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扶妻人 第四章 艳诗一首,震惊朝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见赵昊出,太和殿单调的气氛登时变的简单轻松了出来。但是诸位有不少人都看不顺眼赵昊的言行,但严禁不否认,这纨绔的诗词作的事真的好,并且基本上每一首都跟女人有关。宁婉梨的选题,又正好是二字来自己,还真是撞上了。赵昊大喇喇地走见状去,走进以后,宁婉梨的虽然在座有不少人都看不惯赵昊的言行,但不得不承认,这纨绔的诗词作的事真的好,而且几乎每一首都跟女人有关。。...

大荒扶妻人

推荐指数:10分

《大荒扶妻人》在线阅读


见赵昊出来,太和殿沉闷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起来。

虽然在座有不少人都看不惯赵昊的言行,但不得不承认,这纨绔的诗词作的事真的好,而且几乎每一首都跟女人有关。

宁婉梨的选题,又恰好是形容自己,还真就是撞上了。

赵昊大喇喇地走上前去,走近以后,宁婉梨的样貌便更清晰了,当即开口赞叹道:“公主真漂亮!”

众人皆是一阵皱眉,甫一见面就一副色授魂与的样子,这纨绔真是丢了整个荒国的脸面。

宁婉梨却没有生气,只是深深看了赵昊一眼,然后微笑着作了一个揖。

付贵却是眉头一皱,上前一步道:“久闻赵昊公子盛名,却不曾想是如此直白之人,都说诗如其人,赵昊公子为人却与诗大相径庭,真是一个妙人!”

诗优雅,人低俗,付贵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赵昊也不生气,开口道:“那我倒想看看付贵兄作的诗了,看看是否真如你所说,诗如其人!”

付贵骄矜一笑:“那付某就献丑了!此诗乃我方才所做,赵昊公子想听,那我就再给你念一遍。”

说着,便向前踏了一步,偷偷望了宁婉梨一眼,缓缓开口吟道:“娇月晕外轻寒烟,暗香幽凝妍嫣然,桂惭兔羞花月闭,回眸一笑步生莲。”

听完这首诗,赵昊不由挑了挑眉。

难怪这个付贵能力压荒国才俊,此诗虽然算不上十分高明,但压过荒国这些泥腿子还是够的。

月桂惭,玉兔羞,闭月羞花。

最后一句回眸一笑步生莲,还整挺好。

四句诗舔三句,再加上刚才偷瞄的眼神,一看就是老舔狗了。

付贵得意地看了赵昊一眼:“赵公子,我的诗怎么样,可形容出公主十分之一的美貌?”

众人齐齐看向赵昊。

付贵的这一首诗前两句稍显堆砌,但后两句显然是合格的。

他们也想看看赵昊会做什么反应,却见赵昊热情地拍了拍付贵的肩膀:“付贵兄真男人,从来不讲客套话,说献丑就献丑,真是诗如其人啊!”

付贵听前半句的时候,本来已经露出笑容了,结果脸上刚露出笑容就僵住了。

什么说献丑就献丑?

我的诗很丑么?

那我走?

听赵昊这么呛人,荒国的人皆是不由露出笑意。

虽然这场交流齐国已经给足了面子,至少前面的国策和文章不是齐国的顶尖水平,但一直被压着还是心里有些不舒坦。

被赵昊这么一说,他们胸口郁结的气顿时消散了大半,就连姜峥也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想看看赵昊能做出何等神妙的诗。

付贵有些气急败坏:“我的诗丑在哪里,还请赵公子赐教!”

赵昊微微一笑:“平心而论,付贵兄此诗某些词句倒还真可圈可点,寻常人自然说不得丑,只不过让我夸‘写得好’还是太强人所难了!”

此话一出,举殿哗然。

付贵狂?

赵昊才是真的狂好么?

你的诗词还行,但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儿,还没有资格让我称赞。

别说,还真有点解气。

姜峥斜靠在龙椅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赵昊,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付贵这次是真的气麻了:“你你你,你倒是赐教啊!”

赵昊无比平静,笑着问道:“付贵兄,你说我作诗还是作词,七言还是五言……”

言下之意就是不管怎么限制,他都能将诗词作出来。

见他还准备继续问,宁婉梨笑着打断:“赵公子只需以我赋诗作词,自行发挥便可!”

赵昊转头看去,发现她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心中不由有些疑惑,自己刚才都对她出言不逊了,她怎么还如此大度?

不过眼下也来不及多想,当即拱手道:“既然如此,公主见笑!”

赵昊微微一笑,当即向前走了一步。

一步!

两步!

三步!

从始至终,眼神都没有离开宁婉梨,英俊的面庞带着温煦的笑容,可结合他的过往,这笑容却显得有些古怪。

众人纷纷惊奇,难不成这纨绔真的要七步成诗?

以前他做出的诗都是从青楼里面传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作出来的。

若真是朝堂之上七步成诗,说不定还真会成为一段佳话。

就连宁婉梨也不由露出期待的神情,想看看他七步之内能做出怎样的诗词。

五步!

六步!

七步!

两人之间只余咫尺,甚至能清晰地看清除对方脸上每一个毛孔。

赵昊不由心中暗赞,离这么近都看不出半分瑕疵,民间盛传宁婉梨角色,看来所言非虚,这次和亲,无数权贵之子甚至不少皇子都绞尽脑汁作诗,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缓缓开口:“素约小腰身,不奈伤春。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娉娉何样似,一缕轻云。”

词的上阙一出,众人齐齐来了精神,说不上有多么惊艳,但脑海里已然出现一个香艳慵懒的美人。

画面感极强,有些上头。

显然是赵昊长久以来的风格,放在这里虽然稍显孟浪,但这细腻婉约的词句,却足以让人放下成见。

就连宁婉梨眼神中也带着一抹意动。

而赵无敌则是信心倍增,这一段词他一句都听不懂,看来昊儿又要出一首惊世大作了。

赵昊不由微微一笑,这可是艳诗大家李清照的大作,水平怎么可能不高?

他沉吟片刻,继续开口:“歌巧动朱唇,字字娇嗔。桃花深径一通津。怅望瑶台清夜月,还送归轮。”

下阙一出,举朝皆惊,一个个凝神屏气不敢说话。

这前两句还像话,一个娇羞少女的形象跃然纸上。

可后面是什么鬼?

桃花深径一通津?

词是好词!

但赵昊,你是真的敢啊!

姜峥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赵定边也是脸色一黑,右手扶额微微低下了头。

一时间,太和殿安静得可怕。

越是如此,赵无敌越是兴奋,这下阙词,他也是一句话也听不懂。

看满朝寂静的场景,他愈发坚定自己的看法。

豁然起身,大声夸赞道:“吾儿大才!”

众人:“???”

啊这……

此等艳诗都配备一个捧哏?

你们父子俩商量好的?

这下,齐国随行的那些文人们再也坐不住了。

付贵率先站了出来,指着赵昊的鼻子骂道:“赵昊!我原以为你也是风雅之士,却没想到你竟然做出如此污秽之词玷污我齐国公主,你必须道歉,不然这件事情没完!”

本来宁婉梨也被词的下阙炸懵了,听到付贵出言声讨,立时皱起了眉头,厉声斥道:“住口!赵公子文采艳世,风流一些又能如何?你若是再多言,破坏了荒齐之好,罪名可不是你能承担的!”

付贵惊呆了,眼神中满是不解。

宁婉梨则是看向赵昊:“赵公子见谅,这两阙词甚好,只是婉梨尚未出阁,此次又是荒齐两国的正宴,传出去总归有些不好!所以婉梨斗胆,想请赵公子再作一首,不知可否!”

这下赵昊愈发疑惑。

这都不生气?

这宁婉梨有些不对劲啊!



重生之庶医也倾城 乐善小财女(上) 带着军需来大明 风水圣手 去天外 伊塔之柱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九木云香 大宋超级恶霸 血灵王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