有不少猎妖师寻到云霞谷入口,但苦于没有进入结界的方法,很快便都败兴而归。

所以,有猎妖师寻到云霞谷入口并不是什么紧要之事儿,反正不知入内方法他们早晚都会打退堂鼓。

白希冷眸瞥向元君:“白玉城的猎妖师是为他而来。”

既然已经寻到这里,不将元君寻到,白玉城的猎妖师绝然不会轻易离去。

柳三郎不以为然:“无碍,我将他送出去便是了。”

“不行,白玉城的猎妖师手中有三清镇妖符。”

三清镇妖符不仅能克制妖力,还可伤妖元神,功力低的妖类若是被符咒困住,很难脱身,白希不愿柳三郎去冒险。

她端起桌上汤药一饮而尽:“我送他走。”

柳三郎闻言立马阻拦:“胡闹。你受伤严重,出去只会送命。”

“汤药中有冰晶雪莲,医治符咒灼伤有奇效,我已经无碍,你无需担心。”

当年老谷主被三清镇妖符灼伤,是白希前往北地冰原采摘回冰晶雪莲。

可惜,老谷主未能等到她回来便先走一步。

“元神受损哪能轻易痊愈,你还是好好待在谷中将养身体。”

柳三郎再次拦阻白希,二人皆不愿对方去冒险,腊梅看向仿佛事不关己的元君,嘴角一弯。

“不如,直接将他杀了。”

刚刚还询问元君婚配否的腊梅,笑嘻嘻的表示不必那般费事儿,不如直接将元君这烫手山芋挖个坑埋了,给云霞谷的花花草草当养料,省去诸多麻烦,一了百了。

听到挖坑大埋活人,小桃花妖扯住白希衣袖:“娘娘不要,太残忍了。”

白希还未言语,腊梅伸手弹了一下小桃花妖的发髻:“你懂什么,你看那傻小子看你白希娘娘的眼神儿,好似把他们两个日后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依我看,都不用你的谷主娘娘动手,只要她一声号令,他自己就会心甘情愿的挖坑把自己埋了。”

腊梅性子疯癫,一向说话没个正经儿,白希并不介意她瞎胡闹。

只不过,这猎妖师少年看她的眼神儿,有种被蜜蜂蛰了一口,又麻又痒又不自在的感觉。

“不行,活埋人就是不对。”

小桃花妖拦住腊梅,扭头瞥了一眼元君:“娘娘说过,不能欺负傻子。”

腊梅一下子笑喷了,捂着肚子管小桃花妖叫“小祖宗”。

柳三郎忍俊不禁,白希与有荣焉,觉得自己将小桃花妖教导得很好,很正直。

元君则是如同绿叶上的一滴晶莹露珠,安安静静的带着,仿若腊梅他们在讨论挖坑埋掉的主角不是他。

“若你不放心,我带腊梅一同送他出去。”

柳三郎言白希元神受损,若以现在的身子情况出去,万一被围困,一定无法安全脱困。

听到柳三郎要带自己出谷,腊梅眼睛亮得好似两盏灯,立刻拍胸脯表示,她会等到白玉城的猎妖师接收元君之后,寻个机会再将元君除掉,以绝后患,绝不让云霞谷的任何信息外泄出去。

“杀他会惹火上身。”

白希不想腊梅鲁莽行事,也想再次出谷,一方面尽快寻到花开之法,一方面也得查出是谁将她的消息出卖给元沉毅?

出卖她的人,对于云霞谷来说,无疑是最大隐患,必须得尽快揪出才行。

白希偷偷给柳三郎递了一个眼色,将他引到一旁。

“有人泄露我在寻花开之法一事儿,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看顾好云霞谷。”

柳三郎担心询问:“可知是谁?”

白希摇头,柳三郎望向窗外:“你不在的这段儿时间,有几个风陵渡的妖入了云霞谷寻求庇护,兴许问题出在他们身上。”

风陵渡的妖入谷后白希就出事儿了,很难令人不怀疑他们当中藏着细作。

“晓得我寻先知白泽之人少之甚少,且皆是与我亲近之人。但也不排除你的猜测,好好观察他们一段儿时间,毕竟云霞谷的安全最为重要。”

“不要只考虑云霞谷,首先要护好你自己。”

柳三郎看着白希脸颊上散乱的碎发,抬起了手,但又缓缓放下。

“不必紧张,我不会有事儿。还有,我不在,谷中大小事宜皆由你操办处理,你比我更辛苦,也须多加保重。”

“守护好草木花妖一族,乃你我共同之责。吾尽所能,你不必挂牵。”

白希嗟叹一声,言她此番被抓,绝非好兆头。若她有个万一,希望柳三郎继承谷主之位,替她继续守护云霞谷。

“呸呸呸”,柳三郎吐了三口晦气,言以白希的机敏才智,一定能够逢凶化吉。

“云霞谷,不能没有你。”

柳三郎言语恳切真挚,随即又在心中补了一句:我也不能没有你!

眸光回转,柳三郎视线定格在元君身上:“万一,逼不得已之时莫要心软,推他出去当挡箭牌。”

白希看向正与小桃花妖拌嘴的元君,刚好元君也朝她看过来。

他弯起嘴角,漾起两个可爱笑涡。

这猎妖师少年绝非小桃花妖认为的呆头鹅,而是处变不惊,定力非凡。

白希伸手,从衣架上抽下一条绣花丝绦,缠住元君双眼。

不死心的腊梅凑上前,言白希虽冷面,但心肠软,万一遇到危险,绝对不会将元君推出去自保。

她就不同了,绝对不会对猎妖师客气。还是由她送元君出去最为稳妥。

“我若有个万一,不正合你意。”

腊梅一直嚷嚷着要当云霞谷谷主,从不称呼白希谷主,总是连名带姓的唤白希。

“我呸。姐姐我是要正正经经的打败你,将你赶下台。可没那些龌龊心思儿在背后搞小动作,你可别胡乱冤枉人。”

“我不会和自己人打架。”

白希淡淡丢下这一句,推着被蒙着眼的元君往外走。

元君看不清路,脚步踉踉跄跄走不稳。

“你能抓着我的手吗?”

白希看着元君朝她伸出的手,很白,泛着贝齿光泽,手心似嫩得能掐出水。

风动衣袖,翩然滑下,遮住元君的手。

元君伸手欲卷起衣袖时,白希一把抓住他手肘,冷声警告:“乖乖跟着我,别想耍滑头。”

元君倏尔一笑,“耍滑头”这三字儿,从小到大,他还是头一次听人对他说。

他爹和师兄们,只会责备他单纯诚实得像个傻子。

“我对你没有恶意,也不会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

元君实话实说,并非为自己分辩。

白希回了元君一个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的眼神儿,随即想起他被蒙着眼。

“我不相信猎妖师。”

这句话是用惨痛教训换来的。

且,深入骨髓!

元君沉默,想起白希在地牢中的遭遇,若换做是他,他也会有相同想法。

想要说句“对不起”,但话到嘴边变了。

“并非所有猎妖师皆憎恶妖,就像妖族并非都为恶。”

白希闻言,脚步一顿,深深的看着元君,眸光越来越冷。

“上一个对我说此话的猎妖师封印了我,在我面前屠杀了云霞谷内三十二名同族。”

那一年的她还很天真,相信妖有善恶,人亦如此!

也相信会有猎妖师理解妖!

结果,她害死了榕树妖老谷主,害得三十二名同伴丢了性命,还害得云霞谷一朝险些覆灭。

感受到白希身上森然冷冽气息的元君,迎着白希寒冷眸光,恬静一笑。

“我会让你相信,这世上,总有例外。”

灿灿阳光下,元君牙齿很白,笑容很甜,飘着果子的芬芳。

白希终于明白腊梅为何唤元君为果子般的公子了。

“娘娘。”

身后突的响起奶声奶气的呼唤声,白希回头,看到小桃花妖正死死拽着人参娃娃,不许他追上前缠闹白希,妨碍白希出谷。

小几子般高的人参娃娃,朝白希奋力的挥着白胖小手:“娘娘要早些回来陪我玩哦!”

“好。”

笑容在白希面上绽放,粲然如花!

恰巧,元君眼上丝绦滑落,瞧见灿然散发光芒的白希,他面上一暖,眼中柔情荡开。

远处,怔愣望着白希的柳三郎,眼皮突然剧烈跳了三下,从未有过的不安感似狂潮般涌上心头。

望着白希踏出云霞谷的背影,柳三郎忙向前迈步。

“不行,我不放心,得跟出谷去看看。”



社长你这叫明恋 败犬的一夜婚 月老成家 男装小娇妻:爷,夫人又跑了 以契为证 仙韵传 夫为佞臣 斗罗之龙凤斗罗 重启混元 小仙女有个红包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