谪花娇 第三章 我爹不会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早霞不出门时,晚霞行千里。远处赤霞如火的天空,不寻常的隐隐响了雷声,像是野兽的低吼。吊儿郎当偏斜着身子的胡召,肩上扛着的砍刀似半扇猪肉。他听见雷声,不不耐烦的挖了挖耳朵。“小兄弟,你莫也不是个聋子,没听见老子让你将那小妞放下自己?”“我也不是聋子。”元君远处赤霞如火的天空,反常的隐隐响起雷声,像是野兽的低吼。。...

谪花娇

推荐指数:10分

《谪花娇》在线阅读


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远处赤霞如火的天空,反常的隐隐响起雷声,像是野兽的低吼。

吊儿郎当歪斜着身子的胡召,肩上扛着的砍刀似半扇猪肉。

他听到雷声,不耐烦的挖了挖耳朵。

“小兄弟,你莫不是个聋子,没听到老子让你将那小妞放下?”

“我不是聋子。”

元君如实回道。

谁他娘的关心你是不是聋子,胡召在心里骂了一句。

他似蚂蚁胆那么丁点儿的耐心瞬间耗尽,颠了下肩头上的大砍刀,朝地上“啐”了一口。

不管眼前这小子是真呆,还是他娘的装傻。

一刀下去,让他到阎王老爷面前装傻充愣去。

大马金刀的胡召正欲迈步,猎妖师大头突然凑到他近前,吓了他一跳。

“你他娘的作甚,吓老子一跳。”

大头忙道歉之后上报元君身份:“副宗主,这小子是元沉毅的儿子。”

胡召闻言,又上下打量元君一番:“呦呵,白玉城的少宗主啊,还真没看出来。”

随即他撇撇嘴:“那又如何!老子我只认妖材不认人。”

大头忙又凑近胡召两步,并压低声音,结果被胡召在斗大的脑袋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有屁大点儿声放,你怕个球。还有,你嘴巴臭,离老子远点儿。”

大头悻悻然的后退两步,言元沉毅根基深不好惹,且十分宝贝这个独生子,提醒胡召下手轻点儿,千万可别给弄死了。

平日里尤爱惹是生非的胡召笑得讥诮,拔高音量:“姓元的小子,一会儿被老子打哭了,你尽管回去找你家老头子告状,老子就在青阳城内等你们爷俩儿来算账报仇。不过,就怕到时你家老头子也得被揍哭,那他就得上你爷爷坟头儿上去哭。”

猖狂大笑的胡召,得意的好像已经将元君踩在脚底下。

元君安静站立,平淡的回了一句:“我爹他不会哭。”

元沉毅有着老狐狸的狡诈,恶狼般狠厉的性子。

元君从未见过他爹哭,也甚少见其笑。

他爹就像是昆仑墟上的山峰,寒冷、坚硬,无法撼动。

“还有,我祖父健在。”

谁他娘的管你爹会不会哭,你爷爷死没死!

终于安耐不住的胡召,又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扛着大砍刀,晃晃悠悠,一步步逼近元君。

他笑得狰狞,满眼鄙夷,完全没将元君看在眼中。

“提醒你一句,受伤我可不出药费。”

元君说得十分诚恳,听在胡召耳中,便是赤裸裸的挑衅。

感觉到胡召杀气的白希微抬眸,双手指头动了动。

这是个机会!

“你要乖乖的,不要乱动。”

元君像是哄小孩般轻柔开口,伺机而动的白希完全没有意识到元君是在同自己说话,还未回过神来,元君突然松开左手,她身子一歪,向下滑落,下意识的双臂勾住元君的脖子。

“不要松开。”

她怎么可能会松开,只会越勒越紧。

元君空出的左手快速掐诀结印,手臂一震,掌心猛地向前一推。

疾风响、杀气起,冰寒真气似来自极北冰原。

疾步飞冲的胡召撞在冰寒真气之上,闷哼一声,整个人向后飞起,身上衣服一层层裂开,并结出朵朵霜花,摔出去数十米远,“哇”的一声,呕出一大口鲜血。

跟随胡召前冲的青阳城猎妖师无一幸免,全都被冰寒真气击飞出去,摔趴在地上。

头重脚轻的大头,还倒霉的磕碎了两颗门牙,流了一嘴的血,暗骂出门未看黄历。

元君背上的白希,只觉寒气侵体,如坠冰渊,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她心头微惊,未曾想,这猎妖师少年竟有如此雄厚内力。

且他的功法十分古怪,真气竟附着冰霜。

青阳城猎妖师也未曾想柔弱少年竟然这般厉害,一个个见势头儿不妙,学那撞见黑熊的胆小猎人般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装死。

打架不行,论装死,他们业界第一名!

只有胡召,十分有胆气的摇摇晃晃站起身,“啐”了一口嘴里的血水,拾起地上的大砍刀抡圆了,抛出去。

“当”的一声,在空中划出一弯银月的大砍刀划破元君衣服下摆,扎在其脚前。

不敢近攻就拿砍刀当飞镖使吗?

倒是仍准点儿。

等着坐收渔翁之利的白希冷眼旁观,暗骂胡召无用。

坑洼不平的林间曲径,元君与胡召遥遥对视,剑拔弩张。

片刻后,坐山观虎斗的白希没有等到胡召的靠近,也没有等到元君再出手。

元君突然毫无征兆,不吭一声的一头栽倒在地。

猝不及防的白希被摔得眼冒金星儿,远处的胡召则是发出一阵爆笑,大骂元君虚张声势,是个只会唬人的纸老虎。

因为笑得太过用力,还咳出两口血。

从地上爬起身的白希,伸手扯出被元君压在身下的裙摆,不小心扫过他的手腕,指腹只觉针扎一般刺痛。

这猎妖师少年甚是奇特,身上寒气如针,且筋骨皆断后重续,若内力运用过度,经脉无法承受,轻则昏迷不醒,重则爆体而亡。

不知怎的,白希倏然想起三年前,她为救被三清镇妖符灼伤的老谷主,前往极北冰原采摘“冰晶雪莲”,险些坠入冰渊,幸得一黑影飞身舍身相救。

当时,事出突然,未能看清救命恩人之容貌,也不知其是男是女,是人是妖。

那人,代替她跌下冰渊,葬身在那片冰冷极寒之地。

她或他,魂魄游荡在那里,一定很冷很独孤吧!

“小美人,傻小子倒了,你归我了。”

狞笑着的胡召抹去嘴角的鲜血,脚步踉跄虚浮,显示他受伤不轻。

坐在地上的白希,冷冷的、静静的看着步步逼近的胡召,面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胡召行到插在地上的大砍刀近前,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元君,骂了句:“不自量力。”

“小美人,我喜欢你的眼神儿。不要眨眼,待老子砍下这傻小子的脑袋后就带你走。”

胡召一副猫戏老鼠的享受模样,一边将抵在元君脖子处的砍刀缓缓下按,一边身子前倾,白希冷艳的容貌在他瞳孔中一点点儿放大。

“噗”的一声,血花似风打梅花,四处乱飞。

被雪白妖气抽飞的胡召,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跌向远处。

丝丝缕缕纯白妖气在白希手心上消散,她缓缓站起身。

“你杀不杀他,我无所谓。但你,带不走我。还有......”

她嘴角微扬:“循着妖气而来的你可知,那妖气,是我故意释放的。”



社长你这叫明恋 败犬的一夜婚 月老成家 男装小娇妻:爷,夫人又跑了 以契为证 仙韵传 夫为佞臣 斗罗之龙凤斗罗 重启混元 小仙女有个红包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