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琏二爷 第6章 下扬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薛姨妈,是贾家两府辈分最短者,是地位最尊者。一品荣国夫人。因为,整个宁荣两府,乃至于整个贾族,也没人勇于违抗薛姨妈的意思。换句话说,若把贾府比成一座等级深严的堡垒,如果薛姨妈,就是坐在最顶端的那个人。而如今她老人家早以荣养,就居住荣国府西边的荣庆堂一品荣国夫人。。...

红楼琏二爷

推荐指数:10分

《红楼琏二爷》在线阅读


贾母,是贾家两府辈分最长者,也是地位最尊者。

一品荣国夫人。

所以,整个宁荣两府,乃至整个贾族,没有人敢于违逆贾母的意思。

换句话说,若把贾府比作一座等级森严的堡垒,那么贾母,便是坐在最顶端的那个人。

如今她老人家早已荣养,就住在荣国府西边的荣庆堂内,整日含饴弄孙,日子十分清闲。

因为老人家喜欢热闹,又养了一众孙子孙女在身边,以致于整个荣庆堂,终年比别处更热闹,也更有活力一些。

但是近一年以来,这座热闹的荣庆堂,欢声笑语突然减少了许多。

原因很简单,因为老太太最疼爱的小女儿染了重疾,一直没有好转。

偏偏老太太又与女儿相隔千里,便是连见个面也不得,以致于老人家每每念之,无不伤感流泪。

而一旦贾母心情不好,满府的人,都必须小心对待。

贾琏二人过来的时候,荣庆堂内已经有了不少人,但是不论主子还是奴仆丫鬟们,都屏气凝神,大气不敢乱喘。

“老太太……”

贾政和贾琏一起上前请了安,贾琏自是自觉站到一边去。

仆妇们抬了椅子过来,贾政刚要坐下,瞥见贾母一言不发,想了想,并没有坐下去,而是原地站着。

他这边不落座,一旁除了邢夫人之外,所有的人也都不敢坐,场面一时更加静谧。

贾政还是很聪明的,大概猜到贾母这莫名的气是朝着他发的,因此率先打破平静,躬身道:“老太太,敏儿妹妹没了,老太太伤心自是难免,只是您也该节哀,保重身体才是。”

安静的场面突然有人说话,自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贾母也不例外。

只是她瞧了贾政一眼,却冷冰冰的道:“原来你是和我说话?”

贾政吓得脖子一低,不敢直视。

既开了口,贾母便没有顾忌:“你还知道她是你妹妹?当初她病重的时候,我叫你们去南边看看她,不是这个说朝中有事,脱不开身,就是那个说身子不爽利。

你们好的很啊!如今她终于死了,你倒来劝我来了?

我倒是有心保重身体,只是我平生作孽太多,以致于老天爷要让你妹妹来帮我偿还!

可怜你妹妹,临了的时候,也没有见到我们一面,身边连个血脉至亲的人都没有……”

一番话,故是说的贾政羞愧难当,贾母自己,却也已经老泪纵横。

这一下,连邢夫人也不敢再端坐着,忙起身,与王夫人等一起出言宽慰。

贾琏也是这个时候才明白贾母为何这般动气。

倒也是,贾敏病了这么长的时间,贾府就只派了几波奴仆前去探望过,主子少爷们一个也没去。

别人倒也罢了,不是身份不够,就是与贾敏也不熟。在贾母心里,贾敏病重的时候,最希望的,应该就是能够看见母亲和两个亲哥哥了吧?

但是贾母已经七十了,自是经不得车船之苦,所以,她才希望贾政或者贾赦代她前去探望贾敏。

很显然,贾政和贾赦两个人都没去。

其实贾政倒还说的过去,毕竟是朝廷命官,从四品的工部员外郎,在工部也算是很重要的职位了,一般情况下,自然不能离京。

也就是说,贾母更气的,应该是另一个……

“大老爷到了。”

果然,一听到通传,贾母的哭声顿时收了一些,面上的冷色,似乎也更浓烈了。

“儿子见过老太太……”

贾赦刚进屋,就察觉气氛不对。

但他还是晃悠悠的走上前来。

贾政瞥了他一眼,十分雀跃的给他让了身位,往后站了站。

原以为贾赦会如他一般被贾母好一顿骂,但是罕异的是,贾母似乎连骂都懒得骂贾赦了。

待丫鬟给她擦干了眼泪之后,只见她老人家身子微微坐正,道:“你们都来了正好,正有一件事与你们商议。”

“如今你们妹妹没了,只留下了你们外甥女一个人。

你们也知道,林家素来乏人的,玉儿也没有亲兄弟姊妹。

玉儿她爹现领着盐政,整日家必定也是繁忙,不能好好照顾玉儿,所以我想要你们帮我把玉儿接进京来,由我亲自教养,日后同迎春她们一处作伴,你们说可好?”

贾赦和贾政哪里会反对,自然应是,邢夫人和王夫人,也连忙附和。

贾母一侧,隔了几日终于看见贾琏的王熙凤,自是好好瞪了他几眼,却发现贾琏根本像是没看见她,心里暗暗生气。

但她可不敢这个时候闹自己的情绪。

因见场面有所缓和,还立马出声笑道:“老太太这个决定英明!我虽然入门的晚,但小时候还是看见过姑妈她老人家金面的,啧啧,那容貌气质,活脱脱就跟老太太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都说女儿肖母,想必这个妹妹也必定是个天仙一样的人物,天啊,我都已经恨不得她立马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一观仙容了。”

王熙凤性格外向洒脱,进门以来十分讨得贾母欢心,故而她才敢在这个大家都不敢大声说话的时候,说笑来缓和氛围。

果然,贾母虽然觉得王熙凤有些聒噪,但是念在她用心好的份上,还是勉强一笑,伸手点向她的额头。却惹得王熙凤惊慌后退,仿佛贾母的手是五指山,要把她镇压了一般。

这下,贾母真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猴儿,这个时候也敢作怪来讨我的嫌!”

贾母一笑,众人也跟着露出笑容,使得偌大的荣庆堂内,顿时明媚了许多。

王熙凤向着贾母讨饶两句,抬头间挑衅的望了贾琏一眼。

只要老太太喜欢我,就你还想与我斗……

贾琏本身不想看王熙凤的,但是正巧又看见,心下无奈,直接将目光转向了贾母另一侧站着的三个萌妹子。

传说中的贾家三美,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年龄都还不大,但也该婷立的婷立,该软萌的软萌,看去十分令人稀罕。

可惜了了,如今都成了他的妹妹。

忽然瞥见一道友善的目光,原来是和三美站在一处的贾宝玉发现了他的注视,还以为是在给他打招呼,忙投来亲切的问候。

贾琏勉强对视一眼,心里直嘀咕。

不是说宝二爷只喜欢女孩儿,对男人家都不屑一顾的么,干嘛给他打招呼?

忽然有些恶寒。他好像明白了,人家宝二爷并不是纯粹厌恶男人,而是十足十的颜狗。

只要是生的好看的,不管男的女的,人家都愿意给好脸色。

相对的,只要生的丑的,不管男女老少,一样没有好脸色。

嗯,或许对年轻的女孩更宽容,标准更低些罢。

上头,贾母见贾政王夫人等完全同意她的意思,心情才略好了一点,然后问及去接的人选。

贾琏见时机已到,连忙站出来,大声道:“禀老祖宗,不如由我去接林妹妹如何?”

贾琏突然出声,还扬言要去扬州接人,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毕竟上千里的路程,又不像后世那般高铁一坐,几个小时的事。

这一来一去,说不定就是几个月的时间,可是件十足的苦差。

贾母也十分意外:“你认真乐意去?”

贾琏点头道:“孙儿去扬州,倒也不单单只为接林妹妹回来。

孙儿是想着,姑姑新逝,咱们娘家这边的亲人,总也得过去祭奠一番方为妥当。

只是老爷朝务在身,脱不得身。大老爷身子又向来不好,再说身为儿子,也不敢让大老爷千里跋涉,所以孙儿左思右想,还是觉得由孙儿代替老太太、大老爷和老爷前去祭奠最为合适。

再说孙儿身为晚辈,这个时候去姑姑灵前磕头尽孝,这本来也是理所应当之事,所以还请老祖宗准允。”

贾琏这番话,令堂内一众人为之侧目。

谁成想,琏二爷还能考虑的这么多,说出这样一番有情有理的话来?

这位爷,不是最怕麻烦,只喜欢吃酒看戏的吗?

王熙凤却是有些急了,她道:“你想要去姑姑灵前,给她老人家磕头自是有心,只怕时间来不及。

先不说消息从扬州传到京城花了多少日子,等你坐船下去,至少又是大一个月的时间,那时候姑姑的灵柩肯定早运回苏州安葬了。”

王熙凤可不想贾琏到南边去。

不单单因为那意味着要分开很久。最重要的是,扬州多瘦马,她怕贾琏去买马。

可惜贾琏早有准备。

“我已经合算过,姑姑初三日殁的,而姑父也是派人用快马进京报的丧,如今算来也不过刚过去八日。

如果我并不坐船,同样只乘快马南下,想来七八日的时间,也能够抵达扬州。

姑父乃是探花出身,又是朝廷重臣,就算不为体面,按照礼制姑姑的停灵日期也至少为二十一天才对,如此算来完全赶得上。

更何况孝之一道,重心不重行。只要我诚心去了,就算最终还是没有赶上日期,想必姑姑她老人家在天之灵也不会太怪罪的。”

贾琏选择去扬州原因很多。

第一个就是在贾母面前表现一波,以期能够扭转一些贾母对他的印象。

毕竟要在贾家混,贾母的态度尤其重要。

没见王熙凤一个连诰命都没有的孙媳妇,就因为得贾母喜欢,就能在宁荣两府横着走,连宁国府当家太太,三品诰命尤氏的脸都敢啐?

更别说,贾母的心肝宝贝宝二爷了,人家在这个大家族里,可是名副其实的金凤凰,谁也不敢惹的存在!

其二。

东跨院里那件事,很明显贾府很多人都耳闻了,虽然不一定全信。

索性借着这个机会,去南边玩一玩,正好避开这个当口。

时间久了,大家的关注度自然下去。几个月之后自己再回来,到时候改头换面,令所有人刮目相看有没有?

第三,林妹妹耶,人家要上京了,不去接一下说得过去吗?

也不单单是林妹妹,他也想见见林如海。

经过这几日对时政的打听,朝廷的局势他大概有了了解。

如今是大魏宁康三年,新皇帝已经坐稳了皇位,正是雄心壮志,改革图新的时候。

但是老皇帝还没死……

自古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但凡有太上皇的存在,一般新皇帝过的都不会太顺心。

那些忠于老皇帝的人,或多或少都不会太听新帝的话,甚至借助老皇帝的名义来反制新皇帝的都有,典型的就是朝廷中根深蒂固,服侍老皇帝十多几十年的老臣……

而很显然,以贾家为代表的四王八公一系,因为“历史悠久”,自然属于“老臣”一系。

虽然鉴于贾家直系在朝廷上已经没有什么代表人物,不至于和新帝发生矛盾,但是贾家以及相类似的勋贵家族,若是不倒向新帝,或许在新帝的眼中,就是绊脚石,讨厌得很。

根据历史定律,老皇帝一定会死的,新皇帝大权独揽,是不可违逆的趋势。

所以贾琏就猜测,贾家会不会就是因为冥顽不灵,一直不肯诚心归附,甚至可能在这个过程中给皇帝下过绊子,最终才被皇帝给算了总账?

越想贾琏越觉得有可能,毕竟他知道,贾家的大小姐元春就要封妃了,而且很快会晋位贵妃,这明显是皇帝在示好、拉拢贾家呀!

但是最后皇帝还是收拾了贾家,可想而知,一定是贾家辜负了皇帝的好意……

有了这般猜想的贾琏,更是觉得一定要未雨绸缪,提前上新皇帝的船,以期规避被抄家灭族的危险!

但是这船也不是想上就能上的,而且还要注意分寸,毕竟老皇帝还在……别新帝没讨好,倒把老皇帝给得罪了,那估计死的更快。

所以贾琏才想去见见林如海。因为林如海正是宁康帝的心腹臣属之一,被特意调到扬州执掌盐政。

通过林如海,就算不能上船,至少也可以取些真经啊。

总之就基于这几点,扬州这一趟,他也该去。



绣色可妻 霸王妃(上) 诸神莫挨老子 一号警官 海军从士兵突击开始 兵王之王 从卷毛狒狒开始的诸天万界 明尊 山河为枕 后汉长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