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破产继承老宅系统 6、苏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药铺里除了两个临时性住客,那地方可也没暖气。沈洛禾连睡衣都没换就冲了回去。前天为了安全,她把通向后院那一侧的所有门窗都锁的严严实实的,要不然一如往常的气温,两床旧被子足已让他们冬季保暖,如今但是飘了半宿雪花,药铺设备破旧,别到时候冷死在她家里,那就罪过大沈洛禾连睡衣都没换就冲了出去。。...

医馆里还有两个临时住客,那地方可没有暖气。

沈洛禾连睡衣都没换就冲了出去。

昨天为了安全,她把通往后院那一侧的所有门窗都锁的严严实实的,要是往常的气温,两床旧被子足以让他们保暖,而今可是飘了半宿雪花,医馆设备简陋,别到时冻死在她家里,那就罪过大了!

等到下了楼,她脚步猛地一顿,谨慎的把大厅北侧的窗帘慢慢拉开,望向窗外时,忍不住惊呼一声。

后院居然没有雪!?

看来穿越位面的分界点并不是在小后门,沈洛禾隐隐想起,昨天在后院转悠了半天似乎并不感到寒冷。当时情绪太紧张了,以至于忽略了关键点。

对于老宅系统的神奇,她的心中再次有了新的认知,随之收起惊讶,步伐轻松的返回卧室,迅速洗漱收拾妥当,泡了两碗桶装泡面,放在大托盘里端了出去。

孩子已经醒了,小小娇俏的一团正坐在后院的木藤椅上,睁着迷蒙的桃花眼,目光放空,不知在想什么,直到眼前出现了一道倩影。

许是终于安全了,小女孩终于有心情仔细打量来人的外表,这一看,微微愣住。

知道神秘屋主容貌不俗,却没想到居然气质也很好。

这屋主拥有一张看不出确切年龄的娃娃脸,五官娇美清澈,眼睛大而明亮,衬着唇红齿白,一头齐肩的黑发发尾有些自然的卷度,就这么披散着,虽然不合乎礼法却有种奇怪的和谐感。况且她极美,音容相貌离倾国美人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姿容气度比起五国几个颇有名望的才女佳人也不遑多让。仿若十七八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那眼神中却蕴含着十四五岁般少女娇俏的纯真,肯定是被长辈娇养长大的,家庭殷实,不曾受过什么委屈。

可如今面对他们,她却总是冷硬着一张脸,故作漠然和冷酷。

不知为何,小女孩心中多少有些别扭,要不是他们在开门时咄咄逼人,想来她这么好心又神秘的姑娘也不会草木皆兵,对他们报以冷漠和敌视。

眼睛又情不自禁的看向了那两个冒着香气的怪碗,小女孩眸光闪了下,很积极的起身行了个礼,热络道:“姐姐一夜安好?”

沈洛禾点点头,并不知道再次照面,这个早熟的孩子就不动声色的把她看的透透的,即使知道,也无所谓,金手指辣么大,要是在怕天怕地,她还不如一头撞在豆腐上,以死谢罪。

她把泡面放在石桌上,随意问着,“他夜晚发烧了吗?”

“没有!”提起病人,小女孩的笑更真诚了一些,“家仆武功高强,身体的恢复能力也不错……您的医术也很好!”说完,偷瞄了眼坐在身侧,正掀起碗盖搅拌着香喷喷面条的女子,视线难以克制的往下偏移了几寸。

香气浓厚扑鼻,明明只是两小碗汤汁浓郁的面,却比起见闻中的八珍玉食更要吸引人。

这孩子飘忽的目光完全说明了对方便面的渴求,哪怕努力的保持着礼仪,可身体却诚实的给出了最直观的反应。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轻而易举的被陌生美食所蛊惑,小女孩警醒的挺直胸膛,用尽所有意志力继续说,“还要多亏姐姐上好的药,才得以……才得以……”又是一道咽口水的声音。

沈洛禾想笑,忍住了,毕竟欺负一个小孩儿不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情。

小女孩年纪虽小,却也经历了不少风雨,至少面皮已经磨厚了很多,淡淡一笑说不出的从容,似乎并没有把自己出丑的一幕放在心上,反而坦坦荡荡的问,“姐姐,我实在腹中饥饿,不知这面……”

沈洛禾也不瞎矫情,她的目的就是于此,便直白的说,“面有,需要交易。”

小女孩眼神一暗,为难的咬住唇,看了眼一直被抛弃在地上的那一荷包的金条,虽说这女子没有取走,可当初说好金条和‘旧唐遗库’归属于她,如今他们早已身无一物,又何来的交易之资?

沈洛禾挑了下眉,顺着小女孩的目光望去。

她是缺钱,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能因为缺钱就去明抢。咳咳,虽然有点不公平交易,可既然她收了‘旧唐遗库’和衣服作为条件暂时收留他们一宿,自然不会再去拿那一荷包的金条。

“在你家仆醒来之前,药物、食宿和寻常用品三天一根金条兑换,当然,提供你点餐服务,要求每顿有鱼有肉我都可以适当满足。”

沈洛禾也知道自己的收费标准十分不合理,绝对是消协严惩的对象,但是别忘了,她的医馆有奇效,如今又是做着‘高危人群’的买卖,怎么可能按照等价交易的方式获取财富。

这个外伤内伤混合伤患带来了100积分,治愈他却要花费120积分,当然要从其它方面补偿回来。

医馆系统的免费活动是给屋主的新人待遇,而不是给客人的。

嗯,逻辑满分~

小女孩显然明白这个道理,没有谁会愿意只付出不收取回报的,有了这番交易反而会令人安心许多,至少在没有冲突的情况下,对方看在钱财的份上不会轻易的驱逐他们。

“姐姐,我名苏唯,乃靖安人士,此次多谢姐姐的救助,这金条本是要送于姐姐,而今唯厚以颜面,以其换取一食一粟。”

一夜未睡的苏唯想的很明白,要是没有这女子神奇的药贴止血,如此严重的伤势即便凭着俞叔的一身武功也很难继续支撑下去。况且在此地入住的一夜,追杀的人竟是没有破门而入,自然不是因为怕了他们,必定是那铁门和屋主将人阻拦在外。

苏唯反倒庆幸起来,在他们走投无路不得不冒险时进入了这扇从天而降的门,从而摆脱了追兵,还救了俞叔一命,算下来,他们是因祸得福了。

所以这袋子金条付的不亏。

至于‘旧唐遗库’,呵,一个虚无缥缈的宝藏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经历过一路的风波忐忑,苏唯现在比任何人都要清醒,这种祸害若是不毁去,那就送到一个谁都碰不到的地方——

比如这栋神秘府邸的主人手里。



九星毒奶 不嫁姊夫 命犯桃花 泪眼王妃 老婆不买帐 隐藏版娇妻 道极无天 鉴宝金瞳 名劫 万古帝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